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上古魔头?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周婷看着满是好奇之色望着自己的众人,挑了下眉,道:“我跟他是认识。△↗,至于其他的,你们就不用多问了。关于他的事情你们最好烂在肚子里,别对其他人乱说……”

    说到这,周婷不由抬头朝矿山那边方向望去一眼,脑海中却是不由想到了自己当初被尹修救下后曾遗忘掉那一段记忆的事情来。

    唐晓,以及小胖子等人有些怔怔的看着周婷。心中是免不了有一种‘惊涛骇浪’的感觉,无论是对于唐晓几人也好,还是对于小胖子,以及他那位师叔而言,尹修的出现可谓是让他们心神俱震的事情。

    饶是他们几乎都曾经在银海见过尹修大战魂兽的震撼场景,但如今再次见到,尤其还亲眼看到了尹修的面容,他们身边的周婷竟然还跟尹修相识……这些还是会让他们觉得有种如坠梦中的恍惚感和震动。

    小胖子‘咕噜’的吞咽了一下,张了张嘴,似乎还想再问些什么。

    不过想到刚刚周婷才说了不让他们再问其他关于那位‘仙人’的事情,于是也就只好忍住,将到嘴边的话给憋了回去。

    唐晓几人都是周婷的下属,纵然心里还是有着诸多的好奇与疑惑,但此刻也不会再去多问。

    当然,在心里自然是免不了有种种不着边际,脑洞大开的猜测。

    不过马上他们的注意就又被远处的矿山吸引了过去……

    轰隆!

    突如其来的一声巨响,无数的落石从矿山上滚落,强烈的震颤让远处的周婷等人都感到脚下一阵剧烈的晃动。

    好在片刻之后,那种震动就渐渐减弱下来。

    几人纷纷面露惊容的遥望着仍然在微颤着,整个已经被大片愈发浓厚的‘血云’笼罩的矿山,眼中流露着好奇与些许惊色。

    他们是既对矿山之下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充满好奇。同时也为此刻矿山处愈发强烈的异状而感到心惊。

    不仅仅是周婷等人,在周边的其他地方,那些散布的村落中,村民们同样被矿山的震颤惊动,原本在屋内的人们在感觉到房屋和地面都在震颤后,纷纷急忙的跑了出来。

    当他们发现远处矿山的异状。看到笼罩在矿山上方那重重浓厚的‘血云’后,顿时面上露出了惊惶之色……

    尹修悬立高空,虽然周身也渐渐有血煞怨气所化的血云凝聚,但那些血云却无法靠近他身边。

    尹修在刚刚又破除掉了一座阵法后,他的神魂继续迅速的推演着下方那其他阵法的破解之法。

    十几座阵法想要全部破除,还是得要花费一些时间的。

    尹修倒是并不着急,这些阵法对于他而言并没有什么难度。

    几分钟过去,尹修已然又推演出了一座阵法的破除方法,于是迅速的施展法决。顷刻间将那座阵法破除得一干二净……

    只不过随着尹修再次破除掉一座阵法,下方的那片矿山又再一次的剧烈震动,一阵山摇地动之后,又是无数大大小小的巨石或石块从山上滚落。

    接下来尹修几乎是以每隔三四分钟就破除一座阵法的速度将下方的一座座阵法逐一的清除掉。

    每当有一座阵法被尹修破除后,那片矿山就会巨震一番。

    不知不觉,矿山脚下已然是乱石成山,而矿山本身却好似被剥落了一层似的。

    远处的周婷等人,以及周边的那些村民们此时倒是已经有些习惯了每隔几分钟地面就剧烈震动一番。不像刚开始那么惊慌。

    只不过,那些村民们也都能够感觉得到震动就是从远处那片被血云笼罩的矿山方向传来的。也隐隐的感觉。或许有什么重大的事情要发生了……

    矿山这边的异动这么强烈,时间一长自然就瞒不住当地的政府。在距离此地最近的城市,已经有一辆辆警车正在迅速的赶来。

    而在之后不久,随着震动连续不断,更远的地方,隶属于该国的一座军事基地内。接到命令后,好几架武装直升机也纷纷起飞,飞往这边,前来查看情况……

    不知不觉,从尹修开始破阵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

    矿山之下的那些阵法已然被尹修陆陆续续的破除了超过十座。此刻已经只剩下了最后四座阵法。

    这剩下的四座尚未破除的阵法全都是魔道阵法。其中就包括了那一座充斥着浓厚无比,仿佛要化作‘血海’一般的血煞怨气的大阵。

    魔道的大阵相对而言残余的威力较强一些,所以尹修才会选择先从容易破除的正道阵法开始。

    不过,当尹修准备要继续推演破除这最后余下的四座魔道阵法之时,突然间,那几座阵法之内猛然的爆发出一股浓烈至极,恐怖无比的气息!

