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三章针锋相对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跟随着天九门的人走了大约半个小时,终于来到了一座空旷的山谷中。n∈,四周的山峦长满了郁郁葱葱的树木,一些峭壁处还有藤蔓攀延。

    当霍林生带着天九门的几十名骨干门徒来到山谷时,远远地依稀可见另一拨人已经等候在山谷中一处地势较高的平地上。

    对方的人数也不少,大约也在三四十人上下。

    那三四十人大多穿着随意,并没有太多讲究,只是每个人的胸口都别着一枚‘玄’字胸章。

    天九门的人也同样是在胸口别着有胸章的,不过天九门的胸章上却是个‘天’字。

    在对方的人中,也有一个例外。那人是个光头和尚,身上披着袈裟,脖子上挂着一串硕大的佛珠,手中也拿着一串念珠。

    看他的模样,应当已经不下七八十岁,不过大抵是修为精深的缘故,整个人的精气神还是格外硬朗,丝毫不显老态。

    想来这人十有八.九应该就是玄真门所请来的那位忘心法师了。

    刚碰面,对方站在最前列的一名五十出头的男子便上前两步,带着一丝得色和挑衅的口吻道:“啧啧,你们天九门好大的架子啊!现在才到,看来是没把我们玄真门放在眼里……”

    霍林生站在最前面,看着对方,淡淡道:“你这句话说对了一半。天九门待人接物素来平和,自是没有什么所谓的架子。不过,没把你们玄真门放在眼里倒是真。”

    “你……”

    对方那名男子被霍林生这么一句话气得一窒,脸上浮现出一抹怒容,“霍林生,你不要太狂妄了!”

    “狂妄?有吗。吴胜宝,你倒是跟我说说。我什么地方狂妄了。难道你们玄真门连续五次法会败给我们天九门不是事实?”

    霍林生瞥了对方一眼,淡淡的说道。

    玄真门门主吴胜宝被霍林生这番话呛得不轻。然而,怎奈对方所说的都是事实,他根本无法去辩驳什么。

    玄真门在最近二十多年,的的确确是连续输给了天九门整整五次了。

    正因为如此,自觉这一次法会绝对不能再输给天九门。于是玄真门这才在付出巨大代价之下,请来了‘禅天寺’的忘心法师助阵。

    意图赢下这一次法会比斗。

    吴胜宝心知继续跟霍林生这么打嘴炮他是必输无疑的,谁让人家有‘干货’呢,这对喷起来,这底气自然要比他更足,三两句话就能把他呛得无话可说。

    所以,吴胜宝马上强压下心中的怒意,冷声道:“霍林生,你们别得意。以前那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今天,你们天九门休想再赢下这一次的法会,哼!”

    站在吴胜宝身后的那些玄真门也纷纷叫嚣了起来,“没错,你们天九门这次输定了!”

    “所谓风水轮流转,这一次法会必然是我们玄真门会赢。”

    “你们天九门最好乖乖认输,否则。我们玄真门一定打得你们落花流水,哈哈……”

    刚才玄真门的人都被霍林生的话给呛得不轻。加上多年来一直输给天九门,整个玄真门上下都憋着一口气。

    这一次玄真门已经请来了忘心法师,可以说胜券在握,于是自然免不了对天九门叫嚣挑衅一番,宣泄多年来积蓄的抑郁和那口恶气。

    面对玄真门的叫嚣和挑衅,天九门的人自然也是不甘示弱的还击。纷纷叫嚷了起来。

    “就凭你们也想赢我们天九门?做你的春秋白日梦去吧!”

    “看来你们是这么快就忘了上一次,还有上上次,以及上上上次……的法会你们都是怎么输给我们天九门的了?想赢我们,我呸!下辈子吧!”

    双方门徒一阵乱糟糟的打起了嘴炮。

    看得出来,如今的天九门与玄真门之间。的确是已经结怨颇深。怕是不知情的外人很难想象就在八.九十年前这天九门与玄真门还是一体的。

    一通乱哄哄的嘴炮过后,玄真门门主吴胜宝率先抬手示意己方的人停下来,冷眼的盯着对方。

    见状,霍林生也让天九门的人停止了跟对方的嘴炮。

    “霍林生,废话也不多说,咱们这就开坛祭祖,然后分个高下输赢!”吴胜宝冷声道,言语中充满信心,底气十足。

    霍林生同样冷眼与吴胜宝对视着,冷然道:“怕你不成?”

    “哼!”

    霍林生冷哼一声,立即向身后一挥手,道:“把东西抬过来,布置法坛祭祖!”

    “是!”

