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三章小璟的转变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乐平小镇中。

    尹修与宁月璟来到了一片老旧的居民区。看那些房屋的情形,怕是已经有三四十年了,周围的环境也不是很好。

    而这里就是当年宁月璟与母亲一起居住了有好几年的地方。

    再次回来这里,一切似乎都变化不是太大,就是那些房屋显得比以前更加破旧了一些。

    宁月璟走在前面,领着尹修走入了这片居民区,一边跟尹修说着当初她小时候还跟妈妈住在这里时的一些琐碎趣事。

    尹修面含着微笑,静静地听着宁月璟有些絮絮叨叨的描述童年的生活,描述着当初的好与不好,快乐与悲伤……

    从宁月璟的这些往事絮叨之中,尹修觉得自己对小璟似乎更加了解了一些。

    “师父,就在这儿了。以前我跟妈妈就是住在这栋楼里,我们那时候是住在三楼。只有一个房间,还有一个小小的客厅。”

    宁月璟在一栋陈旧的小楼前停下了脚步,抬头望着三楼的那破旧玻璃木窗,对尹修说道。

    “那时候我还小,妈妈白天要出去工作赚钱,我就自己一个人在家里玩。我记得那时候我每天一到傍晚的时候就会找个凳子搬到窗户边,然后站在凳子上,趴在窗户边看着楼下,等着妈妈下班回来……”

    言语中可以听得出来宁月璟对于童年那段时光深深地怀念与眷恋。

    她抬头望着三楼那个熟悉窗户的眼神中都隐隐的流露着些许恍惚之色,仿佛又看到了童年时的自己正趴着窗台上,望着下方。

    “嗯。”

    尹修轻轻的应了一声,目光也不自觉的望向三楼那老旧的窗台,轻声道:“要不要上去看看?三楼那房间似乎没有人住。”

    “好。”

    宁月璟想也不想的应道。

    这一片老旧的居民区的人本就已经不多,大部分房屋都闲置废弃了。很显然这里原来的居民大多数都已经搬走。

    尹修和宁月璟面前这栋六层高的小楼,还有人在住着的,也就只有四五户而已。其他的房间都已被闲置废弃。

    尹修与宁月璟走上了三楼。房间的门是锁着的,尹修直接用灵识将锁打开,与宁月璟一齐推门而入……

    房间内有些昏暗,屋角挂满了残破的蜘蛛网。客厅里摆着的几张破桌子和破椅子上面都落满了灰尘。

    宁月璟看着那些满是灰尘的破桌椅说道:“师父。那张桌子,以前我跟妈妈一块吃饭的时候就是在那张桌子吃的。还有那张木沙发,小时候每天晚上我都会跟妈妈坐在上面一起看电视。”

    “那时候妈妈还会在旁边做点其他的事情。冬天的时候会坐在那给我织毛衣,我经常会站在上面,趴在妈妈的背上,抱着妈妈说话……”

    虽然已经是许多年前的事情,但对于这些,宁月璟的记忆显然还是十分的清晰而深刻。即便这么多年过去,也始终没有淡忘。

    宁月璟不停地跟尹修说着这间房子里的事物。说着童年时她跟母亲生活在这里的事情。

    这一切既像是在对尹修说的,也像是在跟她自己说的。

    时隔多年之后再回到这里,一直沉冷内敛的宁月璟似乎一下子话多了起来,好像有说不完的话一样。

    她在说着那些童年往事之时,心情也似乎越来越随之放松,精致的脸蛋上不知何时渐渐绽放出了最纯真,没有任何玷染,彷如洁白雪莲一般的笑容。

    这一刻的她。仿佛回到了天真无邪的孩童时期,一颦一笑都是发自本心。发自人天性中最初始的真我与纯善。

    从此刻宁月璟的身上,已经丝毫看不到当初尹修刚刚见到她时的那种对什么都充满距离感,乃至抱有敌意的淡漠与阴冷的影子,仿佛回归了最纯真的童年,一切都是积极向上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师父。你快来!想不到这张木床还在呢。以前我跟妈妈就一块睡在这张床上,那时候每天睡觉之前,妈妈总会在床上陪我玩耍一会儿,或者跟我讲故事,唱歌……”

    宁月璟拉着尹修走进了昏暗的房间里。

    虽然这房间里也同样显得破旧。到处都是残破的蛛网与厚厚的落灰,但在宁月璟的眼中,这些破旧的痕迹显然都并不存在。

    她眼中所见到的只是童年记忆中与母亲相处的幸福美好,充满了快乐的时光……

    带着小璟离开那旧楼时,尹修明显感觉得到小璟身上的一些变化。她的心中仿佛放下了什么东西似的,整个人的气息都变得轻快了许多。

    在离开之时,尹修还注意到小璟有回头深深地望了一眼三楼的那个窗台,像是在与过去的告别,又或者是将过去的一切美好的都深深地刻印在了心底更深处,而那些不好的,则被她摒弃抛却。

