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六章震撼全场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什么!还有这等事情?”老道听了尹修所说的话,顿时惊怒的朝一侧的土地李御风望去。

    “御风,你说,尹居士所说的事情可否属实?”

    面对自己师父的喝问,李御风头皮不禁有些发麻。

    他心里是想否认的,但是,想想尹修之前所展现出来的恐怖实力,以及师父刚才与尹修之间的这一番对话……就算再给他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再当着面撒谎。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稍微推卸掉身上的一些责任,“师、师父,此事弟子所知也不是很清楚。前几日弟子只是听冠华禀报说他的一名弟子还有天禄、魏岳他们几人都失去了联系,所以我就让谢师弟跟冠华一同下山去追查此事。”

    “至于这位尹……尹居士所说的,弟子的确不清楚啊。”

    尹修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或许他确实不知道最开始曹天禄几人要对付宁月璟的事,但是后面让谢克明和吴冠华下山去追查,必然有一些授意。

    诸如要维护白云观颜面。一旦查清事情,如果曹天禄等人真的遭遇了毒手,那么一定要报仇之类的。

    这本无可厚非,只不过,这件事情源头上就是白云观理亏。更重要的是,他们惹到的人是尹修!

    如果是其他人,白云观仗着自己的实力、底蕴深厚,纵然理亏也无惧。但是,面对尹修此番的兴师问罪……白云观根本没有一丝一毫反抗或驳辩的余地。

    老道闻言,深吸了口气,抬头看着尹修,缓缓道:“尹居士,此事小道一定给您一个满意的交代!”

    说完,他立即回头冲身后一人道:“去。给我把冠华叫来!”

    所有人都清楚,一旦吴冠华被叫来,等待他的必然是与谢克明一样的下场。然而此刻却根本没有任何人敢开口求情。

    因为所有人都明白,今天这事已经不是白云观自己能左右,一切都得看对面那位可怕的人物的意思。

    如果他们不乖乖照办,那么整个白云观都会被牵连。

    这时。老道又扭头对身侧的李御风道:“御风,从即日起,你给我到后崖去面壁思过!近年来我不问事务,想不到你竟将好好的白云观给带成了这般模样!”

    “我白云观千百年来都是名门正派,门风严谨,刚正不阿,何曾似如今这样一个个都堕落成什么样了!与那些邪魔歪道又还有何分别?”

    老道对着李御风一顿怒声训斥。

    他相信以尹修的身份和实力,不可能会在这种事情上乱说。因为根本就没有必要。如果他想的话,他一个人就能把整个白云观给灭了。

    所以。事情十有八.九是跟尹修所说的一样。

    老道一想到堂堂白云观弟子居然堕落得与邪道无异,心中顿时涌起一股怒意。白云观千百年积累下来的门风怎么也不能在他这一代毁了。

    老道已经下定决心,等这次事情过后,他一定要亲自好好的整顿整顿白云观上下。

    即便如今他已经是近百岁高龄,但以他如今的修为,整顿一下白云观上下还是不会损耗太多心力。

    何况具体的事情可以吩咐其他人去办,他自己只需要监督着就行了。

    “是,师父。弟子领罪!”

    这个当口,李御风自然不敢再为自己辩解。只好乖乖的领着。

    尹修静静地看着,没有再出声。

    今日来此也没有想过真的要将白云观夷为平地。以尹修今时今日的心境,还不至于动不动就真的要灭人满门。

    当然,这个前提是得要白云观自己识趣,不继续作死。如果白云观自己要作死的话,尹修也绝不会介意来个灭门惨案之类的。

    现在既然老道自己识趣。加上当年也算是有一面之缘,这件事对方给了交代,那也就点到为止了。

    老道在训斥了一通李御风后,再次将目光投向了尹修,道:“尹居士。这件事是我白云观理亏,无论尹居士想要如何处置涉事弟子,小道都绝无二意!”

    尹修看了看他,道:“小璟是我看重的亲传弟子,虽然当日她也没有受到伤害。但是我绝不容许有人胆敢对她不利。所以,小道士,另外曾对我这徒儿出手的那人也必须得死!”

