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六章箫建军的举动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京都,箫家。≧,

    仙姿在魔都的事情经过几天的新闻报道,只要是上网的人,大多数都有所耳闻。本来这种事情,箫建军是不大会去关注的。

    不过,当看到‘仙姿’这个名字时,却让他不得不打开新闻看了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当初尹修可是有跟他提过一下这家公司里大半股份都是他所持有的。

    是以,事关‘仙姿’的事情,就由不得箫建军不上心了。

    不久之前,仙姿旗下的那家地产子公司在京都这边拿地的时候也还是箫建军知会了一下他的儿子,放出了点风声,帮仙姿扫清了一些障碍。

    如今看到仙姿似乎在魔都那边遭遇了不公的事情,箫建军自然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毕竟这可是师祖的公司!

    当箫建军看完了新闻报道出来的那些内容后,心底顿时涌现出一股微微的怒意。

    他并不怀疑新闻报道出来的内容的真实性,他相信既然作为仙姿总经理的纪雪晴专门召开记者会曝光这些事情,虚假的可能性就非常小。

    如果不是真的遭遇了这样不公的事情,好端端的仙姿干嘛平白无故的要这么说去得罪那些人,甚至包括魔都‘正辅’都被得罪。

    而且,自己还放弃了在魔都的一切商业行为,这其中的损失不用想也知道绝对小不了。没人会拿这些来胡乱开玩笑。

    何况,作为体制内的人,而且还是上层人物,箫建军也并非就不知道仙姿所遇到的事情其实并不稀奇,国内许多有名的大公司背后其实都有部分股份是直接或间接的握在权贵子弟手中的。

    只不过箫建军却没想到居然有人敢向他师祖的公司下手。这种事没发生与自己相关的人身上也还罢了,既然发生在自己师祖的公司身上。那这事他就不能视而不见。

    “阿梅,你去给我把靖海叫回来一趟,让他没什么紧要事情的话,就马上回来,我有事情要交代他……”

    箫建军走到楼下,对在客厅里打扫擦拭桌椅的那位平日里负责照顾他生活起居的中年妇人说道。

    “嗳。好的。”

    那名妇人连忙应道。

    旋即箫建军便又走回了楼上自己书房去。

    原先因为那条蛰伏体内数十年的蛊虫爆发,以至于箫建军几乎是‘病入膏肓’,随时都可能死去的情形,也因此,他那时候就直接从一线的位置退居到了二线上。

    当尹修将他体内蛊虫驱除后,箫建军解除了体内隐患,立马又完全恢复了过来。只不过他的职位既然已经被退到了二线,自然也不能又重新到一线位置去。

    是以如今他平日里的事情并不多。

    箫建军在书房里坐了大约一个小时左右,他的儿子箫靖海终于赶了回来。

    “爸。你这么急着叫我回来有什么事吗?”箫靖海走进了箫建军的书房,随手将房门关上,而后开口问道。

    箫建军瞥了他一眼,随手指了下旁边放着一台电脑的书桌,道:“你先看一下网上的那些新闻。”

    呃?

    箫靖海一愣,有点莫名其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老爷子怎么会特意让自己去看新闻?

    “什么新闻啊。爸。”

    心底虽然犯着嘀咕,不过箫靖海还是很快走了过去。

    “你自己看就知道了。”箫建军没多说。

    不一会儿。当箫靖海看到电脑显示器上的浏览器中的新闻内容时,登时愣住。

    继而惊异的抬起头,转过去看着旁边的箫建军,道:“爸,这新闻上说的那家仙姿公司好像是上回您跟我提过的,师祖有股份的那家公司?”

    “上回你还让我给放出一点风声。帮仙姿旗下的一家商业地产子公司在京都拿了几块地。”

    “嗯,没错!”箫建军轻应道。

    箫靖海看着箫建军的神情,稍稍迟疑一会儿,试探着询问道:“爸,你今天叫我赶回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箫建军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你觉得这事不紧要?”

    箫靖海一听老爷子语气有点不对,顿时一吓,赶紧道:“爸,这公司有祖师的股份在,现在在魔都受了委屈,遭遇了这种不公的事情,自然是紧要的。我只是想问一下,您打算怎么做?”

    箫建军收回目光,有些不着边际的说道:“最近京都似乎雾霾比较严重,我这身子骨如今也是有些老迈了。总装备部的事情倒也不多,我这寻思着是不是到别的地儿去稍微休养一段时间……”

    说着,箫建军目光望向了箫靖海。

    箫靖海立马会意,连忙说道:“爸,你说的没错。最近这些天京都的雾霾是挺严重的,您不久前才大病初愈,加上也上了年纪,是该要去个适合休养的地方好好的调理一番。”

    “听说银海那边环境就挺不错的,挺适合养生。我待会儿就去联系一下赵部长,给您安排一下去银海休养的事情……”

    听到箫靖海的话,箫建军不由得轻点了点头,“嗯,去吧。尽快办好这事。”

    “好的,爸!”

