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五章心惊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那一层灵光其实就是方才尹修所挤出的那一滴鲜血所释放出来的力量。£∝,

    以尹修合体期巅峰的修为,即便只是他的一滴鲜血,那也是蕴含着十分惊人磅礴的力量。而且这股力量浩然纯阳,对于各种邪妄阴煞等负面力量有着先天上的克制效果。

    尹修的一滴血足以轻而易举的将那块石头中的所有血煞怨气统统都湮灭了。

    尹修静静地站在一侧看着被灵光笼罩中的那些血煞怨气处处起火,神色平静。

    而杨平的心情就没那么平静了。

    眼前的一幕可以说是让他心中激起了一片惊涛骇浪。双眼都不由自主的睁大到了极点,紧紧地盯着,神情惊骇。

    眼前所见的一切显然不能用所谓的化学反应来解释。

    那些猛然爆发出来的血气,还有那一层柔和的灵光,以及此刻在半空血气中逐渐越烧越旺的一朵朵火焰……根本不是能够通过寻常化学反应能够弄出来。

    杨平此刻的内心的确是无比的震撼、心惊以及……一丝丝的庆幸与后怕?

    虽然尚还不能够百分百就确定尹修之前跟他所说的就全都是真的,但显然可能性,或者说可信度已经非常的高了。

    尤其是杨平亲自的感受过方才那股血气猛烈爆发出来之时,随之一同爆发出来的那一股浓烈无比的血腥味。

    让他刚一闻到就差点呕吐的血腥味怎么也不可能会是对人体有什么益处的存在。

    因此,他内心里对于尹修所说的话已经是信了个七八分。

    一切说来话长,实则仅仅只是十秒钟左右,半空的一朵朵火焰逐渐融为一体,形成了一道巨大的幽幽焰火,迅速的就将所有的血煞怨气一烧而空。

    紧接着。火焰随之熄灭。那一层柔和的灵光也渐渐地消失……

    所有这些异象都消散后,杨平不由自主的低头朝地上原本放着那块血色奇石的地方看去。

    只见那里此刻已经是空空如也,除了些许细微的粉末外,竟是再找不到半点石块残留!

    嘶……

    杨平情不自禁的倒吸了口气。蓦地抬头望向身侧的尹修。

    以往他只是将尹修当做是一个寻常的年轻人,或许因为他与宁月璟之间的师徒关系让他稍有所好奇,但也仅此而已。

    可是如今。亲眼见到尹修仅仅只是挤出一滴血就将那块血色奇石弄得只余些微粉末残留,并且还弄出了刚才的那番异象……在杨平心中已经实在是难以再将尹修当成一个普通青年看待。

    “看来他刚才说的那些话应该都不假。没想到那块奇石居然真的是如此致命的‘大凶之物’!”

    杨平不禁回想到了刚才尹修对他所说的那些话,心中顿时不禁感到有些后怕。

    这要是今天尹修没有到他家里来,自己没有拿那块石头给尹修看的话,那如尹修所说,他们一家岂不是都要被那块石头给害死了?

    想到这,杨平又忍不住一阵庆幸起来。

    渐渐地想着想着,杨平忽然间感觉有些不对了起来。

    之前被他所暂时抛却,忽略一旁的疑虑再次在心头升起。今天尹修明显不是纯粹偶然提出要来他家里做客拜访。很显然就是有目的而为之的。那么……

    杨平一瞬间,脑海中想到了更多。

    也想到了整个事情的前前后后经过。包括最开始他的那些猜测与怀疑,以及后来尹修到了他家中后跟他所谈及的每一句话……

    杨平本就是聪明人,一旦他意识到了这些东西,仔细的去回想,去思索,很自然的便能够联想到许多其他的东西。

    渐渐地,杨平看着尹修的目光中开始透出几分异色。

    随后。他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尹兄弟之前忽然提出想要来我这府上做客拜访恐怕不是偶然为之吧?”

    见杨平已经醒悟过来,尹修倒也没有打算否认。十分坦然的轻点了点头,应道:“不错。先前冒然跟杨先生提出想到贵府上来做客拜访既是我临时起意,也是我刻意为之的。”

    杨平露出一丝恍然之色,道:“这么说来尹兄弟应该是之前就已经有所察觉了?让我猜一下,尹兄弟莫不是昨天给我那两个孩子送礼物的时候就发现了异样?”

