第两百六十一章狰狞蛊虫(第五更)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尹先生,那您……能不能破解我父亲体内的蛊术?”

    箫靖清看着尹修,眼中流露出希冀之色。既然尹修这么厉害,仅是一眼就能看穿他父亲的情况,那么……或许他真能救父亲呢?

    箫靖海同样带着一丝渴盼的望着尹修,“还请尹先生无论如何一定要救救我父亲。”

    尹修扫了眼箫靖清兄弟,还有房间内另外几个同样都满怀期盼的望着他的人,缓缓点了点头。

    “可以。”

    听到尹修房间内箫家的众人顿时大喜过望。

    “尹先生,谢谢您!谢谢您……”箫靖海喜极的连声道谢。

    箫靖海听出来了尹修的这句‘可以’,既是指他答应出手,同时也是指他能够破解父亲体内的蛊术!

    站在边上的周婷看着尹修,眼中带着几分吃惊,还有些许恍惚沉凝,她脑海中又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那件困扰她许久的事情。

    这时,尹修开口问道:“令尊体内的蛊虫是什么人给他种下的?”

    箫靖清看了眼左右,开口道:“不瞒尹先生,家父体内的蛊虫是在三十多年前与南方小国那一场战争中遭遇了对方的一名‘降头师’高手,虽然家父当年斩断了对方一条手臂,但也被对¥,..方以‘降头术’将蛊虫打入了体内。”

    “如今一晃三十余年过去,随着家父日渐年迈,一身修为也因为常年需要压制体内的蛊虫,从那场战役归来后,就没有任何寸进,以至于在数日之前终于压制不住蛊虫,遭受其反噬……”

    尹修闻言了然的微微点头。

    南方的一些小国之中还是有不少人修炼有养蛊、施蛊之术的,这些蛊术基本都是源自于华夏南疆。然后经过一些发展衍变,逐渐的与南疆正宗的蛊术有了一些区别和差异。

    年轻时尹修也曾分别与华夏南疆的正宗蛊术高手以及南方那些小国的‘降头师’都有过交手,对此算是有一定了解。

    “令尊体内的蛊虫是一只命蛊,否则也无法一直蛰伏令尊体内三十余年都没有死去。”尹修道。

    据他所知,修炼蛊术,无论是南疆的正宗蛊术还是南方小国的蛊术。一个人就算再如何天资绝世,一生最多也只能养成两到三只命蛊。

    命蛊的生命力以及所拥有的力量都远远不是寻常蛊虫所能相比。

    一般情况下,如非紧要关头,养蛊人是不会轻易的放出自己的命蛊的。通常到了动用命蛊的时候也就是要拼命的时刻了。

    听到尹修的话,箫靖清与箫靖海兄弟二人不由相视一眼,继而纷纷恳求道:“还请尹先生出手为家父驱除体内的蛊虫!”

    尹修轻轻点头,继而瞥了眼房间内的众人,对箫靖清、箫靖海兄弟二人道:“今天的事情我希望就止于这个房间之内。”

    说完,尹修静静地看着他们俩。

    箫靖清与箫靖海自然听懂了尹修的意思。

    兄弟俩几乎想都没想就立马回答道:“尹先生请放心。今日之事绝不会有任何一点关于尹先生您的事情传出去!”

    说完,箫靖清立即对一旁的周婷道:“婷婷,去把门关上。”

    “好的大舅。”周婷连忙应道,马上过去关上了房门。

    外边客厅里坐着的那些箫家人不清楚周婷干嘛突然关门,顿时纷纷好奇的往这边看了两眼。

    不过既然周婷关门,那自然也没人敢过去窥探。

    尹修见状又看了眼那位叶老。

    叶老见尹修目光望来,连忙表态:“尹先生,老朽保证以后绝不会向其他任何人提及您的事情!”

    “嗯。”尹修轻点头。也没有要求让他出去。上一次救薛宁的那两个朋友的场景都被他看到了,自然也就没什么必要让他回避。

    再说。尹修之所以让箫靖清他们保证不外传今天的事情主要就是不想以后再有什么人来找他。

    这一次来箫家要不是王思贤开口恳求,加上他人正好又在京都,他才不想理会这些事情。

    应了一声后,尹修站在床边,一只手张开笼罩在了床上的箫建军面庞上方,一股并不算强的法力从他体内涌出。使得他的那只手掌之上泛起了一层淡淡的灵光……

    周婷站在一侧,充满好奇的看着。

    此时她很庆幸刚才是自己下去迎接尹修上来,这才得以留在房间里亲眼见识尹修如何解决外公体内的蛊虫。

    是人都会有好奇之心的。周婷自然也不会例外。

    何况,箫建军体内的蛊虫已经蛰伏了三十余年都没能驱除,要是尹修真的能解决。救回她外公的话,那可真的就是太厉害了!

