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杀shàng mén去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三天之后。¥f,

    尹修终于动身前往岛国。三天时间,想来就算袭击小璟的那两人之前是躲在其他地方,如今应该也已经返回了岛国。

    用法术隐匿了身形,尹修驾驭着飞剑朝着岛国的方向疾掠而去。

    从银海到岛国也并不是那么遥远,还不到十分钟尹修就已经出现在了岛国的领空上方。他的灵识早已释放出去,像是一张大网般笼罩着方圆数百里的范围,沿路便开始用灵识搜寻安倍清野和井上空月的踪迹。

    为此他也特意稍稍减缓了一些飞剑的速度。

    而尹修御剑前进的方向则是很明确的前往岛国京都。

    他并不确定对方藏身于何地,不过先去岛国的京都搜寻一番总归是没错的。若是在岛国京都没找到对方的踪影,那再地毯式的将整个岛国都给‘犁’一遍也不迟。

    沿路一边搜寻一边前行着,没几分钟尹修也来到了岛国京都周边。这一路上并没有能发现安倍清野和井上空月二人的踪影。

    来到岛国京都上空后,尹修便停了下来。站立在飞剑之上,灵识将整个岛国京都,以及周边大片区域都笼罩在内。

    整个岛国京都,及周边的所有一切在尹修面前都无所遁形……

    繁华的都市街道之上人涌如潮,作为岛国京都,也是岛国第一大都市,整座城市中聚集的人口之多可想而知。

    不过,尹修的灵识却如电闪般的迅速搜寻着,每一个刹那都有无数人的面孔被尹修的灵识扫过,而后在瞬间与他从宁月璟记忆中所看到的安倍清野与井上空月二rén miàn貌相对比……

    仅仅是几分钟之后,尹修突然转头望向了岛国京都西南方向,眼中蓦地闪现出一抹冷芒。“终于找到你们了!”

    嗖!

    话音未落,尹修脚下的飞剑已然化作一道流光,似闪电般朝着西南飞射而去……

    区区数十公里的距离对于全力御剑的尹修而言不过是片刻即至。大约也就那么一分钟不到,尹修就已然御剑来到了天泉寺所在的那片深山的上空。

    尹修的灵识笼罩着下方整个天泉寺。

    无论是在天泉寺后山竹林之后正在修炼着忍术的井上空月,还是此刻正坐在一间充满岛国传统风格,显得十分古朴的木屋中的安倍清野都被尹修的灵识‘看’得一清二楚。

    ‘嗖’一声。尹修迅速的在天泉寺后院的空地落了下来,招手收回了飞剑。周围是一大片连着的木屋,这些木屋的造型,还有装饰都充满了岛国的古韵风格。

    “你是谁!”

    尹修的突然出现马上就被周围的几名守卫发现,这些守卫一个个都挎着一把,显得十分凶悍的模样,立马开口向尹修喝问。

    当然,他们所说的话自然是岛国语。

    尹修淡淡的瞥了一眼,轻哼一声。根本懒得跟他们多说废话,一言不发的直接抬手一挥。

    顿时一股磅礴的力量汹涌而出,分化成数道朝着那几名守卫直冲而去……

    那些守卫根本没反应过来,便感觉到一股可怕的巨力猛烈的袭来,狠狠地冲撞在胸口。

    霎时间,一个个瞪大了眼珠,惨叫着,仰面吐血倒飞而出……

    ‘砰!’

    ‘砰。砰……’

    那些守卫一个个重重地摔在地上,反弹了两下就没有了半点声息。

    不过。那些守卫的惨叫声却是惊动了其他的人。

    只见周围的那些木屋纷纷‘哗啦’的被拉开了门,许多穿着岛国传统武士服,脚踏着木屐的岛国男子冲了出来。

    “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

    这些冲出来的岛国武士带着几分惊乱的大叫着,彼此询问。

    当他们看到静静站在木屋前空地上的尹修,以及周围或躺或趴在地上,已经没有了声息的同伴时。一个个顿时怒气冲冲。

    “你是谁!竟敢杀害我们‘天泉寺’的武士,受死吧!”

    几十个岛国武士纷纷拔出了手中的,哇哇大叫着朝尹修气势汹汹的大步冲来。

    与此同时,在竹林后边修炼的那些忍者也都被这边的叫喊声惊动,纷纷迅速的从竹林中疾掠而来……

    尹修看着紧握。朝自己煞气腾腾大步冲来的那些岛国武士,冷然一哂,抬手一张,庞大的法力顿时汹涌如潮的席卷而出。

    顷刻间分化成了数十份,而后将冲过来的那几十名岛国武士尽数隔空摄起,将他们定在半空。

    那些岛国武士突然发现自己被凌空提起,顿时惊得目瞪口呆,嘴里一阵叽里呱啦的哇哇大叫,用力挣扎,想要挣脱束缚。

    “死!”