    “好!尹居士不追究我白云观的失察之责,小道已经感激不尽。”老道毫不犹豫的应道。似乎完全没有把吴冠华,以及之前被尹修烧死的谢克明放在心上。

    对比起整个白云观来说,他们两人在老道心中的确无足轻重。

    老道并非不知进退之人,尹修不继续深究已经是给了他,给了白云观天大的面子,他若是再有意见,那可就真的是不知好歹了。

    “嗯,你心中有数就好。”尹修轻点头,继续道:“当年怎么也算是受了你师父的礼遇相待,你也算得上是故旧之人了。只是希望你日后能够对门下弟子加以约束,否则,即便我今日不深究,他日也未必不会因为门下弟子的跋扈乖张而惹来灾祸。”

    尹修稍稍提点了两句。从他本人来说,对白云观,或者说是对当年的白云观是存有一些好感的。

    也不希望这么一个传承千百年的道门自毁门风,甚至日后招来灾祸,毁于一旦。

    “是!小道谨记尹居士警醒。此后必将对门下弟子严加管束!”老道肃然的对着尹修长长一稽。

    尹修轻轻颔首,正要开口,这时,吴冠华却已经被领了过来。

    去找吴冠华的那人显然已经跟他说了什么,用绷带吊着右臂的吴冠华一路走过来时,步履蹒跚,脸色一片灰败凄惶之色。

    在看到站在尹修身边的宁月璟时,脸色顿时一白,双目中一片茫然失神,嘴唇微微的哆嗦着。

    “师伯。冠华已经带来了……”

    先前被老道吩咐去带人的那名白云观长老领着吴冠华走到了老道面前,回道。

    老道轻点了点头,扫了吴冠华一眼。

    其实他对吴冠华并不熟悉,也就只限于知晓自己有这么一个徒孙罢了。毕竟他早已不问事务,一心清修多年,对于门下徒孙辈以下的弟子熟悉的极少。

    “尹居士。您看一下这个孽徒是否是当日袭击令徒之人?”老道对尹修说道。

    尹修瞥了眼一脸惨白,浑身彷如筛糠一般颤栗不已,双眼看着他,满是惊惧惶恐之色的吴冠华,随即对身侧的宁月璟问道:“小璟,是不是他?”

    宁月璟微寒着脸盯着吴冠华,应道:“师父,就是他!他的那条手臂就是当日被我用师父你给我的战甲给撞断的。”

    只要确定人没错就行了。

    尹修轻点了点头,看着对面的吴冠华。淡淡道:“看来你已经都知道了。废话我也不再多说,自己种下的因,无论什么样的果也都得要你自己吞下。”

    “看在你师祖的份上,今日我就给你一个痛快。”

    说完,尹修手中直接捏了道法决。

    霎时间,一道灵光从尹修的手中激射而出,顷刻间到了对面的吴冠华面前……

    吴冠华刚想张嘴说些什么,然而他的嘴才刚张开一半。尹修打出的那道灵光已经落入他体内。

    紧接着,他根本来不及有任何的反应。身躯蓦地一颤。顷刻间,整个身体就仿佛一缕青烟一般,随风吹散,只余下些许细微的粉末散落。

    真正的是死得了无痕迹,也没有感受到半点的痛苦。意识都还未反应过来之前,他的生命就已经终结。

    这对尹修而言只是微不足道的小手段。

    然而。对于白云观众人所造成的冲击却无比巨大,分毫不比之前他隔空擒拿和催动真火焚烧谢克明要小。

    甚至更加强烈。

    这是什么手段?!

    仅仅是手中发出一道微光,眨眼间就把一个大活人直接给弄没了,连尸首都不剩下,简直要比火化都还要干净得多。

    若不是所有人亲眼所见。而且吴冠华原本所站的地上遗留了些许粉末,简直不敢相信刚才吴冠华就活生生的站在那里。站在所有rén miàn前!

    嘶……

    白云观众人忍不住倒吸了口气,扭头望着尹修,眼中一片骇然。

    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带给他们的震撼无疑是无比强烈的,甚至用言语都难以去形容。

    纵然白云观是传承千百年的名门,但也没人能够想象得到这世间竟然会存在着如尹修这般可怕的存在。

    站在他的面前,甚至连一丝一毫抵抗的勇气都已经来。

    太厉害了!这还是人吗?这等手段,简直闻所未闻!

    不敢想象!

    白云观众人一个个脸上都充满震撼与惊叹。

    此时反倒没有人再对吴冠华的死有什么同情或者悲愤之意。因为他们已经根本无暇去同情或悲愤,每个人都被尹修这匪夷所思的手段给震住了心神。

    整个脑子里想的全是尹修今日在此所展现出来的种种堪称神鬼莫测的手段……

    甚至就连那个老道,此刻看着吴冠华原本所站的地方转瞬间就‘空空如也’,也忍不住深吸了口气,骇然的睁大了眼睛,难掩那份震惊。

    “尹、尹居士,想必您……您应当是早已冲破了‘天人之境’的桎梏枷锁,达到了那千百年来从未有人踏足的‘超凡入圣’之境吧?”

    老道缓缓地抬头,目光灼灼的望着尹修,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声音微带干涩轻颤的问道。

    ps:艰难的三更完毕。。。。然后,大家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