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滚!(四更求订!)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尹修没有理会其他人的目光,而是看着被他用灵识束缚住的宋炳坤,旋即松开了他身上的束缚。↖,

    猛然发觉身上那股束缚自己的无形力量消失,宋炳坤那僵硬的身体顿时一松。

    因为那柄环首魔刀早已被尹修取走,是以之前融入宋炳坤体内的那些血煞魔气自然也随着魔刀脱手而褪去,那些血煞魔气对宋炳坤意识的影响也随之消失。

    被尹修松开束缚后,宋炳坤的神情也恢复正常之色。只不过因为刚才毫无征兆的突然被束缚住,无法动弹,这让宋炳坤心中充满震惊与错愕。

    恢复行动后,他立即放下了一直保持着挥刀横扫姿势的那只手,满是惊愕的抬头惊疑不定的看着四周。

    似乎想要弄清楚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他人看到宋炳坤突然恢复行动,纷纷露出一抹惊愕之色。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刚才突然间一动不动,现在又是这么突然的恢复了行动。

    在场的人大多感觉有些怪怪的,也有少数一些人不自觉的将这些与尹修联系到了一起,有些怀疑这是不是尹修所为。

    毕竟刚才尹修隔空摄物,直接从宋炳坤手中摄走那柄环首大刀的情形可还历历在目,不得不让人心中生疑。

    “门主!”

    “门主……”

    “门主,你没事吧?”

    “门主,你感觉怎么样?”

    相比于太清观那些人的狐疑,天刀门的人见到宋炳坤突然恢复行动后,连忙跑了上前来。

    宋炳坤此时还有些蒙圈。

    毕竟刚才他被尹修束缚住时的姿势正好是侧背对着尹修,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他都没法看到,只是感觉到手中握着的环首大刀突然间自行挣脱了他的手掌飞走。

    此外,也就是听到了一些周围其他人刚才的议论声而已。

    看到那些门徒冲上来。宋炳坤对他们轻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没事。随后也马上转过身看向自己身后。

    当他看到慢步走近过来的尹修和宁月璟两人时,不由得微皱了皱眉。

    他之前只是大概的听到了周围太清观和天刀门那些弟子的议论,知道自己的宝刀似乎是被另一个人给夺走了。

    但此刻看到突然出现的这两人,年纪都很小啊!即便是那个年龄看上去大一些的,怕是也就二十余岁的光景。

    “阁下是什么人?是你刚才夺走了我的宝刀?”宋炳坤皱着眉。注视着尹修,冷声质问。

    尹修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转头看向了另一侧的出尘子,开口问道:“你叫出尘子?是如今太清观掌教?”

    之前已经亲眼见识过尹修的手段,固然尹修看上去年纪似乎不大,但出尘子却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听到尹修开口询问,于是连忙上前,带着几分恭谨语气的回答道:“这位居士。贫道确是太清观掌教出尘子。”

    微顿了一下,出尘子也同样忍不住好奇,问了一句,“敢问这位居士是何方神圣?今日来我太清观有何贵干?又或者,只是凑巧路过?”

    说完,出尘子目光紧紧地看着尹修,等待着尹修的回答。

    其他人也都纷纷朝尹修望去。

    尹修看着出尘子,对他微点了下头。道:“我今日是特意到太清观来拜访一位‘故友’的。”

    顿了顿,尹修话锋一转。又道:“你的俗姓是王?这么说来王昌平是你的……”

    尹修的话停住,带着询问之意的看着出尘子。

    而听到尹修这番话的出尘子心下一阵诧异。前面尹修说来太清观拜访故友,他倒是还没觉得什么奇怪的,心想可能是观内哪位弟子认识的人。

    但是,后面一句,尹修又突然提到‘王昌平’这个名字……这就让出尘子感到惊诧和奇怪了。

    他自然知晓王昌平是谁。那是他的爷爷。

    只是,出尘子实在想不明白眼前这个年轻的居士为什么在说着来太清观拜访故友的时候,突然话锋一转就问起了自己爷爷,还询问他跟自己是什么关系。

    这实在是让出尘子大为不解。

    难道这个人的祖上还跟自己爷爷有什么渊源不成?

    若是这样的话,为何这么多年来对方都始终没有与太清观有任何联系?

    这是出尘子十分费解的地方。

    正当出尘子准备开口之际。另一边的宋炳坤见尹修根本就不回答他的话,反而是在跟出尘子聊了起来。

    顿时不快的冷声道:“阁下到底是何人?刚才我突然间无法动弹莫非也是你搞的鬼?还有,老夫的宝刀呢?你给藏到哪里去了,马上给我交还出来,否则休怪老夫对你不客气!”

