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一章血煞怨气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嗯……叔叔想问一下你们,今天除了有去学校上学以外,你们还有没有去过别的什么地方。或者是接触过什么比较奇特古怪的东西?”

    尹修开口问道。

    杨润海、杨倩瞳兄妹俩闻言不由一怔,抬头不解的看着尹修。

    “奇特古怪的东西?好像没有啊……”杨倩瞳蹙着眉,稍沉吟着摇头道。

    杨润海也应道:“对啊。今天我和mèi mèi也是hé ping常一样就只是在学校里,刚放学就跟宁月璟一起回来的,没去什么别的地方啊。尹叔叔你问这个做什么?”

    尹修微笑了一下,“哦,没什么。叔叔只是随口问问而已。”

    “好了,你们跟小璟在这玩吧,叔叔有点事情先上楼去了……”尹修随手轻拍了拍兄妹俩的脑袋,扭头看了眼旁边的小璟,微笑道。

    小璟秀目中微露异色的看着尹修,轻点了点头,道:“师父,你有事就忙去吧,我会招呼瞳瞳和小海他们的。”

    “嗯。”尹修轻点头,‘呵呵’笑了两声,随即转身朝楼上走去……

    小蛮和小皮被尹修打发了下去陪杨润海、杨倩瞳兄妹俩玩闹去。

    独自静坐在自己房间内,尹修看着手中束缚着的那一小团暗红色‘烟雾’,眼中透着些许异色,神情中也带着几分的沉思。

    “虽然只是非常微弱的几缕,然而这气息却格外的浓烈、纯粹。寻常的情况可产生不了如此浓烈精纯的‘血煞怨气’。他们到底是从哪里沾染了这一丝丝些微的气息……”

    尹修左手食指有节奏的轻轻敲击着桌面,目光望着右手掌中束缚的那一小团暗红‘血煞怨气’,片刻后,他突然催动一缕真元,化作真火激发在右手掌心。

    霎时间,‘嗤’的一声。真火的火苗蓦地蹿出,眨眼就将他掌中的那一小团暗红血煞怨气给烧了个干净……

    “早晨的时候小璟与他们一起去上学都还未见他们身上沾染这些血煞怨气,显然是之后才沾染上的。而且,小璟的身上却并没有沾上。可见,他们兄妹俩沾染那些血煞怨气的地方或者东西必然是小璟没有去过,没有接触的……”

    尹修心中暗想着。

    方才从杨润海、杨倩瞳兄妹二人身上摄出的血煞怨气虽然只是非常非常微弱的几缕。但却格外的浓烈、纯粹,甚至是让尹修都觉得有些心惊的地步。

    这绝非是寻常之地,或者是寻常之物能够汇聚衍生出来的血煞怨气。

    这也是尹修为何会这么在意的原因所在。

    “唔……这件事等下还是再问问小璟吧。”尹修沉吟片刻,不禁自语道。

    双胞胎兄妹也没在这边玩很久,到了六点多钟后就回去吃晚饭了。

    他们走后,尹修从楼上走了下来。

    正抱着小蛮和小皮坐在沙发上的宁月璟见到尹修,不由起身道:“师父……”

    “嗯。”尹修轻点头,走了过去,道:“坐着吧。师父顺便问你点事情。”

    “好的。”宁月璟应道,随即坐下,“师父是想问瞳瞳和小海的事情吧?”

    “对。师父是想问问你,今天他们除了跟你在一块的时候,还有没有去什么别的地方。”尹修问道。

    宁月璟道:“早上我们到学校后,除了课间他们几次有去上厕所外,一直到刚才放学一起回来,我们基本都在一起。”

    “那中午呢?”

    “中午我们也是一起去的学校食堂吃午饭。然后就回教室趴着午睡了一会儿。也没见他们俩另外去哪儿。”

    “哦。”尹修微微点头。

    这时,宁月璟不禁问道:“师父。刚才……你从瞳瞳和小海他们身上弄出来的那些是什么东西?”

    “那是一些血煞怨气。不过他们身上并不多,只是沾染了些许而已。所以师父才有些好奇他们是从哪沾上了那些血煞怨气。”尹修解释道。

    宁月璟闻言点了点头,“血煞怨气吗,之前我都完全没感觉到。”

    尹修轻笑道:“他们身上的血煞怨气太微弱了,你察觉不到很正常。”

    说完,尹修又轻舒了口气。道:“算了,兴许他们俩只是偶然从哪里给沾上了一点吧。”

    “师父,那要不……我明天再去问问他们?”宁月璟扭头看着尹修,询问道。

    尹修想了想,应道:“也好。那明天你就再问问他们吧。让他们仔细想想。”

    “好的,师父。”

    翌日清晨。

    宁月璟刚在外边的空地练剑回来吃过尹修给她做好的早餐,还没来得及歇会儿,杨润海和杨倩瞳这对兄妹就跑来按门铃。

    杨倩瞳在外边叫道:“宁月璟,你好了没有?好了的话那咱们就走了,今天我爸亲自开车送我们去学校……”

    听到外面杨倩瞳的声音,宁月璟连忙回应道:“哦,好了。我这就过来。”

    说完,宁月璟拿起了放在沙发上的书包,灵也很自觉的躲进了书包里。

    “师父,那我先去上学了。”

    宁月璟不忘跟在厨房里清洗碗筷的尹修说了一声。

    “好,去吧。”尹修回头应道。

    这时,宁月璟跑到门口打开了家门,看到等候在外边的杨润海和杨倩瞳二人,不由说道:“瞳瞳,小海,怎么今天又是你们爸爸开车送你们了?不是说以后都你们妈妈开车接送你们上学放学吗?”

