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碎尸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尹修看着白衣女鬼剧烈挣扎,不由得微摇了摇头。

    “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我的法印不是你能够撼动的。知道吗,要不是我心里还有一些疑惑想要弄清楚原委,我愿意的话,甚至只需要吹一口气都能够让你们彻底的魂飞魄散。”

    尹修淡淡道。平淡的语气,却透着一股难以衡量的高深莫测。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跟我们过不去!”

    白衣女鬼盯着尹修,只不过她显然还是没有死心,周身浓烈的鬼气仍然在继续冲击尹修的法印。

    尹修摇着头道:“不是我要跟你们过不去,而是你们自己在跟自己过不去。你,还有那个小家伙,身上的怨气都太强烈了。若是放任你们留在这世间,只怕日后会有许多人被你们所害。”

    “我旁边的这位徐先生和他的妻子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吗。若非那日这位徐先生身上有一枚经过高僧开光,具有些许法力的玉佩护体,怕是他们夫妇俩都早已命丧黄泉了吧?”

    白衣女鬼瞪着尹修,恨恨的道:“男人都不是好东西,都该死!”

    尹修没有与她争辩,反而是微点点头,“嗯,那他的妻子呢?”

    白衣女鬼继续恨声道:“有钱男人的老婆√◆,..也都不是好东西,一样该死!”

    旁边的徐诚毅、魏大伟以及徐蕾几人听到白衣女鬼的这番话,顿时一阵面面相觑。

    魏大伟此时已经完全缓过来,从地上爬了起来。忍不住开口说道:“你这么恨男人和有钱男人的老婆,难道你是被一个有钱的男人和他的老婆给害死的?”

    白衣女鬼‘唰’的一下朝魏大伟望了过去。

    魏大伟的目光一看到白衣女鬼那副苍白、暗青,满怀仇怨、恨意的阴冷面庞,顿时激灵灵的打了个哆嗦。根本不敢再与那女鬼对视,连忙低垂下头。

    “你说得没错。我的确是被一个心狠手毒的臭男人还有他那个贱人老婆给害死的。要不是他们,我怎么会死!我的小宝又怎么会死?”

    白衣女鬼说到这,便抑制不住体内的那股怨气激涌,浑身煞气腾腾。任谁都能够感受到她的那股浓烈的恨意与杀意!

    这时,尹修忽然开口道:“这么说来。外边那水池里底下所埋着的碎尸块应该就是你们的尸体?”

    说着,尹修微顿一下,朝旁边的那个婴孩小鬼瞥了一眼,继而又道:“还有这个小家伙应该是你的孩子吧?”

    “碎、碎尸块?!”

    魏大伟和徐诚毅、徐蕾等人突然听到尹修说外面的水池下埋着有碎尸块,顿时心中一颤,面上流露出一抹惊悚之色。

    尤其是徐蕾,脸上不由微微一白,喉咙蠕动了一下,似乎有些反胃作呕的感觉。

    徐诚毅的脸色也没好到哪去。微微有些颤抖。万万没想到自己买下的这套别墅里竟然埋了有碎尸块。

    看这情况,很显然眼前的这白衣女鬼是被人杀害后残忍碎尸埋在了水池地下啊!

    那白衣女鬼听到尹修提及这些,身上弥漫的怨气和鬼气顿时剧烈翻涌起来,她的情绪显然也在剧烈波动,这从她脸上的那咬牙切齿,狰狞扭曲的表情,还有微微颤抖的‘身躯’就可以看得出来。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你们又没有抽干那水池的水,挖开地下查看。除了那两个该死的贱人,不会再有别的人知道!”

    白衣女鬼紧紧地盯着尹修。叫道。

    尹修道:“我能够知道这些没什么好稀奇的。就好像我一进来就知道你们俩藏身在这块玉璧中一样。我所处的境界和拥有的力量不是你这样的存在能够揣测和理解的。”

    “所以,你无需在意我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你只要回答我的话就行。”

    白衣女鬼盯着尹修,片刻后才咬着牙恨声道:“不错,当初我变成鬼魂后,亲眼看着那两个贱人将我的尸体给碎尸。然后装进了袋子里给埋到了水池下面。”

    说到这,白衣女鬼不由看了眼身边同样被尹修的法印禁锢的那个婴孩小鬼,面上不由露出了一丝悲戚之色,“可怜我的小宝都还没来得及出生看一眼这个世界就被那对狗男女给害了……”

    听到白衣女鬼的话,魏大伟和徐诚毅。以及徐蕾、杰瑞几人脸上都不禁露出了一丝好奇与同情之色。

    这白衣女鬼的话,显然透露出了很多的信息。

    尤其是想到旁边的那个婴孩小鬼竟然还在她的肚腹中,都尚未出生看一眼这个世界,就因为母亲被害而一同丧命,变成了现在的这么一个‘小鬼’,心中都不免升起了一丝恻隐和不忍。

    同时,他们也好奇这前因后果,到底是怎么回事。究竟是什么人如此残忍,不仅杀害怀有身孕的孕妇,甚至毫无人性的将其碎尸埋藏在水池底下。

    “还是把整个事情的经过原委都说一下吧。你们母子二人之所以会变成厉鬼,大概也是因此心中怨怒难平。如果害你们母子的人当真该死,我或许可以让你亲自去报这个仇,了却心愿。”

    尹修道。

    白衣女鬼闻言,顿时精神一振,望着尹修,道:“你真的有办法可以让我报仇?”

