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二章原来真是祖父故友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呼……”

    出尘子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息,而后又深吸了口气,眼中满是震撼的望着对面的尹修,缓缓道:“您……您真的是家祖当年的那位友人尹修?”

    出尘子显然还是觉得有些不敢置信和不可思议。⊥,

    “不错。”

    尹修却是很平静的肯定回答,继而淡淡道:“我与你爷爷也算得上是君子之交。虽然你爷爷要比我年长了十余岁,不过我们当年性情却是颇为相投。相聚的机会固然不多,但我们时常都有书信往来……”

    听到尹修亲口说出这些,出尘子心中最后的那点疑虑顿时又消失了大半。

    他深深地望着尹修,努力的平静着波澜起伏的内心,轻呼了口气后,带着几分试探的问道:“那您……您这又是怎么回事?按理说您应该也已经有百余岁了,怎么如今却还是一副年轻人的容颜?”

    说着,出尘子打量了尹修的脸上一番。

    尹修瞥了他一眼,微微一笑,轻声道:“其实你自己心中不是已经有dá àn了吗?”

    出尘子一怔,他心里确实是有一些猜测,但是却不能肯定。不过,眼下尹修的这番话却明显在暗示他,他心里所猜测的很可能是真的。

    “您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出尘子忍不住问道。

    尹修道:“虽然我并没有去窥探你内心的想法,不过……这不是明摆着的吗。不出意外,你心里大概是在猜测我是否已经突破了修行极致,踏入凡入圣境界,我没有说错吧?”

    出尘子闻言,默然微点了下头,旋即又轻吸了口气,忍不住震惊的道:“这么说,您是真的已经突破修行极致,达到了传说中的凡入圣地步?”

    固然心中之前就有所猜测,但对于一名修行之人而言。当确认有人真的达到了那凡入圣之境时,内心里仍然是忍不住感到惊叹和难以置信。

    “嗯。”

    尹修只是很平淡的应了声,仿佛只是在回应一件非常稀松平常,如同吃饭喝水一样简单的事情似的。

    手上端着茶碗又搁到唇边轻轻地抿了一小口。重新放下后才缓缓地道:“因为突破了那一步,所以我的寿元大涨,容颜自然也就一直保持着年轻的状态。”

    嘶……

    亲耳听到尹修的这番话,出尘子不禁深吸了口气。

    对于凡入圣境界,古往今来无数前辈高人都只能站在这道门槛之外仰望。却无法真正的踏入其中,一窥究竟。

    是以,对于凡入圣境界究竟是怎样的一番光景,又会拥有何等的神异……这些也就都不为人所知。

    千百年来,修行之人对于那凡入圣境界的情形也只能是完全的凭空去进行种种猜测与想象。

    现如今,出尘子亲耳听到一位真正踏入了这一传说境界的高人道出那凡入圣之后的部分非凡神异,心中震撼惊叹之余,也顿生无限的向往……

    凡入圣之后竟然能够直接提升人体的寿元,让人寿元大涨。而且还能够保持青春容颜,即便已经百余岁了。但看上去却仍旧还是二十余岁的模样。

    这不是跟传说中的‘长生不老’颇为相似?

    古往今来,多少达官贵人,王侯将相,甚至是千古一帝般的人物都费尽心思,千方百计的想要得到‘长生不老’,然则最终这些人都没能逃脱得了生老病死的宿命。

    原以为,那所谓‘长生不老’只是人们对于生命短暂不甘之下的幻想与向往。却没想到会真实的出现可以‘长生不老’的人物!

    出尘子感觉到自己的内心怎么也平静不下来。那种深切而强烈的向往让他感到心潮澎湃,甚至有种热血沸腾的激动与振奋。

    过了良久,出尘子终于舒缓了一些,旋即开口道:“家祖留下了不少您的画像。还有一些您写给家祖的书信。家父在将家祖的这些遗物交给我保管之后,我有翻阅过家祖所留下的那些书信。”

    “似乎,您与家祖在八十多年前就已经断绝了联系。而且,看到您给家祖的最后一封书信中的内容写到。似乎您当时是要冒险前往什么地方追寻突破修行极致的道途,自那封信之后,您与家祖就再没有了书信往来。”

    “您既然已经突破了那一步,为何这么多年都未有再与家祖联系?”

