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四章是他!?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华夏之南某小国境内,密林之中一间木屋内,一名干瘪削瘦,须发斑白的独臂老者正坐在一堆五颜六色的毒蛇以及蜈蚣、蝎子、蜘蛛等恐怖毒物中间。

    那满地的毒虫围着独臂老者周身爬动,却像是宠物般的乖巧,没有哪怕任何一只毒虫爬到独臂老者的身上咬他。

    独臂老者看着面前满地的毒虫,忽的咧嘴‘嘎嘎’干笑了两声,继而嘴里突然发出一阵微弱低沉的窸窸窣窣般的声音。

    片刻后,一条花纹斑斓的毒蛇悄然的从他那宽大的衣袖中缓缓扭动着细长的身躯爬了出来。

    随着这条斑斓毒蛇的出现,周围满屋的那些毒物骤然纷纷僵住,明显能感受到整个木屋内的这些毒物全部都透出一种畏惧和惊慌……

    斑斓毒蛇不紧不慢的爬到了最近的一只蟾蜍面前,‘嘶嘶’吐着芯子,张口便狠狠地咬在了那只蟾蜍身上。

    蟾蜍一阵‘呱呱’大叫,四肢抽搐了几下便没了声息。

    一口咬死了那只蟾蜍后,斑斓毒蛇却并没有吞下蟾蜍,而是将其吐掉随意的丢弃在一边。坐在地上的独臂老者看着这一幕,十分欣慰开心的‘嘎嘎’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一道隐约的红光却十分突兀的从冥冥中陡然出现,独臂老者猛然一怔,还未等他反应过来,那一缕红光便直接印入了他的眉心之中。

    这一刻,独臂老者终于感觉到了那红光是一道十分微小的符咒。

    然而,也就是在他察觉到的这一刻,一股莫名的力量猛地从那一道微不足道的符咒当中爆发出来。

    正是那么一道微不足道的力量让独臂老者蓦地浑身一震,双眼猛然大睁,流露出不敢置信之色。

    一缕缕嫣红的鲜血渐渐的从他的口眼耳鼻七窍之中悄然流出……

    地上的那条斑斓毒蛇也突然间浑身一僵。那对阴冷的蛇眼陡然便失去了神光,蛇躯失去了力量支撑,软软地趴在了地上,没有了声息。

    ……

    “好了,给你下蛊的那人已经必死无疑。”尹修看着那道血色符咒消失后,不由对箫建军淡淡说道。

    箫建军此时望着尹修简直眼睛放光一般。尹修的手段实在是让他大开眼界。

    “当年给我下蛊的那人距离此地至少也有数千里。师祖这般手段当真是鬼神莫测,超凡入圣!”

    箫建军不禁惊叹道。

    他丝毫不怀疑尹修的话,有的只是惊叹。

    毕竟一个活了上百岁却依旧看起来跟二十来岁小年轻没什么两样,已经踏入了那千百年来都没有人能够触及到的‘超凡入圣’境界的存在,就算是有再神异的手段也很难让人生出怀疑之心。

    因为他本身就已经是超脱凡俗,超越常理的存在。

    站在一旁的箫靖海终于憋不住,开口问了句:“祖师,当年给我爸下蛊的那人当真就这么死了?”

    叫尹修这么一个看起来从二十来岁模样的人为‘祖师’,箫靖海多多少少还是有那么一点别扭感觉的。

    但却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他倒也不是怀疑尹修的话。只是纯粹觉得难以置信、不可思议罢了。

    听到箫靖海开口询问,房间内的其他人顿时齐刷刷的将目光投向尹修。

    尹修淡淡一笑,道:“你莫要小看了刚才的那一道符咒。凭借那只本命蛊与养蛊人的逆向联系,至少在相距万里之内,他都是必死无疑,逃无可逃。”

    尹修的回答将开口询问的箫靖海以及其他几人都给吓了一跳。

    只要在万里之内就都必死无疑?

    这、这也太吓人了一点吧?

    能隔着万里之遥shā rén,这等手段简直是匪夷所思!

    房间里不禁响起了一阵吸气声。

    尹修淡淡瞥了一眼,没有再去解释太多。直接从储物戒指内取出一枚可以补充精气、元气的‘赤元灵果’。

    赤元灵果表面呈现一种淡淡的赤色。大约有鸡蛋大小,呈椭圆形状。表面隐隐有一层淡淡的光晕流转。

    这是补充精气,固本培元效果极佳的一种灵果。

    当然,若是与专门炼制的培元丹相比,那自然还是要稍逊一些的。不过,尹修储物戒指里可没有培元丹这种低级货,是以只能拿一枚‘赤元灵果’来给箫建军恢复精元用。

    不过尹修手里凭空的多出了一枚果子来。让在场所有人都愣住。

    根本就没有人看到尹修伸手从哪里拿出拿出的果子,完全就是毫无征兆的突然凭空出现在尹修的手上……

    如此匪夷所思的一幕再次让房间内的箫家众人感到惊愕不已。

    周婷站在一侧,望着尹修的侧影,眼神更显得无比复杂与好奇。当初在银海因为小蛮的关系遇到尹修时,她就直觉尹修似乎不那么简单。

    却万万没想到。尹修不仅仅如她所料的那般,确实很不简单,而且还‘摇身一变’成了她外公的师祖,也是她的‘祖师爷’!

