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三章您已经超凡入圣?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在箫建军向箫靖清等人解释尹修的身份之时,尹修不禁瞥了眼在一侧听得目瞪口呆的‘叶老’。

    之前尹修以法力拘出箫建军体内的蛊虫也就罢了,但关于自己是箫建军师祖的事情却是不宜让他知晓。

    于是尹修迅速捏了道法决,打入叶老体内。

    霎时间,叶老身躯一震,眼神中顿时现出一片恍惚迷茫之色,渐渐地失神……

    箫家的几人,包括周婷在内,听着箫建军解释尹修的身份,一个个眼中都不禁流露出惊色。

    觉得十分的不可思议。

    尹修看上去最多也就二十来岁,怎么可能是自家祖师爷?

    然而,箫建军的话,以及那张zhào piàn却由不得他们不信。

    何况……刚刚尹修那般轻而易举,只用了十来秒钟就把箫建军体内的蛊虫给取出,这等手段的确非常人所能够做到。

    要是真那么容易的话,箫建军也不会让那条蜈蚣蛊虫一直潜伏体内整整三十多年之久了。

    是以,虽然觉得不可思议,难以置信,但箫靖清等人还是渐渐地相信了。只不过他们不时望向尹修的目光却依旧是带着那种惊奇和几分古怪。

    这个事情毕竟对于普通而言匪夷所思了一些,一时间没办法完全接受也在所难免。

    其实别说是箫靖清他们,就算是箫建军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也正因为众人都处于震惊当中,心绪一时半会难以平复,是以倒是没人注意到一侧的那位‘叶老’一脸茫然失神的情况……

    在简单的向箫靖清等人解释了一番后,箫建军的目光看向了尹修,忍不住开口问道:“师祖,您……您怎么看上去还是这么年轻?难道您真的已经突破了天人桎梏。超凡入圣了?”

    “我爸当年跟我说起您的时候曾经提到过,说您早已达到武道极致,踏上了追寻突破天人桎梏,超凡入圣之路……”

    这番话确实是当年尹修对箫建军的父亲,也就是他的那名记名弟子箫陌城说的。

    “不错。”尹修淡淡点头,不过却不打算解释太多。微顿片刻。又问道:“你父亲是已经辞世了吗?”

    虽然尹修没有多说他突破所谓武道极致,超凡入圣的事情,但从尹修口中听到肯定答复,箫建军还是忍不住深吸了口气。

    看着尹修那几乎与父亲箫陌城留下的zhào piàn当中毫无变化的‘年轻’面容,箫建军内心只觉震撼难言。

    突破武道极致,超凡入圣,一直以来都只是江湖武林中故老的传说,真正做到这一步的,似乎已经千百年都没有出现过如此人物了。

    而对于真正突破了武道极致。踏入了那超凡入圣境界的人物拥有怎样的力量,这些是没有人能够知晓的,只能凭空去猜测和想象。

    此刻,箫建军看着尹修,至少已经可以确定一点,那就是突破武道极致,超凡入圣后那就可以容颜永驻,或许还得再加一个‘长生不老’!

    饶是箫建军也算是见多识广。各种大风大浪也都经历过了,但心中所想到的还是让他心绪难平。有一种莫名的激荡久久不能落下……

    在听到尹修开口询问其父亲时,箫建军才勉强抑制住心绪,回答道:“师祖,是的,我父亲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经辞世。享年七十九岁!”

    尹修微微点头,心中只是略有感触。但却不至于感到悲伤之类的。对于普通人来说,能活到近八十已经算得上是高寿。

    箫陌城本身的天赋也远不及尹崇文,加上他估计也不大可能像尹崇文那样在山村里修身养性,没能活到如今也属正常。何况,箫陌城本就要比尹崇文大了几岁。

    当年尹修之所以收他做记名弟子也正因为他的天赋只能算是尚可。但不能说是很高。

    若非因缘际会,加上箫陌城苦苦哀求,尹修多少生出了一些怜悯之心,当年也不会收他做记名弟子,传授了不少功夫给他。

    “你父亲享年七十九岁,也算是寿终正寝,没什么遗憾了。”尹修淡淡道。

    箫建军道:“父亲临终前将这张zhào piàn交给我时,就说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再见师祖一面。”

    “父亲说,当年若非师祖相救,他早就已经死在了军阀的枪下。若非师祖传艺,他也不可能在那动荡的乱世活下来,甚至历经战事都顽强的熬了过来,没有跟许多其他的先烈那样战死沙场……”

    “嗯。”

    尹修轻轻点头,道:“看来你父亲还是跟你说过不少关于我的事。当年救下你父亲是恰巧被我遇到,也是你父亲命不该绝。”

    “而我当年一心执着于找寻突破天人桎梏的‘道路’,是以也没有时间和心思去悉心教授你父亲武艺,只是教了他数月,传了些许法门给他便离去了。”

