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一顿臭骂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魔都。¢£,

    纪雪晴所住酒店大堂,一名年近三十的男子身后带着两人,拦住了纪雪晴。

    “纪xiǎo jiě,不知道我昨天的建议,你考虑得怎么样了?”那名男子略带着一丝得意之色的说道。

    纪雪晴神色微冷的瞥了他一眼,冷声道:“昨天我就已经回答过你,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你就别痴心妄想了!”

    那人闻言顿时微恼,脸上露出一丝冷色,轻哼道:“纪xiǎo jiě,看来你还没有认清楚现实啊。今天早上的事情不过是给纪xiǎo jiě你的一点小小见面礼而已。”

    “如果纪xiǎo jiě你还是这么不识时务的话,这样的见面礼以后每天都会有。那一块你们花费了几亿资金拿下的地皮也永远都别想动工。甚至,以后你们仙姿都别想在魔都开展什么项目!”

    纪雪晴本来就是个外柔内刚的性子,哪里会轻易接受他人威胁,当即便冷冷道:“那又如何?一块地皮而已,了不起就是转手给别人,或者就扔在那让它烂着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几亿而已,仙姿不是赔不起!”

    “至于你,想要伸手要好处,别做梦了,我一毛钱都不会给你!仙姿产品的dài li权你更是想都别想!”

    被纪雪晴这么一通冷言讽刺,那人顿时有些恼羞成怒,狠狠道:“纪雪晴,你别他吗的给脸不要脸!”

    “惹火了老子,你们仙姿的产品要是还能在魔都继续卖下去,老子跟你姓!”

    “好啊,我倒要看看堂堂魔都,你是不是真的有这么大的能耐,可以一手遮天!”纪雪晴冷冷地道。

    “我宁愿仙姿不赚钱,我也不会受你这种张口就想吃拿卡要,吸血的人威胁。你这种人纯粹就是社会的败类,国家的蛀虫……”

    纪雪晴直接将那人一顿臭骂。

    “好,好!纪雪晴。你他吗的有种!”

    那人气得有些抖,脸色涨红,指着纪雪晴道:“你等着吧,在魔都。你是第一个敢这么指着老子鼻子骂的。我要是不整得你后悔,过来求我,老子名字倒过来写!”

    那人放下一句狠话,狠狠地瞪了纪雪晴一眼,冷哼一声。转身带着身后的两人怒气冲冲的离开。

    纪雪晴冷冷的看着那人离去,脸色很不好看。华夏就是这种蛀虫渣滓太多了,只要看见别人赚钱就眼红,想要伸手白拿,分一杯羹。

    偏生纪雪晴是有点那种眼里不揉沙的个性。

    如果是搁在以前,仙姿还没展起来,宋博明也还没死的时候,她或许会因为宋博明那方面所带来的压力,为了展仙姿而妥协。

    但是现在,宋博明已死。纪雪晴已经没有任何的压力。而她本人也不是有什么太大野心的人,根本不需要受人威胁,委曲求全。

    大不了就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就算是直接放弃魔都市场,甚至干脆将仙姿给关门她也不愿把钱,把利益送给这些什么正事不干,只会吸血敲髓的社会蛀虫和败类。

    “纪总,看这情况,那人恐怕真的不会善罢甘休啊。难道咱们真的要放弃魔都这边的计划?”

    站在纪雪晴身后的唐玉成忍不住开口说道。

    “您刚才不应该那么冲的,这么骂他一顿固然是出了气,但是他以后肯定会处处给咱们使绊子。甚至说不定他真的会弄出什么幺蛾子来。连总公司的产品都很难继续在魔都xiāo shou……”

    之前在纪雪晴飙的时候他就想开口劝的,可是想到纪雪晴话都已经出口了,他开口劝的话,反而不合时宜。说不好听点,那就是有点胳膊肘往外拐,所以才忍着没说。

    毕竟,那人确实是该骂。

    唐玉成听着纪雪晴臭骂的时候,心里又何尝不觉得痛快暗爽?对于这种只会利用手里或者家里人的职权之便,到处伸手索要好处的人。他也同样看不惯。

    只不过作为一名职业经理人,他就算心里再看不惯,也不能真的跟这样的人闹掰。他很清楚,在华夏,得罪了这种二世祖或者说是所谓的‘’,这生意就会很难做。

    这些人成事或许不足,但是要专门给你使绊子穿小鞋,败事,那却是绰绰有余,而且还玩得很溜。

    一般rén miàn对这种人,只要他们不是太过分,通常都是花钱消灾。

    不过纪雪晴的脾气,这么一通臭骂,唐玉成心里也是觉得很痛快!只是痛快了之后,那就得考虑现实的情况了。

    “这个先不去管它。我还就不信他还有他背后的那些人真的能在魔都一手遮天!”

