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四章他是你祖师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听到箫建军的再次喝问,箫睿连忙解释道:“爷爷,都不是。◎,而是那个人他亲自跟我说的……”

    “嗯?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从头说清楚!”箫建军皱了皱眉,问道。

    箫睿连忙回答,“爷爷,事情是这样的。前几天我去了南疆境外执行任务,返回途中遭遇境外武装势力的追杀,在危急关头他突然出现救了我们……”

    箫睿将尹修出现一直到最后尹修离开,包括尹修对他所说的那些话,都毫无遗漏的告诉了箫建军。

    “……他临走之前跟我说让我有什么疑问就回来问你,还说他叫尹修。”

    “爷爷,他到底是什么人?跟咱们家是什么关系?我感觉得出来,但是他之所以会出手救我们,很大部分原因应该是认出了我来。”

    “另外就是,他真的可以把人的记忆抹除。我的另外两个战友在他离开之后,真的就完全不记得关于他的事情了。”

    箫睿说完,充满好奇的望着箫建军。这件事要是不弄清楚,他今晚是铁定睡觉都睡不着的。

    箫建军之前也没想到居然是这么回事。听完后,眼中也有些讶异,同时也有一些庆幸。虽然箫睿刻意的淡化他们当时所面临的危机,但箫建军是什么人。

    以他的阅历结合箫睿后面描述尹修的那些事情就判断出当时箫睿几人恐怕已经是面临必死之局了。

    若不是尹修恰好出现出手救了他们,只怕再过两天他就该受到军方发来的箫睿英勇牺牲的信函了……

    本来对于尹修的事箫建军是暂时不打算让家里三代的小辈们知晓的。不过既然这是尹修让箫睿来问的,箫建军倒不会再对他隐瞒。

    “既然是他亲自让你来问的,我就告诉你。不过,这件事你给我记着,自己心里知道就行了。千万别给我透露出去给其他任何人知道,明白吗?”

    箫建军突然间变得格外严厉的警告道。

    箫睿已经有很久没有见过爷爷如此严厉的眼神了,闻言后,心头顿时一凛。暗道,看来这事果然非同小可,不然不会连爷爷都如此严厉的告诫不许向任何人透露。

    随后。箫睿连忙应道:“爷爷,你放心吧,我保证不会跟任何人提起!”

    箫建军微点点头,看着箫睿,缓缓道:“其实,他就是你太爷爷的师父!”

    箫建军的话音刚落,箫睿登时惊得差点跳起来,惊呼道:“什么!?”

    “爷、爷爷,你、你刚刚说。说什么?”箫睿显得不敢置信的叫道,眼睛瞪得大大的,恨不得把眼珠子都给瞪出来。

    箫建军皱了皱眉,狠狠瞪了他一眼,呵斥道:“你叫那么大声做什么?是怕别人听不见吗?”

    被箫建军训斥了一通,箫睿这才稍稍缓过劲来,仍旧是大睁着眼睛,不敢置信的深呼吸了几下。继而抬头望着箫建军,道:“爷爷。你、你刚刚说他是太爷爷的师父?我没听错吧?”

    箫睿还是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耳朵听错了,出现了幻听之类,再次的向箫建军确认。

    箫建军直接抬手就是一巴掌拍在他的脑袋上,没好气的瞪着他,道:“你没听错,他的确就是你太爷爷的师父。也就是你爷爷我的师祖!你们的祖师爷!”

    嘶……

    再次亲耳从爷爷箫建军的口中听到确认。箫睿登时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脸上充满了震惊的神情,还有那么一些不可思议。

    那个人居然真的是太爷爷的师父,按辈分自己得管他叫祖师爷!

    这怎么可能?!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现在得多少岁了啊。自己太爷爷都已经去世那么多年了。他既然是太爷爷的师父,那怎么也不能比太爷爷年纪还小吧?

    可是,他明明看起来才不过跟自己差不多大,甚至单从外表来看的话,他还比自己更显小一些。

    难道……难道他已经‘长生不老’了?

    回想起今天在那片山林中亲眼所见的景象,箫睿忽然间觉得,这个可能性还真的很大。

    那个人能让射出的子弹硬生生的停在半空,而且只是那么随便挥挥手就将那么多人化成飞灰消散……如此的力量,本就不该是寻常人能够拥有的。

    就算是他们习武修行之人,也万万不可能拥有如此惊世骇俗的力量!

    既然他连如此匪夷所思的力量都能够拥有,那么‘长老不死’似乎也就算不上多么的稀奇和不可能了。

    想着想着,箫睿又忽然间想起了一些其他的事情,神情一怔之后,登时忍不住失声惊呼道:“爷爷,他……他该不会就是当初曾经在银海出现过的那位‘仙人’吧?”

    箫建军抬手又是直接一巴掌拍在箫睿的脑袋上,瞪眼道:“他什么他?没听见我刚才说的话么?他是你祖师!没大没小。”

    箫睿又挨了一巴掌,不过也不敢有丝毫怨言,连忙顺着爷爷的话应着,“是,是。爷爷,祖师他是不是当初的那位‘银海仙人’?”

