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章他跟箫家到底有什么关系?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尹修带着宁月璟很快又回到了宁月璟母亲安葬的墓地处。∮,

    “小璟,还要在这陪一下你妈妈么?”

    尹修将宁月璟放下后,看了眼墓碑,开口问道。

    之前尹修跟宁月璟刚来的时候,因为这墓地已经几年都没人来祭拜,是以草木丛生,墓碑也稍有些塌斜。

    还是尹修给清理了一番,并将墓碑扶正,重新修整了一下,这会儿看起来倒是干干净净的。

    宁月璟看了看母亲的坟塚,不由得走上前轻轻地抱住了那块墓碑,呢喃般的轻声说道:“妈妈,我跟师父要回去了,等改天我再来看你。”

    “以后只要有时间的话,小璟会经常回来看你的。你在天上也不用再为小璟担心,小璟现在有师父了,师父对小璟很好很好,就跟妈妈一样好。”

    “师父还教会了小璟很多厉害的法术和修行功法,将来小璟肯定不会再受人欺负的,你放心吧……”

    宁月璟轻声的呢喃着,对着安眠在坟塚之中的母亲诉说。

    尹修站在她的身后,静静地听着她对母亲所说的这一番话,心里忽然间感到对小璟的责任更重了几分。

    师父,师父,不仅仅是‘师’,同时也是‘父’!大概在小璟的心目中,自己便是这般如师如父的存在吧。

    在她心里的地位和重要性,应当是仅次于已经离她而去的母亲……

    尹修并无子嗣,所以他没有感受过为人父的那种感觉与责任。只是此刻的小璟却让他有了几分如此的责任感。

    微微的唏嘘,尹修隐约的感觉到自己的心境似乎又稍稍的往前了一小步。

    人生,普通人的一生无非是生老病死与七情六欲。修真者既要道法自然,也要与天相争。然而,终究是脱离不了‘人道’。

    只有当渡过了天劫,在重劫之中涅槃之后,方才是脱了‘人道’,踏入了‘仙道’之路。

    而人道,也无非是普通人生的延伸与放大。

    即便是修行忘七情。绝人欲的太上忘情道也同样是为了挣脱人道,然而只要一日不成仙,就一日仍然处于人道之中挣扎,不算真正脱!

    唏嘘之后。尹修走了上前,轻拍了拍宁月璟的肩膀,却没有多说什么。

    只是让她知道,自己这个做师父的,会一直站在她的身后。陪伴在她身边,尽力的为她扫清脚下的阻碍,给她遮风挡雨……

    至于将来,若是能如愿渡过天劫,如愿的走到飞升那一步,尹修相信到了那时,小璟也已经有了足够的能力自己独立去面对一切。

    毕竟,那至少是数十年之后的事情。甚至有可能是一两百年之后的事。

    以小璟的天资,又有自己的教导和各种修行资源供给,最多百年时间。她必然能够达到自己如今的地步。

    “好了,师父,咱们可以走了……”

    轻呼了口气,宁月璟松开了母亲的墓碑,偷偷摸了下眼角后,才转过身来。

    不过尹修还是依稀能见着她的眼眶微微泛红。尹修倒不会再去说什么,只是轻轻应了声,“嗯,那咱们这就回去。”

    随即,尹修便伸出自己的手。用那宽厚而温暖的手掌轻轻握住了小璟那纤柔的细手。带着她与小蛮、小皮,还有灵,一齐朝着山下走去。

    宁月璟感觉到尹修那温厚的手掌,不由得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流露出些许依恋之色,又回头望了眼母亲的坟塚,渐渐地对着母亲的坟塚露出了一抹微微的笑容……

    尹修握着宁月璟的小手没有用飞,也没有着急着赶路,只是如平常人的那样在山间小路漫步而行。

    小皮自己在地上跑着,跟着尹修和宁月璟。不停地在两人脚边蹦来跳去的撒欢一般,活似一只真正的小狗儿。

    小蛮则还是更喜欢十分‘威风凛凛’的站在尹修肩膀上,以一种近似‘迎风尿十丈’的姿势酷酷的远望着,如果能有一副墨镜和一件披风斗篷给它的话,想必会更加帅到掉渣。

    胖乎乎的灵则活似一只宠物小精灵一样慢悠悠地飞在宁月璟身侧,一颗灵石被它莲藕般的小胖手抱在胸前。

    身上的那一袭尹修专门给它炼制的法衣格外的帅气,配上那张圆乎乎,带着一些婴儿肥的小圆脸,简直萌得不要不要的……

    这样的一个组合行走在林木繁茂郁葱的山林间,画风似乎显得颇有些奇幻的意境。

    当然,若是尹修和宁月璟都能换上古装,而小皮也恢复真身的话,那活脱脱的就是一副仙幻的范儿。

    “小璟,你也很久没有回来了,咱们就在这边多住几天。哪天你想来看看妈妈的话,师父就陪你一块过来看看。”

    尹修一边走着,一边轻声说道。

    “嗯!谢谢师父。”

    宁月璟用力的点头应道。抓起尹修的手掌,在自己的小脸蛋上亲昵的轻蹭了蹭手背。

    尹修见状,不禁莞尔的微微一笑,伸手轻搂了下她的小脑袋,让她靠着自己身上,道:“待会儿回去后想去什么地方?”

