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蛮横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宋炳坤显然不是那种会跟人讲大道理的人,他瞪着那铜铃般的眼睛,凶神恶煞的蛮横叫道:“老杂毛,别跟老子扯这些没用的。≧,老子今天就问你一句话,你交不交出王道林?”

    “你要是不交,老子好说话,老子手里的这把大刀可不好说话!哼!”

    宋炳坤冷冷地重重一哼,那一份威吓之意溢于言表。

    站在他身后的那十几个天刀门的门人也都纷纷叫了起来:“交出王道林,否则血洗太清观!”

    听到对方的威吓,出尘子以及太清观的那些人都显得面色阴沉。

    “宋炳坤,你不要欺人太甚了!我太清观还不是任凭你们撒野的地方!”出尘子阴沉着脸,怒声道。

    宋炳坤冷声道:“老杂毛,是老子欺人太甚还是你们太清观欺人太甚?你儿子王道林敢废了老子的儿子,老子今天来讨还一个公道就是欺人太甚?”

    出尘子怒声道:“宋炳坤,你儿子到底是为什么会被废,我想你应该心知肚明。若是你现在就带着你的人离开,我可以不与你计较。若是你还在这继续胡搅蛮缠的话,那就别怪我太清观要亲自‘逐客’了!”

    “老杂毛,少跟老子来这一套。你当老子是吓唬大的?还是当老子手里这把刀是吃素的?”

    宋炳坤不屑的撇了撇嘴,冷哼道:“老杂毛,我告诉你,今天老子就把话撂这了。别的事情我不管,我只知道你儿子王道林废了老子的儿子。老子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本来还指望着他给老子传宗接代,现在让你儿子给废了,这是要断我老宋家的根!”

    “你今天要是不把你儿子交出来。给老子一个交代,老子就算豁出去这条命也要让你太清观血流成河,鸡犬不留!”

    宋炳坤说着,神情甚至凶狠得有些狰狞可怖,配上他那张本就凶恶粗犷的脸庞,那简直就跟古之恶来似的。杀气腾腾,一脸戾气。

    出尘子深吸了口气,看着宋炳坤,道:“宋炳坤,你想让我交出儿子任你处置,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若不是你儿子熏心,又怎么会落得这般下场?说到底一切都是你儿子自己咎由自取!”

    “老杂毛,别他吗的跟老子扯这些没用的。我只知道是你儿子废了我儿子,断了我宋家的根!老子今天也非得要绝了你王家的后不可!”

    宋炳坤咬牙切齿的狠声道。

    出尘子不禁转头看了看身边几个与他年龄相近的道士。

    几个道士相互间微微点头后。出尘子深吸了口气,双目盯着前方面露狞色的宋炳坤,脸上微寒的冷声道:“既然阁下如此咄咄逼人,那我太清观也只好应战了!我太清观固然是道门清修门派,但也不是任人欺凌的怕事之辈。”

    “好!出尘子,这是你自己选的,你可别后悔!”

    宋炳坤语气阴冷的说道。眼睛不觉微眯了一下,狭长的眼缝中陡然透出一道森然的寒芒。下一刻。他蓦地大睁双目,身上杀机毕露。浓烈的杀气仿佛一道狂风席卷而去。

    霎时间,周围的其他人,无论是太清观的那些弟子还是天刀门的弟子都纷纷不由自主的微微打了个寒颤。

    也就在那一瞬间,宋炳坤单手握着那柄环首大刀的刀柄,身形彷如猛虎扑食一般,突然暴起。朝着正前方的出尘子猛冲而去……

    “喝!呀!给老子去死吧!”

    宋炳坤手中的环首大刀带着一阵尖锐的破空呼啸声,转瞬即至。冰冷森然,寒光四射的刀锋拖着一道凌厉的刀芒闪电般的斩向出尘子的脖颈。

    这样一刀若是被劈中的话,必然就是一个直接被斩首的下场!

    “掌教小心!”

    太清观的人没想到宋炳坤会如此突然的暴起直接动手,顿时纷纷惊呼了一声。提醒出尘子。

    出尘子看到对方突然出手,并且速度如此之迅猛,转瞬即至,心中也微微吃了一惊。

    根本来不及去多想,出尘子本能地就拔出了手中握着的长剑。

    ‘唰!’

    利剑出鞘,一片雪亮的寒光顿时划过半空,晃得人眼前一花。

    ‘锵!锵啷!’

    下一刻,一阵刺耳的金铁交鸣响起,那尖酸刺耳的声音甚至让人觉得耳膜都仿佛被刺穿似的,听着就感到有些头皮发麻。

    并且,在出尘子与宋炳坤两人刀剑交错的同时,一连串细微的火星顿时迸发出来,真可谓是火星四溅!

    “老杂毛,今天老子非得宰了你不可!看看到底是你们太清观的‘太清归一剑’厉害,还是我们天刀门的天残绝刀更强!”

