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章震惊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咚!

    一瞬间,宋炳坤突然就被那一股无形的声波力量猛地击中胸膛。∮,

    顿时,整个人就仿佛是迎面的被一辆疾驰的qi chē给狠狠撞了一样,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已经如同一颗炮弹似的被撞飞了出去……

    “噗……”

    宋炳坤感到胸口一痛,一口热血连一丝迟滞都没有,立刻就不由自主的从口中喷了出去。

    胸口更是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沉闷感,几乎连呼吸都变得十分困难,眼前更是一阵发黑,身体还倒飞在半空中,尚未落地就差点要晕厥过去。

    “门主!”

    “门主……”

    天刀门的那十几个人顿时一阵惊呼,吃惊的望着宋炳坤突然倒飞的身体。

    许多人都还是一脸的愕然,不知所措,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

    砰!啪,啪……

    宋炳坤的身体被撞飞了至少二三十米后才终于坠落下来,重重地砸在地面上,猛烈的惯性冲势,让他的身体落地后还继续向后翻滚了好几圈这才终于完全停下。

    “哇”

    宋炳坤的身体刚落地停住,立刻又抑制不住胸口的那股强烈的沉闷感,马上再次张口咳出了一大口粘稠的鲜血。

    猩红的血液落在地上,格外的醒目。宋炳坤胸前的衣襟也被一些血迹沾上,染成一块块斑斑点点的血红色。

    太清观的那些人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一幕,一脸的震惊。

    天刀门的那些人此刻同样瞪大了眼睛,张着嘴巴,傻傻的看着被撞飞到二三十米外的宋炳坤。

    旋即一个个猛地醒悟过来,纷纷不由自主的抬头,一脸骇然的望向尹修。眼神中充满了不可思议与震撼之色!

    “门主,你怎么样了?”

    “门主,你没事吧?”

    “门主……”

    几名天刀门的人很快回过神来,连忙朝着宋炳坤那边飞冲过去,紧张不已的叫道。

    整个场面一阵慌乱嘈杂。

    手忙脚乱,七手八脚的赶紧将重伤的宋炳坤从地上扶起……

    太清观的那些人此时也都从那无比的震惊之中醒过神来。纷纷同样充满骇然之色的朝着尹修一眼望去。

    刚才他们可都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

    就是尹修对着那天刀门门主宋炳坤哼了一声‘滚’之后,那宋炳坤紧接着,立刻就被一股无形力量击中胸膛,撞飞出去,吐血重伤。

    如此力量简直是骇人听闻,匪夷所思!

    仅仅凭借嘴里说出的一句话,或者说是一个字,就将人撞飞重伤。

    尤其是这人还是堂堂天刀门门主。有着元罡层次修为的顶级高手……这般手段,完全当得上一个‘惊世骇俗’!

    若非亲眼所见,事实就摆在眼前,怕是怎么都不敢相信这样的事情会真的存在。

    嘶……

    太清观的许多人都情不自禁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实在是被眼前所见的一切给震撼到了,眼睛望着尹修,那目光,还有脸上的神情都只剩下了深深地惊叹与震撼!

    “好、好强啊!”

    “嘶……如此强大的力量。简直不可思议!”

    “实在是太惊人了,想不到这世间竟然会有如此惊世骇俗的人物存在……”

    “更让人吃惊的是。此人看上去只怕应当才仅仅二十余岁吧。如此人物,他究竟是怎样修炼的?难道是从娘胎里就已经开始在修炼了吗?”

    “就算是从娘胎里就开始修炼,也令人难以置信。那可是天刀门的门主啊,有着元罡层次修为的顶级高手。然而,这样的人物在此rén miàn前却也不过是被区区一声‘滚’字就倒飞吐血重伤的下场……”

    太清观的众人一脸震撼的看着尹修和另一侧正被许多天刀门的人围着,已经重伤的宋炳坤。纷纷惊叹连连的议论起来。

    别说是那些普通弟子,就算是身为太清观掌教,同样有着元罡层次,也就是化元期修为的出尘子此时也同样一脸震骇的表情。

    他的修为是化元初期,在地球上已然是非常厉害了。属于最顶级的高手。毕竟能够修炼到化元期巅峰,达到地球的修行极致的人物只是极少数。

    能够踏入化元期,都是属于最顶级的一批高手。

    可是今天所见,却让这样一位处于顶级的高手都感到不敢置信的震撼!

    “实在是太强了,那个宋炳坤比我只强不弱,但却连一丝一毫的抵抗之力都没有,就直接被那股无形之力撞飞重伤吐血……”

    “若是换了我自己,只怕也必然是同样的下场!眼前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历?看他年纪轻轻的模样,怎么会拥有如此可怕的力量?”