    这时,尹修突然一声冷哼,张开的五指猛地一下握起。

    霎时,束缚着那几十名岛国武士,将他们定在半空的那一道道法力纷纷猛然收紧。

    可怕的巨力让这些一个个都有着不俗实力的岛国武士连一丝一毫抵抗之力都没有,顷刻间全部被捏断了脖子,立刻毙命!

    另一侧,刚刚从木屋中冲出来,身穿着一袭传统岛国神官服的安倍清野与另外的几名阴阳师亲眼看着几十名实力不俗的武士被尹修以无形的力量定在半空中,仅仅是那么隔空的手一握,便顷刻间将那数十名武士尽数毙命,顿时瞪大了眼睛,不敢自信的望着尹修。

    饶是这些阴阳师一个个都实力强大,尤其是安倍清野。

    然而,他们也绝对从未见到过似尹修这般,拥有如此恐怖实力的存在。

    这简直是已经超乎了他们的认知!

    “你、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害这些武士!”

    安倍清野强自镇定的喝声问道,然而他的声音却不受控制的在颤抖着。可见他的内心里,此刻也对尹修充满了惊惧以及慌乱。

    即便他是岛国最强大的四大阴阳师之一,纵使他的修为已然达到了修行的‘极致’。

    但是,对比眼前这个看上去不过区区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所展露出来的可怕力量,他自认远远不及!

    内心里不由自主的感到一丝惶恐也是在所难免。

    不过,跟在他身后的另外那几名原本慌张不已的阴阳师在听到安倍清野的话后,却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般,马上安定了不少。

    至少神色看上去显得稍微平静了一些,没有刚才的那么惊惶失措。

    安倍清野刚才所说的仍然是岛国语,尹修自然听不懂他说什么,除非尹修直接用灵识去感应他的意识波动。

    不过,尹修猜也能大概猜到他所说的话,淡淡的道:“让你死个明白。几天之前,你带着人在华夏意图袭杀我的弟子,今日我就是为我那弟子前来报仇的。”

    尹修从小璟的记忆中就知晓了眼前这个岛国阴阳师是会华夏语的,所以也不担心对方听不明白。

    安倍清野自然听懂了尹修的话,顿时一阵大惊。

    虽然那天从华夏回到岛国之后,他心里就隐隐的感觉到有那么一丝丝不安,但却没想到竟然真的因此而惹来了大.麻烦。

    而且,对方还这么快就来了岛国,还直接找到了这里!

    安倍清野有些想不通对方究竟是怎么知道自己在这里的,这个地方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知道。

    更何况,这里可是岛国,而非华夏啊!

    更让安倍清野想不通的是,对方看上去最多也就二十来岁的模样,怎么会拥有如此可怕的力量?

    让他都感觉到无法抗衡。

    难道说,这个看上去不过区区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竟然已经突破了修行的‘极致’?可是这怎么可能!

    修行‘极致’又岂是那么容易能够突破的?

    安倍清野心中充满了震惊与不可思议。

    “你、你……难道你就是那个尹修?”

    安倍清野猛然想起了一个名字,顿时失声叫道。

    “你居然知道我。”

    尹修微微惊讶,看着对方,忽然嘴角泛起一丝冷笑,蓦地抬手朝左右两侧一挥,两股磅礴的真元法力顿时涌入双臂,而后化作一道道凌厉无比的气劲激射而出……

    嗤

    噗,噗噗!

    伴随着一阵裂帛般,气劲撕裂破空的声音,在尹修左右以及身后立即传来一阵低沉的闷响。

    紧接着,一声声闷哼和惨叫声纷纷传来。

    “呃……”

    “啊!”

    一道道身影突然出现,遍布尹修周身。这些突然现出身形的人一个个都身穿着紧身的黑色忍者服,手中握着忍者刀。

    只不过此刻他们每个人的心口处都出现了一道窟窿,殷红的鲜血正汩汩的往外冒着,将他们身上的黑色忍者服都纷纷染红……

    这些忍者一个个都带着不敢置信的眼神望着看都没看他们一眼的尹修,脸上满是惊愕、不解以及对死亡的不甘。

    啪!砰,砰砰……

    一具具尸体相继直挺挺的倒了下去。那些倒下的忍者当中就有井上空月在。

    看到这一幕,安倍清野与他身后的那几名阴阳师纷纷再次色变。

    连施展了隐遁的忍者都丝毫无法在对方面前隐匿痕迹,一挥手就准确的将所有忍者全部毙命,而且每个人都是心口要害被对方的气劲击中,分毫不差……

    如此人物,实在是强大的让人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