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箫建军的目的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叔祖,这些书信都是您当年寄给家祖的。『≤,还有这几幅有您的画,也都是家祖亲笔所绘……”

    出尘子带着尹修,还有宁月璟一齐来到了一间宽敞的房间内,他很快捧着一些书信和画卷走了出来,放在房间内的一张长桌上。

    尹修随手拿起其中的一封信,打开那外表老旧泛黄的信封,取出了里面的信纸。

    毕竟已经几十年过去,即便王昌平以及出尘子都保存得十分妥当,那信纸也已变得泛黄,留下了岁月侵蚀的痕迹。

    不过,摊开信纸,那上面的字迹却还依旧清晰。尹修看着那熟悉的字迹,那种感慨唏嘘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

    轻吁了口气,尹修拿着信纸,默默地读着上面的内容。

    本来记忆已经模糊了,但此刻看到信中的内容,当年自己写这封信时的记忆又重新浮现了出来。

    这是尹修二十四岁时写给王昌平的一封信。信中尹修所提的,八成内容都是跟修炼和武学有关,只有那么少少的几句问候。

    缓缓地看完了整封信的内容,尹修默然的将其重新装好,而后放在一边。接着又继续拿起了第二封信。

    尹修记得当初他与王昌平虽然相识多年,但书信往来也算不上频繁。只不过那么些年积累下来,少说也有十来封。

    而摆在面前的信件数量,也差不离。显然,王昌平基本将他们当年往来的信件都保存了下来。

    尹修一封封的阅读着自己当年写给王昌平的这些信件,整个人都仿佛回到的那个时候。

    那些记忆本来已经在八十年的修真岁月中被淡化了,如今再次看到这一封封信,一下子所有的记忆又重新涌了上来,变得清晰……

    当尹修打开第七封信的时候,却见这封信恰好是他当年离开地球之前最后写给王昌平的那封信。

    信的内容很短,只是与王昌平说了一下自己或许找到了一条突破修行极致的‘成仙路’,打算要冒险一试。

    最后就是让王昌平珍重,有缘再会。

    这封信更多的是一封道别信。

    当时的尹修也根本不知道那座上古传送阵一旦启动之后到底会生什么事。会将他带到什么地方,是以才写了几封信分别给交好的几位好友,与他们一一道别。

    信中并没有提上古传送阵的事。毕竟那时候他也不确定,一切未知。自然就没有多说。

    将所有信件都看完之后,尹修深吸了口气,目光投向了边上搁着的那几幅画卷。

    出尘子见状,连忙拿起其中一卷,将其在长桌上打开。呈现在尹修面前……

    尹修看着这幅画,轻叹了口气,说道:“这是我当年在浒城的一处梅林与昌平兄论剑后,他当场所绘下的。”

    那幅画的背景正是一片梅林,画中是两人舞剑比武的情景。那两人分别就是尹修与王昌平。

    说起来王昌平的丹青功底的确不俗,即便不是肖像画也将尹修的容貌描绘得七分神似,惟妙惟肖。

    画卷上除了画本身之外,边上还有王昌平所提的字句,以及落款。上面就写明了这幅画是他与好友尹修在浒城梅林论剑比武所绘。

    不知不觉尹修逐渐将王昌平所留下的那些画全部都看完。其中大部分都是他当初与王昌平相处时所画。

    也有几幅是尹修没有见过的。应该是后来他离开地球后,王昌平可能是什么时候偶然忆起他这个朋友。于是就画了几幅怀念一下吧。

    看完了王昌平所留下的所有书画,尹修内心感慨良多。

    从房间里出来后,出尘子开口道:“叔祖,您难得来太清观一趟,不如就在观中小住一段时日吧。”

    这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

    尹修稍稍沉吟了一会儿,缓缓点点头,“好,那就在这住几日吧。正好带小璟四处游玩一下……”

    五明山本就是一座挺知名的旅游景区,风景很不错,可供游客游览的地方还是不少的。在这待个几天也不至于觉得无聊烦闷。

    “那我这就去让观中弟子去收拾两间厢房出来。”出尘子马上应道。

    “好。那你去忙吧,我跟小璟四处走走。”尹修道。

    出尘子忙道:“行。叔祖,那您如果有什么吩咐,就尽管让观中弟子过来找我……”

    “行!”

    尹修应了声。

    出尘子告退一声后。便先行离开。

    ……

    银海。

    在箫靖海沟通之后,没两天箫建军就搭乘专机来到了银海市。

    箫建军如今的职务虽然已经退居二线,但毕竟身份非比寻常。他来到银海自然不可能像普通人那样无声无息。

    至少银海的一些官员是要去迎接招待一番。

    箫建军显然也没有要低调的打算,怎么都不像是真的到银海去‘休养’身体的。

    何况……只要眼睛不瞎的人都能看得出来,以这位老爷子那健朗的身子骨,还有红润的气色。这像是需要休养的人吗?

