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回去问你爷爷吧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尹修说完之后,将目光投向了被他定住的那名干瘦男子,开口道:“这么说来,这些人都是属于该杀之人?”

    说话的同时,尹修直接迅速的施展法决,将一道‘皆术’术印打入那名干瘦男子的眉心深处。

    既是为了探知他的记忆,确认一下箫睿和那个许仲康所说的话。同时也是想要试一下‘皆术’。

    尹修在领悟出‘皆术’后可还一直都没有找什么人试验过呢。正好这次试试‘皆术’的效果,顺便跟读心术、搜魂术对比一下。

    “是的,这些人都是境外反‘正辅’武装势力的人,即便是不考虑双方所处国家的立场,单从他们所做的事情来衡量,也都是一些该死之人!”

    箫睿回答道。

    在他话刚说完的时候,尹修打出的‘皆术’已然落入那名干瘦男子眉心之中。

    看着这一幕的箫睿与许仲康、小敏三人,眼中仍然忍不住充满了好奇之意。这般手段,的确是超乎了他们的认知。

    ‘皆术’与读心术、搜魂术的作用相似,不过第一重境界的皆术显然更像搜魂术一些。不过又与搜魂术有些许的不同。

    搜魂术是可以窥探被施术者的所有记忆,第一重的皆术也有同样的效果,…,..但却多了可以根据自己所需要的信息,从被施术者记忆中直接‘检索’出相关记忆的能力。

    而不像搜魂术那样,自己想要从对方记忆中知道什么信息,还得要自己在对方所有的记忆当中去寻找。

    皆术就好像是搜魂术的强化版,类似于添加了一个‘搜索引擎’的功效。而且这个是属于可控的能力。

    相对而言,即便只是第一重境界的皆术也是要比搜魂术强了不少。

    转瞬间,尹修已然从那名干瘦男子的记忆中知道了许多信息。他瞥了眼边上望着他的箫睿三人后。淡淡道:“果然是该杀之人。”

    “既然如此,那这些人便都杀了吧!”

    话音落下,尹修抬手轻轻一挥,一股力量顿时涌了出去。

    霎时间,面前的那名干瘦男子,以及他的那些手下。包括埋伏在远处一些,之前负责火力掩护和狙击箫睿等人的那些人全部都在眨眼间崩溃化作齑粉,如同灰尘一般,飘散消失……

    箫睿和许仲康、小敏三人见状,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眼中充满震惊之色。

    他们从未想过,原来shā rén居然可以杀得如此的风轻云淡,不着烟火,连一丝血腥都没有。就好像那些人本就是虚幻的一样。就只需要轻轻的一阵微风吹过,那些人就随风而散了。

    “嘶……太厉害了!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历,怎么会拥有如此匪夷所思的力量?”许仲康心中震撼的想道。

    旋即,许仲康不由得朝身边的箫睿瞥去一眼,暗道:“之前听箫睿的意思,这人曾经去救治过箫将军。不知道箫睿清不清楚这人的底细。如此厉害的人物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如果这个人能够加入‘龙牙’的话,那还有什么任务是龙牙无法完成的?恐怕只要他一出马,再困难的任务也能手到擒来!”

    许仲康也感觉得出来。刚才他询问如何称呼时,尹修却并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很显然尹修并不想跟他们接触太多。

    至于什么让尹修加入‘龙牙’特种大队……只怕非常的困难,希望不大。

    不过,许仲康还是决定等事后一定要好好问问箫睿,眼前这个厉害得不像话的人物究竟是什么来头,就算希望渺茫,他也想努力一下。尽量想办法将这人拉入‘龙牙’。

    许仲康此时压根不知道其实箫睿也根本不知道尹修叫什么名字,更加不知道尹修的来历。他当初也不过是在箫家跟尹修照过一面而已。

    至于尹修的身份,在整个箫家之中,也就只有当初在箫建军房间里的几个箫家长辈,以及周婷知晓。

    别的人。当时都在房间外面,根本就不知道发生在房间里的事情。只是知道那天尹修离开之后,原本‘病情’严重的箫建军立马就完全恢复了过来。

    将那些人全部抹杀之后,尹修看了看箫睿,开口道:“你叫什么名字?”

