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三章上白云观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这么一说起旧事,尹修自己反而有些停不下话来。一些陈年往事如今细细说来,竟让他有几分追忆往昔的感慨。

    宁月璟是个很合格的听众。静静地依偎在尹修的身边,听着他述说往昔旧事,津津有味,偶尔会应两声,或者出声问一两句。

    她倒一点不觉得尹修所说的这些旧事无趣,看她那模样倒像极了孩童在听大人讲故事一样。

    宁月璟确实不觉得尹修所说的这些陈年旧事无聊,反而觉得很有意思。

    这是她去真正了解师父的机会,所以尹修虽然说得有点漫无边际,有时候还会有些跳跃,但她却是听得很认真。

    “师父的经历真的可以称得上是一个chuán qi啊……”宁月璟听着,心中愈发有如此的感慨。

    尹修毕竟是将宁月璟当做是自己亲传弟子,是以很多事情对她也都没有隐瞒。

    包括他当年是通过上古传送阵去了星空彼岸修真界,不久之前才从修真界中返回地球的事都跟她说了一下。

    或许将来某一天尹修会带着小璟一块又去星空彼岸的修真界也未可知,如今跟她说说这些也不是什么坏事。

    地球上的天地灵气过于稀薄,短时间内还好,宁月璟的修为不高,尹修储物戒指中带回来的灵石完全足以支撑她平日里修行所需的灵气。

    可待日后宁月璟修为渐深,每天需要吸纳炼化的灵气越来越多后,他手中的灵石可未必够用。

    毕竟,尹修还得保留大部分的灵石用来突破渡劫期呢。

    所以,将来某一天,不管是自己带小璟去修真界也好。或者是自己若是飞升得早了,将来小璟想要得道成仙,也必然是要前往修真界才行的。

    否则她很难在地球上修炼到太高深的境界。更别说是要渡劫飞升成仙了。

    对于尹修所说的关于修真界的事情,宁月璟充满了吃惊与好奇。

    她大概怎么都没想到这宇宙中竟然还有修真界的存在,更加没想到师父竟然曾经去过那修真界中足足修行了八十年才返回地球……

    这一切对宁月璟来说都充满了梦幻、惊奇、神秘……等等色彩。尹修的话完全是为她打开了一扇窗口,让她看到了一片完全不同于她所认知世界的全新天地。

    尤其是当尹修说到修真界中的一些光怪陆离与玄奇神秘时。她心中更是多了几分对师父口中那修真界的向往和期待。

    不过,尹修所提及的修真界中的弱肉强食和尔虞我诈也让宁月璟生出了几分警惕与戒心。

    总而言之,尹修的这一番自述让宁月璟的心态发生了不少的变化,激起了许多的波澜涟漪……

    在银海待了两天时间,尹修一边是将宁月璟的转学手续和一些首尾给处理清楚,一边也去仙姿上了几个小时的班,处理了一下这几天积压下来的一些事务。

    那天宁月璟与白云观的人之间的那一场战斗被许多人都看到,而且那条路地面也造成了不小的破坏,正常情况下。jing chá方面是必定会追查的。

    到时候宁月璟肯定会被查到。

    为了让宁月璟转学后能够正常的学习,不被打扰影响,所以尹修只能打diàn huà给王思贤,跟他提了一下,让他把这件事压下。

    这倒不是什么难事,尹修一说,王思贤自然不会不给面子。何况,王思贤可是知道一些尹修的能力的。既然尹修出面把这件事扛下了,那也就没什么好查的了。

    至于宁月璟转校的事这个也是简单得很。尹修都没麻烦任何人,直接帮宁月璟在附近找了一所还不错的中学,然后砸了一笔钱过去,自然就什么都解决了。

    花了两天时间把这些事情都处理妥当,尹修终于带着宁月璟前往了青城山……

    说起来尹修上一次来青城山时已经是近九十年前的事情。当年他才二十多岁,修为也只是化元中期。

    来此也是为了寻人比武论剑。

    当初的尹修年轻气盛。加上又确实天资绝世,在武学之道上可谓出神入化,即便是化元中期修为时也能够与寻常达到化元后期的人物相抗而不落下风。

    在当年,尹修在江湖武林中可谓是一大chuán qi人物。

    毕竟才二十余岁就能有如此高深的修为,且实力惊人。几乎不输于当世的任何宗师级强者。

    在当时就被许多江湖中人誉为最有希望打破千百年来从未有人能够突破武道极致的天人之境的绝世天才。

    当初的白云观掌门也是当世的一大宗师级人物,尹修来此挑战他,虽然最终是个不败不胜的局面,但那一战多少也让尹修收获不浅。

    加之那位白云观掌门为人不错,即便尹修来挑战他,他也始终以礼相待,是以算是结了个善缘。

    这也是当初尹修得知曹天禄几人是白云观弟子,即便他们追杀宁月璟,尹修也没有迁怒于白云观的原因。

    但是,当年与那位白云观掌门所结下的一点香火善缘也就止于此了。

    善缘终究也只是一点善缘,尹修并没有受白云观当年那位掌门什么恩德,能够网开一面已经算是给面子。

    白云观再次派人来袭击宁月璟,尹修自然就不会再顾虑这些。

    御剑带着宁月璟来到青城山,尹修的灵识已然瞬间笼罩了整座青城山范围。白云观的位置尹修并不陌生,是以他直接就带着宁月璟在白云观大门外落下。

    白云观位于青城山中,却并非是普通人可以出入的游玩景点,位置隐秘,且出入的山道蜿蜒崎岖,常人根本难以出入,是以普通人并不知道在这青城山中还隐藏着这么一座传承久远的道观。

    尹修和宁月璟出现得无声无息。白云观也因为平日里几乎没有外人会出现,观内弟子没事也通常不会随意出入下山,是以道观大门紧闭。门外也没有人把守。

    如今这个时代不同于以往,没有了往昔历朝历代的那么多江湖仇杀与争斗,整个大环境就是hé ping,纵偶有纷扰,却也鲜有会波及到白云观这种半隐世门派的。

    是以,白云观中自然不会有什么严密的守卫和警戒。

    “师父。这里就是白云观?”

