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二章危机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银海三中距离尹修所住的月湾小区并不远,正常步行也就十来分钟左右的路程。

    虽然很多时候宁月璟会跟隔壁家的杨润海、杨倩瞳这对双胞胎兄妹俩一块走,不过有时候也会自己一个人走回去。

    她那沉静内敛的性格不是那种会太主动去跟人交流的,如果杨润海和杨倩瞳不过来叫她的话,她基本上也少会主动凑过去。

    可能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宁月璟这样的性格都不是太惹人喜欢,显得过于内向,或者说孤僻了些。

    但这就是她的性格,清清冷冷的,就好似一朵安静的独自绽放的雪莲一般,给人一种不那么可攀和清冷淡漠的距离感。

    性格上的东西一旦养成就不那么容易再去改变。何况,宁月璟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好,或不对,需要去改变的。

    对于其他人,她并不那么在意对方是否喜欢她,是否愿意跟她交流。

    以前的她,世界里只有自己独自一人。现在的她,世界里除了自己之外,也就只有师父尹修的存在。

    除此之外,别的,大约也就只是一片模糊朦胧,可有可无的影子罢了。

    背着书包,宁月璟独自静静地朝着月湾小区的方向走着,不时的抬头看看头顶的黑夜,心里却是在默默地想着师父什么时候能够出关回来。

    不过,她心里虽是对尹修颇为念想,但也知道尹修正在闭关,不宜被打扰,所以还是按捺着心中的思念。

    连不久前薛宁想要找尹修救治她父亲,宁月璟都没有松口,而是选择自己去试试。

    走了没多远。宁月璟忽然感觉到有那么一点不太对劲。

    似乎……似乎后面那辆车一直在跟着自己?

    宁月璟不禁狐疑的转过头望了眼身后的那辆黑色轿车,眼神中带着几分警惕之色。

    与此同时,坐在轿车内的安倍清野在见到宁月璟回头望来时,忽然轻叹了一声,带着一丝感叹道:“好敏锐机警的丫头。看来她已经是有所察觉了。停车吧。”

    最后一句自然是对开着车的井上空月说的。

    “是,安倍大师!”

    井上空月连忙应道。将车缓缓停靠在路边。

    安倍清野推开车门走了下来,看着警惕的盯着这边的宁月璟,缓缓道:“前些时日应该是你破了我弟子的阴阳术吧?”

    安倍清野嘴里说出的是华夏语,而且吐字十分清晰,腔调圆润,只听他的声音,看他那同样的黄皮肤、黑头发,只怕还会以为他也是华夏人呢。

    至少宁月璟就压根没想到眼前的这名老者是岛国人。

    听到他的话后,感受出了那么一丝不善之意。宁月璟警惕之色更浓了几分,盯着对方,道:“什么阴阳术?”

    她是确实不太明白。压根就不知道薛弘毅体内的那鬼魅是岛国阴阳师所蓄养的式神,还以为只是寻常的鬼魅附身而已。

    是以,安倍清野突然这么询问,宁月璟完全没联想起来。

    安倍清野淡淡笑了笑。

    这时,贺茂千流以及井上空月、村上真与几人也都纷纷下了车来,站在安倍清野的身后。

    宁月璟目光扫过贺茂千流几人。心头微微一紧,那精致的小脸蛋上充满了警惕。她的手悄然的背到身后。轻拍了下书包,而后双手十指交叉在身前。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跟着我!”

    宁月璟冷声问道。

    贺茂千流三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深沉的气息让她隐隐感受到了一股压迫感。

    反倒是安倍清野,因为实力比宁月璟强了太多,宁月璟固然感知敏锐,但如果对方刻意收敛气息的话,她也是很难以察觉得到。

    不过在感觉到贺茂千流几人身上那股极为深沉的气息后。宁月璟可不会天真的以为安倍清野会只是普通人。

    所以她才立即用手悄悄地轻拍了下书包,提醒藏在书包里的灵,同时双手十指交叉在身前也是为了随时可以最快速度的施展法决。

    对方毕竟还没有明显的表露出什么恶意,或者是要对她采取什么行动,是以宁月璟也不可能稍有点什么‘风吹草动’就要立马套上尹修给她的那套战甲。

    那玩意毕竟是惊世骇俗。不是必要的话,还是得尽量少乱用。不然到时候她又得要另外转学……

    安倍清野虽然有注意到宁月璟的细微动作,不过却并没有怎么当回事。或者说,他根本就不觉得宁月璟的那些小动作是有什么意义的,只当是宁月璟紧张下的反应。

    何况,安倍清野并不觉得对付宁月璟这么一个小丫头,会有什么困难。

    “小丫头,我很好奇,你究竟是用什么办法灭杀了我弟子的式神。以你自身的修为应该做不到这一点吧。”

    安倍清野淡然的看着宁月璟,道。

    “式神?”

    宁月璟微皱了皱眉,不禁又想到了刚才对方似乎还说了什么‘阴阳术’的,脑海中的念头顿时如电光火石般的瞬闪而过。

    顷刻间便联想到了许多的东西。

    “你们是岛国人?那位薛叔叔体内的鬼魅是你们故意下的手?”

    宁月璟面色微变,神情霎时变得十分冷漠的盯着对方。

    虽然她其实并没有接触过岛国的阴阳师,甚至在此之前都没听过,但是无论是阴阳术还是式神这样的名称都很明显的指明了对方的身份。

    同时她也猛然将对方与前些天薛弘毅体内的鬼魅联系了起来。

    之前一开始听到安倍清野的话后,她没反应过来。但此刻,对方目标如此明确,脑海中一回想近来的事情,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薛弘毅的事情。

    除此之外,宁月璟也想不到最近还有什么是会有可能与对方有关联了。

    安倍清野瞥了眼四周,双手忽然在身前结了一道法印。

    宁月璟见状,蓦地一紧,连忙叫道:“果冻,出来!”

    早已得到宁月璟提醒的灵一听到宁月璟的话,立马从背包里飞了出来,挡在宁月璟身前,小小的眼睛眨了眨,盯着对面的安倍清野。

    就在灵飞出的瞬间,宁月璟猛然发现周围的环境突然一变,变成了一片完全陌生的荒野。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宁月璟顿时怔住,微带着些许惊愕与狐疑,猛地抬头看向四周……

    而对面的安倍清野在看到灵出现的刹那,先是一惊,继而眼中蓦地浮现出一道狂喜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