    大约是见尹修看上去实在是年轻,是以宋炳坤心底里并不怎么愿意相信尹修真的有多么惊人的实力。

    他甚至觉得刚才自己宝刀被夺走,肯定是对方使了什么诡异的秘术之类的。

    如果尹修是个看上去四五十岁的中年,那么宋炳坤肯定会比较谨慎小心。

    但尹修看上去才不过二十来岁的模样,他觉得就算尹修有些不同寻常的手段,真正动起手来,也断然厉害不到哪里去。

    对于普通人来说,尹修的外貌的确是具有太大的欺骗性了。

    天刀门的那些门徒听到宋炳坤的话,不由得纷纷一紧。

    他们刚才可都是亲眼见识了尹修隔空摄物,还有让那把环首大刀悬浮半空的匪夷所思手段,此刻宋炳坤对尹修说话如此的不客气,他们还真有些担心会不会惹恼了尹修,对他们出手。

    人对于未知的事物都会存在着敬畏和恐惧之心。

    在这些人眼中,尹修便是那未知的存在,而且还是一个稍稍展露出了那么冰山一角力量,让人感觉充满了神秘诡异感觉的未知存在。

    由不得他们不心生忌惮。

    “门主……”

    天刀门的一人上前,想要劝宋炳坤一下,提醒他最好谨慎一些。

    不过他才刚开口,宋炳坤就已经猜到了他想说什么,想也不想就抬起了一只手,沉声‘嗯’了一声,示意他不必多说,自己心中有数。

    虽然宋炳坤心中也猜测自己之前无法动弹有可能是尹修做的手脚,不过他的那把环首大刀被尹修夺走,他是无论如何也一定要讨回来的。

    何况,怀疑毕竟也只是怀疑,没有真正交手,又如何能够确定?

    那把刀可是他的shā shou锏,怎么也不可能就这么放弃不要了!

    尹修听到宋炳坤再次开口喝问自己,不由得朝他看过去。

    “你的那把刀的确是我拿走的。以你的修为和心性,我不觉得你能够驾驭得了它,所以我取走了。”

    尹修很平静的说道。就仿佛是在说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一样。

    若非那把刀中的魔念主动透露了一些信息,让尹修有所迟疑,按照尹修原本的打算是要直接摧毁湮灭掉那把刀的。

    宋炳坤听到尹修的话,一阵大怒。

    “那把宝刀是我的,你说我驾驭不了我就驾驭不了?年轻人,老夫再奉劝你一句,最好马上把宝刀还给老夫,否则,我定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后悔!”

    宋炳坤盯着尹修,微眯起了眼睛,狭长的眼眸之中隐约透出一缕森然的寒芒与杀意。

    尹修看着他微摇了摇头,没有去理会,而是再次看向出尘子,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另外,你们太清观与这天刀门之间,具体是怎么回事?”

    这次出尘子没再去多想,连忙回答:“这位居士,你方才所提到的王昌平乃是贫道家祖。不知居士为何提及家祖名讳?莫非居士祖上与家祖有些渊源?”

    出尘子微顿之后,又接着回答尹修的另一个问题,“至于居士你问及本观与天刀门之间的事情……此事说来却是有些话长。”

    “简单点说就是这位天刀门门主之子因觊觎与犬子情投意合的一位女子的美色,故而想要使一些下三滥的手段,恰好被犬子发现。于是犬子便将其打伤,且伤及了下体,这位宋门主便不忿带人杀上太清观来为其子报仇……”

    出尘子简单的将事情与尹修说了一下。他也看不出尹修的深浅如何,只是觉得从之前的事情来看,眼前这个年轻人的确是有些高深莫测。

    而且看样子对方与其祖父很可能有些渊源,是以这些事也就没什么好隐瞒的,将其说了出来。

    “原来如此!”

    尹修轻点了点头,这一句既是指出尘子所说的与天刀门之间的恩怨,也是指他与王昌平之间的关系。

    这个时候,宋炳坤见到尹修居然再一次直接无视了他的话,本就带着满腔怒火前来fu chou的他,顿时被激怒。

    咬着牙,面露狠色的瞪着尹修,叫道:“狂妄小儿,老夫最后再问你一句,老夫的宝刀你到底还是不还!”

    尹修不禁皱了皱眉,目光瞥过宋炳坤身上,忽的轻哼了一声,“呱噪!滚!”

    尹修的一声‘滚’字不轻不重。

    但是从他口中吐出,却彷如一道滚滚地雷霆炸响,一股凝而不散的无形力量如同霹雳一般,瞬间撕裂空气,朝着宋炳坤直冲而去……

    ps:码到现在直接犯困了。差点靠着椅子睡着,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