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小璟出手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半个月之前。◎,

    傍晚,银海第三人民医院中。

    刚放学的宁月璟跟随着薛宁,还有纪雪晴也一块陪同着走进了薛弘毅所在的特护病房内。

    病房中就只有薛母一人在照顾着仍然处于昏迷中的薛弘毅。

    见到女儿回来,薛母连忙起身问:“宁儿,怎么样?”

    薛母所问的显然是薛宁有没有把她之前所说的可以救治薛弘毅的人,也就是尹修给请来。

    薛宁连忙回答:“妈,他有事情外出去了,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回来,也联系不到他,不过我把他的徒弟给带了来,或许她也能治好爸也说不定。”

    本来薛母听到薛宁说没有把尹修请来时,是很失望的。不过在薛宁把话说完后,脸色才稍好了一些。

    这时候她才注意到了跟着薛宁一齐走进病房的纪雪晴和宁月璟两人。

    目光上下打量了纪雪晴和宁月璟二人一番,眉宇间不禁微皱了皱眉,脸上不自觉的流露出一丝狐疑之色,继而看向了薛宁。

    “宁儿,这两位……就是你所说那个人的徒弟?”

    薛母开口问道。语气中隐约透出那么几分迟疑。

    显然她心里是对纪雪晴和宁月璟都不那么相信她们真能治好薛弘毅的‘病’。

    毕竟,即便是看上去年纪比较大一些的纪雪晴也不过就是二十来岁的样子,宁月璟更小,那一张精致漂亮的小脸蛋,让人一看就觉得也就十四五岁的模样。

    这么小的两个人,薛母有所迟疑也在所难免。

    薛宁其实心里对宁月璟是否有能力治好她父亲也是存疑的,只不过在联系不到尹修的情况之下。她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尹修的这个徒弟身上。

    至少也要试试再说不是?

    薛宁连忙对母亲介绍,“妈,这位mèi mèi才是尹修的徒弟。她叫宁月璟。至于这位,则是仙姿的总经理纪总。”

    纪雪晴这时也主动上前,道:“阿姨你好,我叫纪雪晴。你直接叫我名字雪晴就好。”

    “啊,原来是纪总啊,你好,你好……”

    得知纪雪晴居然会是仙姿的总经理,薛母一阵惊讶,连忙回应。虽说纪雪晴让她直呼名字就可以,不过她还是很客气的称呼纪雪晴为‘纪总’。

    在纪雪晴跟薛母寒暄之际,宁月璟淡淡的瞥了眼躺在一侧病床上昏迷不醒的薛弘毅。

    待纪雪晴跟薛母寒暄完毕后,才用清冷的语气对薛母叫了声。“阿姨,你好。”

    薛母也很客气的应着。

    看着宁月璟那副清清冷冷,脸上毫无波澜的神色,给人感觉有一种淡淡的冷傲气质的模样,反倒是让薛母莫名的对宁月璟多了几分信任感。

    觉得这个看上去也就十四五岁的小姑娘或许真有一些本事也不一定。

    这时候,宁月璟走到了病床前,看了看薛弘毅那暗沉且微泛着一丝异样暗红的面色,不由得微蹙了蹙眉。

    薛宁在见宁月璟走到床边时就跟了过来。一直留心着宁月璟的神色,此时见着宁月璟皱眉。顿时连忙紧张的开口问:“宁mèi mèi,怎么样?我爸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你能治好我爸吗?”

    宁月璟闻言,不禁抬起头看着薛宁,清冷的应道:“我可以试一下。”

    她毕竟还只不过是处于炼气期,没有灵识。自然不能百分百的弄清楚薛弘毅具体是个什么情况。

    不过,从薛弘毅的面色,还有他身上隐约透出的那一丝丝带着些许阴冷、凶煞、晦涩的气息,却是让宁月璟心中猜到了一些。

    听到宁月璟的话,薛宁不由得看了看她。见宁月璟只是神色平静的望着她,脸上并没有什么波澜,眼神也更加没有闪烁不定,就是平淡,还有就是那种特有的带着些许清冷的感觉。

    “好!宁mèi mèi,那我爸就拜托你了……”

    薛宁稍稍迟疑片刻,终于还是决定选择相信宁月璟。现在她也别无选择,只能让宁月璟一试。

    旁边的薛母张了张嘴,又看了看躺在病床上,脸色已经非常差的薛弘毅,最终还是把到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站在一边,什么也没有说。

    罢了,就让这个小姑娘试试吧,或许她真的能治好老薛也不一定。

    薛母心中想着。

    宁月璟在听到薛宁的话后,只是对她轻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旋即就见宁月璟将手指轻轻地搭在了薛弘毅手腕的经脉上,一缕真气小心翼翼地侵入了薛弘毅体内……

    宁月璟修炼的是‘太阴衍神录’,加之她本身就是纯阴灵体,体内的真气带着一丝丝微微的阴冷凉意。

    边上的薛宁,以及薛母看着宁月璟的动作,神情中都流露出一抹紧张之色。

    过了片刻,宁月璟忽然面色微变,轻按在薛弘毅手腕上的手指非常突然的猛地一下弹起。双眼紧盯着薛弘毅,蹙眉轻咬了咬下唇。

    薛宁见状,连忙紧张的开口问,“宁mèi mèi,怎么样?你有办法能治好我爸么?”