    问完,箫睿不由眼巴巴的望着箫建军。当初那位闹得沸沸扬扬的‘银海仙人’可谓众所周知,并非什么秘密。

    箫睿能有此联想丝毫不奇怪。

    毕竟他今天就亲眼见识了尹修那超越凡俗的惊人力量,在得知尹修乃是自己祖师,是‘长生不老’的人物后,自然而然的就会与‘仙人’什么的联想到一起。

    箫建军回答道:“可能性很大,毕竟你祖师他如今就是住在银海。不过,这件事我也没有亲自问过你祖师,不能百分百的肯定。”

    “嘶……”

    箫睿再次倒吸了口气,虽然箫建军说不能百分百确定。但是,知晓尹修居然恰好就住在银海后,这几乎已经是明摆着的事情了。

    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仙人’啊,何况还都在一座城市里。

    “这么说来。前段时间在岛国所发生的事情,包括斩断了富春山将那山头移到鱼鳞岛的人也是祖师了?”

    箫睿震撼道。

    作为一名华夏军人,尤其还是军人世家出生,箫睿对于岛国的厌恶与敌视可比普通人更加强烈得多。

    当初看到新闻,知晓岛国发生的事情后,他心里就忍不住在暗暗叫好。

    而在得知一切很可能是‘人为’造成的。而且连岛国神山富春山都被‘人’给斩断了一截山头,还被移到鱼鳞岛上,刻下了‘华夏’二字时,箫睿心里那叫一个痛快!

    近年来岛国与华夏在鱼鳞岛上的争端,尤其是那些岛国人时不时的就登陆鱼鳞岛,在上面插什么膏药旗的,作为一名军人,箫睿跟很多的热血军人一样,心里都憋着一股气。

    可惜。他们要顾全大局,没有得到上面的命令,也无法做什么。

    当岛国自己公布出关于尹修的那些卫星jiān kong录像和鱼鳞岛上的zhào piàn后,包括箫睿在内的许多军人都感到一阵热血沸腾,激动不已。

    就箫睿所知,当时就有很多人在心里把那位斩断了岛国富春山,还将山头移到鱼鳞岛,在山头上刻下‘华夏’二字以宣示鱼鳞岛主权的‘仙人’当成‘偶像’崇拜。

    “所以关于你祖师的事情才不能向任何人透露。明白吗?”

    箫建军沉声告诫道。

    “虽然我也不能确定是不是你祖师所为,不过可能性却是非常的大。一旦这事曝光出去。尤其是咱们家与你祖师的关系被外人所知,很可能会发生一些难以预料的变故,到时候咱们家将会面临来自各方面的巨大压力!”

    听到箫建军的告诫,箫睿连忙应道:“爷爷,你放心吧,我知道事情轻重的。”

    “嗯。”

    箫建军轻点点头。接着又说道:“你祖师的身份对于咱们家来说也算是一张最后的底牌。虽然咱们家与你祖师接触不多,但是上一次你祖师来给我治病时,已经相认。”

    “只要有你祖师在,将来就算真的有什么变故,咱们家也都能立于不败之地!”

    “你祖师如今所处的境界。怕是与传说中真正的仙人也差别不大。恐怕这世上除了大当量的核武等极少数战略级wu qi之外,没有什么还能够威胁到你祖师的。”

    听着箫建军的这番话,箫睿也忍不住十分认同的应道:“爷爷你说得对。祖师应该已经是可以‘长生不老’,只要祖师还在一日,咱们箫家将来就算遭遇了什么变故,也不至于会出什么事。”

    “就是这个道理。”

    箫建军微点点头,道:“不过,我刚才的话你也要谨记。一旦你祖师的身份泄露了出去,到时候各方面必然都会来向咱们施加压力,想要联系你祖师。”

    “甚至若是被岛国和米帝方面知晓的话,到时候他们势必会向国家施压。固然以你祖师的能耐,未必会忌惮这些,但对于咱们家来说,就会生出许多的麻烦。”

    “嗯,爷爷,我会保密的。”

    箫睿连忙应道,接着又好奇的问,“对了,爷爷,刚刚你说祖师是上回来给你祛除蛊虫时才相认的?这么说,之前你也跟祖师并没有联系?”

    “没错。事实上你太爷爷只是你祖师的记名弟子而已。当年你太爷爷遇险,是你祖师刚好路过救下了你太爷爷,然后又教了你太爷爷几个月的武学。咱们家的功夫基本都是当年你祖师传给你太爷爷留下的。”

    箫建军回答道。

    “你祖师教了你太爷爷几个月武学后就离开了,后来也一直都没有联系。直到上一次你祖师来给我治病我才认出了你祖师。当年你太爷爷有留了一张你祖师的zhào piàn,所以我才知道你祖师长什么样子的。”

    听到箫建军的这番话,箫睿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事情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