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念生、纯阳气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那些忍者想要依靠隐遁悄悄摸到尹修身边去偷袭,这对于尹修而言无异于找死的行为。+,他们的隐遁在尹修面前根本毫无作用。

    即便尹修不使用灵识,单单只依靠对气息的感知也能清晰的分辨出他们每一个人的准确位置。

    一举将想要靠近偷袭的几十名忍者全数击杀后,尹修似笑非笑的看着前方面带惊慌之色的安倍清野,淡然道:“你们岛国的这些‘老鼠’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藏头露尾,尽干一些偷袭暗杀的勾当,实在是令人生厌得很!”

    说着,尹修淡淡的瞥了眼四周地上的那几十名忍者的尸体,嘴角露出一丝嘲讽之色。

    “你……你究竟想怎么样?”安倍清野感到了恐惧,语气带着一丝惊惶的说道。

    尹修讥嘲的望着他,道:“我想怎样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与你废话这些,不过就是想要让你好好的感受一下死亡降临之前的恐惧罢了。”

    “你们敢去袭杀我的弟子,这就是你们所要承担的后果。”

    “安倍大师,咱们跟他拼了!我就不信他当真就强大到无敌的地步!”安倍清野身后的一名大约五十余岁的阴阳师说道。

    “没错,四叔,就算他再强,我们也要殊死一搏!大不了,大不了……”另一名四十余岁的阴阳师同样应和,说到最后,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狠辣。

    但却没有说明‘大不了’如何。

    这两人所说的话也是华夏语,只不过他们的华夏语显然远不如安倍清野那么纯熟,听着显得有些怪异别扭。

    “安倍?”

    尹修闻言倒是微微一怔,稍显讶异的说了一句,继而盯着安倍清野仔细的看了看,忽然问道:“你是安倍一族的人。这么说来,安倍静空是你的长辈?”

    “那是我父亲的名讳,难道你与我父亲有什么渊源?”安倍清野道。他的眼中浮现出一丝喜色。

    如果眼前这人当真与父亲有什么渊源的话,或许可以化解这次的仇怨,那就再好不过。至于那些被杀的武士和忍者……不过是一些附庸而已,虽然有些可惜。但也没什么。

    尹修看出了安倍清野眼底闪过的那一丝喜意,嘴角顿时露出一抹嘲讽之色,淡淡道:“渊源?呵,是有一些渊源。”

    “既然你是安倍静空的儿子,就是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安倍静空的那条断臂是怎么丢的。”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安倍清野心底刚冒出来的那一丝喜色顿时被一种不妙的感觉取代,心中甚至隐隐的有些慌乱起来。

    尹修淡淡道:“我的意思是……八十多年前,你的父亲安倍静空在华夏仗着你们岛国当时强盛,行事乖张,欺压华夏百姓。恰巧让我给碰见。所以,他被我一剑斩断了右臂!”

    “若非当时附近就是你们岛国的使馆,加上有其他人宁愿送死也要为他拖延时间,让他给逃了过去,八十多年前你父亲就该被我一剑杀死了,也就不会有你的存在!”

    “什、什么!?”

    安倍清野闻言顿时瞪大了眼睛。

    尹修所说的这番话所透露出来的信息简直是让他瞠目结舌。站在安倍清野身后的那几名阴阳师也都纷纷吃惊不已。

    “八、八十多年前,是你斩断了我父亲的手臂。那、那么你……你岂不是……”安倍清野磕磕绊绊的说道,惊骇的望着尹修。一脸不敢置信的神情。

    “很震惊?觉得不可思议?呵呵。”尹修冷笑一声,身形忽然腾空而起。凌空站在了离地面四五米高的位置,俯视着安倍清野几人。

    淡淡道:“那么,现在呢?是不是更加的不可思议,难以置信?”

    尹修的语气中略带着一丝丝嘲讽的意味。

    这一次前来岛国,不单纯只是因为小璟被对方袭杀的事情,也多少夹带了那么几分家国民族仇恨的因素在内。

    固然尹修已是修真之人。

    然而。华夏,终究是生他养他,是他自幼成长的地方。纵然已是修真,踏入仙途,但有些根子上的东西也不是能够说撇清就完全撇清的。

    只不过当初刚返回地球时虽然在得知了华夏所经历的那一段噩梦般的历史后。心中也有过一些震动。

    然而,毕竟并非亲身所经历,虽然唏嘘感慨,对造成那一切浩劫的岛国也充满厌恶,但还不至于要如何付诸于行动。

    这一次,宁月璟的遇袭的事就好像一根导火索,点燃了尹修心底里对岛国的恶感。

    甚至让尹修回想起了八十多年前他所亲眼见到过的华夏人民曾经受到岛国之人欺压的那些画面和往事。

    是以,这一次尹修来到岛国就没打算要对这些岛国人手下留情。

    无论是那些武士,还是忍者,尹修都是毫不犹豫的直接痛下shā shou。

    或许正是因为那一份家国民族之恨的缘故,让尹修在痛杀了那总共近百名岛国武士与忍者后,心底竟隐隐有一丝快意。

    而此刻,看着安倍清野等人在他的面前充满惊慌与恐惧,尹修眼前仿佛又浮现出了八十多年前他曾经看到过的许多普通的华夏百姓在面对岛国人的欺压时的那种彷徨与无助……

    这些事情原本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在修真界中的那八十年修行而渐渐地淡却,渐渐地被深埋在了记忆深处。

