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八章岛国生死,于华夏何干?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周六晚六点,尹修带着小璟一块来到了距离月湾小区不是很远的一家高档餐厅内,一同前来的还有纪雪晴。

    这地方是跟薛宁约好的吃饭地点。

    当尹修一行三人走入餐厅,报了薛宁之前告诉他们的包厢号码之后,便有fu wu员领着三人走去了包厢。

    薛宁,以及薛弘毅,还有薛弘毅的妻子都已经在那包厢里等着尹修三人的到来。

    一见到尹修入内,薛弘毅连忙起身相迎,“尹先生,快请坐!”

    随后他又热情的招呼着宁月璟和纪雪晴二人。

    尹修也不与他客气,在一旁就坐了下来。宁月璟自然就跟着坐在尹修的身边。

    “宁儿,让fu wu员开始上菜吧。”薛弘毅对边上的薛宁说了声。

    “嗳,好的。”

    薛宁忙起身到门口去跟那fu wu员说了下,让其开始上菜。

    重新掩shàng mén,大家都已纷纷入座。

    薛弘毅一边给尹修倒着茶,一边说道:“尹先生,上回的事情还得多谢您的这位弟子出手救了我,否则我现在恐怕已经一命呜呼了……”

    说着,薛弘毅也抬头看了看坐在尹修身边的宁月璟,脸上充满感激之色。

    尹修微点点头,道:“薛先生不必客气。”

    微顿了一下,尹修又问道:“我倒是有些好奇,那些岛国人为何要给薛先生你下阴阳术害你性命?”

    薛弘毅抬头瞥了眼门口那边,见门关着,才说道:“不瞒尹先生,这事情与银海最近要上马的一个大项目有关,这个项目涉及到百亿的资金!”

    “之前最有希望拿下这个项目的就是我的弘一集团以及雅臣集团。那天雅臣集团的人约我去见面,就是想要让我主动退出这个项目的争夺。这当然被我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拒绝他们后我也没太当回事。毕竟商业竞争,各凭手段。谁能想到这才刚离开半路上我就突然感觉不对劲,接着就立马昏倒了……”

    说着,薛弘毅一阵苦笑。

    轻呼了口气,他又接着道:“原先我就隐约的听说过一些风声,说是雅臣集团似乎是有岛国资金背景。只是没想到,对方不仅有岛资背景,而且还如此复杂。”

    尹修微点点头,道:“那么,薛先生的公司有拿下那个大项目吗?”

    薛弘毅闻言一笑,显得颇为舒心,道:“这是自然。前天才刚刚拿下的。雅臣集团有岛资背景的事我们都能听到一些风声,想来guān fāng肯定也是有所了解,在条件相近的情况下。guān fāng不可能会把这样的大项目交给有岛资背景的企业。”

    说起这事,薛弘毅颇有些志得意满的模样,毕竟这是一个百亿级别的大项目,对于他的公司发展有着重要的提升。

    尹修见他如此开心,不由微笑了笑,道:“那可要恭喜薛先生了。”

    薛弘毅爽朗的笑着。

    正好这会儿fu wu员也把菜端上来了,于是薛弘毅也停止了这些话题,忙招呼着尹修和宁月璟、纪雪晴几人吃饭。

    酒过三巡。

    薛弘毅聊着聊着也不免与尹修谈起了近来岛国所发生的事情。多少带着几分唏嘘感慨道:“这一次岛国的损失可真的是难以估量,尤其是那条巨蛇到现在都还没被消灭。一直在岛国京都附近huo dong,如今整个岛国上下都可谓人心惶惶。”

    “保守估计,这次灾难恐怕至少让整个岛国的经济倒退了两到三年!”

    纪雪晴不禁瞥了眼尹修,旋即说道:“关键还是要看岛国,或者说米帝的军队什么时候能够消灭那条蛇怪。只要那条蛇怪还没有被消灭,恐怕岛国的经济秩序就不可能恢复过来。持续得时间越久。对于岛国所造成的损失也越大……”

    “嗯,没错。话说那条蛇怪还真的很像岛国神话中的‘八岐大蛇’,就是它的脑袋少了一颗。”

    薛弘毅道。

    如今网络上大多在谈论着岛国出现的那条蛇怪究竟是不是岛国神话里的‘八岐大蛇’。

    “管它是不是呢,反正那条蛇怪是在岛国,跟咱们可没啥关系。咱们看看热闹。茶余饭后八卦闲扯一番也就是了。”纪雪晴道。

    薛弘毅哈哈一笑,点头道:“没错,话虽然直接了些,但事实确实如此。岛国如何,与华夏何干?就岛国与华夏的世仇还有近年来日益尖锐的冲突,咱们不放鞭炮就算是很有人道主义了。”

    一直没开口的尹修这时也忽然说了句,“的确。很多事情无关对错,甚至无关善恶,只因立场而已。”

    “就好比华夏与岛国,不管是国家层面,民族层面也好,还是寻常的平民百姓层面,一些很尖锐的矛盾先天就已经注定了的。再怎样去刻意的避讳,也无法改变事实存在的世仇与彼此的尖锐矛盾。”

    “华夏人,从出生那一刻开始,身上就打着华夏的标签印记,岛国人同样如此。两个国家,两个民族之间客观存在的世仇与矛盾,不会因为任何个人的善恶是非观念有所改变,这是先天立场的差别,无关是非善恶。”