    宁月璟抬头看着白云观挂着的匾额,好奇的看了看,问道。

    白云观的匾额很古老了,上面刻着的是小篆字体,古朴大气,不过对于只学过简体字的宁月璟来说,只能从字形是大概辨认出那上面的字。

    “嗯,就是这里!”

    尹修轻点头。

    “走吧,咱们去敲个门。不管怎样。为师当年与白云观总归算是有点香火情分,纵然今日来此非善意,但该有的礼节也不能失了。”

    尹修淡淡道。

    “哦,好。”宁月璟应了声,忙跟着尹修一齐走向了白云观那紧闭的大门。

    哐,哐,哐……

    尹修带着宁月璟站在门口,握着门环不轻不重的在门上叩了几下。

    整个白云观都在尹修的灵识笼罩下。他自然看到了在门口这边守着的两名穿着道服的青年听到了他敲门的声音,正往门口走过来。

    过了片刻。大门‘嘎吱’的一阵刺耳声响,缓缓打开。

    那两名身穿道服的青年一左一右的看了看静静站立在门外的尹修和宁月璟,微露诧异之色,问道:“请问两位有什么事吗?这里是私人道观,恕不接受外来香客进香……”

    尹修没有与他们废话,直接开口道:“让你们的掌门出来吧。你们白云观门人意图追杀我的弟子。此事你们白云观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

    两名青年闻言一惊,连忙看了看尹修。

    “阁下说我白云观门人意图追杀令徒可有证据?”

    “没错,我们白云观乃名门正派,岂会无缘无故追杀令徒?”

    两名青年立即道。

    尹修轻笑一声,“按你们的意思是说我在污蔑你们白云观?还是说。你们白云观是名门正派,不会无缘无故追杀别人。要是真的在追杀什么人,那么必然也是别人的错,你们白云观只是在‘替天行道’?”

    所谓‘替天行道’是尹修当初对曹天禄使用收魂术时从他心里所探知的想法。此刻听到眼前这两个青年的话,不免就把这句话给说了出来。

    两个青年并没有听出尹修话语中的讽刺之意,或者说听出了一些,但他们本来就是这么想的,所以毫不犹豫的点头,道:“不错!我们白云观是名门正派,被我们白云观追杀之人必然也是一些邪魔歪道!”

    “呵呵……”

    尹修笑了起来,懒得跟他们再说什么,直接道:“我今天不是来跟你们聊天理论的,最后再给你们一次机会,马上去把你们掌门叫出来,否则我也不介意直接把你们整个白云观夷为平地!这样最是干脆省事。”

    之所以没有像说的这么做,自然也是稍微顾念几分当年的那一点善缘。若是白云观识趣给出一个让他满意的交代的话,尹修也不想牵连无辜。

    当然,如果白云观当真要自己继续作死的话,尹修也不介意像他所说那样,直接把整个白云观夷为平地。

    “好大的口气!你当自己是谁?也敢到白云观来撒野?”

    其中一名青年对尹修的话嗤之以鼻,面带讥讽的冷笑道。

    不过,这时候,另一名青年却更加谨慎一些,连忙拉了一下出言不逊的那名青年,道:“我看这件事还是先禀报一下掌门吧,要是万一……那咱们可担待不起啊!”

    讽刺尹修的那名青年闻言不禁撇了撇嘴,不屑道:“方师兄,你这胆子也忒小了点吧,就这小子随便两句话就能把你给唬住?就凭他,还想把我们白云观夷为平地?做梦呢!”

    说完,他又对尹修道:“我警告你啊,最好马上给我滚蛋,否则别怪小爷对你不客气!”

    尹修看着出言不逊的青年,没有丝毫的动怒,只是微微摇头笑了笑,道:“难怪那几个人敢打着所谓‘替天行道’冠冕堂皇的幌子行一些卑鄙龌龊之事,看来那几个人也非个例,而是整个白云观都已经堕落了。”

    说完,尹修似惋惜的摇摇头,看着那名青年,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怜悯之色,道:“我刚才说过,我今天来这里不是跟你们慢慢理论争辩的。”

    “所以,你的呱噪就到此为止吧……”

    话音落下,尹修直接朝着那名青年抬手一挥。

    那名青年还未反应过来,顿时感觉到一股强横无比的力量猛然袭来,让他根本连一丝一毫抵抗之力都没有,就直接如同遭受到了猛烈无比的撞击般的向后倒飞了出去……

    “噗……”

    青年倒飞半空便抑制不住胸口的剧痛,一口鲜血直接喷洒了出来,身躯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ps:今天出去来,所以就两章了。明天再三章吧。话说有点卡文了。。。。真是件忧桑的事情。。。。。最后,还是呼吁一下大家尽量支持一下正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