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幕后黑手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银海,某座幽静的私人别墅中。

    在其中的一间房间正中摆设着一座祭台,上面供奉着一个神龛。

    祭台上摆着一些祭品,还有一座香炉中插着三束焚香在烟烟袅袅的燃烧着,使得神龛周围缭绕着一缕缕的烟雾,看上去给人一种莫名神秘,还有那么一丝丝森然的感觉……

    在祭台前的地板上,有三名中年男子静静坐在蒲团上闭目打坐。正中的中年双手在胸前结着一道诡异的术印,一种幽暗、阴冷的气息弥漫着整个房间内。

    就在这时,祭台上的那一座神龛,突然间‘嗡,嗡’的剧烈震颤了起来。

    坐在祭台前的那三名中年几乎同时蓦然惊醒,猛地睁开了眼睛。尤其是正中间,双手结着术印的那名中年更是面色大变。

    旁边两侧的那两名中年正要开口询问,却见祭台上的那座神龛之中突然传出一声充满恐惧、仓皇的尖叫,下一刻,那神龛发出了‘轰’的一声剧烈大响,猛地炸了开来!

    ‘噗!’

    霎时间,坐在祭台前正中蒲团上的那名中年整个人顿时如遭重击般,浑身蓦地一颤,脸色‘唰’一下,顷刻就变得一片煞白,胸膛一阵急剧鼓荡,无法抑制的张口喷出了一大口猩红的鲜血,精神顿时变得萎靡不振!

    “贺茂君,你怎么样?发生了什么事?”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坐在两边的那两名中年一阵大惊,见到中间的中年吐血,两人顿时急声问道。

    贺茂千流大喘了两口气,略微抬头扫了眼面前那炸裂的神龛中升起的一缕缕暗红幽森黑气,眼中浮现出一抹惊怒之色。

    抬手一把抹掉自己嘴角的血迹,语气森然的咬牙恨声道:“有人破了我的阴阳术。而且还灭了我的式神‘生花太一郎’!”

    “什么!?”

    边上的两人闻言大惊失色。急声道:“贺茂君,你可是我们大岛国除了老一辈之外,最强的阴阳师之一,什么人竟然能够破除掉你的阴阳术,甚至还灭了‘生花太一郎’!”

    “是啊,贺茂君。‘生花太一郎’的力量就算是我与井下君都无法抗衡,更别说要灭杀‘生花太一郎’了。”

    听到两人的话,贺茂千流用手撑着地板,稍微坐直了一些,语气微冷的道:“华夏毕竟历史久远,而且地域辽阔,即便经历过多次浩劫,但传承下来的种种秘法也绝非我岛国能与之相比。”

    “这一次也是我大意了,忘了这里毕竟是华夏。虽然有能力破除我阴阳术的人不会太多。但也绝非没有。”

    说到这,贺茂千流眼中蓦地闪过一丝阴狠之色,道:“不过,此事绝不能就这么善罢甘休!”

    “生花太一郎是我耗费了整整十年的心血才慢慢地将它喂养,一步步成长起来的。现在却被人灭杀,这笔账,一定要让对方付出代价!”

    边上一人也语气森然的应道:“不错!不管是谁,敢破坏我们大岛国的计划。都必须要付出代价!”

    另一人则略带忧虑道:“可是……对方竟然能够破除贺茂君你的阴阳术,并且还将生花太一郎灭杀。只怕对方的实力必然非同小可,咱们几人可未必能是其对手。何况贺茂君你如今也因为生花太一郎被灭杀,遭受了反噬,短时间内怕是无法完全恢复过来吧……”

    贺茂千流脸色略显阴沉的点了点头,“我的伤势至少也要一个月左右才能够完全恢复。而且……生花太一郎被灭,我的实力也会大打折扣。”

    “那怎么办?”

    贺茂千流冷声道:“等下先让杜家的人去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究竟是什么人破除了我的阴阳术。到时候我会打diàn huà回国内,请我老师亲自来一趟华夏!”

    边上的那两人闻言,顿时一喜。

    “贺茂君,若是安倍清野大师真的能够亲自来华夏一行的话,对方就算再强也绝不可能是安倍大师的敌手!”

    “不错。安倍清野大师可是我们大岛国最强的四大阴阳师之一,整个华夏恐怕都没有几人能与安倍清野大师抗衡。”

    那两人对那位‘安倍清野’可谓是信心满满。

    贺茂千流也同样不觉得这一次的对手能与他老师抗衡,脸上不禁露出一丝阴狠的冷笑,“不管他是谁,敢跟我们大岛国作对,那就必须要付出他无法承受的代价!”

