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惋惜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听到乘务长的话,林海连忙摆手,道:“不敢当,不敢当。∮,全靠这位小兄弟出手才救醒了您,我可不敢居功。”

    他是医生,而且也不是那种‘贪功’,爱慕虚名的人,自然不会强行将尹修的功劳拉一部分到自己身上。

    这点医品他还是有的。

    “啊,小伙子,谢谢你救了我啊……”那老人听了乘务长的话,连忙跟尹修道谢。

    尹修只是微微笑了一下,平和的应道:“不客气,举手之劳而已。”

    这对于尹修来说,的确只是举手之劳。

    说完后,微顿了一下,尹修又补充了一句,“你的心脏稍微有些小问题,以后要注意控制一下饮食,那些容易引起‘三高’的东西还是尽量少吃。”

    “其他的,具体方面你可以自己去找一位资深的中医医师诊断一下,让他给你写个比较详细的饮食食谱……”

    术业有专攻,这些还是交给专业人士去负责的好。

    “好,好,谢谢,我会的。”

    老人再次道谢。

    尹修对老人微笑了一下便走回了自己位置去。

    而那名乘务长见老人确实没什么事了,见他身上还插满着细针,于是对旁边的林海问道:“林医生,这位大爷看起来似乎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他身上的这些针灸是不是能撤了?”

    老人身上插满了细针,可不大方便。要是没什么影响的话,自然还是撤了的好。

    闻言,林海也醒悟过来,连忙应道:“我来诊断一下,确认没问题的话,就撤了……”

    “好,麻烦林医生了。”乘务长应道,旋即又对老人说道:“大爷,这位是林医生。让他来再给您诊断一下吧。”

    “哦,好,好。麻烦你们了……”老人很客气的连忙应着。

    ……

    见老人已经没什么事,旁边原本在张望围观的人也都纷纷坐了下去。不过许多人却是不时的将目光投向尹修。眼神中带着几分好奇与惊叹。

    在他们眼里,尹修只凭那么一通按压就将心脏病的老人给救醒,简直是神乎其技般。不少人心里都不禁在嘀咕着,这到底是什么治疗手法,居然这么厉害。

    在尹修走回座位时。已经先一步回到位置坐着的刘洪昌不禁对他竖了根大拇指,赞叹道:“小兄弟,厉害!这一手,简直是神了!”

    尹修礼貌的微笑了笑,应道:“过奖了,只是一些刺激人体穴位的手法罢了。”

    或许是刚才尹修的表现让刘洪昌兴趣大增,在尹修坐下后,他仍然是回过头不停地跟尹修闲聊着。

    过了没多久,之前给老人施针灸的那名医生林海走了过来。

    “你好……”

    林海走近后,很客气的道。

    尹修闻言抬头看着他。也礼貌的轻点点头回应,“你好。”

    “我刚才看到你救治那名老人的时候,似乎是通过刺激人体穴位来救治病人,我从医这么多年,这种手法也是第一回见,很好奇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林海看着尹修,带着好奇之色,问道。

    作为一名中医医师,林海对于这明显是中医路子的手法的确是充满了好奇之心。很想弄清楚其中的一些原理和门道。

    如果能够自己掌握的话,那自然是最好的。虽然他也知道这基本不大可能。毕竟这种连他都没听说过的手法。必然是人家的独门绝技,哪里会轻易外传?

    是以,林海走过来的目的就纯粹是因为好奇,想要了解一些。

    尹修闻言。不由微点点头,“差不多吧。人体的经络穴位有着无穷的奥秘,只不过常人并不知晓而已。”

    “的确。人体的经络穴位不是三两句话能说清的,即便我们如今是继承了前人无数中医先辈的智慧结晶和积累,也只不过是对经络穴位略通皮毛而已……”

    林海应道。

    旋即又看了看尹修,问:“小兄弟你刚才的手法是家传的医术?这种手法。以前我的确是闻所未闻。”

    “不是医术。”

    尹修微笑着摇摇头。

    “不是医术?”

    林海大讶,问道:“不是医术的话,那又是什么?”

