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遇到高人了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这……”

    徐诚毅顿时有些尴尬的看了看那道士,又看了看尹修和魏大伟。☆→,

    道士是他费了不少功夫好不容易才请来,要是就这么让人家走,合不合适不说,万一这道士的纸符真能治好妻子的情况呢?

    至于尹修这边,他也不好说。

    毕竟魏大伟这完全是出于朋友之义才把人给请来了,若是就这么把人给赶走,这又置尹修于何地,置魏大伟于何地?

    而且,他心里也担心,要是万一那道士的纸符对妻子没用,反而是魏大伟请来的这人能治好妻子的话,他这直接把人给赶走了,那到时候连后悔都没地方。

    魏大伟自然看出了徐诚毅此刻的尴尬,瞥了眼那道士,直接对徐诚毅道:“老徐,别的我也不多说。我敢保证尹先生肯定能治好嫂子的情况!”

    魏大伟倒是对尹修信心十足。

    尹修没有开口说什么,只是往床上躺着的那妇人看了两眼,随即收回了目光。即便没有用灵识去查探,但看一眼尹修已然足以将情况了如指掌。

    听到魏大伟的话,徐诚毅更加为难了。

    这时,那道士却忽然盯着尹修,语气不善的道:“阁下是哪一派的传人,难道你师父就没教过你规矩吗?”

    尹修瞥了他一眼,道:“我哪一派也不是。至于你所说的规矩……如果你这纸符真能把人治好,解决问题,我也犯不着坏你财路。我不缺钱,更加不靠干这一行为生。”

    “只不过,你确定你的这几张纸符会对病人有用?”

    尹修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你……你不要在这里含血喷人,败坏我的声誉!”

    道士言辞显得有些激动。“我行走江湖几十年,风水堪舆、灭鬼驱煞……哪一样不是我凭着真本事打下的名声?”

    说着,道士又看向了徐诚毅,道:“徐先生,我刚才也已经把话说明白了。你若是信不过我,那就把纸符还我。酬劳我也不要你的。你把车马费给我,我这就立刻掉头就走!”

    看着道士一副义愤难平的样子,徐诚毅一阵犹豫。

    倒是边上的徐蕾面露些许不屑的撇了撇嘴,嘀咕道:“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两个江湖骗子,哼,狗咬狗一嘴毛!”

    她显然是对什么神神鬼鬼的半点也不信。

    尹修看了看激愤不已的道士,微摇了摇头,不想与他再浪费唇舌。直接道:“你这纸符除了那绘符所用的朱砂墨是使用了真正的黑狗血调配,还算有点祛邪驱煞的作用之外。所绘的符篆本身全无半点破邪驱煞的力量。”

    “如果使用者仅仅只是沾染了些许邪煞阴气,并不如何紧要,或许你这几张纸符还能多少起点作用。但眼下徐太太的情况却根本不是你这几张假符篆所能够解决问题的。”

    被尹修这么一说,那道士顿时更怒了。

    “你这是污蔑!”

    “是吗?”

    尹修笑了笑。略带一丝讥诮看着他,道:“既然你对自己的这几张纸符这么有信心,那要不要我把徐太太体内的那些阴煞鬼气都抽取出来打入你体内,然后你试试看你的这些纸符能不能把那些阴煞鬼气给祛除可好?”

    听到尹修的话,道士顿时一惊。

    旋即眼中闪过一丝惊惶之色。看着尹修,道:“你、你以为这样就能吓唬住我?”

    “吓唬你?呵!”

    尹修轻笑一声。没再多说什么。直接走过去了床边,而后伸出一只手将拇指轻按在了躺在床上的那名妇人眉心处。

    不是尹修没能力直接隔空将那妇人体内的阴煞鬼气抽取出来,只不过是不想让其他人见着,过于惊骇。

    将手指按在妇人眉心就是一个掩饰。这样就会显得‘平常’一些,不至于太超出其他人的心理承受范围。

    当尹修手指按在妇人眉心时,一抹淡淡的灵光在尹修拇指上微闪。不过有尹修的手掌遮挡。加上那灵光又比较微弱,其他人倒是无法察觉。

    看到尹修的举动,房间内的几人不由纷纷将目光投向了他身上。

    多少都流露出几分好奇。

    魏大伟对尹修的能力充满信心,所以他的好奇纯粹是想要看看尹修到底怎么做。而徐诚毅,以及此刻站在他旁边的儿子徐烨都是那种带着些许紧张、期待的好奇。

    心里期望着尹修真的能够治好他们的妻子(母亲)。

    至于徐蕾。则撇了撇嘴,满是不屑的嘀咕道:“又在装神弄鬼,倒要看看你能弄出点什么把戏来,哼!”