    箫建军道:“父亲自言天资有限,所幸师祖您传授的武学与法门都是上上乘的功夫,加上自身的勤奋与努力,我父亲还是修炼到了先天巅峰之境。若非当年在战场上留下的旧伤颇多,父亲也不会在二十多年前就辞世……”

    听到箫建军的话,尹修倒是微微意外。有点惊讶于他那位记名弟子箫陌城居然能够修炼到先天巅峰。

    以箫陌城那只能算是尚可的天赋,能修炼到这一步,是非常难得的,可见他自己是多么的努力。

    不过说起来当年尹修虽然只是收他做记名弟子,也没有太花心思教导他,但是在武学和心法方面倒是一点也没有藏私,基本上能教的都传授给了他。

    “你父亲当年便是脚踏实地,敦厚坚毅的性子,能完全的沉下心去修行,唯一可惜的就是他的天资确实是稍逊了些许。”

    尹修微微感叹。

    尹修与箫建军一句句的聊着。

    看得出来,尹修的那位记名弟子确实是对他十分的感恩和挂怀,对箫建军说了许多关于他的事情。

    而且从箫建军的语气和态度中都能明显的感觉出来受到箫陌城的影响很大。对于尹修是异常的敬重。

    边上的箫靖清与箫靖海,以及周婷等几人听着尹修与箫建军的这番对话,内心是十分震动的。

    毕竟他们对这些事情都所知不多,甚至很多事压根都没听过。如今从尹修与箫建军的对话中听到这些旧事,心中除了感到震动之外,也充满了好奇。

    不过也没有谁在这个时候随便插嘴。都只是静静地听着,那感觉就仿佛是小的时候大家围坐在一起,听着长辈们说故事一样……

    不知不觉,尹修与箫建军聊了大概有五六分钟。

    这时尹修将话题转回到了当前,将右手中那条狰狞的紫黑色蜈蚣放在面前,道:“你的身体现在比较虚弱,被这条蛊虫吞噬损耗了不少的精气,这两天你好好的休养一番,稍后我再给你点东西补充元气。大概三两天后你就能够恢复到之前的状态了。”

    “多谢师祖挂心!”箫建军连忙应道。

    “嗯。”

    尹修可有可无的轻应了声,目光扫过手中的那条蜈蚣,道:“这条蜈蚣是一只本命蛊,既然蜈蚣一直活到现在,那就说明当年给你种下这只蛊虫的人也还活着。”

    说完,尹修抬头看了看箫建军,继续道:“既然你是我尹修的徒孙,这笔账就不能就这么算了。你被这只蛊虫折腾了几十年。导致修为无法寸进,现在也该是让他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师祖。您的意思是……”箫建军微愣的看着尹修。

    说实话,三十多年过去,就连箫建军自己都忘记了当年在战场上给他种下这只蛊虫的人是什么模样,更加不知道对方具体叫什么名字。

    可听尹修话里的意思是打算要给他报仇?

    尹修瞥了眼手中的蜈蚣,淡淡道:“来而不往非礼也。他当年将这只本命蛊打入你体内时,大概万万想不到有朝一日这条本命蛊会成为他的催命符!”

    说罢。尹修将手掌上的蜈蚣拘在半空中,而后双手蓦地变幻,不断地结印,打出一道道法决……

    本命蛊就算与养蛊之人相隔再远的距离也都会存在着一丝冥冥中的联系。就算是养蛊人自身都未必能够感应到这一丝联系,但是联系却依旧会存在着。

    而以尹修的手段。凭借这一丝联系要通过这条蜈蚣反噬过去那名蛊师并非什么太难的事情。

    除非,对方真的距离太过遥远,超出了尹修的能力范围。

    不过,以尹修合体期巅峰的修为,有本命蛊的一丝联系,除非双方真的刚好一东一西,或一南一北,相隔了整个地球的距离,否则几乎不可能逃脱得了尹修的力量反噬。

    看着尹修不断地结印施展法决,箫建军以及房间内的其他人都纷纷露出吃惊之色。

    尹修双手结印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即便房间里的人几乎全都有着不俗的修为,但在他们的眼中,尹修的双手依然是一片残影纷飞,根本就分不清楚哪一道是真实的,哪一道是残影……

    说来话长,但实际上也仅仅只是那么短短两三秒钟而已,尹修对着浮在半空的那条蜈蚣打入了不下百道法决。

    只见那条蜈蚣通体渐渐泛起了一层刺眼的红光,那蜈蚣似乎在承受着强烈的痛苦,狰狞的剧烈挣扎嘶叫起来。

    片刻,那条蜈蚣突然间‘嗡’的一颤,莫名的就像是崩溃的玻璃镜面一样,顷刻间布满裂纹,而后彻底湮灭。

    只剩下一团猩红晦暗的血光在半空渐渐凝结成一道微小的符咒,而后倏地一闪,眨眼隐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