    不过,既然老爷子说是来银海休养的,那自然就得当休养来伺候着。

    “箫老,欢迎您莅临银海。银海这方水土环境还是很养人的,您在这边休养有什么需要,或者是我们工作上有什么不当之处,您尽管提出来……”

    连银海二把手,市长王思贤都亲自来到机场迎接箫建军。

    箫建军虽然并非政系领导,但他原先在军委中的位置已然仅次于‘国家领导人’这一级别。

    而且,他本人又是曾经参加与数十年前对华夏南方小国那一场反击战的功勋战士,有着十分彪炳的战功。

    再加上,箫建军的父亲可是真正的新华夏开国功勋。这些,无论是哪一方面,都足以让银海的这些地方官员恭敬接待。

    箫建军看了看王思贤,还有跟随他一同而来的几名银海官员,微点了点头,平和的应了声。

    随后,王思贤又道:“箫老。闵书记因为公务繁忙,暂时抽不开身,所以让我代为接待。”

    箫建军毕竟是打着来银海休养的幌子来的,倒没必要弄得大张旗鼓。银海的一把手也确实是有紧要的公务抽不开身。所以才让王思贤前来迎接。

    跟着箫建军来到银海的,除了他的警卫员之外,还有一名箫家的三代陪同随行。

    箫靖海和箫靖清兄弟都身处要位,也不可能抽出那么多时间专门陪同箫建军跑到银海来。于是自然就让一名小辈陪同。

    “嗯,有劳王市长了……”

    箫建军轻应道。

    “箫老。要不咱们先带您去疗养院看看?”王思贤又道。

    既然箫建军是以‘休养’为名来银海的,银海这边自然也就是安排了给退休干部休养身体的疗养院居住。

    箫建军道:“可以。”

    当下王思贤便请箫建军上了专车,然后先前往了银海的一处干部疗养院。

    最初的时候,王思贤还真以为箫建军是到银海来休养身体的。可是在刚才看到箫建军本人后他立刻就否定了。

    以他所见,这位箫老的身体情况可硬朗得很,说不好都要比他的身体还要健康呢,哪里需要什么休养。

    既然不是真的为了休养才来的银海,那么这位箫老显然也不可能会毫无缘故的突然要到银海来,必然有其目的。

    是以,王思贤坐进车内后。心中就忍不住沉思,这位功勋老将军到底是因何突然来银海?

    疑惑的不仅是王思贤,还有跟随他一同前来迎接的其他官员以及他的mi shu。

    因为王思贤也是坐在他的专车内,除了他自己外就只有开车的专属司机以及身边的mi shu李成海。

    “领导,我看这位箫老将军怎么也不像是身体不好,需要专程跑到银海来休养的样子啊。他这突然跑来银海,这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李成海好奇的道。

    王思贤微点点头,沉吟道:“这位箫老将军的确不像是来休养的。看他面色红润,精神奕奕的气色还有走路那四平八稳,龙行虎步的模样。这要是身体不好,怕是整个华夏都找不出几个到了这个年纪还身体好的了……”

    微微一顿,王思贤又道:“不过既然箫老说是来银海休养的,那咱们就按照箫老的说法给安排就是。其他的。箫老有什么需求,那咱们各方面就尽量的安排好相关的工作。”

    “成。”

    李成海应了声。

    不知不觉,迎接护送箫建军的专车就开进了银海一处环境十分清净的疗养院中。

    王思贤亲自陪同着,安排好各项接待工作,让箫建军在疗养院中安顿下来。

    很快两天时间过去,箫建军倒仿佛真当自己是来银海休养的一样。安安心心的就在王思贤安排的疗养院中住下。

    不过,这两天陪同着箫建军到银海来孙儿箫恒却是私下去查了一下仙姿的办公点还有生产工厂那边的情况,另外就是关于纪雪晴的情况也都查了清楚汇报给了箫建军。

    之后,箫建军就忽然让箫恒代他向银海方面提出想要去仙姿公司参观一下。

    具体的说辞自然会稍微婉转一些。

    箫恒的话就是,自己爷爷偶然听说银海有这么一家公司似乎挺出名的,生产的产品效果似乎也非常的强。

    而且还是采用的咱们华夏传统的中医养颜古方,在短短时间内就声名鹊起,更是在市场上把那些知名的西方世界国际大品牌都给打得溃不成军,几乎都要被逐出华夏市场了。

    连家中的女眷们都有在用这家公司的产品,所以自己爷爷对这家公司就有些好奇。

    而且这又正好是在银海,于是就想去参观参观这家从华夏传统中医古方中自主研出创新产品,弘扬了华夏传统中医古方的民族企业。

    话呢,是说得比较含蓄的,不过意思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就是让银海方面跟那家仙姿公司沟通安排一下箫建军去参观的事宜。

    ps:  写得稍感觉有点别扭。不过毕竟对这些完全没了解,所以就只能凭感觉去写。大家不用太较真,也别跟现实对照。这本书背景是在异时空,不是现实世界,书中所提到的一切事务,一切地理名称,人物名称,还有别的东西,全部都是我瞎扯淡,胡编乱造的。

    嗯,说这么多,其实真正想说的是,大家尽量别去领什么增币,那玩意你给我一万亿增币我也得不到一分钱。好了,这个不敢多说,不想被警告。所以,点到即止,作者菌码字不易,大家就尽量别用增币来祸害作者菌了。。。

    ps:昨天订阅暴跌。。。。嗯,就说这么多。