    杨平能够直接联想到这一点确实颇为难得。

    尹修也没隐瞒,应道:“是的。不瞒杨先生。昨天小海和瞳瞳去找小璟玩耍的时候我就从他们身上感觉到了些微那块石头内所蕴含的那种负面力量,所以才会借口送他们礼物掩饰,顺手帮他们把身上的那些负面力量给清除掉了。”

    “为此我昨天还特意问了一下他们有没有去过什么地方,接触过什么特别的东西。不过并没有什么收获。直到先前他们俩去叫小璟的时候我又在他们身上感觉到了那种力量的气息,这才断定他们身上的那些气息应该就是来自于杨先生家里……”

    “这么说来刚才你特意与我提及奇石也是有意为之的?”杨平问道。

    尹修轻轻点头。“不错。”

    杨平又道:“我倒是很好奇,你是如何能够确定那些负面力量的来源是我收藏的奇石之中?”

    这的确是杨平好奇的地方。

    尹修淡淡一笑,回答道:“这很简单。在看到杨先生家里摆设着这么多古物奇石后我就大致猜到了源头必然就在杨先生你的其中某一件藏品之中。因为那种负面力量只有阴气污浊汇聚的地方才能衍生出来,杨先生的藏品中怕是不乏从一些墓穴内被盗挖出来的古物之类吧?”

    “至于那些奇石……更是本就产于荒野山脉之中。另外一点,那种负面力量非常可怕,杨先生的身上沾染了许多那种力量,但身体却并没有出状况,那就说明杨先生是最近这一两天才刚得到的东西。剩下的,我想杨先生应该明白了吧。”

    听了尹修的解释,杨平顿时恍然大悟,点点头道:“原来如此!”

    顿了顿,他又道:“说来还得多谢尹兄弟你,若非是你察觉到,只怕我们一家……”

    说到这,杨平忽然皱了皱眉,猛然想到了今早突然感觉身体不适,此刻都还卧床在休息的妻子。

    “尹兄弟,听你的意思,那块石头里所散发出来的那种负面力量十分可怕,会在很短时间内让人卧床病倒。我想问一下,这个时间一般是多长呢?会不会就只是这么一两天就让人抵抗不住?”

    尹修心知肚明他这么问的意思,不过话却不能直说。毕竟尹修可没法解释他是如何能够知晓杨平妻子情况的。

    “这个得看个人体质。体质强的,至少得三五日才会支撑不住,但体质较弱的,那就难说了。”

    听了尹修的回答,杨平顿时有些担忧起来。急忙说道:“尹兄弟,我妻子今早醒来就感觉身体不适,现在都还在床上睡着呢,你说会不会……”

    “这是很有可能的。”尹修肯定的回答。

    杨平顿时有些急了,道:“尹兄弟,那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清除我妻子身上的那些负面力量,治好她?”

    这自然不是什么难事。

    顺手帮一把也是简单得很,于是尹修道:“这很简单。稍后我回去给你画一道符,你到时候拿着符贴在你妻子额头上就行了。”

    “哦对了,你身上的那种负面力量也不少。待会儿我给你符后,你记得也往自己额头上贴一会儿,清除一下。”

    “好,好!那就多谢尹兄弟了。”杨平连忙道谢。他此刻已经不再对尹修的话有所怀疑。

    至于尹修所说的符什么的,杨平更加不在意了,只要有效果就行。

    再说,今天也算是开了‘眼界’了,对于符之类的,也没什么不可信的。何况这还是尹修给他的。

    “杨先生客气了。”尹修客套了一句,随即不禁问道:“杨先生,我倒是有一事想问问你。”

    杨平这会儿哪里还会有什么迟疑,立马就应道:“尹兄弟有什么想问的尽管直说,只要是我知道的,一定知无不言!”

    尹修轻轻点头,道:“我就是想问问杨先生,之前的那块石头你是从哪里买来的。你知不知道那块石头是产自哪里?”

    尹修是想要追查清楚情况,自然不会就这么不管了。

    杨平闻言,回答道:“石头具体产自哪里……这个我倒是不清楚。不过我是从古玩市场那边的一位熟识的店家那里买来的。当时那块石头他也是刚进货回来,正好让我给瞧见了,于是我就跟他买了下来。”

    “那你还看到有其他这样的石头吗?”尹修连忙又问。

    杨平摇摇头道:“没有了,就这么一块而已。”

    “哦。”尹修微微点头。“杨先生,不知道你什么时间方不方便带我去那家店看看,我想问问那位店家是从哪里买来的那块石头。”

    “行!这没问题。嗯……尹兄弟你看要不这样,等下我妻子要是没什么问题了,我就带你去那家店问问情况,你看怎么样。”

    “好!那你先跟我过去吧,我回去给你画一张符清除身上的那些负面力量……”

    说完,两人便起身往尹修家中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