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四章惊世骇俗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砰!’

    青年摔落地上,捂着剧痛的胸口,勉强的撑起上身,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尹修。≧,

    门口另外的那名青年更是直接看得傻眼了。

    只是抬手一挥就把一个人隔着两三米远的距离给击飞重伤!

    这、这人的实力得多可怕才能做到这种地步?

    青年不敢再去多想,连忙磕磕绊绊的说了一声,“我、我、我这、这就去禀告掌门……”

    话音未落下,人就已经慌慌张张,步履踉跄的仓皇逃进观内。

    尹修大摇大摆的带着宁月璟走进了白云观大门,淡淡的瞥了眼重伤躺在地上的青年,旋即收回了目光,也没有再继续走进去,只是静静地站在门口处。

    不一会儿,白云观的掌门终于带着人急匆匆的跑了出来。

    看到地上重伤吐血的青年,白云观众人顿时对尹修怒目而视。

    “阁下是什么人,为何要无故伤我白云观弟子!”为首的一名大约六十余岁,须发已经有些灰白的老道看着尹修,喝声开口。

    尹修扫了一眼出来的那一群白云观的道人,没有回答对面那老道的话,而是扭头对身侧的宁月璟道:“小璟,当日袭击你的人有没有人在那些人当中?”

    跟着白云观掌门出来的人其实并不多,只有五六个人而已。宁月璟扫了两眼便对尹修摇摇头,“师父,没有。”

    “嗯。”尹修轻点了点头,这才抬起头看着对面的白云观掌门,道:“你就是如今的白云观掌门?”

    老道盯着尹修和宁月璟,带着些许傲气应道:“不错。正是贫道!”

    话音落下后,他又继续微带冷意的说道:“阁下今日在我白云观中重伤我门下弟子,若是阁下不能给一个交代的话,哼,你们二人也就不必再想下山离开了!”

    尹修看着他,微摇了摇头。带着一丝惋惜和感叹,道:“难怪如今的白云观会如此堕落,你身为白云观掌门尚且如此孤傲跋扈,门下弟子哪有不有样学样的。”

    “只可惜了千百年白云观一直以来留给世人的刚正不阿的形象算是就此崩塌……”

    当年的白云观确实当得上‘刚正不阿’这四个字,这也是为何尹修会念及当年与白云观的那一点善缘的原因所在。

    对于刚正不阿的人,就算你自己未必喜欢,但也不得不敬重这种人。

    那老道正要开口,这时,又有几个人从后面急匆匆的冲了出来。“掌门师兄,怎么回事?什么人胆敢到我白云观来撒野?”

    人还未至,声音已经先传了过来。

    “是闵师弟和谢师弟你们啊……”老道回头看了眼,见到来人,不由语气略微温和了一些,说道。

    “掌门师兄……”几人走近,其中一人正要开口,忽然瞥见对面的尹修。更准确的说应该是宁月璟时,神情顿时一愣。

    下一刻。脸上立即露出一抹狞色,盯着宁月璟,狞声道:“好哇,原来是你这小妖女!没想到你竟然还有胆敢自投罗网到我白云观来!”

    “既然你自己要找死,今日老夫定然擒下你这妖女正法,在我白云观中。你别再妄想能够逃脱!”

    这人赫然就是当日在银海攻击宁月璟的谢克明。

    突然听到谢克明的话,周围其他人纷纷一怔,脸上露出几分惊愕之色来。

    “谢师弟,这是怎么回事?”白云观掌门连忙问道。

    此时,尹修也转头向宁月璟问道:“小璟。他就是那天攻击你的人?”

    “嗯!师父,就是他!”宁月璟咬着银牙,冷冷地盯着对面的谢克明,说道。

    那天她虽然什么事都没有,但那是因为尹修留给她战甲足够厉害,这才能够将对方击退自保。

    若是当初她手中没有尹修给她的东西保命,只怕她早已被对方擒下,还不知是生是死呢!

    听到宁月璟的话,尹修了然的点点头,眉宇间稍稍透出一丝丝的冷意,目光盯着对面的谢克明……

    在宁月璟回答尹修的同时,谢克明也回答了白云观掌门李御风的话。

    “掌门师兄,天禄师侄还有魏岳师侄他们就是被这个妖女所害,很可能已经凶多吉少!”谢克明冷声道。

    李御风闻言,立即‘唰’的扭头看向宁月璟,道:“谢师弟,前几日你与冠华一同下山去追查天禄他们失踪之事,冠华右臂折断也是这个妖女所为?”

