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七章千古第一奇才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超凡入圣!

    这是每一位修行之人都梦寐以求,也只能是‘梦寐以求’的一个层次。≧,

    千百年来无数惊才绝艳之辈想尽办法想要突破‘天人’极限的枷锁桎梏,却最终都化为泡影,没有任何一人真正的跨过了这一步,踏足到‘超凡入圣’的境界!

    以至于千百年来,这超凡入圣已然成为了修行之人只留存于幻想、传说中的一个境界。从未想过有朝一日真的会有人能够突破这一步。

    老道自身的修为也已达到了天人界限,也就是化元期巅峰。

    然而,在亲眼见识到尹修种种匪夷所思的神异手段,还有那‘青春永驻’,与九十年前一般无二的面容后,心中便不自觉的与之联想了起来。

    纵然他很清楚自己此生是无望触及那超凡入圣的境界,但是,能够在有生之年亲眼见到这么一位冲破了千百年来从未有人踏足的领域的人物……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所以,老道在开口之时,神情显得有些难以抑制的激动与期待。

    他非常想要从尹修的口中听到一个肯定的dá àn。

    听到老道的话,尹修还未开口,旁边其他的那些白云观门人就已经纷纷‘唰’的一下朝尹修望了过去。

    超凡入圣。

    这是他们每一个人都听说过的一个只存在于‘传说’,神妙无比的境界。

    难道他真的达到了传说中的超凡入圣之境?

    刚才他的那些神秘莫测的手段,想来就是突破到超凡入圣境界后才能拥有的!

    还有他已经活了至少上百年却依旧保持着如此年轻的容貌,这必然也是因为突破到了超凡入圣境界才能如此青春永驻!

    在场的白云观门人望着尹修的目光纷纷变得热切了起来,心中泛着种种的遐想与猜测……

    纵然他们自己都清楚,即便尹修真的是达到了超凡入圣的境界,他们当中的任何人也不可能也有机会触及这等境界。

    但是。却并不妨碍他们内心对于亲眼见到‘传说’变成现实的激动与震撼。还有那么些许的‘幻想’……

    就好像很多人自己不会打球,但是看到精彩的球赛时仍然会十分的激动,甚至热血沸腾。

    “不错。”尹修看着对面的老道,淡淡点头。

    老道闻言顿时激动起来,“没想到尹居士您居然当真的突破了这一步!当年江湖中对您的评价果然没错,您是这千百年来最有希望可以冲击天人界限的绝世天才!”

    “这么说来。您能够在如今依旧保持着如此年轻的容貌也是因为已经超凡入圣的缘故?”

    尹修平静道:“小道士,所谓的超凡入圣其实只不过是一个起点。只有真正的踏入了这道门槛,才会知道这个天地是怎样的广阔无边,才会明白什么叫做修行漫漫,无止无尽。”

    说完,尹修瞥了眼身边的宁月璟,旋即又对那老道说道:“好了,今日之事既然已了,我也就不再逗留。告辞了。”

    既然来此的目的已经达到,自然没必要再逗留。

    不过那老道显然被尹修的话带入了无限的憧憬与遐想之中,听到尹修要走,竟忍不住开口挽留,“尹居士,若是不急的话,不妨到观内饮杯清茶……”

    尹修闻言扫了眼周遭的那些白云观门人,不禁淡淡一笑。对老道说道:“呵呵,小道士。今日我可并非到你这白云观来访客清谈的,你觉得我今日合适再继续留下喝这杯清茶么?”

    老道也猛然醒悟过来。

    不管怎么说,今天白云观毕竟是有两人死在尹修手下,尤其是其中还有一位是白云观的长老。

    即便他自己并不太在意,毕竟事情本就是白云观理亏。

    但是,他也的确不适合再挽留尹修在此做客清谈……

    心中稍感惋惜。老道又不禁有些恼怒自己的弟子,也就是白云观掌门李御风。想不到白云观交到他手中几十年竟是变成了这般堕落!

    看来此事过后必须得要严整上下才行,否则白云观千百年来的清誉怕是真的要被毁了。

    瞪了身边的李御风一眼后,老道深吸了口气,这才对尹修歉然道:“尹居士说得对。是小道思虑不周了。今日之事实在是小道对上下疏于管束才会导致如此,日后小道定然会对门下弟子严加约束,绝不会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尹修轻轻点头,道:“小道士,你们白云观毕竟是传承千百年的名门,希望你能够好好管束,可莫自毁基业。”

    “好了,我们就先告辞了。”

    尹修对身边的宁月璟示意了一下,准备转身离去。

    这时老道连忙叫道:“尹居士,若是日后有暇,不妨再到白云观来做客,小道必定扫榻以迎!”