    宋炳坤见自己突施袭击的一刀被出尘子用剑挡住,不由得狠狠地狞声叫道。

    出尘子显然也被激起了几分火气,脸上微带怒意的冷哼道:“宋炳坤,你想要杀我,也得先称称自己的斤两。也不怕风大闪了你的舌头!”

    唰

    锵,锵锵锵……

    宋炳坤与出尘子顿时激烈的交锋起来。

    原本在旁边的那些太清观弟子都连忙纷纷后退,让开场地给宋炳坤和出尘子二人。

    至于对面的那些天刀门弟子也并没有跟着宋炳坤一起直接冲上来。太清观这边其他人也同样没有轻举妄动。

    显然在此之前,宋炳坤和出尘子应当都是有所交代过的。

    虽然双方看上去都没有直接冲上来上演一场混战的意图,不过彼此之间仍然还是保持着强烈的警惕。

    相互死死地盯着对方,各自紧握着手中的wu qi,一旦对方有所异动,随时都准备直接动手的架势!

    一侧角落中的尹修和宁月璟静静地看着开始动手的宋炳坤和出尘子二人,之前他们之间的对话也都全部落入尹修的耳中。

    虽然尹修对整个事情的经过并不是很清楚,不过听刚才他们双方的意思,大概情况还是明白了。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太清观现任掌教出尘子的儿子把那个天刀门门主的儿子给废了子孙根。断了宋家的后,于是那个天刀门门主就带着人杀shàng mén来报仇了。

    另外,听出尘子的意思,天刀门门主的儿子之所以会被废掉子孙根,应该是因为动了色心不知怎么撞在出尘子的那个儿子手上,这才被废掉的。

    “师父。咱们现在就站这里看着他们打吗?”

    宁月璟见到宋炳坤跟出尘子二人已经交上手,不由得收回目光,抬头看着尹修问道。

    尹修随手轻揉了下她的脑袋,轻声说道:“不着急。他们两人的修为相差不大,如果太清观的那个掌教能击退对方,咱们也没什么必要这个时候出去。”

    “哦。”宁月璟轻点了点头。

    ……

    这几日间,纪雪晴那天当着许多记者的面曝光出来的仙姿在魔都所遭遇到的事情在网上已经掀起了轩然大波,引起了许多人的议论。

    对于这种事情绝大部分人都是深恶痛绝的,是以整个网络上基本是一面倒的声援仙姿。而痛骂魔都‘正辅’以及刘凯等官x代。

    虽然王朗等人动用关系让许多的媒体删除了相关的一些报道,但是他们的影响力主要也只是集中在魔都地区,还有很多的媒体并不是那么的买账。

    更何况在这个网络时代,当一件十分具有话题性和轰动性的事情一旦被传播开来后,除非是guān fāng直接勒令封杀,否则其他人想要把网络上的那些新闻和话题全部给删掉,几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几天下来。王朗等人的动作并没有太大的作用。网络上到处都充斥着对于这件事的声讨和谩骂。

    对于纪雪晴所曝光的事情,刘凯甚至都不敢主动出面去否认或者是义正言辞的控诉纪雪晴诽谤之类的。

    如果他没有做过这些事。问心无愧,自然可以光明正大的走到人前反驳纪雪晴,甚至直接起诉纪雪晴诽谤污蔑他。

    但是,自家事自家知。

    刘凯当然很想大声的反驳纪雪晴,然而他却根本不敢那么做。因为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甚至包括他父亲的屁股底下都不干净。根本就经不起人查。

    所以,面对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甚至还有想要联系到他追问的记者,刘凯只能躲起来当缩头乌龟,根本就不敢露面冒头。

    他心里只期待着这件事闹一闹。尽快的过去就过去了。毕竟纪雪晴虽然把事情捅了出去,但却没有任何的证据。

    相比于刘凯在这几天里的煎熬,纪雪晴却是显得格外的放松。

    看到外界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而那个刘凯却连半个字也不敢出来说,纪雪晴就感觉一阵畅快,心情大好!

    虽然这几天来一直有媒体想要采访她,询问她更多的细节,不过纪雪晴却都给推掉了。

    另外就是魔都‘正辅’的一些人这几天也一直没有放弃过联系她,只不过纪雪晴在那天记者会结束后,第二天一大早就直接回了银海。

    对于那些人打来的diàn huà,纪雪晴根本不理会。

    只是让纪雪晴有些没想到的是,那些人居然通过层层关系直接找到她父亲,给她父亲施压。

    还无耻的要求她父亲让她必须出面澄清事情。

    纪雪晴的父亲虽然受到压力不小,毕竟他是体制内的人。

    不过,他仅仅只是对纪雪晴提了一下此事,并没有多说什么,反而是让她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不用在意别的。

    纪雪晴自然不可能会向对方妥协,澄清什么。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再想让她自己收回,那是不可能的事!

    只不过对方居然向她父亲施压,这着实让纪雪晴心里有些恼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