    出尘子心中一阵沉思震动,望着尹修的目光格外的深沉,且带着震撼与惊叹之色。

    若非亲眼所见,他也同样不敢相信此刻所发生的一切。

    此时的出尘子对于尹修的身份来历愈发的好奇了起来,也更加的觉得尹修神秘莫测。

    无论是隔空摄物,还是让那环首大刀悬浮手掌之上的半空,又或者是让那环首大刀凭空消失……以及此刻仅凭一个‘滚’字就将堂堂天刀门门主宋炳坤给重伤吐血。

    这些,无论是那一件都是让人感到匪夷所思,超乎想象和认知的事情。

    尤其是,眼前这人还那么的年轻,怎么看都不过是二十余岁的模样。很难想象,这样年纪的一个人居然会拥有如此惊世骇俗的力量……

    他们却不知道这对于尹修来说,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一件事情。

    那个天刀门门主宋炳坤在尹修眼里也无非是一只有些吵嚷的苍蝇,一声将其冲飞重伤后,尹修也就没有再去理会他。

    看着出尘子,再次开口道:“我与令祖确实有些渊源。不知令祖父如今是否还健在?”

    尹修的话将出尘子从那出神沉思的状态中惊醒过来。猛然抬头看了看尹修后,连忙回答道:“居士说笑了,家祖早已故去多年,怎么可能还健在。”

    “贫道如今都已五十有七,连家父都已故去近十年。家祖若是还健在的话,如今可不得有一百二三十岁了……”

    出尘子微笑了笑。

    大概是因为刚才尹修一声震飞并重伤宋炳坤的实力实在是让他震惊,是以此刻说话,言语中比之前还要显得更加的恭谨。

    丝毫没有把尹修当成一个普通的二十多岁年轻人看待,反倒是更像面对着一位地位崇高的人物。

    听到出尘子的回答,尹修并没有丝毫的意外。

    原本就不觉得当年的那些故友还要谁是能够活着到如今的。即便是修行之人,若是不能冲破那一步,凝结金丹的话,大多数能活到十岁已经很了不起。

    就算是专门修行养生之道的,也很难超过百岁。

    “不知道令祖而今安眠于何处?可否让我前去祭拜一下?”

    尹修问道。

    出尘子连忙应道:“当然可以。家祖就安寝于那边的墓园。那里是我太清观祖辈的安眠之地……”

    出尘子说着抬手指了指一侧连着可通往的山头。

    尹修顺着望去一眼,灵识释放出来,果然在那边山头一处发现有许多陵墓的存在。

    “敢问,这位居士,你与家祖究竟有什么渊源?”出尘子问道。他对此事的确十分的好奇。

    尹修看了看他,正要开口,这时候,天刀门的那些人扶着重伤的宋炳坤走了过来。

    宋炳坤此时重伤吐血后,脸色显得有些苍白,嘴角还残留着一缕血迹。尹修虽然没有直接要了他的小命,但他体内的伤势可着实不轻。

    他内心虽然同样震惊于尹修的恐怖力量,但心底却还是有些不甘心。

    被天刀门的人扶着走近一些后,宋炳坤死死地盯着尹修,咬着牙叫道:“你到底是何人!你怎么可能强大到如此地步!”

    尹修淡淡瞥了他一眼,冷声道:“我是何人你不需要知道,我再说一句,马上给我滚!若是十秒之后,你们还没从我眼前消失,那么你们就都不用再走了!”

    听到尹修的警告,或者说是威吓,天刀门的那些人顿时心中一凛。刚才他们的门主宋炳坤的下场他们也都看在眼里。

    连门主都被对方一个‘滚’字给重伤吐血,这要是换了他们,只怕人家压根就不需要动手,直接照着刚才那样来一下,他们估计就都得死翘翘,跪在这儿了。

    当下,心生畏惧的天刀门众人连忙纷纷向宋炳坤劝道,“门主,我看,咱们还是快走吧!”

    “是啊,门主,此人实在是高深莫测,咱们远远无法对抗,还是先走方为上策……”

    开口的虽然只是天刀门的几名长老,但是其他的那些天刀门的精英弟子却都纷纷一脸渴盼的望着宋炳坤。

    显然都就等着宋炳坤发个话,然后他们好马上溜之大吉呢。

    见识过尹修的可怕之后,没人还敢无视尹修的警告,继续留下来。

    宋炳坤虽然心有不甘,想要拿回自己的那把‘宝刀’,然而尹修的话他却再也不敢无视。

    于是,只能咬着牙,恨恨不甘的道:“咱们,走!”

    即便是到此刻,宋炳坤脑子里还是想不明白那个年轻人最多不过二十来岁,怎么会拥有如此可怕的力量?

    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历?跟太清观的那老杂毛又有什么关系?

    宋炳坤心里有无数的疑问,然而此刻他却不得不带着手下的人,更准确的说是被手下给扶着,灰溜溜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