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求助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大概二十分钟后,薛宁来到了铂天大厦。》,

    “林叔,你在这等我一下,我很快就下来。”车一停下,薛宁跟那位林师傅说了一声,立马就急冲冲的下了车,跑进了铂天大厦内。

    “请问仙姿公司是在多少楼?”

    薛宁也是第一次来这里,直接就跑过去大厦前台问。

    “二十五层!”

    “好的,谢谢。”

    前台接待的姑娘回答后,薛宁道谢了一声,立马就朝电梯快跑了过去。

    “二十五层……他可一定要在才好!希望他能治好爸,嗯,他一定能的!”薛宁站在电梯中,看着电梯一层层往上,嘴里不禁低语着。

    她对尹修的了解并不算很多,只是因为当初曾经亲眼见到过尹修‘治’好了她那两个被阴煞侵袭的好友,加上后来的几次接触,让她心里对尹修有种莫名的信任。

    是以,在得知父亲的情况,医院根本束手无策后,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找尹修求助。

    很快,薛宁就来到了二十五层。

    走出电梯,看到果然挂着‘仙姿’公司的牌子后,她连忙快步走了进去……

    “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仙姿公司前台接待的妹子见到薛宁急步走进来,不由得开口问道。

    薛宁目光直接往仙姿公司里面扫了几眼,听到询问,连忙回过头来,对那妹子说道:“我想找你们副总尹修,请问他在不在?”

    “你要找我们尹总?”

    接待妹子有些讶异的看了看薛宁,旋即又问道:“请问你找尹总有什么事吗?尹总他有事情,并不在公司里。如果是公事的话,你可以大概说一下是什么事。我帮你转告一下我们纪总……”

    什么?

    薛宁听到接待妹子说尹修不在,顿时一怔,连忙追问:“那你们尹总他现在在哪里?我有点急事想找他。”

    微顿一下,薛宁又补充了一句,“嗯,是私事。不是公事。”

    “呃,你是我们尹总的朋友?”

    接待妹子试探的问了句,随即又道:“实话跟你说吧,我们尹总已经有挺长一段时间没有来公司了。听纪总说,好像尹总是有什么事情外出了,要过段时间才回来。”

    “啊……怎么会这样!”

    薛宁一阵失望,她父亲那边可还等着让尹修去救命呢。

    “那你知道怎么能联系上你们尹总吗?我刚才打他手机,是关机的,打不通。如果你们可以联系到他的话。能不能帮我跟他联系一下,我是真的有很紧急的事情想请他帮忙。”

    薛宁急声道。

    接待的妹子看得出来薛宁确实是很急,于是回答道:“这个,你看要不这样,我帮你问问纪总吧,或许纪总能联系到尹总也说不定。”

    “啊,好,好。那就麻烦你了。谢谢,谢谢你!”薛宁连声道谢。能否找到尹修,这可能会关乎到她父亲的生死,由不得薛宁不着急。

    “不客气。”

    接待妹子露出一抹和善微笑的应了声,接着马上给纪雪晴办公室挂了个diàn huà过去。当纪雪晴接通diàn huà后,就将薛宁刚才所说的事跟她说了一下。

    纪雪晴闻言后,直接就让接待妹子将薛宁带去她办公室。

    虽然纪雪晴是不认识薛宁。但毕竟很可能是尹修认识的朋友之类的,纪雪晴自然不会怠慢。

    放下diàn huà,接待妹子马上对等候在边上的薛宁道:“来,跟我走吧。纪总让我带你去她办公室呢。”

    “好,谢谢你!”

    薛宁再次道谢。

    不一会儿。薛宁就跟着那位接待妹子走进了纪雪晴办公室内。

    毕竟是第一次见面,又是来求人的,薛宁走进纪雪晴办公室后就显得稍有些拘谨,见到坐在办公桌前的纪雪晴,连忙道:“你好,我叫薛宁,跟尹修认识,有点急事想请他帮忙。如果你能联系到他的话,希望你能帮我跟他联系一下好吗?”

    在薛宁说话时,纪雪晴也是仔细的打量了薛宁一番,待薛宁说完后,便开口道:“能说说你找尹修是有什么急事吗?”

    “不瞒你说,其实我现在也暂时联系不到他。他有点重要的事情去了别的地方,一时半会的,怕是不会回来。不介意的话你可以把事情跟我说一下,等他回来了,或者是能联系到他时我再帮你转达。”

    薛宁听了再次止不住感到一阵失望,“你也联系不到他吗?”

    要是找不到尹修,那爸爸怎么办?

    薛宁心里一下子就乱了起来。之前因为相信尹修一定可以治好她父亲,所以虽然担心和紧张父亲的情况,但其实她心里也还算安定。

    但是此刻,尹修杳无音讯,根本联系不上,薛宁顿时有些慌了神。

    她可不知道父亲的情况能拖多久,要是万一……那可怎么办!

