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你、你怎么可能还活着?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若不听他那番话语中隐含的威吓之意,只观其此刻那慈眉善目,低眉祥和,口唱佛号的模样,怕是还当这老和尚当真是一位慈善的得道高僧呢!

    然而,他那一句‘金刚怒目’,却已然道尽了一切,威吓之意显露无疑!

    霍林生与天九门的那些长老自然不会听不懂忘心法师这番话语中的威吓之意,想到忘心法师的修为……霍林生与天九门的几位长老心中都纷纷凛然。∑,

    几人不由自主的相视对望。

    被人如此当面威吓,固然是令人十分憋屈、不忿、恼怒的事情。然而,想想对面那个光头老和尚的修为吧。

    不管是霍林生,还是天九门的那些长老此刻都只能沉默以对。

    别人已经挑明车马的说了,你们要是再敢反对,那人家就要行那‘金刚’之举了。什么叫‘金刚’之举?那自然就是金刚怒目,降伏四魔了。

    人家是金刚,而你们,自然就是那‘四魔’!

    这一刻,包括霍林生在内,整个天九门上下都不禁感到一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感觉。

    被人这么赤.裸裸的威吓,但却根本无话,也不敢出言去反击。

    这是怎样的一种悲哀,乃至是悲愤与无力?

    看到天九门上下一片鸦雀无声的寂静,吴胜宝顿时得意的咧嘴笑了起来。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他,以及玄真门上下今日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一番了。

    如此以势压人,果然是痛快啊!

    吴胜宝一阵得意的笑着,随即轻蔑的斜睨着对面的霍林生,戏谑道:“霍林生,怎么。害怕了?怕了的话,你们天九门大可以认输嘛。”

    “不过,我可好心的提醒你,这一场你们天九门要是认输的话,那么,这次的法会你们天九门可就输了。”

    说完。吴胜宝笑盈盈的看着霍林生。那份得意、张狂之色溢于言表,丝毫不加以掩饰。

    在他心里,玄真门此刻已经是赢定了,加上对面的又是老对头天九门,所以谦虚什么的,滚一边去吧!

    要的就是耀武扬威,得意张扬!

    天九门上下纷纷被激怒,对着吴胜宝怒目而视。只不过,面对现实的情况。他们却无从反驳吴胜宝的讥讽与嘲弄。

    这时,已静静走到场中的忘心法师再次开口,淡淡道:“天九门的诸位施主,这一场谁来与老衲切磋一二?还请速速下场吧,莫要再浪费大家的时间了。”

    霍林生深吸了口气,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几十名天九门弟子。这一场固然明知必败无疑,但是,天九门显然很难直接在玄真门面前低头认输。

    到时候输掉的可不止是这一场比斗。和这一次法会。而是很可能会将天九门的骨气也给输掉。

    所以,这一场。他一定要战!

    哪怕是输,也不能丢了天九门的铮铮傲骨!就算是输,也要站着输!

    想到此处,霍林生转回头来,重新望向玄真门方向,轻吐了一口浊气。沉声道:“我们天九门,绝不认输!”

    说完,霍林生的目光又望向了场中的忘心法师……

    与此同时,人群中的霍剑萍在听到霍林生的话后,顿时神情一紧。失声道:“我爸他是要自己出战这一场?那个忘心法师是修为达到了极致的绝世强者,我爸怎么可能打得过他!?”

    霍剑萍说话间,语气中充满了深深地担忧和不安,一脸紧张、焦急的喃喃念道:“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她抓着尹天琪的手格外的用力,若非尹天琪修为不俗,怕是直接就能让她给掐青了去。

    见到霍剑萍如此担忧焦急的模样,尹天琪自然也是一阵心疼,连忙转头看向身边的尹修,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尹修见状,淡淡的笑了一声,对他道:“行了,看把你紧张得。不是说了吗,既然我跟你一块来了这,自然就不会让你这小媳妇师门吃亏。”

    说完,尹修也不再理会尹天琪‘嘿嘿’的尴尬讪笑,目光望着正准备要走去场中出战的霍林生,开口道:“霍门主,请稍等……”

    说完,尹修迈步走了上前。

    在霍林生疑惑的回头望来时,一边说道:“霍门主,不若这一场便让我来出战吧。”

    霍林生闻言微微惊愕,还有几分讶然之色,稍稍迟疑了一下,道:“尹修先生,你……你还是与天琪在一边旁观吧。这是我们天九门与玄真门之间的纷争,不便让尹修先生你也卷入进来。”

    霍林生这番话也是犹豫了一下,在心里好好斟酌一番后才说的。

    一来是他仍然不觉得尹修出战能够有什么作用,那位忘心法师可是修为达到极致的人物,就凭尹修这么一个二十来岁的‘小青年’怎么可能是其对手?

