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有眼不识泰山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这、这位大师,咱们有、有话好好说,你可别乱来。刚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言语有所冒犯,在这里我向您赔不是。你,你可千万别把这鬼气打到我体内来……”

    道士望着尹修磕磕绊绊的说道,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畏惧之色。

    尹修闻言微愣了一下,他压根就没想过真的要把手中的这一团鬼气打入对方体内。他也没想到对方居然会被吓得直接就服软了。

    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都这样了,也不好再吓唬人家了,便索性挥挥手,道:“行了,行了。”

    接着随手湮灭掉了拇指上的那一团鬼气。

    道士见状,顿时如蒙大赦般的长松了口气。他的额头上刚才竟然不自觉的冒出了些许冷汗。

    看到道士的反应,这时候就算是傻子都能看得出来尹修的厉害。把那道士都给吓得傻眼了。

    此时,徐诚毅等人看向尹修的目光之中顿时多了几分的敬畏之意,不再像之前那样随意了。

    甚至就连刚才对尹修嗤之以鼻的徐蕾,此刻也变得有些惊疑不定。望着尹修的目光透着一丝异样……

    随后,徐蕾猛然想到什么,连忙将目光望向了床上的母亲。

    当她看到母亲眉宇间的那一股暗青已经不见。虽然看上去仍然是一副十分虚弱,面色苍白病态的样子,但却不像之前那样面色暗淡蜡黄,相比起来已经好了许多。

    这会儿,就算徐蕾心里再如何的不信,觉得难以接受,有悖她一直以来根深蒂固的观念和认知,但是。事实就摆在她眼前,由不得她不信!

    不止是徐蕾,徐诚毅同样注意到了自己妻子脸色的变化。他又不瞎,当然看得出妻子此时的气色已经被刚才好了许多。

    心下顿时大喜,连忙对尹修道:“尹先生,多谢您出手!”

    随后。又不放心的再问了一句,“敢问尹先生,我妻子她现在应该没什么大碍了吧?”

    尹修轻轻点头,应道:“放心吧,你妻子确实是被鬼魂上身过,同时体内又残余了不少的阴煞鬼气,以至于精气大失。不过我已经将你妻子体内的阴煞鬼气都抽离,她现在也只是身体比较虚弱,这段时间好好的调养一下也就能够慢慢恢复过来了。”

    听到尹修的回答。徐诚毅顿时大松了口气。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下了大半。

    旁边的徐蕾,以及徐烨闻言同样不由自主的暗吁了口气,看了看躺在床上还处于昏睡中的母亲,脸上的神情要比刚才稍微放松了一些。

    不过,徐蕾一想到这世上或许真的存在着鬼神的事情,又忍不住大皱眉头。

    刚才的一切是她亲眼所见的,而母亲的情况一下子好转也是就在眼前。这些她没法去否定。

    然而,一直以来内心里固有的认知和观念却让她实在有些难以接受。

    这就好比突然有一天你看到太阳变成了方形的一样。太阳是圆的。这是众所周知的,也是每个人固有的认知和观念。

    但如果真的有一天你所看到的太阳变成了方形的……那么。你首先不是去相信太阳真的是方的,去否定自己以前一直以来的认知和观念。

    而是开始去怀疑自己所看到的是不是虚幻的,是幻象,甚至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此时的徐蕾就有些相似。

    而对于徐蕾这么一个从高中开始就在米帝念书,一直在那边生活了这么多年,在思维方式上已经是非常的米帝化的人来说。这种相悖的矛盾冲突会让她十分的纠结。

    脑海中两种想法和认知的冲撞更是让她很想要弄清究竟。

    一旁的道士在稍稍平复了一下内心后,看了看徐诚毅,连忙开口说道:“徐先生,我还有其他的要事,就先告辞了!”

    说完。道士甚至都不等徐诚毅开口回答,也不理会房间里的那一座小祭台了,立马背着自己那把桃木剑就逃也似的离开……

    今天的事情对于他来说实在是有些丢脸,也有些砸自己的招牌。所以他完全不想再继续待下去。

    甚至于,连最起码的‘车马费’他都懒得再问徐诚毅要。

    当然,也或许是没脸再开口要。

    眼见道士急匆匆的离开,徐诚毅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他开门离去,而后顺手‘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那道士离开后,徐诚毅顿时将目光移到了尹修身上。

    “尹先生要是不介意的话,不如到我的书房去,坐下喝杯茶如何?”徐诚毅道。

    尹修轻轻点头,“也好。”

    见尹修同意,徐诚毅马上对旁边的儿子和女儿道:“小蕾,小烨,你们俩在这好好照顾你妈,我带尹先生去喝杯茶。”

    “哦,好。”年纪小的徐烨没什么意见,点头应着。

    不过徐蕾却说道:“爸,你们是不是要说我妈为什么会这样的事情?我也要听!”