    如果尹修没有从修真界返回地球的话,大概很久以后,或许再过几十年,也或许再过几百年他也未必还会再忆起这些十分久远的往事。

    然而,如今他回到了地球,回到了华夏,这些已经被他淡却、深埋的记忆、往事又被触动,再次浮现出来。

    自然而然的,这也就激发起了他内心里曾经在看到华夏百姓受到岛国之人欺凌时的那份恨意。

    当年的他只不过一介武夫。实力纵然不俗,但在无数枪炮面前,在那样一个列强横行,军阀混战的乱世也只能独善其身。

    如今他已经有了足以无敌于世的力量,尹修突然间觉得自己或许应该做一些什么。

    不为别的,就只是为了当年在看到列强在华夏横行。欺压华夏百姓时,自己内心里涌现出的愤怒,以及随后而来的那一份无力与无奈。

    就是为了年少时曾经在心里冒出来过的与列强抗争的那份热血,以及最终渐渐的麻木,只剩下独善其身,最后为了追寻突破武道极致,远走星空彼岸……

    看着下方安倍清野等人瞳孔中映照出来的,对自己愈发强烈的恐惧,尹修内心里的这一份念头愈发的强烈。

    当年的华夏百姓在面对着四方如同恶狼一般扑上来狠狠撕咬的列强时。何曾不是如此这般的充满恐惧与无力?

    “或许……这也是我想要回来的执念之一吧?当年的麻木,也许也仍然有着那么一丝的不甘。潜意识的深处就存在着这么一份执念,我已经拥有了足够强大的力量,所以要回来看看,做一些当年自己想做,但却无能为力,只能由无奈到逐渐麻木的事情……”

    尹修内心忽然升起了一丝丝的明悟。

    在他的意识深处,仿佛出现了一面镜子。

    那面镜子坚固无比。上面有着一道十分细微的裂纹。

    而此刻,那一道细微的裂纹之中却仿佛突然涌现出了一股力量。生生的将裂纹撑大,并且朝着镜子四面八方逐渐延伸……

    在一阵若有若无的‘咔咔’轻微声响中,那面坚固无比的镜子上的裂纹越来越多,很快的裂纹就遍布了那面镜子上很大的一块,好似龟裂的大地一般,裂纹交错延伸。

    不过。那很大的一块大概也不过是占据了那面镜子不足十分之一左右的面积。

    而且,裂纹也只是裂纹,纵然使得那面镜子看上去已经出现了一大片的斑驳,但是,还远远不足以使得这面镜子彻底破碎崩溃。

    尹修心境上的这一丝明悟并不会影响到他的自我意识。

    他俯视着安倍清野等人。淡淡的看着他们。看着他们眼神中,面孔上所浮现出来的惊骇与恐惧。

    看着他们彼此相视后流露出的决绝以及狠辣。

    继续看着他们纷纷取出‘祭器’,双手结印,嘴里一阵念念有词……

    而后,从他们各自手中的‘祭器’内猛地冲出来的各种怨魂厉鬼,凶兽精魄。看着那凶戾的怨魂厉鬼,以及阴狠凶煞的巨蛇、猛兽精魄朝着自己凶狠地猛扑而来……

    尹修忽然的笑了,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

    这些阴阳师的垂死挣扎让他觉得有些可笑。他此时就仿佛当年那些欺压玩弄华夏百姓的岛国人一样,在戏耍着他们……

    目光淡淡的扫了眼猛扑而来的各类‘式神’,尹修玩味般的朝着那些‘式神’轻轻地吹了一口气。

    尹修的这一口气从左吹到右,迎着每一只‘式神’轻飘飘的吹了过去……

    他甚至没有调动体内的真元法力。不过,这一口气息却是尹修吐出的纯阳之气。对于寻常的东西,或许这一口纯阳气息并没有太大作用。

    但是,对于这些由各种怨魂厉鬼,凶兽精魄所炼成的‘式神’来说,尹修的一口纯阳气息无异于最为猛烈的毒药!

    甚至可以说是烈日之于冰雪。

    合体期修真者的一口纯阳之气所蕴含的纯阳力量对于各种属于阴煞之物的存在所能够造成的伤害简直是难以想象的。

    当尹修所吹出的那一口气息触及到扑上来的那些各类‘式神’的瞬间,所有的‘式神’立刻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下一刻,那些‘式神’就仿佛是一缕轻烟一般,连一丝抵抗和迟滞都没有,直接被尹修吹出的那一口纯阳之气给吹散。

    彻底的湮灭,魂飞魄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