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四章兴师问罪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师父,咱们这是要走到哪儿去?”宁月璟跟着尹修沿着山道往上爬,不禁开口问了一下。+◆,

    尹修回头看了她一眼,抬手朝着山道上方指了指,说道:“就是上面的那座‘太清观’!”

    尹修的那位故人当年就是这座太清观的掌教继任者。当初尹修与他相处虽然也不算很久,但两人的性情还是挺相投的。

    另外一点就是当年尹修认识他时还很年轻,修为尚处于炼气期巅峰,还未踏入化元期。在某些方面还是受了那个故人的一些点拨这才得以那么迅速的顺利突破。

    尹修这位故人还在世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除非他也能像那个慧明和尚一样,自己另辟蹊径才有可能还健在。

    毕竟他的年纪可要比尹修还要年长了十几岁。

    尹修当年那些交情还不错的朋友当中,也就只有这位曾经的太清观少掌教是比较容易找到他的埋骨之地祭拜的。

    别的人……想要找到都挺难。

    毕竟这八十年来华夏所经历的事情和磨难太多了,整个世界的变化也太大。也就只有太清观这种传承比较久远,底蕴深厚的门派才有可能避过那一次次的劫难,没有被彻底摧毁。

    至于尹修另外几个交情不错的朋友,要么是跟他一样出身于武学世家,要么就是一些连门派根基都没有的江湖散派的弟子。

    尹修就算是想找,也不知道该上哪里去找。

    所以在这事情上其实尹修一直都是抱着随缘的态度。

    不知不觉,尹修与宁月璟渐渐走到了山上的太清观中。不过,当尹修正要带着宁月璟一起走进去时,却忽然见里面的许多游客纷纷走了出来。

    “怎么了这是?”

    有同样准备要进去的游客见到那么多人同时出来,顿时觉得有点诧异。不禁开口问了声。

    “对啊。这么多人怎么好端端的都出来了?”

    旁边另一人也不禁诧异道。

    有人进进出出很正常,不过这样像是退场一样的里面所有人都走出来,实在有点让人觉得奇怪。

    这时候,正好从里面走出来经过旁边的一个人听到了这番话,不由得开口说道:“好像是这道观里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突然说是要闭观整顿两天。暂时不接受游客,里面的游客也都被请了出来……”

    听到这人的回答,刚才说话的那两人以及边上另外几个原本也是正要进入道观内的游客纷纷露出惊讶之色。

    “这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就要闭观整顿,谢绝游客呢?”

    “就是啊,我还准备要进去上两柱香,祈愿一下呢!好不容易爬到这么高来,现在岂不是白爬了?”

    “谁说不是。可真是有够扫兴的……”

    许多人顿时纷纷不满的议论了起来。

    这时候,道观内走出了一名年轻道士,面带歉意的对外边的那些游客们说道:“各位居士。实在是抱歉,因为本观需要临时整顿一下,所以不得不暂时闭观两天。还望各位居士能够多多见谅……”

    说着,那名年轻道士深深地鞠了一躬。

    那些游客见到人家都出来道歉了,大多数人虽然还是稍有些不满,但碎碎念也还是少了许多。

    “师父,这道观不让进去了。”

    宁月璟也听到了那些话,不由得抬头看着尹修。说道。

    尹修看了看站在道观门口的那名年轻道士,接着轻拍了下宁月璟的肩膀。道:“走,咱们过去问问。”

    “嗯,好。”

    宁月璟应道,跟着尹修一齐走向了道观门口。

    “两位居士,本观今日临时整顿,需要闭观两天。两位居士如果是想进去里边进香祈愿的话,还请两日之后再来。实在抱歉,还望两位居士能够见谅……”

    站在太清观门口的年轻道士看到尹修和宁月璟走近,似乎是想要进入道观,于是连忙上前说道。

    尹修抬头瞥了眼‘太虚观’大门上的匾额。旋即收回目光,对着那年轻道士说道:“这位道长,我有些事情想要面见一下贵观的观主,还请道长能够帮忙通禀一下……”

    尹修话语十分客气。

    不过,那年轻道士却是想也不想就摇头拒绝,“这位居士,十分抱歉,今ri běn观的确是不接受香客拜访。至于观主,他也有紧要的事情在忙着,今日无暇会客。”

    “居士还是过两日再来吧……”

    尹修微蹙了下眉,看了看那年轻道士,还要开口时,那道士已经抱歉一声,微微欠了欠身,接着直接返身走回了道观内,将道观大门都给关了起来。

    看到这情况,尹修微微愕然。

    身边的宁月璟也抬起头看着他,问道:“师父,现在咱们怎么办?是回去过两天再来还是怎样?”

