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动怒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就在这时,宁月璟再次激发战甲的飞行法阵,直接朝着钻入车内,想要逃走的贺茂千流飞冲过去。£∝,

    轰!

    贺茂千流刚想启动qi chē,宁月璟已然瞬息而至。

    浑身笼罩着战甲的她狠狠地冲撞在了那辆轿车上,猛烈的撞击,直接将那辆黑色轿车冲得支离破碎,无数碎片飞射四周,而刚刚钻入车内的贺茂千流也发出了一声惨叫……

    还在与灵交手的安倍清野看到这一幕,顿时再次骇然。

    当他看到宁月璟在撞碎了那辆轿车,再次若无其事的站起来后,终于不敢再迟疑,迅速的一道阴阳术逼退面前的灵,而后掉头就飘然遁走。

    宁月璟不打算这么轻易放过他,控制着战甲化作一颗炮弹一般追着逃离的安倍清野直冲而去。

    然而安倍清野毕竟不是村上真与或者贺茂千流能比的。

    察觉到身后宁月璟冲来,心中惊骇之余,双手连忙迅速的结印。

    控制着战甲追在安倍清野身后的宁月璟瞬时感觉眼前一花,周围的环境一阵莫名的波动,顷刻间她眼前便失去了安倍清野的踪影……

    宁月璟毕竟没有灵识,面对安倍清野的迷幻术毫无办法。失去目标之下,她也就只能放弃继续追击。

    “果冻,咱们走!”

    宁月璟很快回到灵的旁边,对它叫了一声,立即控制着战甲直冲天际离开。

    宁月璟刚离开没多久,安倍清野所施展的幻术也随之消散,显露出了那一片经过一番大战后,变得狼藉不已的地面。

    还有那辆被宁月璟撞得支离破碎的轿车,以及另一侧村上真与的那具残破的尸体……

    ……

    尹修静静听着小蛮一声声清叫叙说,脸色渐渐微沉下来。“小璟不仅受了伤,还中了毒?”

    “噶叽!”

    小蛮忙不失迭的用力点头叫道。

    尹修当即二话不说,立刻唤出天方卓古剑,带着小蛮立刻返回银海……

    大约一分钟之后,尹修已带着小蛮回到了家中。

    宁月璟此时正面色苍白,还有几分蜡黄的躺在床上。额头上沁满了一层涔涔的虚汗。那往日里清冷的小脸蛋上显得十分虚弱,细弯的眉梢微蹙着,可见她此刻并不那么好受。

    尹修在御剑返回之时就已先一步用灵识隔着数十里距离将宁月璟的状况查探得一清二楚。

    此时回到家中,走进宁月璟的房间内,尹修的面色显得微微有些沉冷。

    “师、师父……”

    听到尹修开门的声音,原本闭着眼睛沉睡中的宁月璟顿时惊醒过来,睁眼看到走进来的人赫然是尹修时,连忙想要起身,虚弱的脸蛋上浮现出一丝丝欣喜。

    见到宁月璟想要起身。尹修立即‘唰’的一个闪身,瞬间出现在她床边,伸手轻扶着她,和声道:“小璟,你先躺着,师父先把你体内的毒给解了再说。”

    “嗯。谢谢师父。”

    宁月璟略显蜡黄苍白的小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轻应道。神情显得格外的心安,平静。

    师父回来了。她就再没有什么需要担心的了。

    “噶叽……”

    小蛮从尹修的肩膀上跳了下来,站在宁月璟的床上。微微歪着脑袋,带着几分担心的看着她。

    原本坐在床头柜上的灵这时飞了过来,悬在宁月璟的旁边。小皮也围在边上看着。

    尹修没有再多说什么,伸手将宁月璟的右臂从她身上盖着的薄毯下拿了出来,而后直接将睡衣的袖子从肩膀处撕开,露出了她的右臂。

    此时宁月璟右臂上用纱布包扎着。然而那纱布上却沁着一层略黑的暗红血迹。尹修迅速的将纱布解开。

    只见宁月璟右肩上那一道昨晚被井上空月偷袭所造成的伤口周围都呈现一种暗黑的颜色,且明显的浮肿。

    而从那深可见骨的伤口中沁出的脓血也泛着一种暗黑的颜色,还有一丝丝腥臭的气息散发出来……

    尹修看了看宁月璟伤口的情况,左手抬着她的手臂,右手迅速的结了一道法印。

    一阵微光闪过。尹修右手打出的法印落在宁月璟的伤口上,散发着一层淡淡的清光,一丝丝黑气迅速的从她的伤口处升腾出来,眨眼便彻底消散。

    几息之后,宁月璟伤口周围的黑色迅速的褪去,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的颜色,连那浮肿情况也立刻好转了许多。

    直到伤口中没有黑气再飘出,尹修这才放下了宁月璟的手臂,接着又从储物戒指内取出了一株鲜嫩碧翠的灵草。

    手掌中气劲一搅,直接将那株灵草给搅成汁液药渣,随后又以法力将浮在手掌上方半空的那一团药汁一分为二,并开口对宁月璟道:“小璟,张嘴……”

