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恶因恶果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魏大伟和徐诚毅等人自然不懂尹修所说的什么‘阴冥玉’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此时他们几人内心里还在为刘雯丽母子的遭遇而同情不已。

    这时候,刘雯丽看着尹修道:“你刚才说过,只要我把事情原委说出来,你就会让我可以亲自去找那对恶毒的狗男女报仇的。”

    “现在我已经把我的事情都说完了。该你兑现若言了。”

    尹修轻轻点头,看了眼墙上的那块玉璧,道:“这块玉璧中刻有聚集阴气和锁阴的符篆,算得上是一件法器了。你们母子被吸入其中,如今应该已经无法离开这块玉璧方圆十里的范围了吧?”

    刘雯丽大概是没想到尹修竟然连这事的知道得一清二楚,脸上顿时闪过一抹惊异之色。

    “不错。要不是因为无法离开太远,我早就去找那对恶毒的狗男女报仇了!”

    尹修道:“我可以施法解除这块玉璧中符篆对你们的束缚,让你们母子可以去找那两个人报仇。不过……”

    “不过什么?”

    “你们毕竟是因怨恨而生,本就不该留存于这人世间。所以,我希望你们在大仇得报之后,可以放下心中的那份怨念,尘归尘土归土。至于你们母子俩的尸首,我也可以为你们寻一处风水宝地,好好安葬。”

    尹修道。

    怨魂厉鬼的存在,就算它们不打算主观的去害人,但它们身上的那些阴煞鬼气还有怨气也会让周围的生灵都受到影响。

    听到尹修的话,刘雯丽想也不想的就回答道:“可以!”

    “要不是因为不甘心就这么消散,让那对恶毒的狗男女逍遥于世,我也不想继续这么存在下去。保留着生前的记忆和意识,对于现在的我来说。除了心中的怨恨和报仇的执念,其他的一切都是痛苦!”

    “只要能够大仇得报,与其继续这么痛苦的存在下去,还不如就此消散。”

    说完,刘雯丽不由看了眼旁边的婴孩小鬼,神情中流露出一丝丝的不舍。不过。随后她的这一丝不舍又被坚毅所取代。

    她现在变成厉鬼的活着是痛苦,对于她的孩子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痛苦和煎熬?

    正如她所说,只要能够报得大仇,与其继续这么保留着意识煎熬痛苦的存在,还不如就此了却一切,得到解脱……

    “好。眼下天色也快要暗下了,稍后我就解除这块玉璧对你们的束缚,到时候你们可以去找那两个人报仇。不过,你们只能对那两个人出手。绝对不能伤害其他无辜的人,否则我立刻就会让你们魂飞魄散!”

    尹修警告道。

    刘雯丽毫不犹豫的答应,“你放心。我只是想要那两个贱人去死。我保证不会伤害其他的人。”

    尹修直接捏了一道法决,朝着刘雯丽的鬼魂一指。

    霎时间,一缕深邃的幽光从尹修的指尖投入刘雯丽的鬼魂之中。与此同时,尹修的双眼也微微泛起了一丝异芒。

    刘雯丽的鬼魂神情微微一呆,变得有些茫然。

    片刻之后,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刘雯丽的鬼魂也重新清醒过来。

    “刚才。你对我做了什么?”

    刘雯丽立即问道。

    尹修淡淡道:“只是对你搜魂了一下,弄清楚害你的那两个人到底长什么样子而已。”

    这是为了防止刘雯丽残害其他的无辜的人。尹修知晓了那两个人的样貌。自然就可以用灵识盯着刘雯丽的举动。

    “搜魂?”

    刘雯丽惊异的看着尹修。

    不过尹修却没打算跟她解释那么多。只是瞥了眼外边已经开始昏暗的天色,道:“我现在就把玉璧内符篆对你们母子的约束解除。稍后天色暗下后,你们可以自行去找那两人报仇。如果你找不到他们,我也可以帮你一把,替你把人找出来。”

    刘雯丽应道:“多谢!只要他们没有从原来住的地方搬走,我肯定能找到他们!”

    “嗯。”尹修轻应了一声。没有再说其他。而是迅速的在身前结了一道法印,挥手间就直接把墙壁上那块玉璧对刘雯丽母子‘二鬼’的约束解除掉。

    随后,尹修又变换了一道法决,将它们头顶上的法印化作一道印记封入它们体内。

    “你们体内有我打入的法印。如果你们敢残害其他无辜的人的话,我只需一个意念激发那道法印的力量就可以让你们魂飞魄散。”

    尹修道。

    刘雯丽的反应却是很平淡。并不在意。

    看得出来,她现在确实是一心只想着能够报仇。只要可以报仇,其他的她根本不在乎。也没有想要再去害其他的人。

    “你放心,既然我答应了你,就绝对不会出尔反尔再去害其他无辜的人。”