    几乎是在一瞬间,那一股突然爆发的力量就摧枯拉朽般的直接冲破了笼罩着的那四座阵法。

    其他几座阵法还好,那一座充斥着无尽血煞怨气的阵法一被冲破,其中的那些血煞怨气顿时如同决堤的洪流,猛烈的朝着四方宣泄爆发了出来……

    那一股雄厚、浓烈无比的血煞怨气甚至冲得千米之上的尹修都感到有些心惊。

    几乎是眨眼之间就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好在尹修除了一开始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一惊之后,马上就反应过来,双手立刻连续捏了几道法决,将体内的‘太荒青钟’祭出。

    当!

    一声浑厚而低沉的钟鸣忽然响彻天地,无形的声波朝着四面八方激荡开来,一股磅礴的力量也随着那无形的声波将方圆数公里之地笼罩,将那些要四散开来的血煞怨气尽数禁锢在这几公里的范围之内!

    没有哪怕一丝一毫能够冲破太荒青钟的镇压束缚。

    不过那庞大浓厚的血煞怨气被束缚在方圆几公里之内,使得其浓度并没有被降低多少,在那几公里空间中,不仅使得天空中凝结的那些‘血云’变得更加浓厚,重重叠叠的。简直有种‘血云压城城欲摧’的压抑、低沉与震撼。

    而在天地之间,更有无数浓厚的血雾弥漫,无论是天上凝结的‘血云’,还是下方的血雾,无不显得暗红如血,仿佛稍微挤一挤就能够挤出血滴来一般。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

    就在尹修祭出太荒青钟镇压住那些四散的血煞怨气之时,突然下方的矿山爆发出一声猛烈之极的炸响。

    轰!轰隆……

    一股爆炸般的力量从矿山之下猛烈的爆发出来,仿佛是一枚深埋矿山之下的核弹爆炸了一般,那一股力量直接将整座矿山都给震碎掀飞,无数大大小小的碎石被冲入高空,漫天的尘土更是形成了一道蘑菇云一般在高空中散开。

    这一声的炸响的确是猛烈的让人心惊胆战,近乎连空间都被震动了,甚至给人一种近乎所谓‘大音希声’的错觉……

    矿山周围的地面更是裂开了一道道如蛛网般的裂缝。强烈的震动让远处的周婷等人,以及周边方圆上百里内的人们都感觉到了脚下的剧烈地震。

    距离较近一些的人甚至被震动弄得站立不稳。摔倒在地。还有一些并不是那么坚固的房屋也在这一波震动之下一阵‘哗啦’哄响,直接坍塌……

    原本离得较远一些的人们之前并没有感觉到震动,然而此刻这一波突如其来的巨震顿时引起了一片哗然与恐慌,许多人都以为是地震来了,于是纷纷连忙四处逃窜,跑向就近的宽阔广场避难。

    许多原本正在屋内,在一栋栋高楼内上着班的人们也都急急忙忙,什么也不顾的急冲出来……

    总而言之。随着这一波巨震,使得方圆百里之内是一片大乱!

    轰隆。轰隆!

    哗啦,哗啦啦……

    尹修高立云端,无视那些被冲入高空,飞射而来的乱石,也没有理会下方无数大大小小乱石坠落发出的轰鸣巨响,他的双目微凝着。紧紧地注视着被已经被夷为平地的矿山位置。

    他的灵识已经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正从地下缓缓地升出来,只不过那东西拥有一股让他都感到十分心惊的力量笼罩,让他的灵识根本无法靠近。

    所幸他感觉得到,那一股力量的气息虽然强大得可怕,让他都感到无比心惊。但是力量本身却并不如何的浑厚强烈……

    周婷等人遥望着被夷为平地的矿山,看着那漫天巨石坠落,彷如暴雨倾盆的场景,眼中浮现出深深地震撼之色。

    如此场景实在是太恐怖了,简直堪比重型dǎo dàn爆炸的场面!

    嘶……

    周婷等人不约而同的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眼睛凝望着远方,眼底的那抹震撼之色却久久的难以平复。

    “太可怕了!整座山都被炸飞了……”

    “实在恐怖,那么大的一片山竟然直接就这么被夷为平地!嘶,到底是什么,竟然爆发出如此可怕的力量。难道那山下真的埋了一颗重型dǎo dàn不成?或者是那里有一座军火库?”

    “不可能是什么dǎo dàn或者军火库。肯定是什么可怕的存在从地下冲出来了。只是,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才能够拥有如此惊骇恐怖的力量?”

    中年道士远望着那片血云笼罩的区域,喃喃道。

    小胖子那胖胖的脸上也浮现出震骇的惊容,深吸气道:“说不准是什么上古镇压的‘大魔头’之类的。这么浓厚的血煞怨气,不管是什么东西,都必然是非常非常可怕的存在!”

    小胖子显然是以为此刻那些弥漫天地间,近乎能挤出血滴的浓厚‘血云’和血雾都是被‘镇压’的存在所释放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