    “哦!”宁月璟一直静静地看着尹修帮她祛毒治伤,听到尹修的话,连忙应了声,张开了嘴巴。

    这时,尹修立马将分化出的一半药汁隔空送入了宁月璟的嘴里。另一半则被他敷在了宁月璟右臂的伤口处。

    那一半药汁敷在宁月璟的伤口上,药力很快就渗入了伤口内。使得宁月璟的伤口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迅速的愈合,那浮肿的情况也迅速的彻底恢复正常……

    “好了,没事了。”尹修看到宁月璟伤口完全愈合后,轻拍了拍她肩膀,说道。

    宁月璟此时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身体的状况在迅速的恢复过来。刚刚还感觉身体一阵虚弱乏力,但在服下尹修给的那些药汁后,短短片刻间她就感觉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

    “谢谢师父!”

    宁月璟坐直了起来,靠在床头上,对尹修道。

    “噶叽。”

    小蛮见宁月璟已经无恙,脸色也很快恢复正常的红润,顿时咧嘴笑了起来,一蹦跳到宁月璟的腿上。抬头冲她很开心的叫了一声。

    飞在宁月璟边上的灵也一下扑到她脸上,张开双臂贴着。

    连小皮也急不可耐的从地上一跃跳到了床上,凑了上来。

    “小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把整个事情跟我说一下,到底是什么人伤了你。还在兵刃上淬了如此诡异的剧毒。”

    尹修问道。

    “师父,事情是这样的,大概在半个月前……”

    宁月璟当即把整个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从头到尾向尹修道来。

    “……我原本以为只是寻常伤口,所以也没有太过在意。回来后就自己用药然后包扎了一下,谁知道清早我醒来后就感觉浑身虚弱无力,这才发觉不对劲……”

    “然后我就叫来了小蛮,让它去找师父你。师父,没打扰到你闭关修炼吧?”

    宁月璟小声的说道,语气稍有几分忐忑。看来她是生怕自己影响到尹修闭关修炼。

    尹修的脸上凝着一层寒意,在得知伤了宁月璟的竟然是岛国人后,他的脸色就变得有些阴沉。

    此时听到宁月璟稍带着几分忐忑的话语,尹修这才稍稍平和了一些,对她道:“你没打扰到师父。在小蛮过来之前师父就已经把三头六臂神通练成了。正打算要回来呢,恰好小蛮就找了来……”

    说完后,尹修轻柔的揉了下宁月璟的头发,继而语气带着一丝寒意的道:“放心吧。这笔账师父会去帮你讨回来的。”

    “哼,岛国……”

    尹修轻哼了一声。眼中的寒芒一闪而逝。这还是他回到地球这将近一年来第一次露出如此森然冷厉的神情与目光。

    当年他离开地球之前就曾与不少的岛国阴阳师还有忍者交过手,死在他手上的岛国阴阳师和忍者也不在少数。

    对于岛国他本就没有任何好感可言。

    在回到地球后,得知当年在他离开地球后不久岛国就对华夏发动了侵略战争,对华夏造成了长达八年之久的浩劫,导致无数人死难,所犯下的各种恶行更是罄竹难书……尹修对于岛国就只剩下厌恶。

    如今。又是岛国人伤了宁月璟,这就好像是一根导火索,顿时引发了尹修内心对岛国的恶感。

    虽然战争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当年的战争与如今的岛国普通民众并无多大直接联系,若是对方不来招惹自己便还罢了。

    既然对方招惹了自己。那就没什么好说的。

    何况,回来的这一年中尹修也从网络上的一些新闻当中了解到近年来岛国又是愈发的乖张了起来……

    很多事情原本不动念那还不觉得如何,一旦被引动了念头,尹修就觉得该给岛国一些严厉的惩戒!

    宁月璟看着尹修那冷然的神情,顿时忍不住开口问:“师父,你……你打算怎么做?”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尹修露出如此冰冷的神情,一直以来尹修给她的感觉都是温和而淡然的。

    然而这一次,她觉得师父是真的动怒了。

    听到宁月璟的询问,尹修立刻回过神,很快就收敛了表情,恢复了平和之色,看着她,道:“这件事师父自有分寸。”

    微微一顿,尹修又问道:“小璟,师父想对你用一下搜魂术,弄清楚昨天袭击你的剩下那两人的样貌,好找到他们,可以吗?”

    “啊?哦,可以啊,师父你来吧……”

    宁月璟倒是很干脆的答应,看得出来她对尹修的确是完全的信任,完全没有戒心。

    尹修微微一笑,揉着她的头发,道:“放心,师父只看你昨晚的记忆,不会随便乱窥探你其他记忆的。”

    以他的修为施展搜魂术,要控制好这一点还是很简单的。

    “嗯。师父,开始吧。”宁月璟倒并不太在意,轻点头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