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三章祭拜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尹修与出尘子在太元殿中坐着聊了许久,出尘子也完全的确认了尹修的身份。n∈,

    大约半个多小时后,尹修便再次提出想要去祭拜一下出尘子的祖父,也就是王昌平。

    出尘子自然满口应下,马上着人去准备了一些香火之类的东西,而后他亲自领着尹修和宁月璟一同前往王昌平的墓地。

    当三人来到那座山头的那片墓地后,出尘子很快就指着一座坟塚说道:“这就是我祖父的陵墓。”

    尹修低头看了看那墓碑,上面的确是刻着王昌平的名讳。

    “昌平兄,小弟回来看你了……”

    尹修站在王昌平的墓碑前,对着坟塚轻声说道。

    宁月璟静静地站在尹修的身后,她能够感受得到此刻尹修身上所流露出的那种不舍与缅怀之情。

    小蛮这时也没有去吵闹尹修,乖乖的待在宁月璟的肩膀上,睁着那对黑溜溜的小眼睛望着尹修。

    小皮也只是蹲坐在宁月璟的脚边,十分乖巧的模样。

    出尘子听到尹修的话,微微叹息一声,带着几分唏嘘的看了看自己祖父的坟墓,接着将手中提着的焚香、烛火、冥纸等物放下。

    而后默默地开始去清理墓碑前长出的一些杂草和低矮小树。

    尹修站在坟前望着墓碑,静立了片刻,随后对出尘子道:“让我来吧。与昌平兄一别这么多年,如今他已静静地躺在此地安眠,就让我这个这么些年都从未来祭拜过他的故友亲手为他清理一下这些杂草,给他的安眠之地培一捧黄土吧……”

    尹修心中不自觉的渐渐升起一丝莫名的感伤。

    原以为这么多年过去,心中对于故友已经只剩下了些许追忆缅怀。尤其是心中早已料到当年的故友必然都已辞世。

    但是,此刻当尹修真的就站在当年故友的坟前,静静地看着那墓碑上让他觉得格外刺眼的那个名讳时,心中还是抑制不住的升起了一股淡淡的伤感。

    尹修的眼前仿佛又浮现出了当初年少气盛的自己与已人到中年的王昌平初识时的情景。想起了他们比武论剑,兄弟相交,毫无隔阂的一幅幅画面……

    当年那位谦谦君子般。充满儒雅洒脱风范的昌平兄仿如昨日浮现在他脑海,而眼前所见,却是他安眠已久的坟墓。

    当年的故友,而今已是阴阳相隔。面前的这一座坟墓。那一道墓碑,还有那些将他尸骨掩埋的黄土,将他们隔离在了两个不同的世界。

    尹修身边的宁月璟,还有小蛮、小皮都能够清晰的感受得到尹修身上所流露出的那股浓浓地,化不开的感伤。

    宁月璟稍微犹疑了一下。青涩白皙的小脸蛋上微微皱巴了一下,轻咬了咬下唇,最终还是稍稍上前,伸出小手去握着尹修的手掌。

    “师父……”

    小蛮和小皮也纷纷望着尹修轻叫了一声。

    “噶叽。”

    “嗷吼。”

    小蛮直接跳到了尹修的肩膀上,张开小爪子抱住了尹修的脖子,毛茸茸的大尾巴,轻轻地左右摇晃着。

    小皮则跑到尹修脚边,扬着头望着尹修,用自己的脑袋蹭了蹭尹修的小腿……

    就连一直躲在宁月璟裤子口袋里的灵都不禁探出了一颗脑袋来,眨了眨那双大眼睛。望着尹修,‘咿呀呀’的叫了一声。

    尹修看着小璟还有三个小家伙,知道他们是想要安慰自己,不由得微笑了笑,伸手轻拍了拍小璟握着他的那只小手,说道:“别担心,师父只是看到老友的坟墓,有些感伤罢了……”

