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丧心病狂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后来,我去质问他,他见我已经知道实情,于是就跟我大吵了一架。我顾及着当时小宝快要出生了,加上我当时对他还抱有幻想,于是就想了一个招逼迫他。”

    刘雯丽徐徐地说着,当说到这里时,她的情绪显然又开始有些微的激动,脸上渐渐浮现出一股强烈的恨意。

    “那天,我趁着他睡觉的时候偷偷拿了他的手机直接给他的老婆打了diàn huà,并且告诉了她这个地方,还把我已经怀孕快分娩的事也一并跟她说了。”

    “他的老婆果然如我所料的那样立刻怒气冲冲的跑了过来,当面质问他。我原本以为,凭着我肚子里快要生了的孩子,这么一闹,他跟他老婆肯定会闹掰离婚的,那样的话我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刘雯丽说着,忽然冷冷的笑了起来,煞白的面庞上浮现出一抹惨然和怨毒之色,“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那个下贱的男人见被他老婆知道了,竟然直接就跪下来祈求宽恕,并且把一切都推到了我的身上,说是我一直在勾引他……”

    “我当时就有些傻眼,怎么也没想到外表儒雅稳重,文质彬彬的他竟然会如此的恬不知耻!顿时有些被气疯了,指着那个贱男人的鼻子一顿臭骂。”

    “这时候,他的老婆忽然转身就打了我一耳光。我有点发懵,他老婆接着就对我一通咒骂羞辱,说是我勾引她老公,然后狠狠地拽住我的头发,不停地扇我耳光。而那个男人,却就跪在一边的地上头也不敢抬的任由他的老婆对我拳打脚踢。”

    “我当时怀着小宝已经有七个多月,哪里还能跟那个贱人扭打。很快就被她推倒在地上。那个贱人看到我挺着的大肚子。竟然毫无人性的拿脚狠狠地踢踹我的肚子……”

    刘雯丽情绪变得十分的激动,脸上的神情也扭曲狰狞起来,周身的怨气、鬼气都仿佛漩涡一般剧烈翻涌!

    她厉声叫道:“那个贱人,她害死了小宝!当时我身下全是血,痛得死去活来。可是那个贱人还不肯罢手,继续对着我拳打脚踢。而那个贱男人也就继续跪在一边眼睁睁的看着。无动于衷。”

    “我当时彻底的感到了绝望。对那个贱男人的恨意甚至要比恶毒的女人还要更加强烈。要不是他的花言巧语,我怎么会被他给骗了,落得如此下场?”

    刘雯丽恶狠狠地说道。脸上一片狞色。

    只不过,听到刘雯丽所说的这些事情,在场的几人却都一阵沉默。固然此刻刘雯丽仍然是十分的恐怖吓人,但是,她的经历,她的遭遇,却让人感到同情。

    “那个贱男人和他那恶毒的老婆都该死!”

    在场唯一的女子徐蕾忍不住痛骂了一句。就连徐诚毅和魏大伟他们都不禁感到一阵唏嘘感慨。

    如此遭遇的确是让人同情。

    那个叫王朗的。尤其是他老婆的所作所为实在太恶毒了一些。固然刘雯丽介入他们的婚姻,破坏他们家庭是有不对,但这一切也是因为王朗事先欺骗了刘雯丽。

    何况,就算刘雯丽再有不对,也不至于那么恶毒的对一个怀有七个多月身孕的孕妇拳打脚踢,甚至故意去踢踹对方的肚腹……

    这实在过于残忍了一些,简直毫无人性可言。

    “没错!那两个恶毒的贱人的确都该死!”

    刘雯丽冷冷道:“不过你们以为就只是这样吗?嗤”

    她阴冷的嗤笑一声,“我当时肚子剧痛难忍。心里充满了对他们夫妇的仇恨和怨怒。于是我死死地盯着那个眼看着我受苦却无动于衷的贱男人,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喊。威胁他。说只要我今天不死,我一定要去举报他,去告他们夫妇!”

    “我怎么也没想到,这句话竟然真的给我招来了杀身之祸。那个贱男人当时的眼神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他的双眼布满血丝,就像一头凶残的野兽,狠狠地瞪着我。当时我看到他的眼神时。心里就有些慌神了,我感觉到他是真的对我动了杀念。”

    “事实也正是如此,还没等我有所反应。他立刻就猛地站了起来,然后伸手抄起了旁边的一把椅子,直接就对着我头部狠狠地砸了下来。”

    刘雯丽冷笑着。声音也变得狰狞了起来,充满了一股阴森的寒意,“他一下又一下的用那椅子疯狂的砸着我的头,并且不断地对我狠声咒骂……”

    ……

    “贱人,贱人,该死的贱人!竟敢威胁我!好啊,想去举报我是吧,还想去告我是吧,我让你举报,我让你告!给我去死吧!”