    “嗯……我想去以前跟妈妈住过的地方看一看。都好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那里有没有什么变化。”

    宁月璟应道。

    “行。那咱们回去后,师父先带你去找个地儿吃饭,然后咱们就去你以前住的地方看看……”

    尹修道。

    “好!”

    两人,带着仨‘宠物’不紧不慢的朝着山外的道路走去……

    另一边。

    箫睿看着一副皱眉沉思,眼中微露茫然之色的许仲康与小敏两人,顿时微怔了一下,略带诧异的看了看他们俩。

    猛然间想到刚才尹修所说的那些话,于是带着几分小心翼翼,试探的开口道:“队长,小敏,你们……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突然听到箫睿的声音,许仲康和小敏似乎猛然惊醒,纷纷转头望了过来。

    “箫睿,你……你有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许仲康稍稍迟疑后,带着重重疑虑,还有几分沉凝的问道。

    小敏也附和的点点头,“我也感觉好像哪里有点不太对劲,整个人怪怪的。”

    听到两人的话,箫睿脑海中再次回想起了刚才尹修所说的那些话,心中顿时涌现出一股惊意,正要开口时,却又猛然想到了尹修临走前的提醒和告诫,于是话到嘴边又改了口。

    “我也觉得有点奇怪,不过却又说不上来……”

    箫睿也做出一副皱眉狐疑的表情,说道。

    许仲康看了看他,又不禁看了看空空如也的周围,皱着眉道:“是很奇怪。我们刚才不是明明还被那个老鬼的手下追杀着,眼下那老鬼的手下却突然都消失不见了。”

    “是啊,一个人也没看到。不过你们看这地上的脚印……”

    小敏应和了一句后,指了指他们所在的那土坑边上的那些被尹修所抹杀的人留下的脚印,脸上充满了疑惑。

    尹修将那些人抹杀的同时,连同他们手中的wu qi也都全部被化作了齑粉随风而散了,现场留下的痕迹,也就只有那些人并不怎么清晰的脚印而已。

    顺着小敏所指,看到地上的那些脚印后,许仲康的眉头顿时皱得更紧了一些,完全拧成了一个‘川’字。

    “这事情实在是太古怪了。我怎么感觉自己脑子里少了点什么似的……”

    话说到一半,许仲康这才突然现他自己身上的异样,神情顿时一怔,目光不由自主的朝右腿望去。

    “嗯?怎么回事,我的腿……之前不是被那老鬼的毒虫给咬了,肿了起来吗。怎么现在却一点事也没有了?”

    许仲康惊异的道。尤其是看到原先就撩起了裤腿,露出的小腿上的伤口居然被包扎得好好的,脸上顿时更加的奇怪。

    小敏闻言也马上现了自己手臂和中枪那只小腿的异样,吃惊道:“我的右脚什么时候也受了伤?而且我感觉好像手臂里的子弹已经被取出来了,连伤口都被包扎得好好的……”

    听到许仲康和小敏两人接连的惊呼,箫睿表面上是一副皱眉沉思的样子,但内心里此刻却是波澜骤起,吃惊不已。

    “刚才他说队长和小敏对会忘掉之前的事情,现在看队长和小敏的情况是真的已经把那些事给忘记了……”

    “嘶……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居然可以真的抹除人的记忆!”

    箫睿心中震撼的想道。

    脑海中不禁又回想起了尹修对他所说的其他的那些话。

    “他之前说跟我们箫家有很深的渊源,看来这次回去后真的得要去问问爷爷,他到底是谁,跟我们箫家究竟是什么关系!”

    箫睿对于尹修的话已经不再有丝毫的怀疑。

    若不是他真的跟箫家有很深的渊源的话,他不可能将队长跟小敏的记忆都‘抹除’了,却独独没有抹除自己的。

    “想不到这世上居然会有厉害到这种地步的人物存在。连人的记忆都能够抹除,还有什么是他做不到的?”

    “难怪当初他连爷爷体内蛰伏了数十年的蛊虫都能驱除,而且那天他才刚一走,爷爷就立马恢复了元气,完全没有丝毫的虚弱感……”

    此时,箫睿对于尹修的身份更加的好奇了起来。他感觉尹修的身上似乎笼罩了一层十分神秘的光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