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昏迷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给我开!”

    不知过了多久,一直闭目彷如雕像一般的尹修突然间猛地睁开了双眼,双目之中一道精芒一闪而逝,继而蓦然大喝一声。

    他的双手所结的法印也在顷刻间倏地一变,结成一道充满了一种神秘、浩瀚、磅礴气息的法印!

    刹那,尹修骤然感觉到一阵撕裂般的剧痛同时从两肋之下传来,紧接着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那撕裂剧痛的地方延伸了出来……

    呼

    尹修蓦地长呼了口气,放下了结印的双手,低头瞥了眼自己肋下两侧。身上法衣所衍化的衣服此时被撑得胀鼓鼓的。

    若非这是法衣所化,而是换了寻常布料衣物的话,怕是直接就被撑裂了吧。

    尹修连忙将法衣褪去,直接收入体内。

    下一刻,在他的两肋之下,顿时现出了四条宛如新生的手臂!

    尹修试着控制那四条手臂huo dong了一下,发现与控制自己原本的两条手臂一般无二。只不过,突然间拥有了六条手臂还是让他觉得有那么些许怪异。

    不是那么习惯、自然。

    将那四条衍生出来的手臂放在眼前看了看,打量了一番后,尹修自语道:“三头六臂,六臂已经练成。现在就还剩下‘三头’!”

    说完,尹修再次闭目,双手迅速的结印,而后继续修炼‘三头六臂’神通。

    与此同时,他肋下的那四条衍生出来的手臂也自行缩回了体内。

    ……

    银海。

    第三人民医院。

    薛宁神色焦急,带着几分紧张的快步冲进了一间特护病房之中。

    病房内,一名中年与两名女子或站或坐在病床边上。

    其中一名女子比较年轻,大概不到三十岁的样子。另一名女子则年长许多,约摸有四十余岁吧。

    而在那张病床上。静静躺着的一名中年男子赫然就是薛宁的父亲,薛弘毅!

    “妈,我爸他怎么样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我爸为什么会突然晕倒住院?”

    薛宁一重进病房,看到坐在病床旁边的母亲,以及站在边上的那一男一女。马上急声问道。

    听到身后有人推门而入的声音,病床边上的几人都纷纷回过头。

    看到是薛宁后,坐在病床边的那名中年女子抬手抹了下眼角的泪迹,轻吸了口气整理了下心情,道:“宁儿,你来了啊。”

    “小宁。”

    “小宁……”

    站在旁边的一男一女也纷纷向薛宁叫了声。

    薛宁快步冲了过来,抬头瞥了他俩一眼,旋即目光便投向了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脸色非常不好的薛弘毅。

    “妈,我爸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好好的就晕倒了?”薛宁看着母亲,再次问道。

    薛母抽噎了一下,道:“医生说你爸的情况很复杂,具体的是个什么病,医生也说不清楚,好像以前从来都没有过这种病例。只是你爸检查后。身体各项指标数据都很混乱……”

    薛宁看着病床上的父亲,皱起了眉。

    旋即她又抬头看向旁边站着的那一男一女。问道:“你们是什么时候发现我爸昏迷的?之前他有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

    那一男一女分别是薛弘毅的司机和mi shu。

    听到薛宁的询问,两人连忙纷纷开口回答。

    “老板之前一直都是好好的,就是大概半个小时前,林师傅开车送我们回公司的时候,走到半路,老板本来还跟我在说着公司最近项目的事情。说着说着,老板非常突然的就晕倒了过去。于是我赶紧告诉前面的林师傅,让他马上开车送老板到医院来……”

    那名不到三十岁的女子开口道。

    中年‘林师傅’也连忙应道:“是啊。当时我在前面开着车都还听到后边老板跟谭mi shu在聊着事情,然后完全没有一点征兆,很突然的就听到谭mi shu对我大叫。说老板晕倒了,让我马上开车送老板来医院。”

    听到谭mi shu和林师傅两人的话,薛宁顿时紧皱着柳眉。

    抬眼看了看他们两人,她相信他们所说的话应该不会有假。毕竟这两人都已经跟着她父亲有好些年了,薛宁自己都跟他们俩挺熟的。

    只是,按照他们所说,自己父亲根本连一点征兆都没有,事先更加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适和异样,正说着事情就那么突然的晕倒,这实在是有点匪夷所思。

    再加上连医院检查后都不能确定究竟是什么病症,这让薛宁心中犯疑。

    “之前你们跟我爸去了哪里?都有见了什么人吗?”薛宁忽然又问。

    父亲薛弘毅突然昏迷,固然是让她心中十分担心忧虑。

    不过她的性格本就内敛娴静,也比较沉稳,很清楚如今还是得要先弄清楚父亲究竟为什么会突然昏迷,到底是得了什么病症,又或者……是其他的一些原因造成的。

    听到薛宁的询问,那位谭mi shu连忙回答,“老板之前带着我们是去了‘碧波路’的一家私人会所里会见了‘雅臣集团’的总经理。出来后我们就直接打算返回公司,谁知道在半路上老板会突然晕倒……”

    “雅臣集团?”