    听到霍林生的话,他身后的几名年轻的门人立即将背上背着的几个dà má袋扛了上前。

    另一边,吴胜宝同样冷冷一哼,立即挥手也让玄真门的门徒将几个dà má袋扛上来。

    双方的麻袋中所装着的都是一些用来布置法坛以及祭祀的东西。

    看得出来,如今天九门与玄真门虽然已经分裂成两派,并且颇有点势同水火的架势,不过,他们倒也还认共同的祖师。

    尹修与尹天琪在天九门的众多门人之中静静地看着。

    尹修的目光仔细的打量了对方中间的那位十分醒目的光头和尚‘忘心法师’一番,随即便收回了目光,继而又将注意转移到了天九门与玄真门双方各自正在布置的法坛上面……

    双方各自在东南的方向布置了一座法坛,看那方位和具体位置都是有一些讲究。另外就是那法坛所用的材料也很有些门道在里边,并非随意糊弄人的形式。

    在双方的门徒各自在布置法坛的同时,其余的人都纷纷冷眼对视着,空气中都似乎弥漫着一层凝重而压抑的气息,似乎连空气都要被冻结一般。

    对面的那名光头和尚从双方布置法坛开始,他就自顾的在一侧盘膝坐下,微闭着双眸,手中拨着念珠。嘴里低声喃喃地念着佛经。

    看那模样,倒确实很有一番得道高僧的风范。

    大约十几分钟后,双方的法坛都相继布置完毕。法坛上,除了一些祭祀的祭品之外,都还各摆着一尊古朴的香炉,两侧还点着有白色的烛火。

    法坛完成。霍林生与吴胜宝两人互相冷哼一声,相继大步走上前,到各自的法坛前拿起纸钱和焚香开始祭祖。

    在焚香祭祖的同时,两人嘴里都念念有词的不知道在嘀咕着些什么。

    而天九门与玄真门的其他门人此时也都纷纷收回了冷视对方的目光,转而望着法坛,神情变得庄重、肃穆起来。

    祭祀祖师,对于天九门和玄真门这样的门派而言,还是一件十分庄严的事情,不容亵渎。

    祭祀的过程很快。片刻后就完成。

    霍林生与吴胜宝各自将焚香插入法坛上的香炉中后,便纷纷转过身,相对而立。

    “霍林生,开始吧。这一次我要让你们天九门输得一败涂地!”吴胜宝盯着霍林生,冷笑着说道。

    霍林生自然不会示弱,反击道:“就凭你们玄真门?也不怕风大闪了你的舌头!”

    “哼,霍林生,我懒得跟你废话。老规矩。开始抽签吧!”吴胜宝冷声道。

    霍林生闻言,立即冲着己方的人一挥手。道:“把竹签拿上来!”

    闻言,天九门的一位长老亲自将一根细长的硬纸管拿了上来。那一根硬纸管两端各露出一截大约有拇指那么长的竹签,两端露出的部分几乎一样长。

    硬纸管将竹签紧紧地裹着,没有留下丝毫的空隙。

    待那名天九门长老将硬纸管拿上前后,霍林生便朝着对面的吴胜宝道:“请吧!”

    “好!”

    吴胜宝立马大步上前,走到那名天九门长老的面前。而后仔细的盯着那纸管看了看,又紧紧地盯着那名天九门长老的眼睛和神情。

    似乎是想要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什么来。

    过了片刻,吴胜宝突然一把抓住了左侧露出的那一截竹签,用力一拉,将那竹签从裹着的硬纸管内抽出。

    眼睛只是扫了一眼他手中的竹签后。便立即对那名天九门长老道:“把剩下的那一截竹签也抽出来看看吧!”

    天九门的那名长老心中微叹了口气,随手将剩下的右侧那一截竹签抽了出来。

    当吴胜宝看到那名天九门长老抽出的竹签长度后,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旋即扭头看着霍林生,得意的笑道:“霍林生,看来这一次是连老天都不帮你天九门了。连你们天九门自己制作的竹签都让我给抽到了上签,这一次法会,你们天九门还怎么跟我们玄真门争?”

    霍林生看着吴胜宝以及天九门那名长老手中长短对比明显的竹签,不禁微皱了皱眉,心里也不禁暗暗地叹息。

    原本就十分艰难的局面,此刻又被对方抽走了上签,怕是更加难了!

    不过,面上霍林生却不会露怯,冷声道:“吴胜宝,就算被你抽到了上签又如何?你们玄真门抽到上签,却败给我们天九门的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有什么可得意的!”

    “嘿嘿,我自有我得意的地方,霍林生,现在,咱们手底下见真章吧!”吴胜宝仍然是得意的冷笑着。

    ps:不知不觉又一个月过去了,作者菌都完全没感觉到,就马上进入十二月份了,真快。

    想想眨眼间这本书也上架已经有刚好三个半月时间,字数也已经一百一十五万字。似乎,再有两个月就又过年了……

    岁月啊,是把杀猪刀。。。

    最后,还是喊几嗓子吧,求个票,求个订阅。

    另外,希望大家还是尽量别去弄增币来订阅,那玩意是根本不计入作者订阅中的,多少增币对作者来说都没有一分钱收入。

    近来增币明显有越来越多的趋势,订阅掉得厉害,感觉心累不爱。。。已经木有多少码字的激.情与动力。

    写书还是一个靠心思的活,心情不畅了,情绪自然高不到哪去。

    嗯,反正吧,作者菌也就是尽人事,听天命的这么嚷嚷几句,除此之外,啥都做不了。胳膊拧不过大腿,反抗不了,只能试着享受。。。

    享受不来,那就只能沉默忍受。忍受不了的时候。。。憋问我,我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