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三昧真火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仙骨中所遗留的仙元力固然力量层次远胜真元法力,但毕竟力量强度太弱了,尹修以ji pin灵器天方卓古剑本体,全力催动之下,还是可以弥补双方力量层次上的差距的。『≤,

    那条仙骨血龙完全就是凭借着那一缕‘堕仙魔念’的本能在行事,就算是比起灵智最低下的野兽都大有不如。

    此刻它被尹修的‘天方卓古剑’抵住,僵持着,顿时大张龙口怒声咆哮……

    昂!

    雄浑、高亢中带着一阵狂怒的龙吟声响彻。

    蓦地,它体内的那一根脊椎仙骨之上其中一部分道纹印记骤然微亮了起来。紧接着,一缕幽幽的火焰悄然的从仙骨之中蹿了出来。

    那火焰似真似幻,似实似虚,然则却有三重不同的颜色彼此泾渭分明,但却十分诡异且浑然天成般的融为一体,没有丝毫突兀的感觉。

    黄红蓝三色火焰从仙骨之中冒出后,便迅速的涌向了龙首。

    呼!

    仙骨血龙猛地张口,对着面前的天方卓古剑就直接将那一道从仙骨道纹中衍生出来的三色火焰直接从口鼻之中喷了出去……

    幽幽的三色火焰并不算多么的强烈,从仙骨血龙口鼻中喷出时也没有多么惊人的威势。

    然而,若是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在三色火焰从仙骨血龙口鼻中喷出的瞬间,周围的空气都蓦地呈现了一丝丝淡淡涟漪,仿佛被烧着了一样。

    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尹修在发现仙骨血龙口鼻中突然喷出这三色火焰时,霎时面色大变,连忙掐动印决,立刻就将天方卓古剑收了回来。生怕稍慢了半分!

    只不过当尹修施展出法决将天方卓古剑收回时,剑身上已然沾上了些许三色火焰的火星。

    虽然只是非常微弱的些许火星。但是天方卓古剑在那些看似微弱的火星下却仿佛寻常的草木一样,迅速的被烧出了一个个微小的白点。

    还好尹修的反应速度够快,连忙以自身强大的真元法力强行将那些许星星点点的三色火焰从天方卓古剑上‘剥离’。

    令人吃惊的是,那些星星点点的三色火焰即便被尹修以法力从天方卓古剑上剥离后,浮在半空中,它们依旧还在继续的燃烧着。并没有立即熄灭!

    不过此时尹修已然顾不上去理会。

    他这会儿正心疼着自己的天方卓古剑呢。

    就只是刚才那么一瞬间的功夫,他的天方卓古剑上就被烧出了不下二三十个细小的凹坑白点。

    虽然这没有影响到天方卓古剑内部的法阵,不是伤筋动骨。但那些白点‘伤痕’也会让天方卓古剑锐气大减,至少需要好一阵子以真元温养才能够慢慢消除掉那些白点‘伤痕’。

    由此可见,从仙骨血龙口鼻中所喷出的那些三色火焰是何等的可怕。纵然仅仅只是沾上了那么些微细小的火星,就连天方卓古剑这样的ji pin灵器都在瞬间被灼伤。

    若是尹修反应稍慢一些的话,搞不好天方卓古剑就直接被那些火星给彻底毁了去。

    仙骨血龙在祭出三色火焰,逼迫得尹修不得不收回天方卓古剑后,它半分没有迟疑。立刻就冲着尹修咆哮而来……

    在见识了仙骨血龙那恐怖的三色火焰的威力后,尹修哪里还敢再与它硬抗。就算它的三色火焰没那么容易烧到自己,但就算是被烧到了自己的法器,那也足够心疼的了。

    那三色火焰的威力简直是逆天了,连ji pin灵器都半分抵挡不住。简直就跟一张纸扔进了火堆里没太大分别。

    所以,在看到仙骨血龙再次冲来时,尹修想也不想的就采取了闪躲游走的策略,不再去跟它硬拼了。

    就这么慢慢地耗时间一点点的消耗它体内那根仙骨中所残余的仙元力。

    虽然这样耗费的时间会比较长一些。但至少不会一不小心就被它喷出的三色火焰给烧着。

    “红蓝黄三色火焰,威力还如此的恐怖。想来十有八.九应当就是传说中的‘三昧真火’了!”