    明显可以感觉得出白衣女鬼此时望着尹修的眼神中所流露出的那份热切和渴望。

    尹修淡淡点头,“当然。”

    白衣女鬼深深地看了尹修一眼,旋即缓缓开口道:“三年前我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在一次工作中认识了一个事业有成的男人,他叫王朗。是一个从海外留学归来的博士,三十多岁,而且家里还有一些背景。”

    “他是在一家国企当中上班,当时就已经算得上是那家国企中的高管了……”

    白衣女鬼娓娓的说着,提及生前的往事。她脸上的那份狰狞和凶戾都平复了许多,隐隐流露出一份追忆之色。

    整个事情的经过算起来也是有那么一些狗血。当然,这也是时下社会中算是比较普遍存在的情况。

    那个叫王朗的国企高管以一副成功人士的姿态进入到了这个叫刘雯丽的白衣女鬼的生活。

    面对这样一个高学历,家世不俗,而且本身长得也还算帅气的成功人士的追求,刘雯丽很难不动心。

    没多久。她就陷入了与那个叫王朗的男人的甜蜜恋爱之中。

    从女鬼刘雯丽说起那一段时的语气和神情也可以看得出来,当时的她的确是感觉非常的幸福和甜蜜。

    然而,好景不长。

    某一天刘雯丽照常去公司上班的时候,突然跑来了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气势汹汹的在公司里指名道姓的找她。

    并大声的宣扬说刘雯丽抢了她老公,是个小三……

    总之,那一次在刘雯丽上班的公司里闹得是很沸沸扬扬的,刘雯丽也被那个女人当着许多同事的面狠狠地羞辱了一顿,弄得她狼狈不堪。

    并且因为这样的‘丑闻’,她也没法继续在公司待下去了。连经理都叫她去了办公室。暗示她主动ci zhi。

    刘雯丽最终ci zhi离开了公司。随后她找到那个叫王朗的男人去质问他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这时她才明白,原来王朗早就已经结婚了,那个女人的确就是他的老婆。而她也确确实实的成了别人的‘小三’。

    人人喊打的小三!

    刘雯丽有些心灰意冷,然而那个王朗却跟她说,他与老婆并不和睦,两人早就有想要离婚的想法,只不过涉及到一些夫妻财产上的问题,谁也没有主动提出而已。

    王朗让刘雯丽给他一些时间。并向刘雯丽保证,等他跟老婆离婚后。一定马上就娶她……

    刘雯丽被王朗的花言巧语给哄住了。

    后来,过了大概有一年左右,刘雯丽见王朗始终没有再跟她说起离婚娶她的事,于是就有些忍不住去问。

    王朗只是托说正在跟他老婆商谈离婚的事,很快就会好。

    刘雯丽信了他的话,就继续耐心的等着。一等就又是几个月。当刘雯丽发现自己怀孕了后,终于再次向王朗逼问。

    王朗得知刘雯丽怀孕还是很高兴的。只不过对于刘雯丽逼问他什么时候离婚娶她,王朗却仍然只是用一些话搪塞了过去,只说在孩子出生前一定会妥善解决,给孩子一个名分。

    刘雯丽并没有怀疑王朗的话。在她想来自己都已经怀孕了。王朗势必就不会再继续拖拖拉拉下去。

    只不过让刘雯丽没想到的是,随着她的肚子一天天越来越大,多次追问王朗离婚的事情时,王朗一次次都只是推说快了,快了,却不给明确的答复。

    这让刘雯丽渐渐意识到王朗对她的敷衍,心里已经开始有了一些不太好的预感,也有些焦急了起来。

    后来,也就是在大概半年之前,刘雯丽一次挺着大肚子独自出去逛街的时候,偶然碰见了挽着手有说有笑同样在逛街的王朗,以及他的老婆。

    刘雯丽躲了起来,看着王朗跟他老婆说笑的样子,心里已经有些慌乱。理智告诉她,以王朗此刻跟他老婆的情形,根本就不可能是正在协议离婚的状况……

    刘雯丽回到家中,也就是此刻的这套别墅后,她心里的怀疑就愈发强烈。

    于是她开始偷偷地在王朗每次过来的时候查看他的手机信息。并找人去查了一下王朗跟他妻子的关系如何。

    最终得知的实情让她有些绝望。

    王朗跟他的妻子根本就没有任何要离婚的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