    王朗嘴里恶狠狠地咒骂,像是疯狂一样的不断狠砸着刘雯丽的脑袋。

    只是几下,刘雯丽就已经被他打死。整个脑袋上满是粘稠的血浆迸裂涌出,甚至连黄白的脑浆都迸溅了出来……

    场面十分的血腥和残忍。

    王朗手中的木椅早已碎了一地,手中只剩下了一截背靠。

    等到王朗终于发泄得差不多,稍稍清醒过来时,刘雯丽的整个脑袋早已被他砸得面目全非,惨不忍睹。

    王朗的妻子,除了一开始被王朗那突然暴起的举动吓了一跳之外,到了后面,她站在一旁看着王朗一下又一下的把刘雯丽整个脑袋砸得血肉模糊,竟然露出了一丝狠毒的快意。

    ……

    “……我被那个狠毒的贱男人用椅子砸死之后,就突然发现自己变成了鬼魂。还看到了就呆呆站在我旁边的小宝。”

    “当我发现自己变成鬼后,就想要扑上去报仇。可是我当时才刚刚变成鬼魂,力量十分微弱,根本无法伤害到他,更别说上他的身了。”

    “我只能在一旁亲眼看着那对恶毒的狗男女把我的尸体残忍的分尸,装入袋子中。后来我也从他们的对话中得知,原来那个女人家里的背景很深厚。那个贱男人根本就不可能会跟她离婚。我当时虽然愤怒,但却对他们俩无可奈何。”

    “第二天,他们就把外面那水池的水抽干,并在下面挖了个深坑把我的碎尸给埋了下去。然后重新把水池恢复原来的样子,从外表上根本就看不出任何异样,所以我的死也根本就一直没有被人发现……”

    刘雯丽惨然的说道。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刘雯丽的遭遇竟然会如此的凄惨。

    原本在听到刘雯丽说被王朗的妻子拳打脚踢肚子的时候。魏大伟和徐蕾等人就已经觉得十分的残忍,没有人性了。

    却怎么也没想到,那对夫妇竟然丧心病狂到了如此地步。尤其是那个王朗,居然能对刘雯丽下得去手,那么残忍的杀害了刘雯丽不说,还将其碎尸。

    简直是不可想象!

    也难怪刘雯丽死后会有如此强烈的怨恨,会变成厉鬼了。

    “那个王朗真不是个东西!连自己的女人都杀,而且还毫无人性的碎尸!”徐蕾一脸义愤的说道。

    魏大伟也忍不住说道:“没错,那个叫王朗的孙子真他吗的丧尽天良。简直不是人能干出来的事儿!”

    “没想到你们竟然有如此悲惨的遭遇……”徐诚毅轻轻叹息了一声。

    此时,几个人看着与刚才没有任何分别,仍然是阴气森森,鬼气环绕,怨气浓烈的女鬼刘雯丽以及她身边的那个婴孩小鬼,已经少了许多之前的那份恐惧和毛骨悚然,反而是多了几分同情和怜悯。

    “实在是太残忍了。那个男人怎么能做得出来这么残忍,丧心病狂的事情!而且。你肚子里怀着的怎么说也是他的孩子啊!”

    杰瑞也是十分难以接受这样的事情。

    这么残忍的事,在他看来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但凡还有点人性的人就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

    刘雯丽的声音仍然充满着怨毒。“我当初也真是瞎了眼,竟然被他的花言巧语给骗了。只是可怜我的小宝……他都还没有来得及出来看一眼这个世界就,就被那恶毒狠心的贱人给害死了!”

    刘雯丽看着身边的儿子,不禁浮现出一抹凄凉悲哀之色。

    “后来你就发现了这块玉璧可以容纳你们藏身,而且玉璧中还蕴含着一种特殊的力量可以让你们的鬼体日渐增强,对吧?”

    尹修忽然开口。

    刘雯丽点点头。道:“没错。那天我被杀死,变成鬼魂后,因为当时力量太弱,也无法伤害到那对恶毒的狗男女,所以有些心灰意冷。我带着小宝就在这客厅里被他们杀死的地方发呆。”

    “后来。我突然感觉到这块玉璧里似乎有一股特殊的力量散发出来,那股力量似乎对我们很有好处。于是我就带着小宝试着靠近这块玉璧。当我伸手碰到它时,这块玉璧中突然传出一股吸力,把我和小宝都给吸了进去。”

    “到了这块玉璧里面,我们才发现玉璧中的确是有一种很特殊的力量能够让我们不断强大。于是我就带着小宝一直都藏身在这块玉璧当中。”

    “这块玉璧的确是有些来历。本身是以十分少见的‘阴冥玉’制成,而且曾经被人当做是法器祭炼,在里面铭刻了两道汇聚阴气的符篆。加上‘阴冥玉’本身就蕴含一些‘阴冥之气’,对于阴魂鬼体一类的存在都有着极大的好处……”

    尹修淡淡的解释。

    也正是这块玉璧的存在,让刘雯丽母子有藏身之所,因此这套别墅才没有像寻常的‘鬼宅’那样阴气森森。

    以至于之前尹修都没有丝毫察觉到刘雯丽母子身上所泄露出的鬼气。还是用灵识发现了这块玉璧的不同寻常后,这才在玉璧中发现了刘雯丽母子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