    薛宁狐疑的望着谭mi shu。

    谭mi shu连忙解释,“雅臣集团的总部是在魔都,并不是银海本地的企业。这家集团涉足的行业领域非常广,资本十分雄厚。”

    薛宁微点点头,她如今还不到二十岁,对于自己父亲公司的事务倒是了解不多,也不会去多问。

    只是看看躺在病床上,紧皱着眉宇,脸上带着几分痛苦扭曲表情的父亲,顿时感到一阵揪心般的难受。

    “医生说有办法可以治好我爸吗?”

    深呼吸了一下,薛宁不由抬起头问道。

    谭mi shu与林师傅相视了一眼,微微叹息了一下。对着薛宁摇摇头,“没有。医生说,老板的情况实在是复杂,从未有过这样的病例,只能是尽量想办法希望可以稳住老板的情况,不至于恶化……”

    这时。一直坐着床边的薛母忽然抬起头对薛宁道:“宁儿,咱们这就安排送你把去京都最好的医院,我就不信真找不到法子可以治好你爸。要是京都的医院也不行,咱们再到米帝去,到欧陆去!一定能治好你爸!”

    薛母语气十分的坚定。

    薛宁却没有直接点头同意母亲的想法,而是忽然说道:“妈,我想,有个人应该可以治好爸爸。”

    嗯?

    薛母一怔,连忙追问。“谁?谁可以治好你爸?”

    神情有些激动。

    “我这就给他打diàn huà,请他来给爸治疗!”

    薛宁马上说道,立马拿出手机拨打号码……

    “宁儿,怎么样?没人接听吗?”

    过了片刻,薛母见到薛宁拿着手机在耳边,却半晌都没有开口说话,顿时忍不住开口问道。

    薛宁微蹙着眉挂断了diàn huà,对母亲缓缓摇了摇头。“手机关机的,打不通。”

    “那怎么办?”

    薛母顿时有些急了。旋即又问道:“宁儿。你要找的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他真的可以治好你爸?”

    “妈,这个人爸也认识,是个很厉害的人。我相信他应该有办法可以治好爸的。”薛宁语气带着几分坚定的说道。

    只是,在说完后她又不禁皱了皱眉,“可是现在联系不上他……”

    薛母马上追问:“宁儿,那你知道他住哪儿?或者是在哪儿工作吗。咱们马上去找他来给你爸治病!”

    被母亲这么一问,薛宁顿时猛然想了起来,神情一振,马上道:“对啊,我怎么忘了他是那家仙姿公司的副总经理了。打diàn huà联系不到他。我直接去他公司里找他不就行了……”

    薛宁一拍自己的脑袋。

    她倒还真是忘了这一茬了。她所说的人自然就是尹修。上回尹修给她以及她父亲的名片上面就有注明尹修在仙姿的职务信息。

    “仙姿公司?”

    薛母闻言一愣,惊诧的道:“宁儿,你说的仙姿公司该不会就是卖仙姿养颜丸的那个仙姿公司吧?”

    “你认识的那个人他是仙姿公司的副总经理?”

    薛母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她现在也一直有在使用仙姿养颜丸,对于这个名字自然不会陌生。

    薛宁点点头,“就是那个仙姿公司。”

    说完,薛宁马上又道:“妈,你在医院照顾我爸,我这就马上去仙姿公司找他,请他来给爸看看。”

    “好,好。那你快去快回,妈就在这里照看着你爸。”薛母连忙应道。

    薛宁‘嗯’了声,又抬头看了看旁边的谭mi shu和林师傅两人,对他们道:“谭mi shu,你先回公司去吧,我爸晕倒的这事别泄露出去让其他人知道。要是公司里有什么事务,能压的你尽量先压着。”

    “好的,我会的!”

    谭mi shu连忙应道。

    薛宁轻点点头,接着又转头对林师傅道:“林叔,你现在就开车送我去仙姿公司。嗯,你知道仙姿公司是在哪里的吧?”

    “知道。”林师傅忙应道。

    “那就好。咱们走吧。”薛宁当下便与林师傅一同离开了医院,前往仙姿公司所在的铂天大厦。

    那位谭mi shu也同样离开了医院,返回了薛弘毅的公司去。

    正与林师傅前往仙姿公司的薛宁却并不知道尹修此刻正在银海数十里外的深山当中闭关呢,根本就不在公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