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二章拜见师祖!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箫靖清等人都面带惊容的看着尹修手中的那条狰狞蜈蚣。他们虽然都知道箫建军体内有蛊虫,但此刻看到尹修真的从箫建军体内弄出了一条这么大的蜈蚣,还是忍不住感到一阵心惊。

    至于尹修的手段……同样是让他们感到惊讶不已。

    没想到尹修居然只是那么简单的就把那蛊虫给弄了出来!

    这时,躺在床上的箫建军忽然翻了翻眼皮,渐渐睁开了双眼……

    “尹先生,这就是我父亲体内的蛊虫?”箫靖清没有注意到床上箫建军转醒,看到尹修摊开手掌上,被淡淡灵光裹住的蜈蚣,不由上前问道。

    尹修轻轻点头,“嗯。这条蜈蚣蛊虫对一般人来说确实很不简单,令尊能够压制它几十年已是殊为难得。”

    “爸,你醒了?”

    旁边的一名妇人发现了箫建军睁开眼睛,连忙惊喜的叫道。

    箫建军似乎还稍微有点恍惚,稍微定了定神后才看了那妇人一眼,声音略显虚弱的问道:“刚才,是怎么了?我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我身体里游动,好像还从鼻子里出去了。”

    箫建军刚才虽然在昏睡,但意识显然是半睡半醒的,对刚才的情况隐约有所察觉。

    听到箫建军的询问,那名妇人连忙道:“爸,是这位尹先生已经帮你把体内的蛊虫给驱除出来了!”

    “尹先生?”

    箫建军一愣,不由顺着妇人的目光扭头往尹修和箫靖清这一侧望了过来。

    当他看到尹修时,突然怔住,脸上的表情有些……呆滞。

    双眼陡然紧紧地盯着尹修,睁大了眼睛,渐渐地泛起了吃惊。还有几分激动的神色。

    箫建军突然一把紧紧抓住了旁边那妇人的手,神情激动的问道:“玉梅,你刚刚叫他什么?尹先生?是哪个尹?他具体叫什么名字?”

    箫建军说话时,目光却始终盯着尹修的面孔没有移开。

    箫建军的长女,也就是那位妇人,还有旁边的其他人。包括箫靖清与箫靖海兄弟二人都吃惊不已的看着表现得十分反常的箫建军,纷纷带着几分惊愕的抬头看向尹修。

    怎么回事?父亲怎么会突然反应这么大,而且还特意问这位尹先生的名字?

    箫靖清与箫靖海等人心中都充满了疑惑,目光惊疑不定的在父亲与尹修之间逡巡。暗想着难道是父亲认识这位尹先生?

    不仅是箫家的众人,就连尹修都对箫建军的反应疑惑不已。

    “箫老先生,不知道你为何要问我具体名字?咱们……是有什么渊源不成?或者你认识我?”

    尹修开口问道。

    虽然他的年纪要比箫建军大得多,但以箫建军如今的年龄,称他一声‘箫老先生’倒也无不可。

    箫建军看着尹修,神情仍然是十分的激动。道:“你,哦不,您……您是不是叫,叫尹修?伊尹的尹,修身齐家的修?”

    箫建军的声音微带着颤抖,格外的激动,甚至隐隐有那么几分既期待又忐忑。

    尹修闻言大讶,这人还真的认识自己?

    尹修不禁皱起了眉头。看着床上的箫建军,脑海中猛然想到了什么。缓缓地点头道:“不错。我的名字是叫尹修……”

    尹修的话还未说完,箫建军听到他确认后,激动得豁然猛地坐直了起来,立刻对边上的箫靖清激动道:“靖清,马上把我衣柜里最上面的那个盒子拿过来!”

    箫靖清不解父亲到底怎么了,为何会表现得这么激动。甚至都不顾身体虚弱,直接自己坐直了起来。

    难道眼前的这位尹先生真的跟父亲有什么关系?

    可就算是真有什么关系,父亲也不至于这么激动吧?

    怀着许多疑惑,箫靖清还是马上应了声,走过去衣柜那边帮箫建军拿盒子。

    而尹修。本来话只说了一半,不过看到箫建军的反应后,也停了下来,只是目光却不由得往他脸上多注意了两眼。

    其实尹修此刻心中已经隐隐地猜到了,是以他没有使用读心术去窥探箫建军心中所想去确认,而是静静地等待对方。

    相比于尹修的若有所思和了然,房间内的其他人此刻却大都满头雾水。纷纷充满好奇的看着尹修跟箫建军。

    不一会儿,箫靖清拿着一个大概有两个巴掌那么大的木盒走了过来,并将盒子递给了箫建军。

    箫建军接过木盒,立马将其打开。

    里面是一些零碎的小物件,而且看起来都是很老旧的东西了。

    很快,箫建军就从那些东西底部翻出了一张泛黄,却保存得还很好的老zhào piàn,看到那张zhào piàn,箫建军的手都止不住微微颤抖了起来,眼中隐隐有泪光闪动……

    旁边的箫靖清与箫靖海几人充满诧异,不明白父亲为何拿着这么一张老zhào piàn会这么激动。难道这张老zhào piàn跟眼前的尹先生有什么关系?

