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惊魂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哪来的小孩哭声?”

    徐诚毅的妻子刚刚被惊醒过来,人还有些迷迷糊糊的,见身边丈夫也醒着,于是就开口问道。⊙,

    因为只是半醒,还下意识的打了个哈欠。

    徐诚毅听着外边传来的那清脆的婴儿笑声似乎要到房门口了似的,于是对妻子道:“我去看一下怎么回事。”

    说完,徐诚毅便随手打开了旁边床头柜上的台灯,批了件外套就准备起身去看看情况。

    然而,这时门外的那婴儿笑声却突然止住。

    徐诚毅一怔,略带着一丝疑惑的朝房门口方向看去……

    ‘呲嚓’

    未等徐诚毅起身下床,床头柜上的台灯就突然轻响了一声,接着便熄灭下去。

    一丝丝诡异的气氛渐渐弥漫房间内,让徐诚毅莫名的感到了一丝丝的寒意,不禁打了个寒噤。

    “这台灯怎么好端端的突然就坏了……”

    徐诚毅的妻子还躺着在床上,嘀咕了一句,伸手就要去按床头边墙上的照明灯开关。

    就在这时,徐诚毅的妻子突然看到就在床边多了一个身穿着白衣的女子,那女子披头散发,整个人显得轻飘飘的,倒有点像是脚不着地的飘在半空……

    徐诚毅的妻子顿时被吓得尖叫一声,“啊……鬼啊!”

    哗啦!

    徐诚毅的妻子就像是炸毛了一样,猛地似蹦一般的后退。

    而听到妻子大叫的徐诚毅心中也是一惊,连忙扭头望去。

    当他看到就站,或者说是飘在他们床边上的那白衣女子时,同样被吓了一大跳,一股阴森的寒意顿时席卷而来。让他浑身的寒毛都在瞬间竖起,双腿一阵发软。

    “你、你……你是、是人是鬼?”

    徐诚毅战战兢兢,一脸惊惶的看着那白衣女子,声音艰涩颤抖的问道。

    “咯咯咯……”

    这时,之前突然消失的那清脆的婴儿笑声再次响起。

    徐诚毅下意识的朝着那婴儿笑声传来的方向望去。这时候他才发现那白衣女士的右手边竟还牵着一个似乎才刚刚蹒跚学步的‘婴孩’……

    大概是察觉到了徐诚毅的目光,那个‘婴孩’突然抬起了头。朝着徐诚毅望了过来。与此同时,那名白衣女子披头散发低垂着的头也缓缓地抬起……

    只见那婴孩面色一片暗青,脸上的那笑容与他所发出的清脆,甚至带着一种童真、纯澈的笑声完全不符。

    而是一种略显扭曲,让人感觉阴森森的笑容。咧开的嘴里更是露出了两颗尖锐细长的牙齿,显得格外的狰狞可怖!

    徐诚毅看到那婴孩面孔的瞬间,顿时吓得惊声大叫。

    “鬼啊!”

    他整个人都像是要被吓得跳起来一样。一阵惊惶失措。

    他的妻子,早已被吓得一脸煞白,抱着被子瑟缩在床边。苍白的脸上充满了惊恐畏惧之色,浑身都在瑟瑟发抖。

    当她看到床边的那个白衣女子缓缓抬起头,露出了那张惨白而扭曲的面庞,嘴角扯出一个阴冷的笑容,直接猛地朝她飘着飞扑上来时,她顿时再次尖叫一声,眼睛一翻,直接就晕倒了过去……

    “咯咯咯……”

    随着那个白衣女子扑向床上徐诚毅的妻子。被她牵着的婴孩再次清脆的对着徐诚毅笑了起来。

    徐诚毅看着那婴孩,浑身毛骨悚然。

    他甚至无暇去理会边上妻子的情况。望着那充满诡异阴森气息的小小婴孩,眼中浮现出了深深地恐惧,身体微颤着,脚下一阵发软,不由自主的踉跄后退。

    这时候,那婴孩突然如同那白衣女子一样。猛地就朝徐诚毅飞扑了过来。

    徐诚毅吓得大叫,慌忙的用手在身前胡乱拍打,想要将那扑上来的婴孩给赶跑。

    一阵阴风袭来,徐诚毅感觉浑身如坠冰窖一般的阴冷,仿佛全身上下都要被冻僵了一样。身体僵硬,难以动弹……

    徐诚毅心中顿时感到一阵恐惧与绝望。

    瞪大了眼珠,瞳孔急剧收缩,眼睁睁的看着那阴森的婴孩扑到他的身上。

    就在这时,徐诚毅的胸前有什么东西毫无征兆的突然一颤,‘嗡’的一声,一道淡淡的金光从他胸口绽放了出来。

    “嗷……”

    刚要扑到徐诚毅身上的婴孩被那一抹金光照到,顿时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猛地倒退而回。

    他的身上仿佛是被泼了浓硫酸一样,不停地冒起了一片片浓黑的烟雾,嘴里不停地惨叫着。

    那扭曲的面孔无比狰狞,一片漆黑的眼眸中可以感受到一股浓烈的恨意和怨怒,狠狠地瞪着徐诚毅,若非忌惮着徐诚毅胸口释放出的那一抹金光,恐怕他早就再次扑上来了。

    徐诚毅原以为自己这次是死定了。

    却没想到在最后时刻竟然发生了如此的突然变故,让他‘绝地逢生’!