    纪雪晴见薛宁有些失神的样子,不禁再次问道:“这位……薛xiǎo jiě,能说说你找尹修具体有什么事吗?”

    薛宁回过神来,抬头看了眼纪雪晴,轻叹了口气,道:“是我爸出了点状况,莫名的晕倒,而且症状还有些怪异,医院也束手无策。所以我就想请尹修去给我爸看看,兴许他能治好我爸的病。”

    纪雪晴不知想到了什么,略带一丝讶异的看了看薛宁,有几分试探意味的问道:“那个,你跟尹修很熟?”

    薛宁也似乎心里装着点什么,看着纪雪晴,稍微迟疑了一下,才缓缓点了点头,马上又摇了摇头,“还好吧。说熟也算不上太熟,只是有过几次接触交流。”

    “哦。”

    纪雪晴轻应了声,又问:“那你怎么想到要请尹修去给你把看病?”

    “因为我以前有两个朋友也是得了一种‘怪病’,当初我恰好遇到尹修,也是请他去才治好我那两个朋友的。所以我想尹修或许也能治好我爸的情况呢。”

    薛宁回答。

    “原来是这样。”

    纪雪晴轻点着头,也不知心里想着什么。脸上露出一副沉吟之色,片刻后,开口道:“要不这样,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尹修他有个徒弟的事情,我待会儿打个diàn huà问问她吧。或许她知道尹修在哪儿。”

    “啊,真的吗?那麻烦你了。谢谢!”薛宁一听,微微惊喜,连忙道谢。

    虽然还不确定纪雪晴口中的那位尹修的徒弟到底是否知道尹修在哪,但至少有那么一点希望不是?

    也算得上是柳暗花明了。

    不过说起来,薛宁倒是真不知道尹修居然还有一个徒弟这事儿。

    看着薛宁连声道谢的样子,纪雪晴不由善意的微笑了笑,说道:“你也是尹修的熟人,既然你有这么要紧的事情找他,我去帮你问问也是应该的。”

    顿了顿。纪雪晴接着道:“你先坐一会儿吧,我这就给他徒弟打个diàn huà问问。”

    说话时纪雪晴抬头瞥了眼摆在边上的闹钟时间,这会儿是下午四点多钟。也不知道小璟是不是在上着课,还是课间……

    不过,既然人家这么急,纪雪晴也拿起手机试着拨打了一下宁月璟的号码。

    就算宁月璟这会儿在上课,等她下课后,相信也会主动回diàn huà过来。

    diàn huà响了两下就被挂断了。

    纪雪晴知道宁月璟应该是在上着课。

    于是对一旁的薛宁道:“她应该在上着课。没接diàn huà。等会儿吧,等她下课了。应该会打回过来给我的。”

    薛宁闻言微微惊讶,不禁问道:“还在上课?他的那个徒弟有多大了?”

    纪雪晴道:“应该是十五岁这样吧。嗯,现在还在读初三呢。”

    “还在读初三?”

    薛宁一阵惊讶。不过既然人家还在上课,也就只好耐心的在一旁等待。急也急不来,只能按捺着内心的焦急。

    过了没多久,纪雪晴的手机响了起来。果然是宁月璟回过来的diàn huà。

    纪雪晴拿起手机,对在一旁等候了许久的薛宁说了声,“她回diàn huà过来了,你等等啊,我跟她说一下。问问她情况。”

    “好!麻烦你了。”薛宁应了声。

    纪雪晴马上接通了宁月璟的diàn huà。

    宁月璟显然是有些讶异之前纪雪晴给她打的diàn huà,在纪雪晴接通后,她便马上问道:“纪姐姐,你刚才是打diàn huà给我有什么事吗?”

    纪雪晴马上回答道:“确实是有点事情。”

    “嗯,是这样的,有位叫薛宁的姐姐是你师父的熟人,刚才她到公司里来找你师父。说是她爸爸似乎得了什么怪病,想请你师父给去看看。”

    “你也知道你师父现在不在银海,所以我帮她问问,你能不能联系到你师父。听她的意思,好像她爸爸的情况挺紧急的……”

    纪雪晴把事情大概的跟宁月璟说了一下。

    宁月璟那边静静地听着纪雪晴把事情说完,沉吟了一会儿,才开口道:“纪姐姐,虽然小蛮能找到师父,不过我师父他现在不宜打扰。如非必要的话,最好还是别让小蛮去惊动他了。”

    微顿了一下,宁月璟又道:“纪姐姐,那位叫薛宁的姐姐她爸爸具体是有什么症状?怎么不送去医院治病?”

    纪雪晴闻言,抬头瞥了眼边上忐忑等待望着她的薛宁,不由对diàn huà另一端的宁月璟道:“具体有什么症状,我刚才也没细问她。不过她说医院也束手无策,这才想到要来找你师父去看看的。”

    顿了顿,纪雪晴继续道:“正好她现在也还在这儿,要不我让她自己跟你说吧,有什么想问的,你直接问她就好。”

    “嗯,可以。”宁月璟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