    尹修回头瞥了他一眼,不置可否的淡淡道:“有缘的话且再说吧。”

    说完,尹修拉着宁月璟,一齐走出了道观。而到了门外,尹修也不避讳,直接祭出了‘天方卓古剑’,带着宁月璟御剑离去……

    后面的白云观众人,包括老道在内,看着尹修突然祭出一把飞剑,并且站在飞剑上,御剑离开,一个个顿时瞪大了眼睛,一脸震惊!

    “这、这是飞剑之术?!”

    “御剑飞行!想不到他竟然能够御剑飞行!”

    “难道这就是超凡入圣的人物所拥有的力量?简直与传说中的剑仙之流都一般无二了……”

    “难怪他方才一张手就能隔空擒住谢长老,而且一挥手就让吴师兄瞬间灰飞烟灭……现在连御剑飞行都能做到,实在是太厉害了!不可思议!”

    白云观众人一阵哗然,惊叹不已的议论纷纷。

    老道也不禁倒吸了口气,一脸震撼失神的喃喃自语,“传说中的飞剑之术!难道这就是方才尹居士所言的,超凡入圣仅仅只是一个起点。在超凡入圣之后是一片更加广阔,漫漫无际的天地?”

    “这般手段,这般风采……岂不可媲美上古传说的‘地仙’之流?难道在那超凡入圣之后,所修行的便是上古传说的地仙之道?”

    老道内心波澜起伏,难以平定。抬头怔怔的仰望着尹修御剑在天际顷刻间化作一道流光,眨眼消逝不可见。目光久久都未曾收回。

    今天之事固然让白云观死了两个人,但也让他大涨见识。

    内心里除了震撼之外,还有强烈的渴望和期盼……

    尹修的出现,和所展现出来的种种手段,等于是在他面前打开了一条门缝,即便从这条门缝中只能够窥探到一丝丝门外世界的光彩,但也让老道内心充满了向往与渴望。

    即便他明知自己这一生几乎毫无希望可以真正的打开那一扇门,进入到那片令他心驰神往的天地。但却也并不妨碍他内心的期盼与渴望……

    “如此卓绝的风采,尹居士的确当得上千古第一奇才之称!”

    “时隔近九十年未见。我已然从当年的懵懂稚童变成了如今的垂垂老矣,可是那位尹居士却仍然风采依旧,不,应该说是风采更胜往昔……”

    老道心中感慨良多。更多的却是对尹修的羡慕与崇敬。

    当初他年幼时亲眼见到过尹修与他师父之间的比武论道,当时就觉得年轻时的尹修非常的厉害,竟然能与他的师父打成平手,毫不落下风。

    那场面让他感到震撼不已。内心里更是告诉自己,有朝一日也要成为那般当世绝顶的高手。

    后来他确实是成了世间最顶尖的高手。然而。如今时隔近九十年,再见到当年与他师父比武的尹修。却陡然发现尹修早已踏入了一个他连想都不敢想象的境界……

    心中的感慨可想而知。

    除了敬服之外,老道找不出第二个词来形容此刻心中的惊叹与震动。

    ……

    “小璟,师父这么处理,你满意吗?”尹修控制着飞剑往银海返回,开口问站在身前的宁月璟。

    宁月璟抬头往回看着尹修,道:“小璟都听师父的。师父怎么处理小璟都满意。”

    “呵呵……”

    尹修不禁微笑了一下,伸手揉了揉宁月璟的头发。

    宁月璟看了看尹修,微眯了眯眼,很享受尹修这种亲昵的举动。不禁让自己的身子稍稍往后靠了靠,依偎在尹修的胸前。

    站在飞剑上。有尹修释放的防护术法挡住外面呼啸的罡风,并不需要担心会掉下去。

    尹修帮宁月璟将头发捋顺了一下,随即将手放了下来,道:“小璟,近来小果冻可还听你话吧?”

    小果冻自然就是灵。

    宁月璟‘嗯’了声,应道:“果冻一直都挺听话的。就是平时偶尔还是会跟小蛮吵闹打架,不过它每次都打不过小蛮,一直被小蛮教训。我说它,让它以后别去招惹小蛮了,可它老是不听,时不时的还是会去撩拨小蛮……”

    家里的三个‘宠物’当中,宁月璟虽然每一个都挺喜欢的,但实际上跟她最亲近的其实还是灵。

    小蛮跟小皮毕竟刚睁眼就是尹修在带着,它们最亲近的还是尹修,对其他人难免就达不到这种程度。

    相比之下,灵对尹修却一直是爱答不理的,显得十分‘高冷’。只有手中的灵石被吸光了灵气后,问尹修讨要灵石时,它才会在尹修面前表现得比较听话。

    宁月璟则因为灵一直会主动的往她身上凑,所以渐渐地就愈发熟稔亲近了。

    ps:作者菌卡文了。。。大家伙来点意见撒,想看点什么样的情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