    “箫睿。”

    听到尹修询问,有些失神中的箫睿顿时回过神,连忙回答。

    “箫睿?嗯……”

    尹修轻点点头,接着道:“你们身上的伤势都没什么要紧的了。能自己回去的吧?这里似乎离着国境线没几步,周围也没有别的人在追杀你们,待会儿你们可以慢慢走回去。”

    尹修的灵识早已将周围都查探一清二楚。

    “哦,好。队长和小敏体内的毒已经解了,这点小伤对我们来说不算什么。没事的,我们能自己顺利回去。”

    箫睿明白尹修的意思,连忙回答。

    说完之后,箫睿有些欲言又止。似乎想要开口询问什么……

    尹修直接对他摆了摆手,说道:“你是想问关于我的一些事情吧?这个你不用多问,我跟箫家其实有着很深的渊源。至于具体的,你可以回去后亲自去问你爷爷。嗯,我叫尹修。”

    微微一顿,尹修又说道:“另外一点,对于今天的事情,你以后不要在他们两rén miàn前提起。至于你到时候怎么跟他们解释今天你们获救的事……你自己看着编个合理的说法吧,或者你也装作不知道也行。”

    尹修在说到‘他们’两字的时候目光不由得朝箫睿身边的许仲康和小敏瞥了一眼。

    一直观察着尹修的箫睿,以及许仲康、小敏三人也都注意到了尹修说话时的那个眼神。自然都听懂了尹修的意思,知道尹修口中的那个‘他们’就是指许仲康和小敏二人。

    一时间,包括箫睿在内,三人都齐齐的一阵愕然。有点惊愕,还有一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尹修。不是太能够理解尹修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他要跟箫睿说。让箫睿以后都不要在他们两rén miàn前提起今天的事?为什么让箫睿自己为今天他们获救的事情编造一个说法?

    明明他们俩就对今天的事情一清二楚啊?他让箫睿那么做又有什么意义?

    许仲康和小敏都是一阵迷惑不解。

    箫睿也同样狐疑的看着尹修,不解的问道:“为什么要这样?这好像没有什么必要和意义吧?”

    尹修扫了眼许仲康和小敏,也不在意就当着他们俩的面,直接就说道:“因为很快他们俩就会把刚才所看到的事情都忘掉了。至于你……毕竟你是箫家的小辈,就算了。”

    “你回家之后,去问问你爷爷就清楚了。相信你到时候应该分得清楚轻重。不会乱说。”

    显然尹修是打算要用秘术将许仲康和小敏两人刚才的那一段记忆给遮掩淡化掉。

    箫睿,则因为他是箫家人的身份,尹修想了想,觉得还是没什么必要。能够进入华夏军方特种部队的人,有了他的告诫后,想来也不会对人乱说。

    尹修的话语虽然说得十分的平淡随意,但落在箫睿以及许仲康、小敏三人耳中,却是让他们更加的惊愕和不解。

    “忘掉?怎么会……”箫睿惊愕道。

    许仲康和小敏也皱眉的看着尹修。

    “敢问阁下为什么这么笃定我们会把刚才的事情忘掉?我们俩的记忆虽然不是什么过目不忘,但也不至于转眼即忘。”

    许仲康沉声道。一双虎目炯炯的盯着尹修。他心里其实猜测到了一些,只不过觉得难以置信罢了。

    ‘难道这个人还能把人的记忆给抹除不成?这怎么可能!’许仲康皱着眉,心里有这样的猜测,但却觉得不太可信。

    他身边的小敏也微皱着柳眉,目光沉凝的在盯着尹修。

    尹修只是淡淡的扫了眼许仲康,平淡道:“我说你们会忘记,你们自然就会忘记。至于其他的,也没什么再多说的必要。便是说了,你们待会儿马上也会忘记。”

    说完。尹修将目光投向了箫睿,开口道:“行了,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你记住我说的话,今天的事情不要透露出去就好。你有什么疑问,回家后自己去问你爷爷。就说是我让你问的,到时候你自然什么都明白。”

    话音落下,尹修毫无征兆的双手暗中各自捏了一道一模一样的法决。而后,只见微光一闪,两道肉眼完全无法察觉到的法印分别落入了许仲康和小敏的眉心之中。

    许仲康和小敏两人对此完全毫无所觉。微沉着脸,皱着眉,脑子里显然还在纠结尹修的那番话。

    而尹修在施法之后,转身一闪便回到了不远处宁月璟的身边,而后带着她化作一阵残影,犹如清风吹过一样,眨眼就从箫睿三人的眼前消失不见。

    箫睿三人看着尹修带着宁月璟消失的方向,还微微有些愕然,没有完全反应过来。

    紧接着,许仲康和小敏两人几乎同时猛然感觉到脑海中突然一懵,眼前的视线忽然晃了一下,似乎有那么一点头晕目眩的感觉。

    不过,随后两人就马上恢复了正常。

    只是两人却不约而同的皱起了眉,望着前方的目光透出一种疑惑、不解之色,还有那么些许的茫然与恍惚……

    因为尹修刚才已经把话给当着许仲康和小敏的面给说透了,所以尹修为了防止他们事先把事情记录下来,就稍微下手‘重’了一些,让他们转瞬就立马遗忘了刚才的事情。

    也因此,导致他们二人在那一瞬间稍稍感觉到有些许不适和异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