    “只有其中一方彻底的倒下,甚至消失才能够完全抹除这种客观历史所留下的世仇与地域上所造成的尖锐矛盾。”

    听到尹修所说的话,薛弘毅微点点头,“是这个理儿。用如今网上流行的话来说那就是屁股问题,华夏人先天屁股就该坐在华夏这一方。而岛国人,同样如此。”

    “华夏之于岛国间的对立,甚至远远超过华夏与西方国家,与如今处处针对华夏的米帝。未来华夏或许有与米帝真正关系融洽的时刻,但与岛国,就算再如何的密切往来,除非整个岛国民族完全融入华夏体系,否则华夏对于岛国的警惕就不可能会放下……”

    纪雪晴插嘴了一句。“这就跟华夏历史上那些外族入侵,最终却成为华夏一部分的民族一样。如果那些民族最终没有融合到华夏民族这个大体系内,或许这些民族曾经对华夏所造成的伤害同样会被华夏民族所警惕,会被时刻铭记着。”

    “就是这么回事。因为曾经那些侵入华夏的外族如今都已经融合成为华夏民族的一部分,所以那些民族历史上对华夏所造成的伤害就可以被放下。但岛国不同,除非岛国也与那些历史上侵入华夏的外族一样。被华夏所融合,或者彻底湮灭于历史中,否则,华夏与岛国之间,恐怕永远都难以放下那八年抗战所留下的血仇。”

    薛弘毅道。

    什么民族家国大义之类的,对于普通人而言,可以不需要去那么在意。但身为一个华夏人的立场问题,也就是所谓的屁股问题,还是每一个华夏人都需要认清的。

    尹修如今是修真者。但首先他也是一个华夏人,所以他的立场,他的屁股就是很结结实实的坐在华夏这一方。

    所以他前些天的岛国之行,固然没有亲自出手去伤害过任何一个岛国普通民众,但对于富春山的爆发,对于八岐大蛇的出现,却是完全放之任之。

    他是华夏人,岛国人的生死于他何干?

    就好比当日那名提议用勾玉解开八岐大蛇封印。让八岐大蛇去华夏祸害的阴阳师所说的那样,他是岛国人。所以华夏人的生死与灾难,于他,于岛国何干?

    这样的话,这样的立场,对于尹修同样适用。

    如果这样的灾难发生在华夏,他肯定义不容辞出手解决。因为他身体里流淌着的是华夏的血脉。

    如果发生这样事情的是另外一个与华夏无关的国度,尹修或许会出手阻止,也或许不会出手阻止。

    但是,发生在岛国,那么他就绝对不会去出手阻止。必然是选择放任不管。冷眼旁观。

    固然富春山喷发,以及八岐大蛇冲出封印都是他将那块勾玉的封印给解开的。

    但是,尹修的所作所为充其量不过就是改变了安倍清野等人对于想要通过勾玉的力量控制八岐大蛇,让其来对付自己,以及跑到华夏肆虐而已。

    其他的,一切的‘因’还是在安倍清野等人身上。尹修一开始就发现了富春山下封印的八岐大蛇,他原本也并未想过要破掉那封印。

    但安倍清野等人却不甘心就此受死,还想要拉尹修垫背,这才取出了勾玉,想要解开八岐大蛇的封印来对付尹修,对付华夏。

    尹修的所作所为,仅仅是将这件事对于他,对于华夏不好的一面抹除掉。

    至于因此对岛国那些平民所造成的伤害,尹修对此无悲无喜,完全淡漠,一切都与他无关。

    人是八岐,是喷发的火山所杀,不是他出的手。

    八岐出现,与火山喷发,是安倍清野等岛国阴阳师起的因,如果他们首先不动这样的恶念,想要放出八岐对付尹修,祸害华夏,那么自然就不会有岛国承受这一切的后果。

    何况,当时尹修如果完全不插手的话,安倍清野等人必然同样会用勾玉解开封印,放出八岐。

    届时,岛国人同样会遭受富春山喷发的灾难。

    只不过那样的话,尹修必然就需要出手直接灭杀掉八岐大蛇,或者是破解掉勾玉力量对八岐大蛇的‘命令’禁锢。

    使得它不至于听从安倍清野等人借助勾玉之力,让它前往华夏祸害的命令。

    而以尹修的性格以及屁股问题,他的选择必然是第二种。

    那么结果就是与现在的情况没什么两样,八岐仍然会在被他破解掉勾玉对它的束缚与命令后,放任不管,任其在岛国祸害。

    究其一切,还是那句话,岛国生死,于他于华夏何干?

    他没有亲自踩一脚已经是很有‘人道主义’,至于让他给岛国擦屁股,作为一个华夏人的立场,他还没那么大度。

    ps:ps:写这一章可能有些人会觉得膈应,但我还是写了,就当我任性吧。我就这么觉得的,认同不认同,随意。反正近来订阅掉成狗,天天增币烦死(增币不计入作者订阅),也是累觉不爱,如果连自己想写想表达的一些观念都要顾忌这顾忌那,我还写个毛。干脆切了直接去写完完全全的修真或者玄幻去。

    最后,特别声明,本书所有一切是发生在一个同样叫地球的平行时空,切勿将书中任何情节任何观点与现实对照挂钩。这就是一个都市背景的‘异世界’。跟那些玄幻的异世界没什么两样。

    任何人将书中情节与地名之类的与现实对照联想,本人都概不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