    “不错,师兄,就是这个妖女……”

    谢克明话刚说一半他就说不出来了。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他已经说不了。

    尹修在听了宁月璟确认当日攻击她的人有谢克明后,立即朝他隔空张手。霎时间,一股力量蓦地涌现出来,落在了谢克明身上。

    话刚说一半的谢克明身体完全不受控制,也没有丝毫抵抗之力,直接就被尹修隔空抓了过去。

    事发突然,加上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其他人根本都还没反应过来,就见谢克明已经被尹修抓在手中,卡住了脖子。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那些白云观之人顿时一片哗然。

    既惊愕又震惊的看着尹修。

    谁也没想到尹修会突然出手,更加没有想到尹修这一出手竟然就是如此震撼的场面。

    谢克明好歹也是白云观堂堂长老,修为不俗,可是如今却被尹修隔着近十米的距离,直接毫无反抗之力的就被隔空抓了过去……

    如此场面,纵然白云观中人人修行习武,也是震撼莫名,不敢置信!

    隔空抓人……这等手段简直匪夷所思!

    这是人所能够做到的吗?

    白云观掌门李御风此刻也是‘唰’的一下变了脸色,再没有了刚才的那份隐隐透出的傲气,脸色甚至变得有些惨白,冷汗涔涔的就冒了出来……

    “快,快去请太上长老来!”

    李御风立刻紧张的对身旁的一人小声吩咐道。

    那人也是被尹修的手段给吓傻了,听到李御风的话。愣了一下后才猛然醒悟过来,赶紧转身就往道观后面跑去。

    尹修并没有去理会其他人,抓着谢克明,直接将其提在半空中,微扬着头盯着他,冷声道:“敢动我的弟子。就要有付出相应代价的心理准备!”

    说完,尹修蓦地收紧了手掌。被他卡着脖子提在半空的谢克明顿时脸色憋得通红,青筋直冒,张嘴想要说什么,但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四肢奋力的想要挣扎,却仍然是动弹不得,只有肌肉因为他的挣扎而一阵抽搐……

    看到这一幕,白云观的那些人终于醒悟过来,连忙冲尹修厉声大叫道:“快住手!”

    “还不快放了谢师弟!”

    有两名心急一些的白云观长老甚至忘记了刚才尹修的手段。直接朝他冲了过去动手起来。

    李御风虽然也心中畏惧,但此刻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出手……

    尹修瞥了眼冲过来的几个人,不由冷哼了一声。

    霎时间,李御风等人蓦地感觉仿佛有一道滚滚闷雷在他们耳中炸响。

    嗡!

    几个人浑身一颤,前冲的身体如遭重击般,立时顿住,微微轻晃着向后踉跄倒退了几步,差点站立不稳跌坐下去。

    然而虽然勉强稳住身形。但李御风几人的嘴角却是缓缓地溢出了一缕嫣红的鲜血,几个人纷纷捂着胸口。脸色一片煞白……

    “你……”

    李御风与另外几名白云观的长老强忍着体内重伤,纷纷朝尹修骇然望去。

    所有人都万万没有想到尹修仅仅只是那么一声轻哼居然就让他们全部都受了重伤!这是何等可怕的实力?

    简直是惊世骇俗!

    甚至连想都不敢想象这世间居然会有如此可怖的人物存在。

    好歹他们一个个也都是有着‘元罡’层次修为的人物,在这江湖武林中也算得上是顶级高手。

    可是此刻,他们这么多人却连人家随意的一声轻哼都抵挡不住,就被重伤了。

    不是他们的实力不行,纯粹是对方的实力实在是太强了。强大得可怕,强大得已经无法用语言去形容……

    堂堂元罡层次的顶级高手被人家哼了一声就重伤,这说出去,只怕都没有人会相信!

    “你到底是何人?”

    其中一名白云观长老惊骇的望着尹修,强忍着体内的伤势。骇然喝问道。

    李御风此时却是一阵失神,呆呆的看着对面的尹修,一脸苦涩的喃喃自语道:“想不到这世间竟然会有恐怖如斯的人物存在。我白云观这一次……到底是惹到了什么样的人物啊!”

    李御风心底甚至隐隐的升起了一丝悔恨。

    当初让谢克明与吴冠华下山去追查曹天禄几人失踪之事也是他首肯了的,早知道谢克明他们下山去竟会招惹到如此可怕的人物,他就是怎么都不敢让他们去啊!

    然而后悔已经没有任何的作用。

    尹修只是将李御风几人重伤,并没有对他们下死手已经是手下留情。

    否则的话,莫说他们仅仅只是区区化元期修为,就算是金丹期,乃至是元婴期的修真者,尹修都可以反掌之间将他们悉数全灭!

    至于说被他抓在手中的谢克明……却是绝对不能饶过的。

    “是我什么人你们不需要知道,你们只要知道今天的这一切都是你们白云观自己肆意妄为招惹而来的灾祸。若非念及我当年曾经与你们白云观祖师有过些许善缘,今日我根本就不会与你们说这么多,直接就将你白云观整个夷为平地了!”

    尹修轻哼一声,抓着谢克明的手掌之上突然间蹿出了一道火苗……

    ps:卡文卡得好,哈哈哈哈哈。。。作者菌已经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