    周婷脸上不禁现出了期待之色。

    既期待着尹修能够解决她外公体内的蛊虫,救回外公,同时也期待着尹修究竟如何解决她外公体内的蛊虫……

    当周婷看到尹修将一只手笼罩在外公面庞上时,心中不禁升起几分疑惑。即便看到尹修的手掌泛起灵光,也同样还是十分不解。

    她无法理解尹修就这么把一只手掌放在外公面庞上方究竟有什么用。难道这样就能够把外公体内的蛊虫解决掉了?

    至于尹修手掌上的那一层灵光……则直接被周婷以为是武者的‘罡气’之类的。并没有怎么在意。

    不过,当她看到箫建军的腹部忽然鼓起一团大概鸡蛋大小,并且有一团与尹修手掌上的灵光一模一样的淡淡光华透体而出时,不由得睁大了眼睛,十分吃惊的盯着,眼睛一眨不眨。

    不仅仅是周婷,包括箫靖清、箫靖海以及叶老……等所有在房间里的人看到这一幕,全都不由自主的瞪着双眼,露出吃惊不已的神色。

    纵然箫家也是武学家族,加上箫家的身份、背景,可谓是见多识广。但是像尹修这般手段,却还是第一次见识到。

    此时所有人都很好奇箫建军腹部鼓起的那一团发光的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那一团就是蛊虫?

    众人心里隐隐有所猜测,但也只是猜测。

    所有人都看着那一团鼓起顺着箫建军的腹部渐渐地往上移动,从腹部到胸口,再从胸口渐渐地移动到了颈下。

    当房间内的众人看到那一团东西逐渐移动到箫建军裸露出来的颈下时,不由得惊呼一声。十分吃惊的看着,有些被吓到。

    之前箫建军身上有衣服遮挡着还没觉得什么。

    但此刻那一团东西移动到了颈下露出的地方,看到足有鸭蛋那么大的一团像是一颗巨大的肉瘤一样顺着箫建军颈下逐渐往上走……确实挺吓人,让人看了觉得瘆的慌,身上直起鸡皮疙瘩。

    就连箫靖清和箫靖海两人都不禁皱了皱眉,看着慢慢地顺着箫建军咽喉继续往上的那一大坨东西,有点心惊肉跳的感觉。

    生怕它会不会把箫建军的喉管、皮肤给撑爆了。

    他们的担心自然是多余的,尹修亲自出手怎么可能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随着那一大坨东西逐渐的上升到咽喉往上一些的部位,它也开始慢慢地缩小。不一会儿。就完全看不出痕迹了,箫建军的咽喉下完全恢复了正常。

    不过,此时箫建军的整个面部却都从内部透出一道淡淡的光华,看上去好像是他的脑袋在发光一样。

    边上的众人看着眼前的情况,并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一个个都情不自禁的屏住呼吸,微带紧张的看着……

    这时候,昏睡中的箫建军忽然皱了皱鼻子,眉头也不自觉的凝在一起。眼皮微抖着,似乎要苏醒过来。

    紧接着。就见到两条细长的触须率先从箫建军的左侧鼻孔里冒了出来,若不细看的话,还以为是鼻毛呢。

    不过眼尖的箫靖清等人还是一眼就分辨出了那不像是鼻毛。

    于是乎房间内的几人不约而同的惊‘咦’了一声,看到箫建军的鼻孔在一阵抽动,顿时纷纷紧张的盯着。

    “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爸的鼻孔里出来了。”

    房间里的一名中年妇人不禁开口小声的说了一句。

    其他人并没有回应,因为他们已经看到箫建军左边鼻孔里确实是有东西爬。或者说是被硬拽出来更合适一些。

    ‘哗!’

    当箫靖清等人看到从箫建军左侧鼻孔里被一团莹莹的灵光包裹着,硬拽出来的赫然是一条近乎有食指粗细,通体呈现深紫近似于黑色,看上去狰狞无比的大蜈蚣时,立刻哗然惊呼……

    “啊……是蜈蚣!”

    之前开口说话的妇人惊叫道。

    “难道爸体内的蛊虫就是这条蜈蚣?”旁边另一名妇人盯着渐渐从箫建军鼻孔里被‘拽’出来的蜈蚣。吃惊道。

    周婷看着那条粗大紫黑,显得十分狰狞的蜈蚣也不禁倒吸了口气。

    那条蜈蚣确实是有点吓人,尤其是想到这条蜈蚣就在外公的体内潜伏了有三十多年,更是让她觉得有些恶心,不寒而栗。

    甚至身体都不由自主的微微打了个寒颤。

    一切说来话长,但其实经过的时间并没有多久,从尹修将手掌笼罩在箫建军的面庞上方,到此刻总共也就大概十来秒钟而已。

    其实以尹修的力量要取出这条蜈蚣根本就是秒秒钟的事情,只不过尹修得顾虑着不能动作过猛,还得用法力裹住蜈蚣,防止伤害到箫建军,所以才会这么小心翼翼。

    随着那条近乎有一掌之长的狰狞蜈蚣完全被拽出箫建军鼻孔。

    在那团灵光包裹下,蜈蚣剧烈扭动着身躯挣扎着,但却无可奈何的被禁锢在尹修以法力所化的光团内,渐渐飞到尹修的手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