    她是不信尹修的手段的,所以一开始就没当真,只想着看尹修等下能玩出什么花样来,纯粹就是一种类似于挑刺的心态。

    站在徐蕾身后的混血青年杰瑞对尹修的举动除了疑惑不解之外,更多的同样是觉得尹修是在故弄玄虚,看着尹修的神情中透着一丝轻佻不屑。

    那名道士,无疑是所有人中最紧张,甚至可以说是有些不安的。

    虽然他的面上在故作镇定,但眼底闪过的那一丝慌乱却显示他此刻内心的忐忑,并不像表面这么平静与镇定。

    他固然不确定尹修是否真将那些阴煞鬼气从徐诚毅的妻子体内抽取出来,甚至打入他的体内。

    但是,之前尹修对他那些纸符的评价却是完全正确。这一点他自己心知肚明。

    故而,这让他内心里就对尹修产生了一些忌惮。

    加上尹修从始至终都显得格外的平淡而沉着,这更加深了他内心里的担忧。

    其他人注视着尹修的时候,尹修也在看着那名道士。而且,脸上还带着一抹自然从容的微笑。

    过了片刻,尹修看着那道士,忽然嘴角微翘,带着一丝戏谑的道:“你觉得我能把她体内的鬼气都抽离出来吗?”

    尹修突然出声。将那道士吓了一跳。

    虽然马上就克制住,恢复了镇定,但刚才脸上那一瞬的惊乱还是让他显得有些不那么自然。

    回过神来,顿时故作镇静的露出一丝轻蔑,说道:“年轻人,从人体内抽离鬼气连我都不可能做得到。更别说你这小小年纪了。”

    “就算你想要说大话来唬我,那也得找一个靠谱一些的由头。你以为我行走江湖这几十年是凭你随便说两句就能给唬住的?嗤”

    说完,道士故意露出一个轻蔑嗤笑的表情。

    尹修抿嘴淡淡一笑,微翘的唇角抿着一丝玩味之意,接着,很认真的看着道士,道:“是吗?那你看看这是什么……”

    话音落下,尹修就将按在妇人眉心处的拇指抬了起来,并将拇指对着道士的方向。让他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而听到尹修的话,房间内的其他人也都纷纷下意识将目光投向了尹修抬起的那只手的拇指处……

    “啊……”

    一声轻呼突然从徐蕾的口中发出。

    她连忙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原本对尹修满是不屑的双眼,此刻也瞪大了许多,紧紧地盯着尹修的那拇指,脸上浮现出一片惊色!

    “那是什么!?”

    “难道这就是刚才这位尹先生口中所说的那什么‘鬼气’?”

    近在咫尺的徐诚毅看着尹修拇指上凝而不散,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束缚住,无法散开的那一团幽幽摇曳。透着一丝丝阴森气息的黑气,心中大震!

    那一团黑气他没有接触。但只是这么近距离的看着,心底深处竟然就不自觉的升起了一丝丝的寒意,脊梁骨都有一种微微发凉的感觉,身体情不自禁的就打了个寒噤。

    更让人吃惊的是,那一团黑气在他眼中仿佛带着某种魔力,摇曳之间就好像要化作种种隐约的鬼魅形象要扑上来一样……

    这是尹修故意没有将那一团阴煞鬼气的气息封住。让他们都好好的感受一下这一小团鬼气的可怕。

    在他的拇指上,虽然就只是那么小小的一团,但这是因为尹修的力量将其强行束缚压缩成这么一丁点儿大小。

    房间内,包括魏大伟在内,所有人盯着尹修拇指上的那一小团幽幽的黑气都有些呆怔。眼神有些许恍惚。

    这一团阴煞鬼气的确不同寻常,还有着一些魅惑人心的力量。不过,毕竟只是一团鬼气,而非真正的鬼魅,是以那魅惑力量并不强烈。

    所有人也都还保持着清醒的头脑。

    “我想你应该对这东西不陌生吧?怎么样,现在你还觉得我所说的话有什么问题?”

    尹修似笑非笑的看着那名道士,束缚着鬼气的拇指就抬着在身前,朝道士稍稍走近了两步过去。

    那道士见到尹修的举动,顿时吓了一跳,还以为尹修真的要像他刚才所说的那样,想要把那一团鬼气打入他体内。

    他是自家事自家知。

    正如尹修所说,如果只是一些不怎么要紧的沾染了些许邪煞阴气之类的,他那点本事还是勉强足以应付。

    但像徐诚毅妻子这样,体内阴煞鬼气不仅精纯,而且蕴含着浓烈怨气的情况就远远不是他的能力所及了。

    道士不蠢,之前他没见识尹修的手段,不清楚尹修到底能力如何,所以还顾及面子和自己的招牌。

    但此刻亲眼见到尹修居然真的能将那么浓烈的阴煞鬼气直接从徐诚毅妻子体内抽离出来,而且还那么轻描淡写,就只是随便在徐诚毅妻子眉心处按了一下就完成……这简直是他连想都不敢想的境界!

    如此情况之下,他哪里还能不知道,今天是真的遇上高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