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勾玉、封印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什、什么!?

    竟、竟然……

    看到这一幕,安倍清野等人霎时瞪大了眼睛,完全一副被吓傻眼的样子。目瞪口呆的望着尹修,瞳孔一阵急剧的收缩,充满了恐惧与惊骇……

    嘭!嘭,嘭嘭!

    这时,那些岛国阴阳师手中握着的‘祭器’随着他们所召唤出来的式神湮灭,纷纷发出一声炸响,尽数迸裂了开来。

    “噗!”

    “噗……”

    在那些祭器炸裂的同时,安倍清野等人也都遭受到了各自‘式神’被灭所带来的反噬,纷纷仰面喷出一大口鲜血,后倒了下去。

    啪!啪……

    几名岛国阴阳师相继仰倒在地,面色‘唰’一下变得有些苍白。

    “你、你……怎么可能!?”

    安倍清野用双臂撑起身体,嘴里吐出了一口粘稠的鲜血,呆望着凌空而立的尹修,眼睛里充满震惊与不敢置信之色。

    与此同时,一抹深深地恐惧不由自主的在他的瞳孔深处浮现出来,这样的力量根本不是人所能够拥有……

    “不!这、这不可能!他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这绝对不是真的!我们的式神,怎……怎么会被8↓,..他一口气就吹得魂飞魄散!”

    “他不是人,他是魔鬼!是地狱的夜叉恶鬼……”

    那些倒在地上的阴阳师呆望着尹修,一脸不敢置信的大叫着,一片失魂落魄,近乎要崩溃的样子。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刚才亲眼所看到的一切。

    他们费尽心血蓄养的式神,被他们倚为重要战力,拥有着诡异而强大力量的式神……竟然,竟然会被人只是轻飘飘的吹了一口气就给全灭了!

    还有比这更加夸张。更加难以置信,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吗?

    这对他们所造成的打击简直就是彻底粉碎了他们一直以来所信奉的‘力量’,所推崇的修行方式!

    几乎等于是当着狂信徒的面,一拳打死了他们所信仰的神祗!

    这些阴阳师,整个内心都有种濒临崩溃的感觉。

    他们不愿意相信刚才所看到的一切。

    然而,就碎落在他们面前的祭器。以及他们此刻体内遭受到了反噬所受的伤害,却真切的提醒着他们,所有的一切,都是真的!

    尹修冷然的俯视着那些仿佛丢了魂一般的阴阳师,缓缓地开口,“你们所谓的式神和阴阳术在我面前,与小孩子过家家无异。如果我愿意的话,我只需要吹一口气就足以让你们全部灰飞烟灭,就像刚才的那些怨魂凶魄一样。”

    尹修的语气平淡。然而却隐隐的带着几分嘲弄、戏谑之意。

    正如他所说,只要他想,他随时可以一口气灭了安倍清野等人。在他面前,安倍清野等人根本连一丝一毫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目光扫过充满绝望的安倍清野等人,尹修再次开口:“还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免得等下你们死得不甘心。”

    说完,他的嘴角不禁泛起了一丝淡淡的冷笑。

    死亡并非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明知自己即将要死亡,却用尽了所有手段都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死亡到来的那份绝望与恐惧。

    如果是在修真界中,无论面对任何对手,尹修都不可能会与对方废话这么多,这是很作死的行为。

    尹修会非常干脆凌厉的直接从上和灵魂上都彻底抹杀掉对方,不会给对方留下哪怕一丝一毫翻盘反击的可能性。

    只不过,在地球上。怕是没有什么存在是需要他这样去对待的。

    眼前的几个岛国阴阳师,自然也不例外。

    绝对的实力,绝对的力量碾压,让尹修完全不必忌惮对方会不会真的有什么厉害的后手。就算对方眼中再厉害的手段,在尹修面前。也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的玩意。

    随手一拍,就能把对方给拍成渣渣……

    “四叔,用勾玉吧!就算我们要死,也要拖着这个华夏人一起垫背!”一名四十余岁的阴阳师忽然面露狰狞的冲着安倍清野大神喊道。

    边上的另一人则猛地转头望向他,吃惊的叫道:“你疯了!勾玉,勾玉那可是封印着……要是把‘它’放出来,不仅是我们,还有无数人都会遭殃!”

    “哈哈哈,怕什么。只要能把这个华夏人杀死,一切都是值得的!何况……”

    先前说话的那名阴阳师一阵狞笑后,脸上浮现出一抹阴狠之色,道:“何况,反正我们都要死了,不如就最后再为大岛国尽一份忠。”

    “我们把生命献祭给它,借助勾玉的力量给‘它’下达最后一道命令,让它到华夏去。到时候,它要怎么祸害,那也是在华夏,于我大岛国何干?”

    “好主意!安倍大师,取出勾玉来吧,解开‘它’的封印。然后我们几个人一起用生命献祭,让它一定杀死这个华夏人,然后到华夏去祸害。反正那里人多,到时候‘它’想怎么吃也不用担心没有足够的食物,嘿嘿嘿嘿……”

    开口的阴阳师嘴里发出一阵阴森的狞笑。

    安倍清野闻言,脸上仅仅是稍作迟疑后,便立刻浮现出一副决然之色,狠声道:“好!就这么办!”

