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葬仙地,天地同悲!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只有边上的中年道士一脸怔然恍惚的凝望着天空中那愈发浓郁的暗红血色,还有那一瓣瓣飘零落下的洁白花瓣,泪流满面的喃喃低语:“这是传说中的‘天降花雨’么?可是,‘天降花雨’这等天地异象怎会轻易出现?到底是什么,竟然引发了如此异象……”

    中年道士所了解的也只不过是一些古籍中所记载的皮毛,对于眼前的种种异象,他也根本不知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怕整个地球上,也就只有尹修一人知晓这具体是什么原因引发的异象了……

    尹修此时内心的震撼其实也半点不比其他人少,甚至要比其他人还要更加多得多。因为其他人并不知道眼前的异象到底为什么出现,而他却是想起了一些事情,一些‘传说’。

    他仰头望着天穹之上那大片的暗红血色,望着那一瓣瓣如莲花般的洁白花瓣开始飘零落下,望着一滴滴血雨开始淅淅沥沥的滴落,并渐渐地稠密,望着‘日月当空’,以及笼罩着日月的那一抹血色,逐渐凝结出仿佛一滴滴血泪般滴落……

    尹修与那些凡俗之人并无区别,同样完全不受自己意志控制和左右的热泪盈眶,泪流满面……

    他再一次猛地低头朝仍旧在渐渐升高,继续不断地将表面那些神秘符文一枚枚湮灭的光球望去,心神俱震!

    自从回到地球后,他从未像此刻这般的感到震骇!

    甚至,就算是在他整个上百年的人生当中也几乎从未有过哪一个时刻像现在这般令他心惊,骇然!

    无论是内心里,还是面容上都难以掩饰那一份震惊,几乎是脱口而出的失声大叫。“天地同悲!日月同泣!万灵齐哭!这、这是‘葬仙地’!这是‘仙陨之地’!”

    尹修近乎从未有过的失态大叫。

    以往,纵然是在修真界中遇到了许多险情,但他也每每能够强迫自己尽量的冷静下来,沉着应对。

    但是此刻,他却根本就无法冷静下来,就好像他无法抑制内心涌现出的那一股悲凉之意。无法抑制双目泪如泉涌一般,他也无法抑制此刻内心的震骇与激动!

    实在是这太惊人了!

    即便尹修如今已然是合体期巅峰的修真者,但只要一想到这里很可能曾经埋葬了一位真正的‘仙人’,这里是仙陨之地……他内心里就止不住感到震惊,感到一种近乎于颤栗的震撼与骇然!

    尹修如今的修为虽然在修真界中也已然称得上是一方强者大能,但是尹修却很清楚,与真正的仙人相比起来,自己并不比一只蝼蚁强大太多。

    然而此刻,他却在地球上。在这个早已‘仙绝’了不知道多少岁月,甚至连修真门槛都已经无法踏入的地方发现了‘葬仙地’,发现了一位真正的‘仙人’陨落之所……这如何能不让他感到万分惊骇?

    漫天的血雨淅淅沥沥的下着,越下越大。洁白如雪莲般的花瓣散发着圣洁的微光,仿佛仙界的仙花飘零而落。

    当空的日月之上,一滴一滴的‘血泪’缓缓滴落。大地在不停地震颤低鸣,似乎是在哀嚎恸哭。

    方圆上千公里之内,所有的生灵。不仅仅是人,还有一切动物都在悲恸的哭泣。泪流满面……

    修真界中有传说,当有‘仙人’在下界‘仙陨’之时就会引发天地同悲,日月同泣,万灵同哭的异象。

    尹修此刻心中震骇难平,心绪剧烈的起伏不定,望着那枚巨大的光球。噙满泪水的双目之中露出复杂之色,同时还有几分隐隐的好奇。

    既然这里是仙陨之地,那么可以想到必然是当年那位‘仙人’陨落之时因为被那重重阵法封印镇压,是以‘仙陨’无法透过那些阵法与封印,引发天地同悲的异象。

    故而才会有一直到现在。阵法被破除后,‘仙陨’的影响才穿透了封印,引发了天地同悲异象。

    只是,如此一来的话,那眼前这枚光球之内所封锁着的……或许就是当年仙陨的那位‘仙人’的仙体?又或者是‘仙魂’残念?还是其他?

    尹修心中冒出种种的猜测,然而他却无法笃定具体是什么情况。毕竟他只是一名修真者,对于‘仙人’的了解其实很少很少,只有些许流传于修真界中的‘传说’……

    ‘啪,噼啪……’

    光球上的那些神秘符文继续在一道接着一道的被湮灭。

    而此时,‘仙陨’所引发的异象已然引起了举世震动!

