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七章周婷的震撼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什么事,说吧。”尹修平静道。

    周婷轻咬了咬下唇,抬眼瞥了下尹修,终于小声的开口:“之前我在我外公房间里的时候我听到您说那位叶老不会记得在房间里发生的事情……”

    听周婷特意提到这件事,尹修看着她顿时恍然了过来。之前在箫建军房间里的时候倒是忽略了这一点。

    “我想问一件事,就是大概几个月前,一天晚上我在银海被几名岛国的忍者追杀,后来应该是被人给救了,那个人是不是您?”

    周婷终于把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

    因为尹修的身份毕竟不同了,论辈分,是她的祖师,所以向尹修询问求证这件事时,周婷多少有那么一点紧张的。

    果然是问这件事。

    尹修心中暗道。当初之所以要用秘术让周婷淡忘那一部分记忆是鉴于周婷的guān fāng身份,不想被打扰。

    眼下既然周婷是自己的徒孙辈,也算是自己人,眼下她问起,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好跟她隐瞒的了。

    是以尹修闻言后,十分坦然的直接对周婷轻点头,应道:“是我。”

    “那……那我当时从银海离开后很突然的就怎么都想不起来那晚之后到底发生什么事,也是您做的?”

    一听尹修确认救自己的是他,周婷立马追问这个她更加关心的问题。

    尹修看了看她,微微笑了下,道:“也是我。”

    话音落下,不等周婷再开口,尹修继续说道:“既然你问起,那我就帮你把那段记忆‘找回’吧。”

    “啊?”

    周婷闻言吃惊了一下。不是吃惊尹修回答的确是他所为。而是吃惊尹修说可以帮她‘找回’那段记忆。

    已经被自己‘遗忘’的记忆还能够‘找回来’?

    周婷觉得这实在是有点匪夷所思,非常的惊奇,乃至是惊愕。

    尹修没有去解释,面带着微笑,迅速捏了几道法决,接着。右手带着一缕隐约的幽暗微光在她眼前晃了一下,最后食指轻轻地点在她的眉心正中……

    周婷本来还在十分好奇的看着尹修的动作,然而当尹修的右手在她眼前晃过时,她立即感觉到眼前一阵眩晕感,大脑中立刻茫茫空白一片,眼中茫然失神。

    下一刻,当尹修的食指落在她眉心时,她的双瞳中顿时泛起了两道深邃而奇异的神光。与此同时,她的脑海中也彷如电闪般的‘唰唰’不断地闪现出一幅幅画面……

    当初尹修只是施展秘术将周婷的那部分记忆‘屏蔽’遮掩。让她无法回忆起来,并非是将记忆彻底删除。

    其实尹修也没有那个能力可以真正意义上的‘删除’一个人的记忆。

    要抹杀一个人的灵魂意识并不难,但是想要将一段记忆从一个人的灵魂意识中‘移除’,这已经不是修真者能够达到的手段。

    除非是仙人才有可能做到这一点。

    毕竟,记忆是深刻融入到一个人灵魂深处的,即便他自己都想不起来的一些记忆,但却依旧会有痕迹存在于他的灵魂潜意识的深处。

    如果尹修要尝试强行将一个人的记忆抹除,那么最终的结果就是。这个人的灵魂也会被一并抹杀。

    尹修的手指在周婷的眉心轻点了一下后就收了回来。

    周婷双眼中闪烁着深邃的奇光,眼神却仍旧是透着那种茫然失神。不过她的意识正在重新接受之前被尹修以秘术‘屏蔽’遮掩的那一段记忆画面……

    尹修站在旁边静静等待了片刻。

    周婷的茫然的双眼终于逐渐地恢复了神采。此时她的脸上不自觉的带着几分恍然和明悟之色。

    旋即,在完全清醒后,白皙的双颊却又不自觉的闪过一丝绯红。

    那英气的神情都情不自禁的流露出一抹羞涩难明的意味,目光偷瞥了尹修一眼,脸上的神情稍稍有那么一点扭捏的感觉……

    很显然,她是想到了自己当初那一身的伤被人包扎得好好的。而帮她处理伤口的人。恐怕十有八.九就是眼前的这位自己的祖师了。

    毕竟那天上午她醒来后可没有在尹修的家里发现有女人的东西,而且一房一厅的套房,很明显就是尹修自己一个人独居,自然也就不可能会有其他人给她处理伤口。

    不过这个事情显然不宜去说。谁让尹修现在是她的祖师呢!