    安倍清野等人说的都是岛国语,一开始尹修并没有听懂他们所说的话。

    不过随后尹修直接用灵识去查探他们的意识波动,从他们的意识波动中明白了他们所说的话的意思。

    在看着安倍清野一脸决然的从那宽大的神官服内取出了一枚色泽深邃,弯曲的玉坠时,尹修忽然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侧头瞥了眼远处的那座岛国神山‘富春山’。

    旋即淡淡的开口道:“你是打算用手里的那玩意解开那座火山下的封印,放出下面的那条小蛇吧。”

    “不过,你们天真的以为那条区区相当于元婴期的小蛇能奈何得了我?”

    尹修嘴角带着一丝讥嘲的讽笑。

    安倍清野闻言一惊。吃惊的抬头望着尹修,“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被尹修这么干脆的一语道破,其他人也都纷纷微微色变。

    尹修轻蔑的淡笑。

    抬手一招,直接就将安倍清野刚刚取出的那枚玉坠隔空摄取过来。

    安倍清野大惊,紧握着那枚玉坠不肯松手,然而就凭他那点微不足道的力量如何能与尹修抗衡?

    ‘嗖!’

    那枚玉坠立刻挣脱了安倍清野的手掌。直飞到了尹修手上。

    “你……把勾玉还给我!”

    安倍清野不甘的大叫,强忍着伤势想要冲上前抢夺。

    见状,尹修瞥了他一眼,轻哼一声,一股无形的力量顿时激发,猛地冲撞在安倍清野的胸口。

    “噗……”

    安倍清野顿时被那股力量冲撞得吐血倒飞,而后狠狠摔在地上。

    “四叔!”

    “安倍大师!”

    边上的其他阴阳师看着安倍清野再次被重伤落地,纷纷大叫。旋即又猛地抬头望向尹修,当看到那枚玉坠落入尹修手中后。他们脸上顿时一片灰败、颓然之色。

    勾玉被尹修夺走,这让他们连最后想要拼命,拉尹修垫背的资本都没有了。

    然而他们却并不知道他们想要拉尹修垫背的想法是多么的可笑和无知,完全是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

    尹修握着那枚玉坠,打量了几眼,“还算有点意思。”

    说完,尹修又瞥着面前的那几名阴阳师,忽然一笑。“既然你们这么想解开封印,放出那座火山下的小蛇……那我就帮你们一把吧。”

    什么?

    听到尹修的话。那几名阴阳师纷纷一愣,愕然的看着尹修。

    却见尹修淡笑着,托着那枚玉坠的手掌上突然涌现出一股庞大的真元法力,直接注入了那枚玉坠当中。

    随后,尹修对着面前的那几名阴阳师冷笑了一声,猛地将手中的那枚玉坠朝着远处那座岛国神山‘富春山’飞掷了过去……

    嗖!

    那枚玉坠散发着一团浓烈的光芒。化作一道流光带着尖锐的破空呼啸声,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富春山飞射而去。

    片刻之后,玉坠所化的流光猛然的撞在了富春山之上。

    下一刻,富春山顿时爆发出一声剧烈的轰响,仿佛有一枚炸弹爆炸。清晰可见许多的山石被炸碎飞散开来,掀起了一大片的烟尘。

    那几名阴阳师呆望着这一幕。

    随后,他们看到远处的富春山似乎猛地一颤,紧接着,一道璀璨无比的光芒蓦然绽放了出来。

    嗡!

    仿佛整个天地在这一刻都不禁微微一震。

    接着,富春山突然猛烈的晃动了起来,无数大大小小的石块被震落滚下,那硕大的火山口中也突然冒起了浓烟,看情形似乎是那火山要喷发了……

    这一刻,那几名阴阳师顿时面色大变,脸上‘唰’的一下,变得煞白一片!

    “不好!他真的解开了勾玉的封印!”

    “它要出来了……”

    “不!我们是大岛国的罪人!”

    几名阴阳师遥望着震颤愈发剧烈的富春山,惨白的脸上满是悔恨、悲愤和绝望的神情。

    “咳,咳咳……”

    安倍清野这时干咳了两声,咳出了两口淤血,慢慢地撑起了身体。当他看到远处那剧烈震动,正冒着浓烟的富春山时,脸上顿时一片惨然之色。

    尹修刚才那一下并没想要安倍清野的小命,所以他伤势虽然极重,但却还没死。

    只是看到眼前的一幕,安倍清野却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罪人,我是大岛国的罪人啊!我是大岛国的罪人……”安倍清野望着远处的富春山,惨然的哭嚎大叫。

    富春山下的封印是被解除了,他们想要放出来对付尹修的东西也很快就会出来。

    然而,这封印却并非是他们所解除的。他们也更加没能借助勾玉的力量对富春山下所封印的存在下达攻击尹修,以及前往华夏的命令……

    原本凭借勾玉的力量,再加上他们几人以生命献祭的话,在通过勾玉解开封印时,他们可以给被封印的存在下达最后的指令。

    可是现在……一切都完了。

    封印被尹修通过勾玉以另外的方式破除,被封印在富春山下的那个恐怖的存在就要冲破封印出来了。

    到时候,它只会凭借本能和自身喜恶行事。

    恐怕它是不可能会特意跑到这里来攻击尹修,更加不会无缘无故的冲到遥远的华夏去,祸害华夏。

    他们的一切盘算和诡计在尹修面前都可谓是一败涂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