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五章顾舒瑶的好奇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就算是尹修也是第一次瞧见小璟露出这般神情出来。

    一怔之后,马上就大概猜到了小璟心里的想法,也不觉感到有些好笑的扫了眼坐在自己另一侧的尹昭武和尹佳倩二人。

    包厢里的其他人或许看得不是很明白,但也多少能够感觉得到尹修跟尹昭武等几人之间的关系似乎有些微妙。

    是以,她们也一直都只是好奇的看着,没有出声打扰。

    这时候,小璟忽然侧过头微眯着眼瞧着尹昭武跟尹佳倩,很难得的主动开口道:“你们好……”

    声音不似平常的那般清冷,反而温和中透着一丝俏皮的感觉。

    尹修心里清楚,这是小璟因为昭武和佳倩与她之间的辈分问题而升起了几分玩性。所以才会这么难得的主动开口打招呼,就连语气都比寻常温善了许多。

    尹修自己也不禁感到有些好笑。以前倒是未曾发现原来小璟也会有这么‘玩性、俏皮’的一面呢。

    “你、你好……”

    听到宁月璟开口跟他们打招呼,尹昭武和尹佳倩两人连忙回应。尹昭武的语气中不免稍带着几分尊敬、正式的感觉。

    至于尹佳倩……则多了一丝丝的别扭尴尬。毕竟她跟宁月璟之间,可还多了一层‘表姐妹’的关系。

    虽然宁月璟并不承认她的舅舅。

    宁月璟的年纪是要比他们都小了不少,可说到底终究是自己太爷爷所收的弟子不是?

    辈分摆在这,即便尹修已经说过可以直呼其名,但在彼此还不熟悉的情况下,该有的姿态还是得注意些,不可能真就那么随意、大咧咧的。满不在乎。

    这时,尹修开口道:“好了,今天是舒瑶的生日,其他的那些,以后有时间再说吧。”

    闻言,尹昭武和尹佳倩也纷纷醒悟过来。进门后他们都还没来得及跟顾舒瑶祝福一声‘生日快乐’呢。

    于是连忙对顾舒瑶说道:“瑶瑶,都差点忘了跟你说‘生日快乐’了。然后,祝你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瑶瑶姐,我也祝你事事顺心,然后越长越漂亮!”尹佳倩也附和道。

    顾舒瑶看着给自己祝福的尹昭武和尹佳倩,不由得露出微笑。

    “昭武,佳倩,谢谢你们。”

    随着fu wu员陆陆续续的上菜。顾舒瑶也马上招呼着大家开始动筷。

    不知不觉饭席到了一半,这时尹修忽然取出了一枚精巧的玉饰出来。

    那是一只百灵鸟的玉佩,看上去倒是不复杂,却胜在精致,栩栩如生,仿佛要拖着那绑着的红绳振翅而飞一般。

    “舒瑶,祝你生日快乐。这是给你准备的小礼物。嗯,今后你尽量随身戴着它吧。对你会有些好处的。”

    尹修将那枚百灵鸟玉佩递给了对面的顾舒瑶。

    顾舒瑶大概也没想到尹修竟然会特意给她准备了礼物,颇为惊讶的看着尹修递过来的百灵鸟玉佩。

    讶异道:“尹修。你还特意给我准备了礼物?”

    “呵呵。”尹修轻笑,“你过生日我总不能空手而来吧,这是我自己花了点时间做的,你还喜欢吧?”

    顾舒瑶接过了玉佩,入手便感觉一片温润细腻,拿在手里看了看。颇有几分爱不释手的感觉,道:“嗯!很漂亮,我很喜欢,谢谢你尹修!”