    尹修看了看她,目光扫了眼左右,见其他的那些游客都纷纷离开,左右近处也没其他人了,于是说道:“看样子太清观是确实有事情发生,不然不至于会好好的无端就突然要闭观。连原本在里面的游客都给请了出来,我用灵识看一下情况再说……”

    “嗯!”

    宁月璟轻点点头,应了声,静静站在边上等着。

    转瞬间,尹修的灵识已经将整座太清观都笼罩在内。

    此时,太清观中后院另一侧,作为一个道门修行门派真正核心的地方,整个气氛却是显得有些凝重,从观内的那些弟子脸上的神情就可以感受得到些许的紧张和沉闷之意。

    太清观正门这一面是接待游客的旅游景点,跟寻常的庙宇道观没什么分别。但是后院那一片区域却是太清观内弟子们居住以及平日里修行的场所。

    而在后院中也还有着一处hou mén可以沿着另外的一条山间小道通往另一侧的山下。

    此时此刻,就在太清观hou mén之外的空地上,一行大约十余人正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站在那。

    看那些人的神情和气势就知道是来者不善!

    “太清观的人,给老子滚出来受死!老子数十下,要是再不出来,就别怪老子不客气,直接打进去了!”

    为首的是一名五十岁左右,身材魁梧粗壮,满面渣须的粗犷男子。

    他的手中握着一柄宽厚的环首大刀,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煞气腾腾的叫道,看上去好不吓人。

    这时候,他身后的那十几个人也纷纷气势汹汹的叫嚣了起来,“太清观的人,马上滚出来受死!”

    整个太清观占地其实很宽敞,那些人在hou mén之外虽然是叫嚷得凶狠大声,但太清观正门这边外面的那些游客基本上不怎么能听得到声音。

    “小璟,咱们走!”

    尹修用灵识‘看’到太清观hou mén外的情形后,不由得转头对身边的宁月璟说道。

    “师父,咱们去哪儿?”

    宁月璟好奇问道。

    尹修回答道:“去hou mén那边。跟师父来就是。”

    说完尹修带着宁月璟迅速的到了一侧角落,而后在身上分别加持了一道隐匿术法后,尹修直接拉着宁月璟腾空而起,从太清观的上空飞到了hou mén那边。

    不一会儿两人就在hou mén外离着不远的一处有树木遮掩的角落降下。

    落地后,尹修抬手一挥,就在身前布下了一道既可隔绝声音传出去,又能够隐蔽身形的禁制。

    接着就把两人身上的隐匿术法给撤除掉。

    禁制可以隔绝他们说话的声音,不会传出去,但却并不会阻隔外面的声音传进来。

    “咦,师父,他们这是在干嘛?”

    宁月璟看到了太清观hou mén外的那些人,顿时好奇的问道。

    尹修轻摇摇头,“我也不太清楚。只是看情况有点像是shàng mén来寻仇的。”

    这时候,太清观的hou mén终于打开。

    ‘嘎吱’

    hou mén打开后,立即涌出了许多道士,那些道士手中都握着有长剑,纷纷如临大敌般的冲出来,警惕的盯着对面的那些人。

    随后,一名五十多岁的道士带着另外几名都比较年长的道士一齐走了出来。

    对面为首的那名魁梧男子看到那几名年长一些的道士出现,顿时一提手中那柄十分吓人的环首大刀,朝着那几名道士一指,气势汹汹的叫道:“你们谁是出尘子那老杂毛?马上给老子把王道林交出来受死,否则今日老子必定血洗了你们太清观!”

    为首的那名五十多岁的道士闻言,微皱了皱眉,旋即走上前了两步,看着对方道:“贫道就是出尘子。阁下是天刀门门主,江湖人称‘天残狂刀’的宋炳坤?”

    “你就是太清观观主出尘子?”

    手持环首大刀的魁梧男子带着几分轻佻挑衅的上下打量了一番,接着冷哼道:“老子的确就是天刀门主,江湖绰号天残狂刀的宋炳坤!”

    “出尘子,老子今天的来意想必你也是一清二楚。识相的话就给老子马上交出你儿子王道林,不然的话……今天咱们就只能兵戎相见,杀个你死我活了!”

    出尘子皱着眉,看着对面的宋炳坤,道:“宋门主,关于小儿与令公子之间的事情,我想孰是孰非你心里应当是一清二楚的。”

    “如今阁下却要杀shàng mén来兴师问罪,还要让贫道交出犬子任由宋门主你宰割,这岂不是颠倒是非黑白?”

    ps:今天先两更,明天再小爆一下。然后谢谢大家的票还有打赏继续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