    纪雪晴冷哼一声,继续道:“待会儿你帮我约一下那几个相关部门的人,明天跟我一起去见见他们,向他们施压。”

    “这块地皮既然是他们当初答应了会解决清楚拆迁补偿问题,现在一个个想要推诿,没那么容易!”

    唐玉成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纪总,这个恐怕很难。当初他们只是口头上答应了而已,说不定他们会直接矢口否认答应过这件事,推个一干二净。到时候就是一通扯皮,这种事扯皮个几年都别想扯清楚……”

    “嗯。这个不用去管它。了不起那块地咱们就扔在那里屯着。魔都这边的计划,暂且先搁置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纪雪晴道。

    “我看咱们还是尽量争取一下解决这些问题,去跟相关部门好好交涉一下。”唐玉成道。

    纪雪晴点点头,“嗯,就这么着吧。”

    微顿一下,她又接着道:“我待会我也打个diàn huà回去问问家里在魔都这边有没有什么关系,看看能不能把这事给解决。”

    ……

    另一边。

    某家奢华的私人会所之中,几名都在二三十岁上下的青年聚在一间包厢里面。

    “刘凯,那个女人怎么说?”

    其中一人开口问道。

    旁边另外一人,阴沉着脸,有些气急败坏的骂道:“那个贱人不仅没答应,而且还把老子给臭骂了一顿,操!真他吗的想找几个人弄死那个臭.婊.子!”

    说话的青年赫然就是之前在酒店拦住纪雪晴的那名男子。

    闻言,包厢内的其他几人都不由微皱了皱眉,一名大约三十岁左右,戴着一副金边眼镜的青年缓缓开口道:“那个女人家里也有些背景,何况现在仙姿的影响力也有一些,不能对她怎么样。她要是出了点什么事,上面肯定会追查,到时候咱们谁都吃不了兜着走!”

    最后一句话,青年直接盯着那个叫刘凯的男子说的,明显是在警告他别乱来。

    刘凯忍着火气,道:“朗哥,那你说该怎么办吧。反正这口气我是怎么也咽不下去!一个贱人他吗的居然敢指着老子的鼻子臭骂,靠。我刘凯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窝囊气!”

    “是啊朗哥,那个女人太狂了,必须得要好好的压一压,让她知道魔都是谁的地盘!”旁边的人也开口附和。

    “就是,如果不给她点颜色瞧瞧,让她知道得罪了我们的后果,只怕她还以为咱们只会空口白话的吓唬人呢。”

    “是这个理。不然的话,她怎么也不会屈服把产品的dài li权交给我们的。”

    被称为‘朗哥’的青年显然是这几个人之中为的,听到其他人的话,他微眯了眯眼,缓缓地道:“仙姿产品在魔都的独家dài li权是一定要拿到手的。价格方面可以稍微给她放宽一些,从si shé提高到五折,最多六折也是可以接受的范围。”

    “另外,那块地皮,他们想要建一座大型的商业广场,还有部分商品住房的规划,这一个项目的三成干股也绝对不能少。”

    “咱们的底线就在这样。那个女人要是识趣,答应的话,那就一切好说,甚至咱们在一些方面给行个方便也是可以的。”

    “如果那个女人还不识趣的话,在魔都的这一亩三分地,她的那家公司的产品和任何项目就都别想在魔都继续下去!”

    “朗哥,难道还要我再去跟那个女人谈一次?”刘凯有些面色不虞的说道。

    朗哥瞥了他一眼,淡淡道:“谈当然是要谈的。只不过却不用这么急,咱们可以先给她来一点小菜,让她明白魔都是谁的地盘。等她开始急了的时候,你再去跟她谈,到时候我就不信她还能不屈服!”

    “朗哥,那你的意思是……要怎么炮制?”另一人开口问道。

    朗哥道:“郑涛,你去跟魔都那几座大商场说一声,让他们直接把仙姿的产品下架。我相信这些商场会知道该怎么做。”

    那名叫郑涛的青年闻言,顿时兴奋的应道:“没错,咱们只要让商场把他们的产品下架,我就不信那女人还能不屈服!”

    “那些商场谁要是敢不下架仙姿的产品,我就让人三天两头的去查他们的问题,我看有谁敢不下架!”

    其他几人纷纷笑了起来。

    “到时候相信那个贱人就该知道魔都是谁的地盘了。”刘凯脸色也好转了不少,露出一丝得意的冷笑。

    正如唐玉成所说,这帮人向来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他们想要背地里使坏,那绝对是一套一套的,玩这一手,那简直是不能再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