    顾舒瑶将玉佩握在了手里,抬头对尹修露出一抹笑容。

    尹修应道:“你喜欢就好。”

    “对了。记得以后要随身戴着。”末了,尹修又再次叮嘱了一次。

    这枚玉佩被他刻入了几道简略的阵纹和符篆,有着辟邪聚气的功效。

    顾舒瑶虽然不大明白尹修为何特意重复的提醒自己要随身佩戴这枚玉佩,不过她也没多问,马上认真的应道:“好,我会的。”

    在尹修给顾舒瑶送上了生日礼物后,接着尹昭武和尹佳倩还有顾舒瑶的那几个同学都纷纷相继送上了准备好的礼物。

    贵重与否且不说,终究是有一番心意在。

    吃过了晚饭,顾舒瑶她们还打算去唱唱歌,尹修因为带着宁月璟一起,加之有他在的话,尹昭武和尹佳倩怕是也未必能放得开玩闹,所以就没有跟着一块去。

    跟顾舒瑶抱歉一声后,从酒楼里出来,他与尹昭武、尹佳倩道别了一声,就先带着宁月璟回去了。

    尹修走后不久,顾舒瑶在与尹昭武还有她的那些同学去往ktv的路上便按捺不住悄悄地向尹昭武询问。

    “昭武,尹修跟你们家到底是什么关系?我看你跟佳倩都对他恭敬得有些过分了吧,甚至连对他的那个徒弟都似乎很尊敬的样子……”

    顾舒瑶拉着尹昭武落在人后,小声的问道。

    走在前面的尹佳倩悄悄回头瞥了眼,虽然没听清楚顾舒瑶对尹昭武说了些什么,不过她心里也大概能猜得出来。

    尹昭武有些讪讪的看着顾舒瑶,“那个……瑶瑶,上回不是跟你说了吗,这个事情真的不能说。”

    之前顾舒瑶和尹昭武他们也有一次偶遇到尹修,当时尹修是跟纪雪晴还有江闪闪一块吃饭来着。

    那一次顾舒瑶就看到尹昭武对尹修恭敬得过分,事后也有私底下问他,只不过当时尹昭武只是以尹修是他家中长辈搪塞了过去,更详细的却是不肯多说。

    这一次,顾舒瑶心里的好奇心显然要比当初更加强烈许多。

    一听到尹昭武还是不肯说,顿时杏目一瞪,柳眉挑起,道:“你说不说!”

    言语中有那么一丝威胁的意味。

    她跟尹昭武实在太熟了,打小就认识,甚至可以说是从小就‘欺负’着他长大的,也没什么顾忌。

    尹昭武一见顾舒瑶那表情,顿时一阵苦笑,“别。瑶瑶,这个真不是我不想告诉你,而是不敢。要是让我爷爷知道我把这事跟你说了,怕是他马上就能跑来把我的腿给打断不可!”

    顾舒瑶有些狐疑的看着他,皱着眉道:“有这么严重吗?不过就是让你说一下尹修跟你们家到底是什么关系,让你跟佳倩都那么毕恭毕敬的。至于你爷爷要打断你的腿么?”

    尹昭武苦笑道:“只会比这更严重。”

    顿了顿,尹昭武稍稍犹豫稍许,继而谨慎的说了一句,“反正你只要知道他跟我们家关系非常非常紧密,而且在我们家身份地位也非常非常高就是了。其他的,我真的不能说。除非是他亲自开口允许我跟你说,否则,你再怎么问我,我也不敢多说半个字!”

    尹昭武说得如此严重。倒是让顾舒瑶不好再逼问他。

    正因为两人从小一块长大,顾舒瑶对尹昭武的性格也算是了如指掌。若是能说的事情,一般自己这么逼问后他很少会继续咬着不告诉自己的。

    现在他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显然这事情就真的是不能多说。

    只是顾舒瑶实在是有点想不明白,不就是想知道一下尹修跟昭武家里到底是个什么关系而已嘛,至于藏掖得这么严实?连一点口风都不能透露的。

    越是如此,顾舒瑶就越是觉得这里边很不简单。

    微皱着眉沉吟着,顾舒瑶的脑子里却是不停地在思索着种种的可能性。

    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才有可能让昭武如此这般的紧闭口舌。连自己这样逼问都不肯透露一丝实质性的情况?

