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金刚怒目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在天九门唉声叹气之时,玄真门那一边又是完全相反的另一番光景。¢£,所有玄真门弟子无不在弹冠相庆,兴奋不已。

    玄真门已经被天九门压着二十多年,整整连输了五次法会比斗,几乎每一个玄真门的人心底里都憋着一口气。

    如今终于能够一朝雪耻,扬眉吐气一番了,如何能不欢呼雀跃,得意兴奋?

    虽然现在玄真门只是赢下了一场比斗,但是,每一个玄真门的人都清楚这一场赢了,基本已经代表着这一次法会比斗赢下了天九门。

    因为他们还有一位忘心法师坐镇,天九门中绝对没有人是忘心法师的对手。所以,忘心法师的那一场比斗,玄真门是必胜无疑的!

    玄真门所有人都坚信这一点,所以在看到吴胜宝如愿的击败了霍启成后,玄真门的众人便开始提前欢庆了起来。

    “哈哈,太好了!这一次我们玄真门胜券在握了!”

    “没错,天九门这次法会必输无疑。门主果然厉害,把那天九门的人打得落花流水,哈哈……”

    “今天咱们玄真门终于可以好好的扬眉吐气一番,也让天九门的人尝尝被踩在脚下的滋味!”

    “玄真门必胜!天九门以后都别想再打败我们玄真门!”

    “对!从这次法会开始,以后天九门永远都别想击败我们玄真门……”

    玄真门的数十名长老与弟子都纷纷欢呼叫嚣起来,神情中既有兴奋、激动,更多的却是对着天九门众人得意洋洋的挑衅。

    反观天九门的弟子,此时面对玄真门的叫嚣与挑衅,只能咬着牙怒目而视。

    即便想要反击,然而话到嘴边,想想刚刚被吴胜宝打成重伤的五长老霍启成,还有此刻正坐在对方阵中的忘心法师,于是也只能将话都生生咽了回去。

    现在的情况,天九门的人的确没有那个底气去与玄真门的人打嘴炮。反击他们的话,只能忍着。

    这世界从来就是如此,没有足够的底气,所谓的反击。不过是自取其辱。

    就好像之前一开始吴胜宝与霍林生的言语交锋一样,霍林生只是简简单单的三两句话就把吴胜宝给呛得无话可说。

    随着吴胜宝一脸笑容的走回玄真门阵营,迎接他的是一阵热烈的掌声与欢呼。

    这一刻的玄真门上下都处于一种亢奋、志得意满的情绪之中。就连门主吴胜宝都不例外。

    瞥了眼天九门一方,吴胜宝不由得走向了在地上打坐的老和尚,也就是那位忘心法师。大约是察觉到吴胜宝走近过来。闭目打坐中的老和尚缓缓睁开了眼睛。

    “法师,接下来这一场比斗,我希望您能够亲自出手。三场比斗,只要我们能够再拿下这一场,就赢了。”

    吴胜宝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将这比斗真的拖到第三场的打算。在他抽中上签后,就打定了主意,要在两场之内解决。

    如果他抽到的是下签,那么还得要稍微思量一下‘排兵布阵’,兴许要‘送’一场给对方。

    但是,他抽中的是上签。占得了先机,那就没有拖入第三场的必要了。

    “可以。”

    盘坐于地上的忘心法师闻言,微点了点头。瞥了面前的吴胜宝一眼,旋即又淡淡的道:“事后吴门主想来不会忘记答应老衲的条件吧?”

    吴胜宝神色一紧,连忙堆满笑容,回道:“法师说哪里的话,本门主既然答应了法师,自然不会反悔。只要法师帮我玄真门赢下这一场法会,等我玄真门拿到那东西后,就立刻借予法师参详两年。”

    说到这。吴胜宝话语微顿一下,眼神中闪过一丝不甘之色,不过接着又继续道:“当然,也希望法师届时同样能够遵守约定。两年之后就将东西归还我玄真门。”

    忘心法师抬头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古井无波的道:“只要吴门主遵从约定,老衲自然也不会反悔。难不成吴门主信不过老衲?”

    吴胜宝心头一紧,连忙道:“不敢,不敢。法师多虑了,在下不过是随口一提罢了。还请法师不要见怪……”

    说完,吴胜宝立马话锋一转,道:“那么,稍后还请法师出手,为我玄真门拿下接下来的这第二场比斗。”

    “老衲亲自出手,自不会有失。”

    忘心法师淡淡道,旋即站了起来。

    吴胜宝见状也不再多言,转身走回到前列,对着天九门一方高声道:“霍林生,你们咋咋呼呼的,忙活完了没有?我刚才可是念着跟你们天九门好歹是源出同门的情分,手下留情了。霍启成那老小子还死不了。”

    “你说什么呢!?”