    最显著的一点变化,就是在尹修带着她走出那片老旧居民区后,尹修发现小璟那脸蛋上的神情显得要比之前柔和了许多。

    给人的第一感觉不再是那种‘高冷’,不易接近的感观,而是更像一个温和雅静的邻家女孩一般。

    尹修很清晰的察觉到小璟的这些细微的转变,不过他却没有说什么,只是轻搂着小璟的肩膀,行走漫步间,嘴角不自觉的微微扬起,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小璟的这种转变,正是他一直以来希望看到,也是他一直以来在努力着的。小璟能够走出过往经历的阴影,对于她的未来有着莫大的好处。

    也让尹修在心中对她放心了一些。

    从那片老居民区走出来时已经是下午快五点钟。尹修和宁月璟并不打算那么急着就返回银海,还是打算在这边住几天再说。

    不过,乐平镇只是一座边陲小镇,镇上并没有什么高档的酒店可以住宿。尹修和宁月璟只能找了家环境还凑合的小旅店将就一下。

    ……

    京都。

    箫睿在与许仲康、小敏两人一同返回部队基地后,他就借口肩膀上枪伤的缘故申请了休假。而后立即返回了京都家中。

    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弄清楚尹修到底是什么来历,跟箫家又有什么样的渊源。

    是以。一回到京都,虽然已经是晚上了,但箫睿还是第一时间的跑去了爷爷箫建军所住的大院。

    “爷爷,你现在有没有空?我有点事情想问一下您。”一进屋,刚见到爷爷,箫睿便迫不及待的问道。

    原本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着电视。喝着茶的箫建军闻言顿时微愣了一下,抬头讶异的看着箫睿,问道:“怎么,有什么事这么要紧?这才刚坐下呢,就忍不住要问我?”

    箫睿忙道:“爷爷,这件事是挺要紧的。要是不问清楚,我这心里头就老是跟有猫儿在挠痒痒似的,静不下来。”

    这倒是让箫建军更加好奇起来,对于自己这个孙子。他还是挺了解的。

    虽然有时候性子会比较直接,不过总体而言还是挺沉稳的一个人,能让他这么急不可耐的说出这番话,看来他要问的事应该不一般哪。

    想到这,箫建军顿时将手中的茶杯给放下一边,看着箫睿,道:“行,有什么想问的。那你就问吧。”

    箫睿却没有第一时间开口,而是抬头瞥了眼还在厨房里忙活着准备晚饭的那位阿姨。接着说道:“爷爷,这事比较重要,咱们还是到您的房间去说吧。”

    嗯?

    箫建军顿时更加好奇了,到底是什么机密紧要的事情,居然还担心被其他人给听到,需要这么保密?

    箫建军不及多想便轻点点头。应道:“行吧。那就到我房间去说。”

    说完起身走去了楼上。箫睿也连忙跟着。

    不一会儿,两人来到了箫建军的书房中。

    “好了,到底是什么事,说吧。”箫建军开口问道。

    箫睿深吸了口气,缓缓开口。试探的问道:“爷爷,我想问……上一回来给您‘治病’,帮您祛除了体内蛰伏多年的蛊虫的那个人跟咱们家是不是有什么渊源?”

    箫建军一听,顿时就愣住。

    旋即,猛地抬头望着箫睿,双眼之中bào shè出一道精芒,神情也霎时间变得严肃了起来,沉声问道:“你是从哪里听说了什么?为什么会跑来问我这件事?”

    关于尹修的身份,在箫家也算是机密,只有当日在房间里的几个箫家二代,以及周婷知晓。

    对于尹修的身份,箫建军当初就已经严令知情的几个人禁止对其他人提起。

    如今箫睿却突然跑来问他这件事,自然让箫建军反应强烈,连带着喝问箫睿的语气都显得有些严厉。

    而箫睿,看到自己爷爷的反应,虽然有点发懵,不太明白爷爷为什么反应这么强烈,而且还直接反过来喝问自己。

    不过,他也看明白了,感情那个人跟箫家还真的是有什么渊源。另外,看爷爷的这反应,恐怕这件事不会那么简单。

    “爷爷,这么说来,那个人还真的跟咱们家有关系?他到底是什么人?”箫睿忍不住问道。

    箫建军瞥了他一眼,没有理会他的询问,冷声道:“你马上跟我说,到底是谁告诉你的?是不是你爸?还是婷儿跟你说了些什么?”

    箫建军首先就怀疑到了箫睿的父亲箫靖海和周婷身上。整个箫家所有知qing rén中,的确是这两人向箫睿透露的可能性最大。

    毕竟箫靖海是箫睿的父亲,而周婷则是箫家知qing rén中唯一的一个三代小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