    霍林生只当尹修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或者,说不好听点那就是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

    二来嘛,霍林生也多少得稍微顾及一下尹修的面子,或者也可以说是尹天琪的面子。好歹尹修也是尹天琪请来的长辈,人家也是一片好意想要来帮忙。

    至于帮没帮上且不去说,单单是这片好意,这番人情,总得领着吧?总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人难堪不是?

    所以,霍林生的话还是说得很委婉,也找了个合适的台阶让尹修下。

    不过,尹修既然跟着尹天琪来了这,自然是要帮人帮到底的。眼下天九门中显然无人能对付得了那位忘心法师,所以这一场,也只能是他帮天九门一把了。

    至于说霍林生并不相信他能对付得了那个忘心法师,尹修倒不在意。毕竟他外表看上去太年轻了,霍林生有这样想法是人之常情,根本不足为奇。

    换了任何其他人,恐怕也都是同样的想法。

    对于这些。尹修自然能够理解。所以,在听到霍林生婉拒的那番话后,尹修也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说道:“霍门主,不必客气。剑萍既然是天琪的知心好友,而且。这一次我也答应了天琪,并且已经跟天琪来了这里,这个忙自然是要帮的。”

    微微一顿,尹修继续道:“至于说,霍门主所说的,这是天九门与玄真门之间的纷争……这也很好解决嘛。我也像人家那位忘心法师一样,当天九门的外门供奉不就行了?”

    “嗯,我只当天九门一天外门供奉就好,等今晚十二点一过。我就会脱离天九门的,不知霍门主意下如何?”

    尹修脸上挂着淡淡微笑的看着霍林生。

    霍林生大概也没想到尹修怎么就这么‘轴’呢?都说了让他不要管这事,这不关他的事了,这人怎么还这么‘不知趣’呢?

    人家那忘心法师是什么人?是他能应付得了的?他才多大点年纪,就算真的是天才人物,修为再高,那又能高到哪里去?

    真的是不怕死吗?

    霍林生想着,心里莫名的感到有点烦躁。也有那么一点恼气。觉得尹修这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天琪怎么找了这么一个所谓的‘长辈’来。年纪轻轻不说,还一点都不知道进退。都那么明明白白的说了让他不要掺和进来了。怎么还这么‘轴’呢!”

    霍林生皱着眉,心里隐隐有些不快。

    本来就因为天九门此刻所面临的困局而心烦不已,这会儿自然就更加烦躁了。

    不仅是霍林生,当尹修突然开口的时候,周围其他的那些天九门的人,乃至是对面那些玄真门的人都纷纷朝他望来。

    当那些人看到尹修那么‘年轻’的面孔后。顿时纷纷露出异样之色。

    天九门的人还好,之前都看到了尹修是跟霍剑萍站在一起的,只是低声的嘀咕着,看向尹修的眼神带着几分怀疑之色。

    至于对面那些玄真门的人可就没那么‘客气’了,一些人索性直接放开的讥讽嘲笑了起来。

    “哟。这人是谁啊?天九门没人了吗,竟然让这么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年轻出战,啧啧。”

    “我看哪,天九门的人就是缩头乌龟。一个个都胆小如鼠,现在居然要这么一个毛头小子出战,还真有脸了。”

    “喂,那个小子,不管你是谁,该哪哪去,这不是你这种小年轻瞎玩的地方。小心把你的小命儿给丢在这……”

    玄真门的那些人可不会客气,肆意的嘲讽讥笑着,一片哄然大笑。

    天九门的人被对方这般挤兑讥嘲,顿时一阵面红耳赤,甚至有一部分人再看向尹修的目光都变得有些不是那么友善。

    大概是觉得尹修的举动让他们受到玄真门的挤兑和嘲讽,很是丢脸。

    与此同时。

    场中的那位忘心法师在听到玄真门那些人对尹修的讥嘲议论后,也不由得将目光投向了此时已走到天九门众人前列的尹修身上。

    当他看到尹修的面容时,那张眉毛都已灰白的脸上顿时露出微怔之色,并皱起了眉头,双眼紧紧地盯着尹修在仔细的打量,眼神中似乎隐隐有几分回忆之色,像是在努力的回想着什么事情一样……

    过了片刻,忘心法师脸上的表情猛然一惊,死死地盯着尹修那张脸,眼中突然充满了惊骇之色,蓦地失声叫道:“你、你、你……你怎么可能!?你还活着?而且还这么年轻?不!这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难道你是他的后人?没错,一定是的!你肯定是他的后人,所以你们才会这么像!”

    忘心法师突如其来的失声惊呼让在场的其他人纷纷愣住,一脸惊愕的扭头朝他望去。

    就在这时,忘心法师似乎为了求证自己的说法,急不可耐的脚下一动,径直朝着尹修疾掠而去。

    那速度简直快如疾风,人影一晃,几个眨眼的功夫就从几十米外的地方猛地冲到了尹修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