    虽然那些血雨、花雨等等异象都无法以现代科技手段监测到,然而,覆盖了方圆上千公里范围的天地异象,已经不需要那些监测工具去监测。只要距离不是太远的人肉眼便能看得见那笼罩了整个天穹的异象。

    如此震撼的天地异象使得那些在异象范围之外的人们都纷纷被惊动,所有人都吃惊不已的远远望着天际的血雨和洁白花雨飘落的场景,望着天穹之上,‘日月同泣’的震撼情景!

    无数人纷纷拿出手机、相机对着远处天穹拍照,不明所以的人们在议论纷纷,各种猜测也是众说纷纭。

    而对于那些身处在异象范围之内的人们来说,又是大不相同。

    所有的人一边不受控制的泪流满面,一边呆呆的仰头凝望着天空中那震撼、壮观无比的场景。

    漫天花雨飘落洒落,还有那些暗红的血雨。

    有人伸出手去想要接住花雨和血雨,然而当那些花瓣与血雨即将落在他们手掌上时,却见所有的花瓣和血雨都在顷刻间消散无踪,仿佛他们眼中的那些漫天花雨与血雨都只是虚幻……

    所有人都能够感觉得到此刻所发生的一切都不同寻常。

    无论是眼前出现的种种天地异象,还是他们自己无法抑制的恸哭,泪流满面……这些都太反常了,反常到了匪夷所思,不可思议的地步。

    面对如此突如其来的状况,所有人都感到不知所措,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普通人或许还有心情慢慢地‘欣赏’此刻那震撼、壮观无比的‘天地异象’,对于各国,尤其是被异象笼罩在内的国家,就没有那么好的‘闲情逸致’,如此惊人、轰动的事情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还能坐得住……

    除了各个国家的部门之外,还有世界各地的媒体在得知了情况之后也都纷纷行动了起来。

    只不过在异象笼罩范围之内,一切的无线xin hào都无法传播,即便是专属卫星xin hào都不行。

    这也使得很多国家部门,还有媒体想要了解更多的当地的情况,那么就必须得派人亲身前往进入异象范围之内才行。

    而本身就处于异象范围之内的国家无疑就占了一些地利之便。

    方圆上千公里的范围,所笼罩的可不止一两个国家,包括华夏南端的很大一片领土也在异象的范围之内。

    因此,这边异象的消息也迅速的在华夏国内的网络上传播了开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们所有人都忍不住在哭泣。还有这些,天地异象又是为什么会出现?”

    周婷呆呆的望着天空中血雨与花雨齐落的景象,失神的喃喃低语。

    徐璐和唐晓等人也都同样是如此,出神的望着眼前的异象,内心震撼而复杂,久久不语。

    连一向跳脱的小胖子都没了声息,变得格外的沉静,或者说呆滞……

    ‘啪,啪,噼啪……’

    一枚枚符文爆发出最后一道璀璨光耀后彻底的沉寂熄灭,那一颗‘太极’光球表面上的符文越来越少。

    尹修虽然依旧无法抑制内心的那股悲凉感,也无法控制双目之中泪如泉涌,但是他的心经过了这么片刻,已然从最初的震撼当中渐渐平静了下来。

    十分沉静的盯着那颗‘太极’光球的情况,太荒青钟被他祭在头顶,一道凝厚的青光从太荒青钟垂落下来,将尹修笼罩在内……

    ‘昂!’

    这时,又是一声高亢、洪亮、威严的长吟从那光球内传出。

    声音极具穿透性,直接穿入了九霄重云之中,传到了更加悠远的所在。

    片刻之后,一声声滚滚的雷声轰鸣突然从天穹传来,仿佛是在回应刚才从光球内所传出的长吟一般。

    就在此时,那光球突然气势一敛,那股浓烈的气息霎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可是,就在瞬息之后,一股更加强烈了百倍不止的恐怖气势十分突兀的从光球内猛烈的爆发了出来……

    刹那间,周围的天地都似乎为之一顿,就连那漫天花雨、血雨的异象都似乎出现了那么一瞬间的停滞。

    与此同时,那一颗光球蓦地一阵轻颤,紧接着,上面剩余的那些符文就仿佛电动小马达似的,齐齐高频率的剧烈颤动了起来。

    随后,大约还不足一息的时间,所有的符文就如同遭受了超声波轰击的玻璃一般,纷纷崩溃碎裂……

    “昂……”

    一声高亢嘹亮的长吟再次响彻天地。霎时间,整个天地都为之震动。

    与此同时,那一颗光球也随着所有符文的湮灭而彻底崩溃。

    一道长长的暗红血光猛地从中冲天而起,那浓烈的血光仿佛烈焰一般在燃烧,一股可怕的威势却是铺天盖地的朝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