    说完,尹修又反手抬起,揉了揉肩膀上抱着他脖子的小蛮。也对脚边抬头望着他的小皮还有灵微笑了笑。

    边上的出尘子听到尹修的这番话。不由得抬头看了看他,默默地轻叹了一声。旋即目光又略带好奇的扫了眼双手扒搭在宁月璟裤子口袋边沿的灵。

    之前灵一直都藏着没有出来,乍然看到灵冒出来,出尘子自然会有些好奇和惊讶。

    不过他也只是看了那么一眼而已。并没有去多问什么。

    这时候尹修示意小璟松开他的手,接着蹲了下来,接过了出尘子为其祖父墓碑前除草的举动。

    尹修没有使用法术,而是就用自己的双手,一下一下的将那些杂草给拔除。

    尹修的动作并不快,对于他来说除草并不是目的。或者说他不仅仅只是在除草,更多的是内心对自我的一种宽慰。

    希望借此能够弥补一些自己此生未能与故友再见的那份遗憾。

    一边用双手拔除着坟前的杂草,尹修静默之余也渐渐感觉到自己的心境也仿佛在不断地生着一丝丝细微的变化。

    就好像原本空白缺失的一些东西被渐渐弥补填满。虽谈不上什么心境的升华,但也确实是让他感觉到自己朝着某个目标又稍稍的前进了一小步……

    看出尹修是想要用自己的双手完成这些,所以宁月璟固然不自觉的受到尹修情绪的感染,有些感伤,轻咬着下唇看着他默默地将那些杂草和低矮小树都拔除,但也没有上去帮忙。

    而出尘子,则因为之前尹修的话,所以也没有再插手,就让尹修自己一个人去清除坟上的那些丛生的草木。

    那么一些草木,尹修足足用了半个多小时才完全清除干净。整个过程中他没有使用是任何的法术,也没有动用哪怕一丝一毫的真元法力。

    在清除了那些丛生的草木后,尹修又用手将坟墓上稍有些松垮的泥土修缮了一番。前前后后足足忙了有一个小时左右,尹修这才停了下来。

    而完成了这件事情,尹修站在坟前,看着被他修缮得干净整洁的坟塚,不由得微微呼了口气。

    就好像是终于完成了一件心中记挂已久的事情一样,整个人得到了一种莫名的放松感。如同身上肩负的担子被放下了一部分,一下子就变得轻松了不少。

    这时候,一直站在边上的出尘子忽然开口道:“若是祖父在天有灵能够看到您亲手为他清除这些杂草,给他修缮坟塚的话,我想祖父心中一定会十分开心,也会十分高兴有您这样一位挚友……”

    听到出尘子的话,尹修扭头看了看他,轻声说道:“以昌平兄的洒脱,若是有灵得见的话,我想他一定会畅快的饮酒舞剑,挥毫泼墨,行书作画的。”

    “嗯!”

    出尘子用力的点了点头。

    当下尹修又在王昌平的墓碑前蹲了下来,从旁拿过出尘子带来的那些香火之类的东西,将一堆冥纸点燃搁在墓碑前,而后点燃了焚香……

    “昌平兄,今生未能再与你饮酒论剑,未能再见你豪迈的挥毫洒墨,未能请你再为小弟绘上一幅画像,实乃弟生平之憾事。”

    “时隔八十余载,如今你我兄弟二人虽已阴阳相隔。不过小弟还是希望能在此告知兄长,小弟当年的冒险之行,并无差错。不仅早已顺利的突破了修行极致的桎梏,而今更是达到了一个当年咱们无法想象的境界……”

    “如果兄长在天有灵,小弟也希望兄长听到后,能够为小弟高兴,痛饮三百杯庆贺一番!”

    尹修站在王昌平的坟前,十分郑重的望着那墓碑,说道。

    随后,尹修又将宁月璟拉到了身边,对她说道:“小璟,来,你也给你师伯上几柱香。”

    “好的,师父!”

    宁月璟乖巧的应道,从一旁拿起了几柱香,又往墓碑前还燃烧着的冥纸火堆中丢了不少冥纸进去。

    等点燃了香火后,又对着墓碑恭恭敬敬的鞠躬了几下,这才将手中香火给插在墓碑前。

    出尘子同样给自己的祖父烧了一些纸钱,上了几柱香祭拜了一番。

    随后,他又与尹修说了一声,拿了一些香火纸钱之类的,走去另一侧顺便祭拜一下他父亲。

    尹修在王昌平的坟前待了挺久,一边不断地烧着冥纸,一边低声的说着,就好像是在跟老友诉说交谈。

    所说的,大多是年轻时与王昌平的一些往事。

    与其说他的这些话是对王昌平所说,还不如说是对自己说的。

    宁月璟带着小蛮它们几个小家伙一直都静静地等候在尹修身旁,直到下午一点多钟时,尹修这才与宁月璟还有出尘子一同离去,返回太清观。

    回到太清观后,出尘子马上让人给准备了一些午膳招待尹修和宁月璟。

    在午饭过后,出尘子又陪着尹修坐着喝了些茶,稍憩了片刻,这才开口道:“叔祖,我祖父当年留下来的书画有不少,您要不要看一看?”

    论辈分,尹修的确当得起出尘子的这一声‘叔祖’。

    王昌平留下的那些书画中有不少都是与尹修有关的,所以他才提出请尹修去看看那些书画。

    “也好!”

    尹修也确实想看看当年王昌平给他画的一些人物画,尤其是他寄给王昌平的那些书信。也算是睹物思人吧。

    当年尹修可没有储物戒指,去修真界时也不可能还带着王昌平或者其他人寄给他的信件之类的这些东西,所以他自然就没有保存。

    ps:今天冬至。。。然而作者菌刚吃的盒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