    “哦,是我妈妈今天身体有些不舒服,所以就让我爸开车送我们了。”杨倩瞳回答道。

    除了最开始那两天是杨润海和杨倩瞳的父亲杨平接送他们上下学外,最近的这几天基本上都是他们母亲开车接送的。

    所以宁月璟才稍稍有点诧异。

    “咱们走吧。我爸在路边那等着呢……”杨润海说道,回头抬手指了下将车停在路边,开着车窗往这边看着的杨平。

    不过就在他们几人准备走过去时,尹修的声音却突然传来。

    “你们先等一会儿……”

    尹修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厨房外边,正看着他们。

    突然听到尹修的话。宁月璟三人不由纷纷回头望来。

    “师父,怎么了?”宁月不解问道。

    尹修目光却是越过了宁月璟,直接落在杨润海和杨倩瞳兄妹俩身上,眉头微皱着。

    尹修的眼神让杨润海、杨倩瞳兄妹二人一怔,十分疑惑的看着尹修,“尹叔叔。你这么看着我们做什么?”

    尹修没有开口回答他们的话,而后目光又越过了他们俩,直接朝远处路边坐在轿车内的杨平望了过去,他的眉头也随之皱得更深了几分。

    尹修的灵识则更早一步就已经释放出来,延伸到了杨平的身上……

    “这么看来,包括昨天瞳瞳和小海身上的那些许血煞怨气应该都是从他们家里给沾染上的!这就可以解释清楚了……”

    尹修心中暗道。

    他从杨润海、杨倩瞳,以及坐在车内的杨平身上都发现了与昨天杨润海、杨倩瞳兄妹俩身上一样的血煞怨气。

    并且,杨平身上的血煞怨气十分浓厚,远远要比昨天在杨润海和杨倩瞳兄妹俩身上发现的要浓厚了数十倍不止。

    倒是此刻的杨润海和杨倩瞳身上那些血煞怨气并不重。甚至要比昨天还要微弱了许多。

    这也是尹修等到宁月璟去开了门,使得他们身上的一丝丝血煞气息散入屋内才被他察觉到的原因。

    正是因为察觉到了他们身上又出现了血煞怨气,尹修才会突然叫住他们。并且还直接释放出灵识去查探了一下外边坐在轿车内的杨平身上的情况。

    在发现杨平身上的血煞怨气更加浓厚之后,尹修基本就能够确定他们一家子身上的血煞怨气的源头十有八.九就是在他们自己家里。

    尹修也没有迟疑,马上就将灵识散开,直接笼罩了旁边杨平家那栋别墅。

    立刻尹修就在杨平家中发现了一件正散发着浓郁无比的血煞怨气的东西……

    那是一块鲜艳嫣红如血的‘奇石’。石头表面仿佛沁着一层血浆一样,乍一看上去简直就像是有粘稠的血浆从石头里缓缓地渗出。

    那浓烈浑厚的血煞怨气就是从这块殷红如血的‘奇石’之中散发出来。

    尹修的灵识直接探入了那块‘奇石’内部,顿时就发现整个‘奇石’几乎由内而外每一分每一毫都充斥着浓烈的血煞怨气。

    这样的一块石头。只有在那种真正血煞怨气浓烈滔天的地方沁养了不知多少年才能够形成。

    虽不是完全的血煞怨气结晶,但也相差不了太多。

    那么一块大概有盘子大小的石头。若是里面的血煞怨气全部被释放出来的话,足以让方圆十里之内生灵绝迹,寸草不生!

    这种程度的血煞怨气便是在修真界当中也是难得一见的。只有一些凶名赫赫的绝地、禁区才能达到,或者是专门修炼这方面魔功的大魔头才可以提炼出来。

    那块‘奇石’就摆放在杨平的卧房之中的一个陈列架上,显然这也是为何杨平身上的血煞怨气会那么浓厚的原因。

    只不过,杨平身为男子。正当壮年,身体抵抗能力强,所以暂时还没事。

    但是他的妻子明显就有些承受不住那些血煞怨气,此时已经感觉到身体不适,正侧身躺在床上。眉头微蹙着,脸上泛着一抹异样的潮红……

    ps:好惨啊今天的月票。。。。。呜哇呜哇。我可怜的月票,你们在哪里哟,我怎么瞧呀瞧呀瞧也都瞧不见你们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