    看着那被金光击退,似乎受创不轻的婴孩,徐诚毅心下顿时暗暗地长松了口气,不由自主的伸手按了一下胸前挂着的那件玉观音。

    那是他以前外出旅游时,在一座古寺中见到有高僧给人开光,于是就也把戴了很多年的那块观音玉佩拿去给那高僧开光了一下。

    没想到居然真的有用。而且现在还救了他一命!

    徐诚毅内心里顿时一阵劫后余生的庆幸,同时也感到心有余悸。背脊上一片湿冷,不知何时冒出了涔涔的冷汗。

    庆幸过后,徐诚毅立刻想到了妻子,连忙朝妻子望去。

    却见他的妻子猛然从床上一弹而起。惨白的脸上一片狰狞凶恶,圆睁的双眼充满凶戾与怨恨的瞪着他,双手张开便朝他猛扑了过来,作势要去狠掐他的咽喉。

    徐诚毅见状顿时大惊。

    虽然他还不清楚这具体是什么情况,但也看得出来他妻子的情况不对。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了一个词,‘鬼上身’!

    徐诚毅看着扑来要掐死他的妻子。不知所措。

    只能是用手去推拒。然而,他却发现妻子的力量竟是大得出奇,连他都远远比不上。没一会儿就被妻子的一只手给掐住了脖子。

    徐诚毅奋力的挣扎,只是脖子被掐住,顿时就感到一股窒息感,脸色一下子就被涨得通红。

    望着妻子近在咫尺。一脸狰狞扭曲,宛如恶鬼般凶戾、阴森的面庞,徐诚毅心中惊惧,呼吸不畅的剧烈咳嗽之余,猛然瞥见胸前隐约泛着的淡淡金光,顿时脑海中灵光一闪。

    连忙用另一只手扯开睡衣的衣领,一把将胸前挂着的那块被高僧开光过的玉观音给扯了下来,而后把那玉观音猛地拍在了妻子的额头上……

    徐诚毅也是完全死马当活马医。

    寄希望于那块经过高僧开光的玉观音能够像刚才击退那个婴孩一样,把妻子体内的那个女鬼也给击退。

    ‘啪!’

    徐诚毅手中扯下的玉观音猛地拍在了妻子的额头上。

    顿时。玉观音猛地绽放出一阵颇为强烈的金光,那金光中隐约带着一丝刚猛、纯阳、浩然的力量,顷刻间笼罩了徐诚毅妻子全身。

    ‘嗤,嗤嗤……’

    徐诚毅妻子身上立刻冒出了一缕缕浓郁的黑烟,一声声吃痛的惨叫也从徐诚毅妻子口中发出。

    那些金光的力量使得徐诚毅的妻子无力再去掐他,不得不松开了掐着他喉咙的手。这让徐诚毅暗松了口气,连连剧烈干咳了一阵,才总算是稍稍缓过气来。

    不过他握着玉佩。拍在妻子额头上的那只手却不敢丝毫的松开。

    看着妻子面孔剧痛的扭曲,变得狰狞可怖。嘴里不断发出惨烈的痛苦尖叫,踉跄倒退,徐诚毅强忍着内心的惊惧与惶恐,将玉佩死死地贴在妻子额头上。

    呼

    大概僵持了有将近十余秒钟的时间,附身在徐诚毅妻子体内的白衣女鬼终于承受不住那玉佩所释放出的金光,被迫从徐诚毅妻子体内弹了出来。猛地倒飞而出。

    白衣女鬼显然也被玉佩所发出的金光创伤不轻,浑身都不断地冒着黑气,那惨白的脸庞上满是痛苦扭曲。

    唰!

    白衣女鬼稳住身形,有些紧张的看了眼旁边那个婴孩小鬼后,又看了看徐诚毅手中还在散发着淡淡金光的那玉佩。苍白的脸上闪过一丝忌惮之色。

    片刻不甘的僵持犹豫后,最终她充满怨恨的狠狠瞪了徐诚毅一眼,一把拉起旁边的婴孩小鬼,扭身就穿墙飘走……

    徐诚毅扶着软倒下来,陷入昏迷中的妻子,看到那白衣女鬼带着那个小鬼终于一起离开后,顿时长长的呼了口气。

    整个人都近乎要瘫软下来了,浑身一阵发软,站都站不稳。额头上,背脊上都沁满了湿漉漉的涔涔冷汗。

    徐诚毅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脸上还是一片惊魂未定。低头看了看手中握着的那枚玉观音,心中感到庆幸之极。

    若不是这玉观音,恐怕他们夫妇俩今晚就在劫难逃了!

    想到这,徐诚毅不由紧握了一下手中的玉佩。随即将目光投向了软软倚靠在他身上的妻子。

    “素心,醒醒,你感觉怎么样?”

    徐诚毅轻拍着妻子的脸庞,开口叫道。

    不过他的妻子却毫无反应。徐诚毅心中一惊,连忙伸手去试了一下妻子的鼻子,发现还有呼吸后,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就在这时,他手中握着的那玉观音突然发出了一声‘咔嚓’的轻响……

    ps:月底了,大家有票的就投了吧,投了吧,投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