    “师祖,这……”

    箫建军看着尹修手中凭空出现的灵果,同样微微一呆,忍不住开口。

    尹修没有去解释,只是对他道:“这是一枚灵果,可以让你迅速的恢复被蛊虫吞噬损耗的精气,并为你固本培元。”

    说完尹修拿着赤元灵果的右手蓦地灵光浮现,顷刻间就将那枚赤元灵果粉碎成汁液与碎渣混杂的一团。

    尹修的法力将粉碎后的灵果束缚着,并不会有一丝一毫掉落下去浪费掉。

    这时尹修对箫建军道:“张嘴。”

    箫建军也猜到了尹修的目的,于是依言张开了嘴巴。

    只见尹修手掌微动,被他以法力束缚手掌上方的那一团果液与果渣便带着一层蒙蒙的灵光如同细流般飞入了箫建军口中……

    尹修又以法力帮箫建军化开赤元灵果的药力。

    箫建军感受十分明显,体内突然间就有一团滚热的暖流顷刻间便膨胀开来,眨眼充盈到了周身的四肢百骸。

    尤其是內腑中更是充斥着一股暖烘烘的热力,让箫建军感觉浑身舒泰。原先的那种虚弱乏力感觉几乎可以说是一扫而空。

    甚至他的面庞上一下子变得红光满面,并隐隐有些微的细汗沁出。

    “好了,这两天你好好休养,有个三两日的功夫,你就能完全恢复,甚至是比原来更好。”尹修收回了手掌。对箫建军道。

    箫建军闻言,十分激动的感激道:“是。多谢师祖!”

    “嗯。”

    尹修若有似无的轻应了一声,扫了眼被他施了法术,双眼茫然呆立在一侧的‘叶老’。

    随即对箫靖清几人说道:“这位叶大夫我给他施了法术,他不会记得刚才在这房间里发生的事情,你们稍后处理一下吧。关于我的事情,还是别让外人知晓。就算是家中的小辈也不必多说。”

    “还是我之前说的,今天的事情就止于这个房间里好了。”

    听到尹修的吩咐,箫靖清连忙应道:“是。”

    “嗯。”尹修轻点了点头。

    不过尹修却是没有注意到一侧的周婷在听到他刚才所说的话后。浑身一僵,心中大震,猛地抬头朝他望去。

    是他吗?

    是他吗?

    难道我之所以会忘记那晚被岛国的几名忍者追杀之后的事情就是他做的?

    周婷一下子感觉自己整个脑袋都开始乱哄哄起来。

    脑海中不断地浮现出那天晚上她被忍者追杀,然后负伤逃亡的情形。小蛮的身影也在她脑海中浮现,那种莫名的熟悉感愈发的强烈……

    “他刚才说给那位‘叶老’施了法术,他不会记得房间里发生的事情。那么就表示他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而且,他似乎就住在我上次被那些岛国忍者追杀的地方附近,刚好我还对他的那只像松鼠一样的宠物有一种十分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这一切不可能是巧合!”

    周婷脑海中想着。心情忽然变得有些激动。

    她感觉自己的推测应该不会有错,那晚她被岛国忍者追杀。肯定是尹修救了她,并且帮她处理了伤口。

    周婷越想,越是迫切的想要弄清楚她所忘却的那一段记忆到底都有些什么。

    虽然她淡忘的记忆并不多,但对于周婷而言,明知自己很诡异的忘掉了一些记忆,内心自然就会感到十分的纠结。也会非常的好奇自己到底都忘掉了一些什么事情,又到底为什么会如此诡异的淡忘。

    如今终于算是找到了源头,周婷心中的激动可想而知。

    好在她还很清醒,也很冷静。知道尹修如今可是她的祖师级人物,就算心中有再多再大的疑问也不适合现在当着这么多长辈的面询问。

    “等下一定要找机会私下里问问他!”周婷心中暗暗道。

    虽然论辈分。尹修是她的祖师,但尹修看上去毕竟太‘年轻’了一些,加上周婷之前就与尹修有过一些接触,内心里其实并没有太当回事。

    尹修这会儿并没有去留意周婷内心的情绪变化。

    他对箫建军道:“我现在暂居银海,这次也是恰好有一些事情过来京都,大概这一两日就会返回银海,这张名片你拿着,日后若是有什么事,可以打上面的diàn huà,或者是直接到名片上的公司地址找我也行……”

    说着,尹修取出了一张名片递给了箫建军。

    终究算是自己的徒子徒孙,稍稍照拂一下也是应当的。

    ps:既然大家都这么强烈要求三更,那今天就三更好了。。。然后,大家可别忘了投票啊,作者菌码字不容易的,尤其是作者菌还是个手残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