    薛母也同样微带着一丝忧色和紧张的望着宁月璟。刚才的情况她们都是看在眼里的,尤其是此刻宁月璟的神色似乎也并不是那么乐观的样子。

    宁月璟抬起头看着薛宁,沉凝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有些麻烦,可以一试,不过我不能保证一定可以解决,毕竟那东西似乎挺厉害的……”

    嗯?

    闻言,薛宁和薛母,包括边上看着的纪雪晴都齐齐微愕,纷纷望着宁月璟。

    “宁mèi mèi,你说‘那东西’挺厉害?‘那东西’是什么?难道我爸也……”

    薛宁说到这,不由得微顿了一下,抬头看了眼病房门口那边,见没其他什么人,这才接着说道:“也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给附身了?”

    薛宁不由得想起了当初她的那两个朋友嘉嘉和妙妙。

    听到薛宁的话。薛母不由得面色微变,脸上顿时明显紧张起来,忍不住道:“小姑娘,我家老薛是不是,是不是真的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附身了?”

    她的语气明显带着一种忐忑和心慌。

    纪雪晴也好奇的看着,她知晓尹修的身份。既然宁月璟是他的徒弟,想来应当也是有一些能力的。

    对于这一点,纪雪晴并不怀疑。

    宁月璟淡声回答道:“差不多吧。具体的我也不是太清楚,只是刚才我查探的时候,它突然一口吞掉了我的真气。”

    宁月璟的回答让病房内的几人微微吃惊。纪雪晴和薛宁倒还好,薛母则显然对于宁月璟所说的‘真气’感到十分惊异。

    “你们先退让开一些。嗯,也别让其他人进来。”宁月璟轻声提醒了一句。

    “哦,哦,好的。”

    薛宁连忙应着。回头看了眼病房门口,索性跑过去直接把门给反锁了起来,边上的窗户也直接把窗帘拉下。

    薛母和纪雪晴也依言纷纷后退了一些。

    宁月璟见状,微吸了口气,看着病床上的薛弘毅,双手忽然间在身前结了一道法印。

    纤细白皙的双手宛如一朵洁白的雪莲绽放,一股真气从宁月璟体内涌出,顷刻间。她的双手之间显现出了一道散发着淡淡微光的法印。

    边上的薛宁和薛母都不由自主的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幕。

    宁月璟将那道法印凝在宛如莲花般的双手十指之间。抬头瞥了眼病床上的薛弘毅,而后双手的法决蓦地一变,那一道凝结的法印立刻‘嗖’的一下,化作微光飞射到了薛弘毅的眉心之中……

    ‘啪!’‘啪!’

    昏迷中的薛弘毅突然浑身一颤,身体无意识抖动,手掌也一下一下的拍在床铺上。发出些许细微的响动。

    与此同时,他的身上突然冒出了一缕缕暗红、的幽森气息,依稀可见,不过并非那么分明,需要很仔细去看才能够隐约看到一丝丝。

    宁月璟的小脸上也微微带着一丝紧张的盯着薛弘毅。双手十指就交叉在身前。随时准备再施展法决。

    边上的薛宁等人也被薛弘毅的异动所惊,纷纷紧张的盯着,眼睛一眨不眨,双手不自觉的紧紧握在一起,一脸忐忑、焦急。

    就在这时,没有人发现,宁月璟裤子的前袋中,一颗小小的脑袋突然探了出来。

    那颗脑袋大概也就只有两根手指那般大小,看上去那质感很有一种q弹的感觉,就好像是果冻,或者水煮蛋的蛋白那种。

    从宁月璟口袋里探出脑袋来的自然就是灵。

    此刻灵正用俩面条似的细细小手扒拉着宁月璟口袋外沿挂着,探出的脑袋微微歪着,已经衍化得颇为清晰、分明的双眼轻眨了眨,正略带着一丝好奇和惊异的看着从薛弘毅体内冒出的那一缕缕暗红、幽森的气息。

    若是能够看到宁月璟裤兜内的话,就会发现灵随时随刻都会抱着的灵石正被它用双脚勾着。

    大约两三秒钟过后,薛弘毅身体上方已然弥漫了一层浓厚的暗红、幽森的气息。不过那些气息却并没有朝外扩散。

    与此同时,薛弘毅躺在床上不自觉颤抖的幅度也更大了许多,震得床铺都哗哗作响。

    就在薛宁和薛母脸上带着担忧,犹豫着是不是要开口问问宁月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时,薛弘毅颤抖的身躯突然猛地僵住绷直……

    ps:天天嚷着手残手残,这会儿貌似是怎有点残了。。。左手无名指的那根手筋一动就感觉阵阵的疼。。。好悲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