    “小蕾!”

    徐诚毅脸色一板。

    不过徐蕾却并不买账,大概也跟她在米帝生活了好些年有关,性格比较独立自主,不会那么容易就被吓唬住。

    “爸,为什么不能让我听?有什么我不能听的?就算你现在不让我听,难道我以后还不能直接问我妈吗?”徐蕾道。

    连旁边的混血青年杰瑞都有些忍不住想要开口说什么,不过大概是想到他毕竟是个‘外人’,所以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徐诚毅看着女儿徐蕾,过了片刻,缓缓点头,叹道:“算了,既然你想知道,那就一起听听吧。”

    说完后,他大概是怕儿子也嚷着要跟过去听,所以马上又对徐烨道:“小烨。你就跟你杰瑞哥哥一起照看着一下你妈,知道吗!”

    徐烨确实也很想一起去听听的,可他毕竟没姐姐徐蕾那么大胆子,所以只好蔫蔫的应了声‘哦’。

    杰瑞也同样有些失望。

    然而,正如他刚才所顾虑的那样,他现在只是徐蕾的男友。在徐家是个‘外人’,既然徐诚毅这么说了,他自然也不好说什么。

    “尹先生,这边请!”

    徐诚毅回过头来,连忙对尹修道。

    片刻后,尹修跟着徐诚毅来到了旁边的书房。

    随手将房门给关上,徐诚毅又泡了一壶茶,分别给尹修和魏大伟都倒上一杯后,这才开口道:“尹先生。今天多谢您出手救了我妻子。这是一点小小的心意,还望尹先生不要推辞。”

    徐诚毅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已经写好的支票递给了尹修。

    这是他刚才去拿茶叶泡茶时偷偷写好的。

    支票上的金额并不小,整整一千万!

    虽然尹修如今的身家怎么说也能算得上是百亿级别,不过,徐诚毅能够直接就写下千万的支票,也算是大手笔了。

    要知道其实他之前请那个道士来应下的酬金也不过是一百万而已。

    因为亲眼见识了尹修的厉害,那么轻而易举的就把许多医生,还有那名道士都束手无策的鬼气给抽离妻子体内。因此徐诚毅自觉不能出手太寒酸。

    何况尹修还是老友魏大伟请来的,所以索性就以十倍于那道士的酬金给尹修。

    尹修看了眼徐诚毅递过来的支票。并没有矫情推辞。虽然他并不在意这区区一千万,但有劳有得,这是自己应得的,那么收下也是理所应当。

    “我想徐先生叫我过来喝茶应该还有别的事吧?”尹修随手接过支票收进口袋中,开口淡淡问道。

    这是明摆的事情。

    徐诚毅也不矫情,直接说道:“尹先生。想必大伟应该已经把一些情况都跟您说了。”

    “尹先生既然能够那么轻而易举的将我妻子体内的鬼气抽离,想来要捉鬼灭鬼什么的,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尹修轻轻点头,道:“你是想让我去帮你把那套别墅里的鬼魅给消灭掉是吧?”

    “没错!虽然我已经不打算再住那套别墅,不过要转手卖掉的话也得把那别墅里的鬼给消灭了才行。免得遗祸下家,让别人遭难。”

    徐诚毅道。

    坐在边上的徐蕾听着尹修与徐诚毅的话,登时张大了嘴巴。

    忍不住问道:“爸,你是说……你年前在东江路那边买的那套临江别墅里有鬼?!”

    她并没有去过那边。事实上她之前过年时候都一直在米帝没有回来,还是母亲出事后,这才急急忙忙赶回来的。

    徐诚毅转头看向她,应道:“是的。这是爸爸跟你妈亲眼所见,亲身经历的,若非如此,你当你爸真是一个那么迷信,那么容易就被一些江湖术士给蒙骗的人?”

    嘶……

    徐蕾不禁暗吸了口气,眼中满是震惊。

    这时,尹修忽然开口问道:“能说说当时的具体情况吗?”

    “当然。”

    徐诚毅应道,稍稍回忆了一下,似乎在整理思绪,接着缓缓开口道:“那是我们住进别墅的第三天晚上。”

    “当时我们都已经睡下了。然而,到了半夜的时候,我突然被一阵婴儿的清脆笑声惊醒了过来。”

    “我那时候也没多想,只是稍有些诧异哪来的婴儿笑声,毕竟那是别墅,又没有连着的房屋。何况房子本身的隔音效果就很好。”

    “一开始我没有怎么在意,想继续睡的,可是那婴儿的笑声却越来越近,好像就在房门外传来的一样。然后我妻子也被惊醒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