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哪个尹,哪个修?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天刀门的人走后,尹修目光又扫了眼出尘子身后的那些太清观弟子,旋即说道:“方便的话,还是进去再说吧。︽,”

    话音落下,尹修又忽然想起什么,马上补充了一句,“哦对了,稍后还得麻烦你帮准备一些香火之类的东西。我想去祭拜一下令祖……”

    因为太清观本就是一座道观,自然不会缺了祭祀祈愿所用的那些香火之类的东西,是以尹修并没有从山下带上来。

    出尘子闻言连忙应道:“好的,这不成问题。稍后贫道就让人给居士准备。”

    微顿一下,出尘子继续道:“顺便贫道也想前去祭拜一下家祖与家父,居士不介意稍后同行吧?”

    说完,出尘子看着尹修。

    虽然尹修看上去只是二十来岁的样子,但出尘子此刻完全不敢真的把尹修当二十多岁的小年轻看待。

    “可以。”

    尹修扫了出尘子一眼,淡淡的应道。

    出尘子莫名的有种微微松口气的感觉,似乎尹修那平淡的神态之下有一种莫名的压力存在,让他不自觉就显得有些谨小慎微的感觉。

    就好似在面对着一个能够决定自己前途命运的上级,或者是什么大人物时一样,必须得小心翼翼的应承。

    出尘子清楚自己之所以会有这种感觉大半还是因为之前尹修所展露出来的力量实在是惊世骇俗,完全将他心神给震住了。

    另一点可能就真的是从眼前这个‘年轻人’身上散发出的那种若有若无的无形气息的影响。

    “居士,里边请!”

    出尘子很快平复下来,连忙对尹修做了个‘请’的手势,稍侧开身,请他到太清观内。

    尹修‘嗯’了一声。对身边的宁月璟道:“小璟,咱们进去吧。”

    “好的,师父。”

    宁月璟声音清越的应着,马上跟着尹修一块步入了太清观内。

    “师弟,你去取一些好茶,泡一壶茶到‘太元殿’来……”

    步入太清观hou mén时。出尘子马上对身边一名五十余岁的道士吩咐道。

    “诶,好的师兄。”

    那名道士忙应了声,快步走去泡茶。

    经历了之前的事情,太清观的人都清楚此时在殿内的那年轻人非比寻常,自然是要好生的招待。

    不一会儿,出尘子就带着尹修和宁月璟两人来到了太清观后院的一座偏殿,这座偏殿挂着的匾额上刻着的正是‘太元殿’三个字。

    出尘子先将太清观的其他人屏退后,这才领着尹修和宁月璟两人步入这座太元殿内。

    “两位居士请入座!”

    出尘子当即请尹修和宁月璟入座。

    他没有让其他人进来,是以偌大的偏殿内就只有他与尹修、宁月璟三人。

    这座偏殿应当是平日里用来打坐修行的。是以所谓的‘入座’其实只是摆在偏殿两侧相对的蒲团罢了。

    普通人或许不大适应这种直接坐蒲团上,坐不久就会感觉很累,而且还会腿酸腿麻之类的。不过对于修行之人来说,这根本不成问题。

    尹修和宁月璟自行在一侧相邻的两个蒲团坐下,出尘子则是走到尹修对面的蒲团盘膝坐着。

    这时候,之前被出尘子吩咐去泡茶的那名道士也亲自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托盘中摆着有三个十分古典雅致的青瓷茶碗,还有一个配套的茶壶。

    他将茶碗分别放在出尘子和尹修、宁月璟三rén miàn前后,并将托盘与茶壶一起放在出尘子旁边。与出尘子说了一声,便又退了出去……

    待那名道士离开。出尘子随手拿起面前的茶碗,向对面的尹修和宁月璟示意了一下,客气的招呼道:“两位居士请用茶。”

    “好,多谢!”

    尹修客套的应了一声,随手也拿起面前的茶碗,打开碗盖。顿时见到一股带着浓郁茶水清香的蒸腾热气扑鼻而来……

    “还不知道两位居士如何称呼?方才听这位女居士似乎称呼阁下为‘师父’,两位是师徒关系?”

    出尘子轻抿了一小口热茶,旋即看着对面的尹修,开口问道。略带着些许的好奇。

    尹修轻点点头,转头扫了眼身边的宁月璟。说道:“我们的确是师徒关系。这是我的弟子宁月璟。”

    “至于我……”

    尹修微顿了一下,看着出尘子,道:“我姓尹,名修!”

    “尹修?”