    箫靖海连忙应道。退了出去……

    ……

    五明山,太清观hou mén外。

    天刀门门主宋炳坤与太清观掌教出尘子仍然还在激烈的交锋着,一片刀光剑影中,两人身形闪转腾挪,动如脱兔,看得人简直是眼花缭乱。

    一声声激烈而清脆的金铁交鸣也不断地传来,并伴随着一窜窜火光四溅,那场面看上去十分的声势骇人。

    尤其是手握宽厚环首大刀的宋炳坤,整个人俨然如同下山猛虎,一招一式都刚猛霸道,狂放险绝,可谓招招夺命,凶狠凌厉,煞气冲霄。

    出尘子的剑招则显得飘逸轻灵,在招架宋炳坤那凶猛凌厉的攻势之余,也不断地反击着,两人打得可谓难解难分。

    无论是天刀门的那些门人,还是太清观的弟子都神情紧张的盯着交战中的宋炳坤与出尘子,激烈的战斗让他们都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

    一侧角落里的尹修和宁月璟也静静地看着。

    这时,宋炳坤与出尘子两人刀剑猛地交错而过,传出一阵‘锵啷’的金铁交鸣之声。紧接着,就见宋炳坤的身形突然借此爆退开来。

    身形迅速的在十余米外落下站定,单手握着那柄环首大刀,一双虎目紧紧地盯着对面的出尘子。

    “宋炳坤,我看你还是放弃吧。你我的修为在伯仲之间,武学造诣也不分上下,你想要击败我,甚至是杀了我,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出尘子‘唰’一下,斜握着长剑,昂首站立,看着宋炳坤淡淡道。

    宋炳坤脸上露出一抹狞色,瞪着那一对虎目,狠声道:“老杂毛,老子最后再问你一遍,你交是不交出你儿子!”

    “不可能!”

    出尘子没有一丝犹豫,断然的摇头,道。

    “好!老杂毛,这是你自己找死,那就别怪老子等下心狠手辣,当真灭了太清观满门上下!”

    宋炳坤脸上浮现出一丝凶戾,双眼之中杀意大盛!

    出尘子自然不会受对方威吓,甚至在他看来宋炳坤说这些不过是在虚张声势威吓他罢了。

    是以,出尘子想也不想的冷声道:“宋炳坤,收起你的那些把戏吧。贫道岂是轻易受你威吓的?你有什么能耐尽管使出来,贫道接着就是。倒要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哼!”

    “杀!”

    宋炳坤充满杀意的怒吼一声,再一次的朝着出尘子猛冲过去。他的左手手掌不知为何突然自己在手中那柄环首大刀的刀刃处轻轻划过。

    其他人基本都没有注意到他的这个举动,毕竟他的手掌只是在靠近刀柄处的刀刃掠过而已。

    就算有人看到了也不会在意,更加不会把这当回事,只以为这是宋炳坤自己无意识的一个举动罢了。

    毕竟每个人都会有一些自己习惯的小动作,宋炳坤的这个动作又不大,被忽略掉也很正常。

    就连尹修都没怎么去注意他的这个动作。灵识也没释放出去,只是静静的看着即将要再次交锋的两人。

    对面的出尘子看着宋炳坤再次杀气腾腾的大吼冲来,脸上毫无波澜,没有丝毫的惧意。

    刚才他们两人已经基本相互摸清楚了对方的底细,出尘子很清楚对方的实力跟他只是相差不多,他想要胜过自己很难。

    当然,出尘子想要胜过宋炳坤也同样不容易。所以刚才出尘子才会说出那番话,希望宋炳坤能够知难而退。

    毕竟他们两个人这么打下去,最终的结果很可能就是两败俱伤,谁也占不到什么便宜。

    只可惜,宋炳坤态度坚决,并不愿意就此罢手离去。

    既然对方一定要继续打下去,出尘子自然也没什么好怕的,迎战便是!

    于是乎,出尘子也面色沉静的迎着冲上来的宋炳坤提剑杀过去。

    十几米的距离对于普通人来说或许不算近,但对于像出尘子和宋炳坤这样的‘武林高手’而言,瞬息间便可冲到对方面前了。

    只不过,当出尘子正要挥剑刺向宋炳坤时,突然脸上一阵大骇。

    眼睛死死地盯着宋炳坤已经近在咫尺的那张脸,尤其是他的双眼,还有他手中握着举起,正要斩下的那柄环首大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