    刘雯丽道,微微一顿,又继续道:“还有,多谢你为我们解除这块玉璧的约束,让我们母子有机会可以去报仇……”

    她已经感觉到玉璧内的符篆对她的约束力量消失了。不会再被约束在这方圆几公里范围内,无法离开去更远的地方。

    尹修点点头,道:“你记住自己说过的话就好。”

    在尹修与刘雯丽的鬼魂交谈时,边上的魏大伟和徐诚毅等人一直都没敢再随便插话。不过,他们看到尹修手捏法印的动作,还有打出的法决光芒,还是感到有些震动和惊叹。

    如此情形,他们都是第一次见到。

    “这位尹先生果然是一位了不得的高人啊!”徐诚毅看着尹修施展法决的情景,不由微眯了眯眼,心中感叹不已。

    魏大伟也同样只是第一次见,上一次尹修帮他把铂天大厦被人布下的风水杀阵破除是在夜晚一个人去的,魏大伟自然无缘见识到施法的场景。

    他虽然已经从结果上知道了尹修的厉害。但此刻亲眼所见尹修轻易慑服厉鬼的手段,内心里还是惊叹连连。

    愈发的感到尹修的高深莫测!

    连徐蕾和杰瑞两人也是瞪大了眼睛看着。以前他们俩是说什么也不会相信这世上真的会有鬼魂之类存在的。

    但是,今天亲眼所见。亲身经历……却由不得他们再有所怀疑。尤其是尹修施法的场景更是让他们觉得不可思议!

    为什么尹修只是双手做出一个古怪的手势,然后就可以发出那各异的光芒。甚至那光芒还自行化成奇怪的印记。

    这是他们怎么也想象不明白的,简直是匪夷所思。

    没一会儿,外边的天色就完全暗了下来。只是刚过完年没几天,这天色暗得还是很早的。

    尹修瞥了眼外面逐渐黑暗的天色,于是对刘雯丽的鬼魂道:“好了。现在天色已暗,你可以去做你想做的事了。记住我刚才对你所说的那些话。”

    得到尹修的准许,刘雯丽深深地看了尹修一眼,对着他鞠了一躬,随后拉着身边的那婴孩小鬼,便朝着窗外飘然离去,直接穿墙而过……

    尹修的灵识笼罩着整个银海市。

    刘雯丽母子的鬼魂去了哪里根本逃脱不了他的灵识查看。

    收回目光,尹修看了看身边的魏大伟和徐诚毅几人,开口道:“魏老板。徐先生,你们可以先行离去。这里剩下的事情,我会处理妥当,不会有什么遗患,你们可以放心。”

    闻言,徐诚毅连忙向尹修感激的拱手道:“尹先生,这次多谢你出手。否则,我这宅子就只能荒废了。明知有厉鬼藏身。要是不能解决掉问题的话,我也不敢再把它卖给别的人。”

    住。他是绝对不敢再过来这里住了的。

    即便如今一切都已经弄清楚,尹修也把后患都解决。但是,经历过那一晚上的事情,徐诚毅纵然明知这别墅已经没事,这心理上却也还会感觉发毛。

    “不必客气。”尹修淡淡应道。这件事对他来说只是举手之劳。

    这时,旁边的魏大伟忽然道:“老徐。看来不出意外的话,当初将这套房子通过中介转卖给你的人应该就是杀害了那一对一尸两命母子的凶手啊。”

    徐诚毅也轻轻点头,“应该是这样。难怪当初我买的时候,听中介的口气,对方是很急着要出手。”

    “世间之事有因有果。那对夫妇做下了这等恶事。如今被这母子的怨魂索命也是他们自己所种下的苦果。”

    尹修平静的说道。

    徐诚毅也有些唏嘘,应道:“是啊,这可真的是应了那句老话了。因果循环,报应不爽!看来这人哪,以后做人做事都还是要有一些底线的好,不然谁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种下的恶因就会来恶报了……”

    魏大伟闻言,虚胖的身体不禁微颤了一下,额上沁出些许的虚汗,赶紧抬手擦了擦,略微心虚的道:“看来以后我要尽量的多做一些善事才行。还好我以前虽然有一些混不吝的破事,不过好像还真没做过啥伤天害理的事情。”

    魏大伟这人一直就算不上是什么好人,不过说他坏吧,倒也真没做过什么很出格的坏事。至于害人性命的这种更加没有。

    尹修抿嘴微笑了笑,道:“你们自己日后凡事注意留几分底线,莫要做得太过就好。就算是天理不收,但若是把事情做得太过了,做绝了,那么早晚就会遭人记恨,惹来可就防不胜防。”

    “尹先生提醒得是!”

    徐诚毅和魏大伟都连忙虚心应着。

    他们都是生意人,做的也都算是正经的生意,所以这做人做事倒还算讲究,不会干一些无底线无下限的龌龊事。

    ps:今天一号,又是新的月份,求个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