    “也只有这等‘先天真火’才能有如此惊人的威力,连ji pin灵器都丝毫无法抵挡。”

    尹修回想着先前被仙骨血龙吸回体内的三色火焰,心中暗想着。

    不过他也知道,这仙骨血龙所喷出的‘三昧真火’之所以能有如此可怕的威力,估计也是因为这火焰乃是当年仙陨的那位仙人所炼就的。

    即便那位仙人早已仙陨了不知多少岁月,只是在仙骨留下的道纹还能激发出他当年所炼就的‘三昧真火’微不足道的一部分力量。但对于仅仅只是合体期修为的尹修而言,那也是难以抵挡的。

    当然,如果换了只是一位修真者所炼就的‘三昧真火’,怕是威力就很难有如此恐怖了。

    修真者固然也能拥有极其强大的法力,但是。相对于真正的仙人而言,修真者也依然只是属于‘凡人’的范畴。

    所谓‘仙凡有别’,纵使一些修为高深的修真者已经是‘凡人’中站在顶峰的存在,但在仙rén miàn前,也依旧属于微不足道的‘凡人’。

    既然是仙人所炼就的‘三昧真火’,即便就只能激发十分微不足道的一部分威力,也不是还处于‘凡人’阶段的修真者所炼就的‘三昧真火’能比拟的。

    仙骨血龙体内那一根仙骨中所蕴含的仙元力以及三昧真火虽然都是无比强大的力量,是尹修根本无法抵挡和抗衡的。

    但是,那些力量毕竟强度都太弱了。

    在尹修打定主意不跟它正面硬拼,只是不停地闪躲游走的情况下,它的速度根本就难以真正的攻击到尹修。

    何况它就只是依赖着那一丝‘堕仙魔念’的本能在战斗,连野兽都不如,至少一些野兽还懂得许多的搏杀技巧和一些颇为狡猾的捕猎手段。

    而仙骨血龙呢?却是连这一些都没有。

    更别说是运用术法、神通了。

    尹修就这么在半空中与仙骨血龙玩起了你追我跑的追逐‘游戏’,仙骨血龙完全拿尹修没辙。

    暴怒和怨恨顿时让它连连催动仙骨中所余不多的仙元力去追赶,去攻击尹修。甚至不止一次的激发出‘三昧真火’来四处狂喷……

    这么做的后果就是,尹修每次都十分机灵巧妙的躲开,仙骨血龙除了加剧仙骨内剩余不多的仙元力的消耗之外,没有任何的作用。

    虽然仙骨中残余的仙元力的确是不多,但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够消耗完的。

    而在仙骨内的仙元力被彻底耗干之前,尹修也基本拿仙骨血龙没辙。

    他可不敢拿自己的法器去冒险,就算仙骨血龙就只剩下最后一点仙元力,可要是万一到时候它突然激发出‘三昧真火’来,那尹修的法器就算不被直接废掉,那也会损伤不轻。

    至于说使用法术咒印去镇压,这也不太靠谱。

    尹修的真元法力相对于仙元力来说毕竟力量层次上差距太大,纵然仙骨血龙就只剩下那么一丝仙元力,也能够将他的法术咒印给冲破。

    这是力量等级上的差距,不是法力强弱或者法术精妙与否能够左右的。

    就好比一根钢针,就算它很细微,但是你用一块豆腐去砸的话,无论你这块豆腐有多大,都同样会被钢针给轻易刺穿。

    道理就大概是这么个道理。

    当然,实际的情况跟这比喻还是有所差别的。

    时间渐渐地走过。

    不知不觉尹修与仙骨血龙已经在高空中彼此追逐了不下三四个小时。

    就连那漫天血雨与花雨的异象都渐渐地消失……

    颤鸣的大地也恢复了平静。笼罩着日月的血色也悄然散去,那一轮白色的圆月自然也在这青天白日下隐逝。

    毕竟这会儿天可还没黑呢。

    所有的天地异象都消失了,方圆上千公里之内,那些泪流满面的‘痛哭’了好几个小时的人们,还有其他的生灵此时也终于纷纷停止了落泪,心中的那股莫名的悲凉感也没有了。

    天地同悲,日月同泣,万灵齐哭的异象持续了几个小时后,彻底的结束消失。

    尹修与仙骨血龙的追逐也是在这几个小时中渐渐地越追越高,地面上的人们早已无法再以肉眼看到他们的踪影。

    对于许多人来说,一切的异象和变故都算是结束了。

    然而,对于整个世界来说,一切却都才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随着天地异象的消失,被笼罩的上千公里方圆之内被中断了几个小时的卫星xin hào以及其他的各种无线xin hào都统统恢复过来。

    于是乎,无数关于天地异象,关于尹修与仙骨血龙的信息以及zhào piàn、shi pin等等一下子就充斥了全世界的整个网络。

    相比之前只有极少部分人能够从‘有线’联系方式将异象笼罩之内的极少一部分情况传递出去,此刻一切恢复正常后,所有人都能将自己所拍到的zhào piàn、shi pin共享到网络上。

    更有无数的人声形并茂,激动振奋的描述着自己所经历,所看到的一切情景……

    这让之前仅仅只是听说了这么一个消息,但却一直没有太多更进一步信息传出,对于实际情况了解不多的全世界其他地区的人们都感到震惊,甚至是疯狂了起来。

    用‘举世皆惊’来形容也一点都不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