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五章找shàng mén来了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银海。某酒店客房内。

    “师伯,师叔祖,我已经查到我师父还有魏师叔、林师兄他们最后出现的地方……”

    一名二十出头的青年推门而入,开口说道。

    房间内坐着一名身着短衫的老者,以及一名剑眉入鬓的中年。

    那名中年赫然就是被尹修所杀的林建峰的师父吴冠华。另外的老者与青年自然就是那日与他一同来到银海的师叔谢克明与师侄陈敏华。

    听到陈敏华的话,原本正闭目打坐的谢克明蓦地睁开了眼睛,朝他望来,“敏华,你是怎么查到你师父他们最后出现地点的?”

    陈敏华连忙回答,“师叔祖,我花了一些钱托了点关系拿着我师父他们的zhào piàn找人调看了我师父他们来到银海那天的街头jiān kong录像。”

    “jiān kong录像?”

    谢克明一愣。

    他已经有二十多年没下山过,而且这二十多年来他一直都在潜心修炼,对于这俗世间的很多东西的了解和认知都已经出现断层。

    是以听到陈敏华所说的街头jiān kong录像竟一下子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边上的吴冠华连忙稍微解释了一下。

    谢克明很快也就弄明白了,于是又向陈敏华问道:“那你师父他们最后出现是在什么地方?”

    陈敏华连忙答道:“师叔祖,从jiān kong录像看,我师父他们最后是在上个月17号晚在‘桂园路’一个路口的shè xiàng头有被拍到过,之后银海街头的shè xiàng头就再没有拍到过我师父他们。”

    “走。现在就去那个什么‘桂园路’看看。”

    谢克明二话不说,立马起身道。

    “好的师叔。”吴冠华也立即应道。

    当下三人迅速的离开了酒店,前往‘桂园路’。

    “师叔祖,师伯,就是这个路口了……”陈敏华道。他看过录像。自然知道具体位置对不对。

    三人从出租车下来,看了看周围。

    吴冠华微蹙着眉,问道:“知道那晚的录像你师父他们离开这个路口时是往哪个方向走的吗?”

    “嗯,知道!”陈敏华连忙应道。接着一指右侧的路口,道:“方向肯定是这条路没错。”

    “走,咱们顺着这条路走进去看看到底是到哪里的。”谢克明道。

    “好!”

    三人马上走进了右侧的那条路。往前走了没有很远。他们来到了一所中学门口,这所中学赫然就是‘中平七中’!

    也就是宁月璟所就读的中学。

    “没有路了。这一路进来,除了路边有一些店铺之外,就只有这所学校。也没有别的岔路通往其他地方……”

    吴冠华抬头看了看面前的中平七中,开口说道。

    谢克明微皱了皱眉,目光环视了一圈四周,向陈敏华道:“知道你建峰师兄请你师父他们下山来对付的那个妖女大概是多大的年纪吗?”

    陈敏华回答道:“具体的不清楚,只是好像有听我师父在与建峰师兄通diàn huà时骂了两句什么小妖女的。我想那个妖女的年龄应该不会很大。”

    “小妖女?这么说来,对方的年纪绝对不可能会超过二十岁。”吴冠华皱眉道。

    谢克明沉吟片刻。缓缓道:“应该要比二十岁还要小不少。你别忘了是建峰打diàn huà给天禄他们的,建峰今年也才二十三岁而已。”

    “天禄在跟建峰通话时骂小妖女十有八.九是听建峰这么骂才会跟着这么称呼那个妖女。所以,能够被建峰骂作‘小妖女’的,年纪必然要比建峰小至少五六岁以上。也就是说那个小妖女最多就是十七八岁……”

    听到谢克明的分析,吴冠华也是十分认同,点头道:“师叔说的不错。虽然只是推断,但可能性非常的高。”

    说完,吴冠华不由再次抬头看了看面前的中学。继而意有所指的道:“这好像是一所初中吧?”

    “是的师伯。”陈敏华应道。

    “初中。小妖女……”吴冠华轻声自语。

    旁边的谢克明却是听明白了他的意思,微微点头。道:“极有可能。这条路也没有别的地方可以通。”

    吴冠华沉声道:“不过,这所中学的女生应该也不少。就算她真的在其中,想要找出来怕是也不那么容易。”

    谢克明皱了皱眉。

    这时,吴冠华不禁感叹道:“可惜,要是有那妖女的zhào piàn就好了。”

    过了片刻,谢克明忽然开口道:“其实也没那么麻烦。那妖女既然修炼了邪术。并且能够让建峰向天禄他们求援来对付,修为定然比建峰高出一截。”

    “师叔你的意思是……”吴冠华扭头看着谢克明。

    谢克明道:“建峰是你的弟子,你应该最清楚他的修为吧?”