    “你怎么说话的!”

    “姓吴的,你可别太猖狂了。你忘了你们玄真门连着五次法会都输给我们天九门的事了?这才刚刚赢了一场比斗就这么嚣张得意,我呸!”

    天九门的众人纷纷义愤填膺,对着吴胜宝一通大骂。一方面固然不爽吴胜宝的那番话,以及他的那副嚣张得意的嘴脸,同样也不无借此宣泄一下内心的憋屈。

    毕竟,正如他们所说,天九门这么多年来可一直都死死地压制着玄真门,将玄真门踩在脚下。

    如今,突然间这情况逆转了,加上之前还被玄真门的人一通讽刺挤兑,天九门的人不心里憋气才怪。

    吴胜宝显然自觉胜券在握,所以压根懒得跟天九门的那些弟子打嘴仗。

    不屑的撇撇嘴,冷哼道:“本门主没功夫跟你们打嘴仗。霍林生,开始第二场比斗吧!”

    霍林生此时已经查看过一下霍启成的伤势,虽然伤得不轻,但的确不虞有性命之忧。

    听到吴胜宝的叫阵,霍林生转过身来,走到众人之前,看着对面的吴胜宝,道:“那便开始吧!”

    “这一场是由你们的人先出阵。”

    霍林生说话时,目光却不由自主的往此刻正站在吴胜宝身侧的那位忘心法师望了过去。心中暗道,“他果然是要让忘心法师出阵吗?”

    “霍林生,这第二场我玄真门决定让本门的外门供奉忘心法师出阵……”

    吴胜宝看着霍林生,面带着得意之色,道:“霍林生,现在该轮到你们天九门派人出阵了。这法会比斗,三局两胜。”

    “如今我玄真门可已经胜了一场,只需再有一场,这一次的法会比斗可就是我们玄真门获胜了。霍林生,你可要好好的考虑清楚该派谁来出战这第二场比斗,嘿嘿,嘿嘿……”

    吴胜宝对着霍林生一阵戏谑的冷笑。

    天九门的众人即便是早已知晓玄真门会让他们请来的忘心法师出阵一场,然而此刻听到对方真的让忘心法师出战时,还是毫不犹豫的立即出言坚决反对。

    “姓吴的,你们玄真门这算什么意思?这法会比斗是我们天九门与你们玄真门之间的事,老一辈定下的规矩,可没允许让外人插手!”

    “吴胜宝,你还要不要脸?你们玄真门不是我们天九门的对手,现在就找外人来插手我们两门之间的事?”

    “忘心法师乃是禅天寺之人,并非你玄真门的人,你们让他代为出战,我天九门绝不接受!”

    “没错。这只是我们天九门与你们玄真门之间的事,任何外人插手我们都概不接受!”

    “吴胜宝,你到底如何请动了忘心法师来为你们玄真门出战。莫不成你把我们两门之间的纷争根源告诉了外人,甚至还答应了什么?”

    “如果真是这样,吴胜宝,这若是让你们玄真门吴氏老一辈的人泉下有知,不知道他们会不会从坟墓里爬出来掐死你这不肖子孙!”

    ……

    天九门的众人纷纷对着吴胜宝一通大骂,既是借此宣泄,也是以此表达出坚决的反对之意。

    大约是天九门众人的咒骂戳中了吴胜宝的痛处,只见他面色微变,一下子完全冷了下来,变得有些阴沉,冷冷地盯着天九门众人,哼道:“我玄真门的事还由不得你们天九门的人来说三道四,指手画脚!”

    “我告诉你们,忘心法师早已是我玄真门的外门供奉,自然也是我玄真门的一员。如今,忘心法师代表玄真门出战法会比斗,有何不可?”

    这时,站在吴胜宝身侧的那位忘心法师缓步走了上前,目光淡淡的扫过对面的霍林生,以及天九门叫得最厉害的那几位长老,缓缓道:“各位施主,老衲如今确已是玄真门的外门供奉。所以,代表玄真门出战这法会,是合情合理之事。”

    “还请天九门的诸位施主不要再无端生事,究竟哪一位施主来与老衲做过一场,请吧!”

    说完,忘心法师自顾的走向了场中。

    不过刚走出几步,他又忽然顿住脚步,抬起了头,再次望着对面天九门众人,道:“对了,忘记提醒各位天九门的施主了。老衲如今年事渐高,佛法也愈精深,早已不似年轻时那般脾性暴烈。”

    “不过,佛法有云,金刚怒目,所以降伏四魔。老衲精修最深的便是那‘金刚’之法,诸位施主可切莫逼迫老衲行那金刚怒目之举,阿弥陀佛!”

    说完,忘心法师还对着天九门众人低眉唱了一句佛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