    连坐在前面的刘洪昌也都好奇的望过来。

    尹修微笑道:“其实我家中是属于武学世家,自幼习武。习武过程中以及与人争斗时就难免会受伤,久而久之,自然就摸索出了一些自救的法子。刚才这刺激穴位手法严格说起来并不属于通俗上医术的范畴,更多的是属于武学的范畴。”

    林海闻言,惊讶之余,也不禁露出一抹恍然之色,颇为认同的点点头,道:“原来如此。难怪方才见小兄弟你给那位老人救治的时候手法娴熟,行云流水,但却又不太像行医的手段。”

    “不过,自古以来医、武之间就有着一定的共通之处,比如那经络穴位,小兄弟是武学世家出身,也难怪会对人体穴位那么熟悉了。”

    同样听到了尹修刚才那番话的刘洪昌,除了惊讶之外,他对尹修的兴趣却是更加浓厚了。

    甚至心里也不禁觉得,难怪眼前这人之前就给他一种很特别的感觉,整个人的气质都与普通人不太一样,很有那种古风男子的韵味。

    不仅英武俊朗,还有一些飘逸洒脱的感觉。一看就给人感觉活脱脱的就是那种古代美男子的神韵。

    那种自然流露的气质可不是单靠演技能完美演绎诠释出来的。

    那种感觉就好像眼前这个人就是一直生活在古代,从古代而来的。而不是依靠化妆,依赖演技去演出来的。

    “想不到这个年轻人居然还是武学世家出身,看他刚才救人时的动作和手法,想来身手也定然不差。现如今这时代,大概也就只有这种有家学传承底蕴的家族里还能保留着许多古风的氛围熏陶,才能够培养出这种很自然的就流露出充满古风韵味的气质来……”

    刘洪昌看着尹修心中暗暗道。

    他的心里也愈的觉得尹修只要对演技方面不算太差太差,以他的条件和家学,那简直就是天生演各类古装,尤其是那种武侠、仙侠剧的料子。

    只是可惜,这个年轻人似乎不是那种会轻易被改变想法的人。

    刘洪昌心里暗暗惋惜,如果刚才在尹修拒绝他的试镜邀请时,能够从尹修的神情中看出哪怕是一丝犹豫之色,刘洪昌也必然会继续尽力去劝说一番。

    然而,在娱乐圈中摸爬滚打了二十年,自认也算阅人无数的刘洪昌却感觉得出,尹修并非是那种逐名求利的人,而且,他还感觉得出来,尹修的家境应该也不会差。

    是以,刘洪昌心里固然觉得惋惜,但也只能十分遗憾的看了眼尹修,没有再去多劝。

    林海与尹修聊了几句,便告辞了一声,走回了自己座位去。

    在林海离开后,尹修又继续闭目养神。

    不知不觉一个多小时过去,飞机终于抵达了明岚市的仓山机场。随着飞机缓缓降落,尹修跟宁月璟也随着客流下了飞机。

    走出机场时,刘洪昌特意跟尹修及宁月璟两人道别了一声。最终还是没忍住,有些不甘心的让尹修和宁月璟再好好考虑一下他的提议。

    尹修只是客套的微笑应着,自然不会真的去考虑演戏什么的这种事。

    走出机场,正好是十一点半左右,到中午了。

    “小璟,要不先去吃点东西吧。”尹修看了看机场外来往的车流,不由说道。他是没什么关系,不过宁月璟可还不能辟谷呢,一日三餐还是得要吃。

    “嗯,好!”

    宁月璟应道。

    “等吃过午饭咱们再搭车去车站转车。”

    宁月璟原来的家乡是位于岭西省边陲,已经快到国境线的‘南川市’。所以待会儿还得去转车才行。

    虽说尹修自己带着宁月璟飞的话无疑要快得多。不过却没什么必要,他们又不是急赶着时间需要赶路。

    当做旅游一样,一路搭乘交通工具,看看沿途的风光也是挺好的。

    尹修当日问宁月璟要不要去哪里玩的本意就是想带着她四处走走,散散心,可不是为了匆匆赶路。

    “小璟,你小的时候一直都跟你妈妈生活在南川市吗?”走去机场附近餐厅的路上,尹修随口问着。

    “嗯。小时候我跟妈妈一直都在南川市生活。后来妈妈才带我去了银海……他不管我们之后,妈妈就又带着我回了南川市,直到妈妈去世,我才一个人跑去了银海。”

    宁月璟说道,声音略显低落。她口中的那个‘他’自然指的是尹佳倩的舅舅,也就是她的亲生父亲。

    看得出来,在宁月璟心里,对于生父仍然是还怀有极深的结缔。不过也难怪,谁经历了宁月璟那样的经历,怕是都难以释怀。

    尹修轻拍了拍宁月璟的肩膀,没有多聊这个话题,带着她很快走到了餐厅。

    两人简单的吃过午饭后,歇息了半晌,便搭车前往了‘明岚市’的车站,准备乘车前往岭西省的边陲小城‘南川市’!

    经过了几个小时的车程,在下午五点多钟时,尹修跟宁月璟终于抵达了南川市。

    也因为时间已经比较晚,所以两人在南川市里找了家酒店住宿,打算明早再一起去乡下大山里,宁月璟母亲的墓地祭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