    “建峰天资还算不错,修为距离练气层次已经不远,这么说来。那个妖女十有八.九已经是达到练气层次了。”

    说完后,吴冠华却忍不住倒吸了口气,看着谢克明道:“师叔,要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个妖女确实有些非同凡响啊!”

    “嗯。”谢克明微微点头,“如果我们的推测都正确,那个妖女仅仅只是个初中生就能够修炼到练气层次,委实有些惊人!”

    岂止是惊人,简直可以用得上‘天纵之资’、‘百年难遇’……这样的词语来形容。毕竟一个初中生年纪再大也就是十五六岁。

    仅仅十五六岁就能达到练气层次的修为……这是何等的惊人?

    按照这情况,恐怕最多不到二十岁就能够踏入先天境界,三十岁之前必然能够先天巅峰!甚至,很可能都用不了那么长的时间,快的话二十五岁先天巅峰都未必没有可能。

    这样的人物,一旦让其成长起来,几乎可以说是注定了会成为‘一代宗师’级的人物。

    “师叔的意思我明白了。只要那妖女真有练气层次的修为,那么她的气息应该会很明显,咱们只需要守在这学校门口,注意感知必然能够找出她来。”吴冠华道。

    “不错。”

    谢克明道,“这么一所小小的学校,恐怕想要找出第二个真正的修行之人都难。何况是达到了练气层次的高手,而且还是女孩。”

    “那咱们就在这守株待兔?”吴冠华望着谢克明。

    谢克明缓缓点头,“眼下也只有这个办法比较靠谱。”

    “好!那就守株待兔。”

    ……

    京都,箫家。

    尹修虽然与箫家算是‘相认’了,但却没有在箫家多待。

    箫家的人固然是他的徒子徒孙,但却算不得多么亲近的关系,毕竟他跟这些徒子徒孙原本是没有任何交集的。

    唯一有交集的弟子箫陌城也早已逝世二十余年。

    何况,即便是箫陌城也仅仅只是尹修的一个记名弟子罢了。所谓记名弟子,顾名思义。也就是只有那么一个名分,但却算不得真正意义上的弟子。

    对于箫家的这些徒子徒孙,适当的给予一些照拂也就足够。至于说留在箫家多待几天之类的,却是没什么必要。

    不过尹修好歹还是留在箫家吃了个午饭。

    席间箫靖清和箫靖海等已经知道了尹修身份的人自然是对尹修恭敬不已,就连刚刚恢复一些的箫建军的是十足十的一副后辈奉承的姿态,这让箫家其他那些不知情的小辈们一阵莫名。

    不过他们看到原本已经是‘重病膏肓’模样的外公(爷爷)如今在尹修到来后没多久就突然间恢复了‘生龙活虎’,脸上甚至都看不出丝毫的虚弱病态,反而显得红光满面。精神瞿烁的样子。

    于是他们在吃惊之余,也就是想当然的以为自家的这些长辈。包括爷爷(外公)都对尹修那么客气恭敬是因为尹修治好了爷爷(外公)。

    这么一想,心中的疑窦便降低了许多。

    当然,即便如此,箫家的小辈们也还是觉得自己的这些长辈对尹修实在是客气恭敬得过分了一些。

    在箫家用过午饭后,尹修只是稍坐了片刻就离开了。

    离开之前,尹修也私下给箫建军留下了几本心法、基础的术法、武学以及不少的下品灵石等这些零零碎碎的一点东西。

    这也算是自己身为祖师对徒子徒孙的一点小小提携。

    尹修离开时。箫建军领着箫靖清、箫靖海等人亲自将尹修送到门口,本来他们还想一直送尹修到外面出口的,不过尹修不想弄得这么劳师动众,才让他们作罢。

    倒是从箫建军房间里出来后就一直没有开口过的周婷这时忽然开口,说要替外公和舅舅们送送尹修。

    尹修也是看出了她应该是有话想私下里跟自己说。于是稍稍沉吟后,便也就点头答应了。

    从箫家的大院里走出来没多远,尹修瞥了眼跟在身侧落后了一个身位的周婷,不由开口道:“你有什么想问的,就说吧。”

    周婷闻言不禁愣了一下,大概是没想到自己还在寻思着怎么开口的时候,尹修会这么突然,也是这么直接的主动说了出来。

    不过,既然尹修都这么说了,她自然也就不再犹豫。

    “你……真的是我太公的师父?活了上百岁的人?”周婷微扬着下巴,侧头望着尹修。

    即便到此刻,她对这些其实还是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虽然她自幼习武,又在国家特殊部门之中,所接触到的各种奇奇怪怪的事情多了去了。

    但是,对于一个至少活了有上百年的人却仍然是一副二十来岁的年轻容貌,实在是觉得跟自己过往的认知相悖,难以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