    周婷总归是女子,一想到自己很可能被尹修脱掉外衣处理身上那些伤口的情景。内心自然免不了多少有些羞涩的。

    还好那天晚上其实她一直都处于昏迷之中,此刻机会回忆起了当初的记忆,也只是猜测,记忆中并没有具体的画面记忆。

    稍稍羞涩了片刻后,周婷倒是很快镇定下来。

    对尹修道:“难怪之前在银海的时候看到祖师您带着的那只像松鼠一样的宠物时,我老是感觉有些眼熟。原来我还真的跟它有过一些交集……”

    周婷微微有些感叹。她没有去说尹修,免得自己尴尬。

    “你说的是小蛮吧?”尹修道。

    “小蛮?它是叫小蛮吗?名字挺好的,不过好像它有点调皮,那天早上我醒来后还被它好一阵‘嘲笑’呢。”

    周婷不禁想起了那天上午被小蛮‘嘲笑’的画面,自己都不禁露出了轻笑。

    当时是觉得被小蛮那么一只小动物给‘嘲笑’了是挺气人,也很没面子的事,不过如今再回想起来,却是觉得挺逗的。

    “呵呵……”

    尹修笑笑,那天早上周婷跟小蛮之间发生了什么,他倒是不太清楚。于是应道:“小蛮有时候是挺调皮的。闹腾惯了,不过性子倒也还好。”

    “嗯。不过它好像很厉害啊,不像是普通的宠物诶?”周婷抬头看着尹修,想起了当日小蛮那惊人的速度。

    尹修回答道:“小蛮确实不是一般的动物。论实力的话,它是挺厉害的。”

    说完,尹修又道:“还有别的事问我吗?要是没有的话,我可就先走了。”

    周婷忙道:“还真有一件事还想问问您。”

    这件事是她刚才想起之前在银海碰见尹修跟小蛮的事情时才突然醒悟过来的。

    “哦?还有什么事,你说。”尹修问道。

    周婷看了看尹修,带有些小心翼翼地问道:“祖师,前段时间……银海发生了件大事,您应该知道吧?而且在那之前的两三天我记得好像有在那里碰到您的。我想问……我想问问您当时在不在现场?”

    周婷犹豫了一下,还是采用了十分委婉的问法,没有问的那么直白。

    尹修听懂了她真正想问的,轻笑了两声,道:“你想问那天踏着飞剑,收服了那头魂兽的人是不是我吧?”

    “啊……”

    周婷没想到尹修会这么直接的说出来,而且尹修的这番话潜台词等于是承认了是自己。是以周婷除了感觉自己那么拐弯抹角却被尹修一语道破的不好意思之外,更多的是吃惊。

    “祖师,那、那个人真的是您?还有那东西是叫魂兽?”

    “嗯。”尹修轻点头,道:“确实是我。这件事情你心中有数就好,别透露出去。”

    得到尹修肯定的答复,周婷心中仍然难掩那份吃惊。脑海中情不自禁的又浮现出了当日所看到的那震撼无比的场景。

    那天的场景是她这辈子都难以忘却的,实在是太震撼了。

    没有身处其中亲眼看到的人是很难以体会到那是怎样的一种难以形容的震撼与对视觉、心灵、认知……的强烈冲击。

    周婷也是之前突然想到了这件事,然后才与尹修联系到了一起,于是忍不住开口询问求证。

    “祖师,您放心,我不会向其他人透露这件事的!”周婷渐渐平复下来,立即认真的应道。

    “嗯。”尹修轻应道。

    与周婷分别后,尹修就朝出口走去。而周婷站在后面望着尹修渐渐走远的背影,眼神中却透着一丝异色。

    今天的事情对于她来说是一种难以形容的冲击。就算是跟那天在银海所见到的情景相比也不逊太多。

    那天的场景虽然震撼,但毕竟跟她本人没有太大的关系。

    可是今天的事却与她自己息息相关。

    不仅多了一位活了一百多岁,却仍然看上去像二十来岁青年样貌的祖师,而且还从这位祖师的口中知道了许多的‘秘密’,更是‘找回’了她纠结了许久的那一段被遗忘的记忆……

    周婷觉得今天的事情对她的整个人生都将意义重大,或许她的人生就会因为今天而在将来的某一天走向另外一个与原来轨迹截然不同的拐点。

    随着尹修身影渐行渐远,周婷始终没有收回目光,双眼出神的凝望着尹修的背影,略显迷离色彩,低喃自语道:“没想到这样一位堪称‘仙人’一般的人物竟然会是太公的师父,是我的祖师!”

    “刚才他说了将来要是我能够有机会冲击武道极致的话就送我一场造化……看来以后一定要把更多的心思和精力放在修炼上面了……”

    言语间,周婷的眼神和脸上的神情都渐渐地变得愈发的认真,乃至郑重,还有那么些许的期待与渴盼。

    直到尹修的身影完全在她视线中消失,周婷这才终于转身返回了箫家……

    ps:三十号了,本月最后一天,月票留着不投可就过期作废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