    ……

    一天之后。

    “贺茂先生,井下先生,村上先生,事情已经调查清楚了。我让人去了薛弘毅所在的那家医院,把昨天薛弘毅住院后所有进过他病房的人都排查了一下。”

    “不出意外的话,破除了贺茂先生的阴阳术的,很可能就是这两个人……”

    一名将近四十岁上下的中年开口说道。并将几张zhào piàn递给了贺茂千流三人,那些zhào piàn上的人赫然就是纪雪晴和宁月璟两人。

    在将zhào piàn递给贺茂千流三人的同时,那名中年也继续说着,“据我所查到的情况,昨天薛弘毅被他的司机和mi shu给送到医院后除了他的妻子、女儿去医院看过他之外,就只有这两个人以及医院的医生护士进过薛弘毅的病房。”

    “医院里的医生和护士我都派人排查过,没有问题。而且就是在zhào piàn上的这两个人去看过薛弘毅后,她们刚离开医院,薛弘毅的妻子就让医生去给薛弘毅做过检查,当时的检查报告显示薛弘毅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正常……”

    “所以,破除了贺茂先生的阴阳术,救了薛弘毅的人至少有九成以上的可能性是这两个人,或者是其中之一!”

    贺茂千流三人一边听着那名中年的话,一边看了看手中拿到的那些zhào piàn,彼此也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

    最后,井上空月忍不住说道:“这两个女人一个最多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另一个也不过二十来岁,她们怎么可能有能力破除得了贺茂君的阴阳术,甚至……甚至灭杀了贺茂君的式神‘生花太一郎’!”

    井上空月显然对此感到难以接受。

    另一侧的村上真与也觉得难以置信,道:“井上君所言不错,这两个女人,或者可以说是女孩,她们怎么可能破除得了贺茂君的阴阳术!更何况贺茂君的‘生花太一郎’的力量就算是我们都难以抗衡,她们两个小姑娘如何能灭杀得了生花太一郎?”

    贺茂千流的面色显得有些沉凝,目光盯着zhào piàn上的纪雪晴和宁月璟,一言不发。

    而站在他们面前的那名中年见气氛变得有些凝重,也不敢再多说什么,神情稍显有些紧张。

    这时,贺茂千流终于缓缓开口,“虽然让人觉得难以置信,但既然她们的嫌疑最大,那么……”

    说到这,贺茂千流抬起了头,看着面前站着的那名中年,道:“杜君,你有查清楚这两个人是什么身份吗?”

    井上空月和村上真与听到贺茂千流的话,脸上的那抹觉得难以置信的神色也纷纷收敛,神情变得肃然了几分,连身体都不禁坐直了一些。

    杜枫闻言,连忙回答:“贺茂先生,这两个人的身份我都查清楚了。那名二十多岁的女人名叫纪雪晴,她是仙姿公司的总经理……”

    “仙姿?”

    贺茂千流微怔,目光再次瞥了眼手中zhào piàn上的纪雪晴,旋即重新抬头望着杜枫,问道:“你说的仙姿难道就是卖‘仙姿养颜丸’和‘仙姿祛疤液’的那家公司?”

    “是的,贺茂先生,就是那家公司。”杜枫连忙应道。

    “唔……”

    贺茂千流微眯了眯眼,神情中流露出一丝丝的沉吟之色。

    杜枫见状也静静地等待,没有开口说话。而坐在贺茂千流旁边的井上空月和村上真与二人则相视一眼,眼中不禁闪过一丝异色。

    过了一会儿,贺茂千流再次开口,“杜君,你继续说。”

    “好。”

    杜枫忙应了声,接着说道:“另外的那名十来岁的女孩叫宁月璟,她目前还在读初三。不过我的人查到她如今住在仙姿公司副总经理,同时也是仙姿大股东的尹修的家里,也不清楚她跟那个尹修是具体是什么关系……”

    “又是仙姿……看来这家公司不那么简单啊。”贺茂千流微眯着眼,轻语道。

    这时,边上的井上空月不禁开口,“贺茂君,要不要我跟村上君……亲自去试一下这两个人?”

    “不。”

    贺茂千流很直接的摇头,“如果我的阴阳术真的是被她们所破除掉的,生花太一郎也是被她们所灭杀,你们两人只怕不是她们的敌手。”

    “那……咱们怎么办?就在这等着安倍大师到来?”村上真与迟疑,问道。

    贺茂千流稍稍沉吟片刻,道:“不用咱们亲自去试,让杜君随便找些混混什么的去试试就行。以免打草惊蛇。”

    井上空月和村上真与眼睛顿时一亮。

    “贺茂君这主意好。虽然一些混混试不出真正的实力如何,但至少可以让咱们确定是不是她们所为。”

    “嗯。如果她们只是毫无力量的普通人,就凭她们两个小姑娘是绝对应付不了几个混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