    出尘子微怔,嘴里不禁喃喃地念了一声,旋即眉宇忽然间皱了起来,似乎感觉哪里有点儿不太对劲。

    “尹修,尹修?这个名字……”

    出尘子凝着眉,一副沉思的模样,这个名字让他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仿佛是在哪里听到过,或者是看到过,似曾相识的感觉。

    虽然出尘子只是喃喃自语,不过尹修的耳力自然清晰的听到了他的这两声自语。顿时嘴角微微上扬了些许,勾勒出一抹淡淡的,似微笑的弧度。

    而后抬起手中茶碗,轻吹了吹茶水表面的热气,凑近上前嘬了一小口……

    从出尘子的反应和那两声低喃自语,看得出来他应该是有听说过,或者是看到过自己名字的。

    不出意外可能是当年王昌平所留下的什么东西吧。或者是当初王昌平还在世的时候,跟他提到过自己名字。

    尹修嘬了一小口茶水后,便将手中茶碗重新盖上,缓缓放了下来。

    就在这时,出尘子似乎猛然想起了什么,脸上的神情蓦地一僵,整个完全呆住。连握着茶碗的手都不自觉的一松,直接将手中茶碗给掉了下来……

    ‘呯!’

    ‘哗啦……’

    从出尘子手中松开的茶碗直接掉在了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碎裂声音,还有一阵碎片刮在地上的嘈杂声响传来。

    尹修抬头一看,却见出尘子面前那茶碗已被摔得碎裂一地,还有那些热腾腾的茶水也洒在周围,仍然袅袅的冒着热气。

    “你……你说你的名字是叫尹、尹修?!哪个尹,哪个修?”

    出尘子此时压根没有去理会面前碎裂的茶碗,只是呆呆的望着尹修,脸上带着几分震惊,还有几分犹疑的颤声问道。

    看他的反应,那完全就是一副好似遇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尹修听到他的颤声问话,看着他脸上的神情,不禁露出一抹微微的笑容,淡淡道:“不错,我名字的确是叫尹修。就是你心里所想的那个尹,和那个修!”

    “什、什么?”

    出尘子闻言一呆,顿时惊愕的看着尹修,“你、你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

    话一说出口,出尘子就猛然醒悟过来,顿时震惊的望着尹修,失声叫道:“难、难道你……你真的是他?”

    出尘子的声音忍不住一阵颤抖。然而话才刚说完,他又自己连摇着头,否定道:“不,这不可能的。这怎么可能。你……”

    出尘子刚想要说‘你不可能是那个人’的时候,他看着尹修的那张脸,忽然间就怔住,说到一半的话怎么也说不下去了。

    而是紧紧地盯着尹修的脸庞仔细的看着,像是在辨认似的。

    尹修看着出尘子那不敢置信说出的失声话语,始终只是淡淡的微笑着。对于他来说,眼前的出尘子也只是一个后辈而已。

    出尘子盯着尹修的面庞稍许之后,忽然长长地倒吸了一口气,继续深呼吸着,努力平复内心所掀起的那一股惊天骇浪。

    好半晌后,才缓缓地开口,带着几分试探语气的问道:“你……您是不是还有另一个名字叫尹世诚?”

    出尘子开口询问之时,显得格外的小心翼翼,甚至连称呼都在说出了一个‘你’字后,又忽觉不妥,马上改了个口,用上了‘您’字敬称。

    尹修听到出尘子问出这句话,心知自己方才所料不差。于是面带着微笑,对着他微微点了下头,轻应道:“不错,尹世诚是我最初的名字,后来才改名尹修的。”

    听到尹修亲口承认,出尘子忽然感觉自己心跳得厉害,那‘嘭嘭嘭’的剧烈跳动几乎都要跳出胸口了似的。

    内心之中更是涌出一股深深地震惊与骇然,甚至连头皮都感到了一阵的发麻。

    “是他,真的是他!他自己亲口承认了,真的是他!可是,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如果真的是爷爷留下的那些画卷和书信中的那个人,那么他如今岂不是也有一百余岁了?可是他怎么可能还这么年轻……”

    出尘子心中无可抑制的呐喊狂呼,根本不敢相信自己所知道的这件事。

    然而,从种种迹象都表明,这极有可能是真的。眼前这个人的容貌细看的话,的确是与自己爷爷所留下的那几幅人物画中的那人十分相像。

    而且,名字也没错。

    更重要的是,出尘子不由自主的回想到了之前在hou mén外所发生的一切。

    他扪心自问,那样的力量完全已经超出了他自己的认知范畴。

    如果……如果说眼前这个人当真就是爷爷的那些书画中所提到的那个人的话,那么这一切似乎在某种程度上又可以说得通了。

    一个已经一百余岁,修行了上百年的人,能够拥有那般匪夷所思的力量似乎也没什么可惊奇的。

    反过来说,拥有那般惊世骇俗,完全超出他认知范畴力量的人,能够一直活了百余年依旧可以保持着年轻的容貌,好像……也可以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