    怀着好气,箫靖清与箫靖海几人不由纷纷凑了过去,撇着脑袋去看箫建军手中拿出来的那张泛黄旧照。

    当他们看到那张zhào piàn时,顿时愣住。

    下一刻,所有人都齐刷刷的猛然转头朝尹修望去……

    “这、这……”

    看到了zhào piàn的几个人全都看着尹修呆住,脸上充满吃惊,乃至是不可思议之色。

    就连站在一侧的周婷见到自己舅舅等人这么一副震惊不已的表情,顿时也按捺不住走了上前,凑过去看箫建军手中的zhào piàn。

    “啊……是他!?”

    周婷看到箫建军手中的zhào piàn之际,顿时惊呼一声,充满惊愕的猛然抬头如箫靖清等人一般的望着尹修。

    箫建军手中的那张zhào piàn上的两个人其中之一赫然与尹修长得一模一样。最大的不同,或许就是身上的衣着是以前旧社会时的那种短衫布鞋。

    另外就是zhào piàn上的人看上去显得更加刚硬一些,而尹修则给人一种十分平和,温润如水一般的感觉。

    除此之外。两人的面容几乎看不出任何差别。

    这时候,尹修忽然淡淡的开口道:“你是陌城的孩子吧?”

    尹修突然冒出的一句话让房间内的众人齐齐愣住,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唯独箫建军清楚尹修这句话是对他说的。

    是以,听到尹修的话后,箫建军顿时按捺着内心的激动,紧紧地捏着手中的那张zhào piàn。深吸了口气,抬头望着尹修,慢慢地将平放着的双腿收回……

    而这时,在一愣之后已经回过神来的箫靖清与箫靖海等箫家众人纷纷骇然的望向尹修。

    他、他刚刚说了‘陌城’这个名字?!

    身为箫家人,没有人会对这个名字感到陌生。只不过,这个名字突然从尹修口里叫出来,结合尹修的那句话,却是让箫家众人心中惊疑不定!

    一时间,‘唰’的一下。全都又将目光投向了床上的箫建军。

    箫建军将双腿收回后,直接就对着尹修一个跪坐的姿势,缓缓地朝尹修拜了下来,口中抑制不住激动的叫道:“徒孙,箫建军,拜见师祖!”

    箫建军的话音刚落,房间内的箫家众人顿时心中大震!哗然不已。

    拜、拜见师祖!?

    没听错吧?老头子居然叫面前的这位‘尹先生’师祖?

    而且还直接行了跪拜大礼!

    这、这……怎么可能!?

    房间内所有人无不惊骇的望着尹修和在床上跪拜的箫建军,心神完全被无边的震骇充斥。

    不敢相信!

    箫靖清等人。包括周婷无不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看错了。

    然而。事实摆在眼前。

    箫建军还跪拜着。

    “爸!这、这是怎么回事?”

    “是啊,爸,您为什么要叫这位尹先生师祖?他怎么可能?”

    箫家众人充满疑惑,在震骇过后,顿时炸锅了,纷纷忍不住不敢置信的开口询问。

    “你起来吧。”这时尹修开口对床上跪拜的箫建军说道。

    “多谢师祖!”

    箫建军连忙应道。这才直起身来,不过他的神情中仍然难掩那份激动之情。

    当年尹修在前往星空彼岸的修真界之前,是有收过一名记名弟子的。眼前的箫建军就是尹修当年所收的那名记名弟子的儿子。

    之前从箫建军看到他后的反应,还有对方的姓氏中,尹修就已经大概的猜到了眼前这个箫家应该就是他那位记名弟子的后人。

    眼下不出所料。果然如此。

    尹修也没料到竟然会这么凑巧,这个箫家居然就是他当年那位几名弟子的家族。而被他所救的箫建军则是他的徒孙。

    如今看来,他之前答应王思贤来这一趟却是对了。

    否则的话,他的这个徒孙可就遭殃了。

    “你先跟这些小辈们解释一下吧。”尹修对箫建军道,顿了顿,又道:“嗯……我的事情,就仅限于房间里这些人知晓便可。”

    “是,师祖!”箫建军连忙应诺。

    大概是因为心绪激动,是以原本虚弱的箫建军此刻竟是面泛红光,精神高涨,一扫之前的虚弱萎靡。

    听到尹修的话后,他立即就开始跟箫靖清等人解释关于尹修的事情。

    有着zhào piàn对照,加上尹修之前又一口叫住了自己父亲的名字,箫建军丝毫不怀疑尹修的身份。

    事实上箫建军的父亲箫陌城这个名字都还是当年尹修给起的。而箫建军手中的那张zhào piàn尹修也有一些印象,是当年他与箫建军的父亲箫陌城一起拍的一张合照。

    尹修都没想到箫家竟然还将这张zhào piàn一直保存到了现在。

    也多亏了这张zhào piàn,否则箫建军绝不可能认出尹修来。毕竟当年箫建军可还没出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