    要知道尹昭武可是连当初在追他女朋友林可欣之前,在林可欣都还不知道尹昭武喜欢她的情况下就被顾舒瑶给逼问了出来的人。

    可是现在。他却把这事守得这么严实,可见尹修在尹家的身份和地位绝对不那么简单。

    然而,无论顾舒瑶怎么想,却也想不出一个比较合理的情况。

    在她看来,无论尹修在尹家是个什么样的身份或者地位,这又有什么隐瞒的必要?

    再说。顾家跟尹修也算是世交之家了,自己跟昭武更是从小一块长大的,至于这么一丝口风都不露吗?

    实在是想不通!

    而且越想就越发的觉得这里边透着古怪。

    尤其是回忆着之前尹修,包括他那个徒弟跟尹昭武、尹佳倩说话时的语气,以及双方的反应、神态……种种。都透着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

    看着顾舒瑶皱眉沉思的样子,尹昭武迟疑了一下,忍不住说了句,“瑶瑶,这个事情你就别去多想了。单靠你自己去猜想,你就是怎么想也想不通透是什么情况的。”

    “你就直接忽略掉这事不就行了。”

    顾舒瑶了解尹昭武,同样尹昭武也很了解顾舒瑶。知道她是个比较容易较真的性格,很多事情一旦勾起了好奇心就想要打破砂锅弄个清楚明白。

    然而,这件事如果没有人告诉她的话,就凭她自己去猜测,确确实实是不可能想得明白。毕竟尹修的情况……对于普通人而言根本就不可能想象得到。

    在什么也不知道的情况下也根本不会有人会往那方面去想。

    因而尹昭武才忍不住出声劝了一下。

    可是,一个人的好奇心一旦被完全激起又岂是那么容易说忽略就能够忽略掉的?

    有句话说得好,好奇心可以害死一只猫。

    连有着九条命的猫都能被害死,可见好奇心是怎样‘可怕’的一种‘力量’……

    另一边,尹修与宁月璟离开酒楼后,两人便往月湾小区的方向走回。十来分钟的路程,加上这会儿也才刚刚八点而已,时间也不晚,倒不必要搭车,步行回去就好。

    走了没多久,宁月璟忽然开口问道:“师父,刚才……刚才的那两个人是你的几代后辈?”

    宁月璟撇着头,微扬着下巴,侧目望着尹修。

    仔细看的话就会从她的眼神中看出除了些许好奇之外的一丝丝俏皮,乃至是玩味的感觉。

    显然她是觉得突然多了比自己矮了至少两三代的后辈是挺好玩的一件事。

    就好像很多小孩子总是喜欢以大人自居一样的那种调皮劲。

    尹修一眼就瞧出了她的那点小心思,虽然这小妮子神情并不明显,但毕竟才十来岁的年纪,哪里能有什么城府可言,只要认真去留意自然能够从她细微的表情变化看出她的大概心思来。

    不禁轻笑了笑,伸手便搂过这小丫头的脑袋,揉了揉她的头发后,说道:“师父以前倒是没发觉你这小丫头竟也有这般的俏皮玩心。”

    笑了两声后,尹修看着宁月璟那微微泛红,有些窘然的小脸蛋,笑道:“他们俩是我的重孙辈。他们的太爷爷是师父的亲弟弟。”

    微微一顿,尹修搂着小璟的肩膀,一边走着一边继续道:“算算时间,离过年倒也不远了,到时候师父带你一块去见见你这位‘师叔’吧。”

    小璟显然对师父的那位亲弟弟还有那些后辈们颇为好奇,闻言后马上就应道:“嗯!好的师父!”

    尹修在修真界的那些年,过年就跟他的生日一样,是完全被忽略的。而今回到地球,至少这第一个‘年’,怎么也都该要去跟小弟一块过才是。

    而且,尹修寻思着等到过年的时候,小弟的真元估计距离极致也差不大离了。到时候小弟要凝结金丹,他还得ti gong足够的灵石,并在一旁护法才行。

    不然他也很难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