    这是出尘子心中颇为好奇的地方。按说从其祖父留下的那些书信还有那些亲笔画像来看,他们两人应当是的确十分熟悉,交情颇深的。

    可是为什么那么多年过去。眼前这位,他应该称呼叔祖的人却始终都没有再与祖父联系过。

    一直到如今,他的祖父都已然辞世多年才突然来到了太清观中要祭拜故友……

    尹修将手中的茶碗不急不缓的放在了地上,平静的看着出尘子,继而轻轻地叹息了一声,缓缓道:“非是我不想与昌平兄联系,而是无能为力。”

    “当年我为了冲破修行极致的桎梏,冒险去追寻传说中的‘成仙路’,虽然成功了,但也陷入了另外一方所在,不久之前方才回归。”

    “然则世间早已沧海桑田,八十年光阴逝去,再忆起当年故友……也只余扼腕叹息。莫说与故友重逢聚是不可能了,纵然只是想要找到那些故友的埋骨安眠之地,也非易事。”

    “毕竟如今世道变迁,变化实在太大太大。这世间又历经战火与动乱,很多人与物想要去找,却也无从寻起……”

    尹修缓缓地轻叹叙说着,言辞中带着一抹淡淡的惋惜与遗憾。

    接着又道:“我当年所交好的故友中,也就只有你祖父是出身于名门。纵然世间经历了战火与种种动荡,想来宗门薪火也还是有可能延续传承下来。”

    “加之近日恰好动了这个念想,于是便决定过来五明山走一遭,看看当年的太清观传承是否尚存,若是还在的话,便来此祭拜一下你祖父,一叙当年之交!”

    听到尹修这番充满唏嘘与遗憾的感慨,出尘子不禁一阵默然,心中也是莫名的升起了一股淡淡的感伤与唏嘘嗟叹。

    他不知道尹修刚才话语中那一句‘陷入另一方所在’是指什么,但大概意思还是明白的。

    很显然这么多年,尹修应当都一直身处于另外一个与外界隔绝的地方,根本无法跟外界联系,直到前不久才归来。

    出尘子能够从尹修的话语中感受得到那一股自内心的遗憾与叹息,沉默了片刻后,他缓缓地道:“家祖留下了不少的遗物,其中以书画最多……”

    “嗯。昌平兄当年便酷爱丹青与书法,且造诣颇深。当年我们相聚时,每每比武论剑之后,他都会绘上一副画卷,或书写一卷诗文短句之类的。”

    “说来昌平兄乃是极为儒雅温润的谦谦君子,虽是习武修行,却也喜好风雅。不似我这般,当年只是一介武痴,眼中除了武便是武……”

    尹修接口道,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淡淡的追忆之色。

    当年的他的确当得上‘武痴’二字。

    若是没有那份‘痴’,他纵然天资再高,以地球的环境,也很难很难在年仅二十余岁,不到三十岁时就达到化元期巅峰的修行极致地步!

    也正是那一份‘痴’,让他在现了深藏于泰山深处的上古传送阵之后,义无反顾的抛下所有,去追寻突破修行极致的未知路途。

    没有那一份‘痴心’,尹修当年也不可能做到那么决然,也不可能年仅三十出头便甘愿因为一些上古的碑文传说,面对一切都未知的所谓‘成仙路’就以身冒险。

    “的确。家祖在世时,平日里闲暇便喜好丹青或书法来消遣。我当初从家父手中接手家祖所留下的那些东西时,整理了一番,其中不少的书画中都有一些对故友的缅怀和追忆。其中也有提到您的。”

    出尘子道。

    尹修感叹了一声,唏嘘道:“难得昌平兄在我离去后还能记得我这个老友。只可惜,我回来的晚了一些,没能再与昌平兄一同饮酒论剑,唉……”

    这确实是让尹修颇为惋惜和遗憾的。

    只不过,他当初在修真界中的境况,也根本无暇去多想这些。那时候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不断地修行,提升修为,变得更加强大。

    以及……

    与一些仇家对头的厮杀争斗,还有争夺宝物之类的。哪顾得上去想这些。

    若非是他的修为出现瓶颈,苦修数年无果,怕是也很难完全的沉静下心来去细细思量一些过往和除了修行以外的人或事。

    如今尹修觉得自己的这次修行出现瓶颈对自己是有益而无害。若非如此,他又怎么能沉下心来去自思自省?

    若是没有这么一番自思自省,将来真的面对天劫时,恐怕还会有一番波折和灾难。

    尹修现在就感觉自己颇有那么一点逐渐褪去锋芒,变得深沉内敛,如同洗尽铅华,回归自然与真我的意境。

    这俗世凡尘,固然红尘滚滚,然则,俗世的平凡也有着不凡之处。因为俗世才是‘自然’,才是芸芸众生的生存之道,也是生死轮回的自然之道!

    在这自然的平凡之中才能够静下心来,感受这最真实的平凡与自然,慢慢地寻找真我。

    修真,不仅是修炼力量,也是寻求真我的道路……

    ps:好烦躁。。。不想码字。。。不想干活。。。不想对着电脑。。。。。。。。。。。。。。。。。。。。。。。。。。。。。。作者菌已疯。。。。勿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